一张“吐槽”的弃权票:董事曝宇顺电子“连亏七年”

一号公司

一号公司

· 8月21日

2012年至2020年,“扣非”净利润均为负数。

播放 暂停

一张“吐槽”的弃权票:董事曝宇顺电子“连亏七年”

00:00 10:1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一号公司,作者 | 高山

“同行业企业年年经营都是实现良好盈利,唯独我们宇顺电子连续七年(2015 年-2021 年)年年巨亏,对公司经营管理能力深表质疑。”8月18日,宇顺电子(002289.SZ)的第五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上,公司董事会成员对《关于〈2021年半年度报告〉及其摘要的议案》进行了投票。没想到的是,董事林萌投了弃权票。

8月19日晚,宇顺电子披露了2021年半年报,果然如同林萌说的那样“亏损了”。

报告期内,宇顺电子实现营业收入9161.1万,同比增长63.9%;但是,其归母净利润为-1301.3万元,“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388.32万元。

深交所8月20日对宇顺电子出具了关注函,要求“说明林萌是否无法保证你公司2021 年半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或者有异议。”

“连亏7年”的半年报

资料显示,宇顺电子的主营业务为液晶显示屏及模组、触摸屏及模组、触摸显示一体化模组等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涵盖电容式触摸屏(GFF/OGS/GG)、LCD(TN/HTN/STN/CSTN/TFT)及对应模组、TFT、INCELL\ONCELL模组等,广泛应用于通讯终端(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智能POS、智能穿戴、智能家居、车载电子、数码产品、工业控制、医疗电子及其他消费类电子产品等领域。

2009年9月3日,宇顺电子在深交所中小板市场挂牌上市,彼时的实际控制人是魏连速。

根据宇顺电子2021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亏损1301.3万元。其中,公司营业成本8196.5万,同比增长67.6%,高于营业收入63.9%的增速,导致毛利率下降2%。

对于亏损的原因,宇顺电子的解释是“2021年上半年,疫后经济增速持续修复,生产端和消费端有所起色,但复苏过程较为缓慢,在限制因素真正解除前还难以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疫情反复,零星爆发,散发疫情对需求端造成冲击,芯片短缺对工业端造成冲击,同时,外部因素复杂,贸易摩擦升温,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上述因素对公司业务产生较大影响。”

更重要的是,宇顺电子今年上半年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380.15万元,原因是“一、2020 年第四季度开始,主要原材料玻璃、IC 市场供货供应持续紧张且价格上涨,公司根据业务发展适当提前备货;二、上年同期收回转让原全资子公司长沙显示100%股权形成的往来款19061.85万元。”

但是,董事林萌在审议本次半年报的时候,投了弃权票,理由就是“同行业企业年年经营都是实现良好盈利,唯独我们宇顺电子连续七年(2015 年-2021 年)年年巨亏,对公司经营管理能力深表质疑。”

资料显示,林萌,“1966年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毕业于桂林电子科技大学,本科学历。曾就职于肇庆市智能仪表厂、肇庆市城建机械厂、深圳市南航天传电子设备有限公司。现任公司董事、深圳市瑞晶实业有限公司董事及四川经略长丰半导体有限公司、深圳市经略长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iFind数据显示,宇顺电子2015年半年报到2021年半年报,均为亏损状态,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603.60万元、-15815.10万元、-3611万元、-3427.62万元、-4152.97万元、-1440.04万元和-1301.27万元。

对于林萌的弃权票,监管机构迅速做出了反应,8月20日晚,深交所对宇顺电子下发了关注函,要求“说明林萌是否无法保证你公司 2021 年半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或者有异议;如是,请林萌根据《证券法》第八十二条的规定,在书面确认意见中明确发表意见并陈述理由,上市公司对此进行披露。”

“扣非”净利润连亏九年

登陆资本市场之后,宇顺电子的业绩并不理想。

2009年至2015年,宇顺电子的营业收入从5.32亿元增长至33.80亿元,但是归母净利润却从0.35亿元变成了-10.98亿元。

期间,2013年,宇顺电子对价14.5亿元揽入雅视科技100%股权,交易对方许下高额业绩承诺,收购本意是改善业绩以保壳。但是,雅视科技仅在收购当年实现业绩承诺避免了宇顺电子被暂停上市,之后的2014年、2015年反而出现了亏损。

而林萌,正是宇顺电子收购雅视科技这笔交易的业绩承诺方。

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2015年12月8日,魏连速将所持3.49%的股份以1.63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中植融云(北京)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曾用名“中植融云(北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植融云),同时将所持有的10.48%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中植融云行使。

自此,中植融云拥有了宇顺电子13.97%的表决权,晋级控股股东,解直锟成为实际控制人。

从时间节点上可以看出,宇顺电子披露2015年年报继续亏损之后,中植系便受让了林萌持股的表决权,之后促使林萌进行业绩补偿。2016年11月30日,林萌支付了现金补偿款3.78亿元,对于当年实现保壳至关重要。

宇顺电子成为“中植系”第一家实际控制的A股上市公司之后,在2016年10月,中植集团曾组织媒体记者召开说明会,相关负责人在解释宇顺电子项目相关情况时表示,中植希望在一些重点产业领域深入发展、做大做强,比如医疗健康、现代农业、水资源、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等,控股个别上市公司,也是希望在这些行业能有更主动的运作空间。

但是,从2016年至2020年,宇顺电子的营业收入从13.01亿元下降到1.39亿元,归母净利润更是从0.3亿元变成-0.32亿元。

可见,即使是“中植系”入主之后,宇顺电子的业绩依旧没有什么改观,反而变得更惨。

比更惨还要惨的是,如果以“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归母净利润来看,宇顺电子从2012年到2020年都是亏损的,这说明公司已经连续“亏损”了9年,同时也说明其主营业务已经不能够持续盈利9年之久。

“89后”的女董事长

目前,宇顺电子的董事会有6名成员,分别是董事长周璐、董事王允贵、董事林荫、独董吴玉普、独董沈八中和独董饶艳超。

其中,周璐出生于1989年,年仅32岁,其2019年3月就成为宇顺电子董事长。而且,她还是宇顺电子的总经理。

在此之前,宇顺电子2017年度、2018年度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若2019年仍不能实现盈利,则存在上市公司股票被暂停上市甚至退市的风险。

“女掌门”周璐又是如何在2019年让宇顺电子“扭亏为盈”的呢?翻开宇顺电子2019年年报,投资者肯定会恍然大悟,原来“将全资子公司长沙市宇顺显示技术有限公司和长沙宇顺触控技术有限公司 100%股权对外出售,形成投资收益”,宇顺电子才在2019年度实现盈利。

2020年,宇顺电子继续亏损3153.56万元。

从周璐的简历来看,其是“新西兰梅西大学金融学硕士。曾任中植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投资部投资经理、坤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坤盛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北京中泰创汇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董事长、中海晟融(北京)资本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现任本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由此可见,周璐在出任宇顺电子的董事长之前没有任何在实业工作的经验,其主要在投资机构工作,而且在她的领导下,宇顺电子并没有实现真正的“扭亏为盈”,也没有表现出良好的持续盈利能力。

这也难怪宇顺电子前总经理林荫会在8月18日的董事会上“吐槽”,“对公司经营管理能力深表质疑。” 

除去董事一职务外,林荫还是宇顺电子第三大股东,持有2070.60万股。

此次林荫在宇顺电子董事会上的弃权票,已经透露出公司董事会内部存在分歧的事实。

对于下半年经营计划,宇顺电子表示,“下半年,外需对经济复苏的推动可能减缓,内需对经济复苏的贡献将增大,但下半年消费较难恢复到疫情前水平。面对国内外疫情超预期变化风险、国际经济形势恶化风险,公司将积极采取措施,持续关注行业发展态势,调整资产结构,进一步推动新业务的发展,努力改善业绩表现,提升公司盈利能力。”

但是,就目前的经营状况来看,宇顺电子要想在目前的经营班子领导下“提升公司盈利能力”,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8月20日,宇顺电子以单日下跌3.89%报收8.90元,总市值跌至24.94亿元。

本文系作者一号公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本文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不代表钛媒体立场。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钛粉28351 钛粉54471
468人已赞赏 >
468换成打赏总人数46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