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来了松果慌吗

零态LT

零态LT

· 8月21日

松果出行作为共享电单车行业的黑马,上市融资或许是决定其能否继续生存下去的重要一环。但如今随着上市计划搁浅外,美团、滴滴等巨头大力拓展下沉市场,松果出行面临的压力可见一斑。

播放 暂停

巨头来了松果慌吗

00:00 14:19

文|零态,作者 | 周琦,编辑 | 林枫

从被曝出上市传闻已经过去4个多月,松果出行似乎没有了上市动静。

作为一家专注在下沉市场发展的公司,松果出行从2017成立,距今已有三年多时间。

虽然松果出行成立时间短,但创始人翟光龙却是出行赛道老人,其曾是美团创始团队成员,在2012年加入蚂蚁短租并出任CEO,2014年离职创业做了一款名为“天天用车”的顺风车App。

此后,又转型做两轮共享出行,在2016年下半年推出“7号电单车”,聚焦出行需求较高的一二线城市。但由于一线城市竞争激烈,7号电单车逐步退出了市场。

2017年,翟光龙瞄准四五线城市的县域市场,先上线了汽车租赁业务,模式是比较重的自购车队模式,但发现扩张速度缓慢。后来又重新聚焦在共享电单车业务。

不同于其他玩家还在亏损经营,翟光龙早就表示松果出行已经连续两年实现了全面盈利。

但在当下审查趋严的情况下,松果出行或再难登陆资本市场,就算能够上市目前也要暂时搁置,8月18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发布《关于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2021年上半年运营监管情况的公示》,再次明确北京“不发展电动自行车租赁”。

截至2021年6月30日,北京市交通委对拒不整改的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运营企业累计实施行政处罚9次,涉及8个品牌,蜜步科技被吊销营业执照。

松果出行作为共享电单车行业的黑马,上市融资或许是决定其能否继续生存下去的重要一环。但如今随着上市计划搁浅外,美团、滴滴等巨头大力拓展下沉市场,松果出行面临的压力可见一斑。

01 盈利但能持续吗

共享电单车,是一门好生意吗?

据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发布的《共享电单车行业报告》显示,共享电单车的每车平均日骑行率大约是同区域内共享单车的5~10倍。

此外,电单车的单次使用价格多为2~3元起步,费用是共享单车的两倍,如果从运营效率来看,投放1辆共享电单车相当于投放超过20辆共享单车。

相比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应用场景更广泛、行驶距离更长、收费更贵,显然更赚钱。

 

今年1月,松果出行创始人翟光龙就向外界透露:“目前,松果出行已经连续两年实现了全面盈利。”

据翟光龙此前公开表示,目前松果出行实行的2元的起步价,首次用车免押金,均价2.5元,车辆成本2000~2500元。

但松果出行能代表整个行业的发展现状吗?

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哈啰共享共享两轮车业务亏损严重,毛利率为-54%,直到2019年毛利率才开始转正为6.4%,而2020年则维持在6.7%,仅上涨了0.3%的毛利率,可谓不易。

另一大玩家美团电单车则仍处于亏损状态。今年3月,美团创始人王兴在财报会议上表示,共享单车、电单车业务的投资增加了亏损。

滴滴则还未单独披露过青桔电单车的盈利状况。

值得注意的是,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21 年 3 月,滴滴电单车日均使用约 380 万次,美团在 300 万次左右。

而据翟光龙曾表示,截至2020年12月底,松果电单车有近5000万用户,日订单量峰值达300万。

也就是说,松果出行的日订单峰值才与滴滴、美团的日均使用量相当,但却实现了全面盈利。

按照松果出行对外说法是聚焦低线城市县域市场,为此不用与巨头拼补贴,而且不采用低价获客策略,所以能够控制成本实现盈利。

但不管松果出行针对哪部分市场,其依旧需要面对共享电单车的重资产模式,以及带来的高昂成本与高额的运维费用。

据申万宏源发布的报告显示,一辆共享单车的制造成本在700~1100元之间,但共享电单车的制造成本则在2000~2500元,且共享电单车运维成本每天在3元左右,相比之下,共享单车的运维成本每天则在0.5~1元左右。

虽然共享电单车赚得钱更多,但消耗成本显然也更大。据翟光龙透露,松果电单车的单价更是在3000元左右,显然高于行业平均值,而且当前松果出行还在推行共享山地电单车,其制造成本显然会高于普通共享电单车。

与此同时,共享电单车还有电池、充电、车辆维护等各方面的投入。据相关业内人士表示,配送共享电单车时,1000辆车通常需要6名员工,由于锂电池需要运输到专门充电的地方,所以1000辆车一般配备10人左右。

在高运维压力下,美团电单车已经在今年3月发布了最新版计费规则,将原来起步价2.5元(20分钟)+时长费1元(10分钟),调整为起步价2元(10分钟)+时长费1元(10分钟)。经过此次调整,使用美团电单车骑行超过10分钟,每次将多花0.5元,骑行1小时的费用则在7元。

作为行业头部企业,美团电单车都调整了价格,显然是承受不了高昂的运维费用。更关键的是,美团今年还将投放超过100万辆新车,滴滴对电单车的投放计划则是200万辆。

在行业竞争加剧的情况下,松果出行即便按兵不动,保持现有运营规模,维持盈利状态,但随着市场整体投放车辆增加,松果出行的单车使用率必将出现下滑,其盈利状况或许也维持不了多久。

对于共享电单车的使用场景,用户的品牌忠诚度极为有限,哪家便宜用哪家,这也将导致松果出行的使用率锐减。

面对多方压力,松果出行的全面盈利状态,必将难以持续下去。

02 上山下乡还能做多久

“松果选择上山下乡,扎根县城做共享电单车,是因为共享电单车是最匹配县城的出行方式。”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翟光龙表示。

他提到,大城市公共交通发达,而且很便宜,用户有太多的选择,共享电单车只是其中一个补充。而县城大多数没有公共交通,一般只有一两路公交车,老百姓要么骑自己的电动车,要么打车,打车体验很差,黑车多,收费较贵,而共享电单车2块钱起步价基本能满足县城居民的出行需求。

据艾媒咨询2020年公布的数据显示,共享电单车用户城市分布当中,一线城市仅占1.8%,二线城市占据27.4%,三线城市占据36.2%,四线城市及农村的用户占比大约34.6%。

翟光龙的判断没有错,为此从一开始松果出行就专注低线城市的县域市场。截至2020年12月底,松果出行已落地全国24个省的近千个县城和县级市。

然而,2020年“一盔一带”政策的发布,很难说不给整个共享电单车行业带来影响。随之而来的是北京、上海明确表示不发展共享电单车,杭州、天津等其他一线城市中的共享电单车也被迫清退。

原本,松果出行可以在自己的县域市场安稳发展,但随着一二线城市对共享电单车的清退,二三线城市以及更下沉的市场开始成为巨头们的目标。

去年4月,美团向富士达、新日等电动车企业下了近百万辆的订单。同月,滴滴公布了“0188”战略计划,并将按照计划继续发展两轮车业务。

四个月后,滴滴推出青桔电单车,当时还未离职的滴滴两轮车事业部总经理的张治东表示,“青桔电单车主要投放市场是在二三线城市,目标是在行业占有一定领先优势。”

哈啰也开始将电单车和单车业务合并,并在202年9月推出加盟模式,增加了电单车渠道,想要快速抢占更多市场。

“他们(巨头们)已经进来了。”今年2月,翟光龙在接受钛媒体采访时表示。

当巨头看中某块市场后,为了抢夺更多市场份额,一些大公司不怕试错,会粗暴地向一些城市投放车辆,然后与当地政府僵持许久。在这期间,将对已经进驻当地并与政府打好关系的小企业造成不利影响,最后很有可能该城市就不让发展共享电单车了。

以长沙市为例,这座城市原本是共享电单车的“厮杀”之地,其共享电单车数量曾经从2019年的不到10万辆,暴涨到近50万辆。这不仅扰乱了当地的出行市场生态,更带来了严重的道路侵占情况。

为了加强管控,2020年11月,长沙出台《长沙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发展的指导意见》,指出12月1日起长沙共享电单车将“先上牌后投放”,实行配额管理。

一夜之间,长沙市的共享电单车清退到仅有6万多辆。

除了长沙,当前非一线城市对共享电单车的管控力度也在加大,成都等地也纷纷对无牌共享电单车下发了驱逐令,汕头市数家共享单车品牌称要陆续回仓和保养,江门市也要求美团等平台全部回收投放的共享电动自行车。

当地政府对共享电单车的态度,决定了企业的存亡。而当下沉市场开始对共享电单车进行管控,松果出行很难不被波及,而巨头的侵入,更是加剧了松果出行的生存压力。

除此之外,一些城市也在推出由当地政府设立的共享电单车品牌。如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就推出了一家由政府牵头设立,名叫苍溪交投的共享电单车品牌。

苍溪交投的共享电单车在价格、车辆、取用方式等方面都与其他共享电单车相似,而且由于是当地政府运营,为此电单车数量更多,而且其续航能力比一般电单车更长,价格也更低,这成为了当地用户的主要选择。

当下的松果出行,正如曾经的哈啰出行。在2020年之前,哈啰出行在三四线城市抢先布局,一度占据了70%的市场份额,但随着美团、滴滴强势入局,哈啰出行的市场份额急速缩水。

现在,面对巨头的侵入,以及各方面的压力。在资金、流量、人员等方面都不具备优势的情况下,松果出行的下沉市场故事,或许也讲不了多久了。

03 如何抵抗巨头炮火

如今成立已三年多的松果出行,处境颇为艰难。

虽然翟光龙宣布连续两年实现盈利,但并没有公开相关细节,具体营收、盈利有多少,外界不得而知。更重要的是,此前巨头专注一线市场,如今随着巨头侵入下沉市场,松果出行是否能够保证盈利还是个未知数。

或许是为了对抗巨头保住已有市场,亦或是为了扩大规模,提高市占率。今年4月7日,IPO早知道曝出松果出行计划在今年赴美上市,募资规模预计为3亿美元,并已选定摩根士丹利等投行为其安排IPO事宜。

值得注意的是,松果出行IPO消息传出前,仅在2018年1月完成过一次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险峰长青,此后再无进行过新的融资。但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在这期间,松果出行有过新的融资进入。

但无法否认的是,如今,虽然共享电单车被证明盈利能力远高于共享单车,但俨然已经变成了巨头的游戏。

据中泰证券在2020年3月出具的一份盈利分析对比报告显示,根据2019年的数据,共享单车在乐观、中性、悲观条件下,回本周期分别在0.6/1.3/21年,共享电单车/助力车的回本年限则分别为0.38/0.61/1.25年。

正因如此,针对共享电单车业务,巨头们已经纷纷开启了加速模式。

从去年开始,美团率先在部分二三线城市推出了新手礼包免费卡,每天两次使用机会,每次前30分钟免费,为期三天;滴滴旗下的青桔电单车则在一些城市向用户赠送价格为10元的体验券;哈啰则在去年8月直接宣布投入5000万元用于共享电单车业务的补贴支出,形式主要是通过骑行券或购卡现金补贴。

在巨头们的“狂轰滥炸”下,创业公司显然很难抵抗住巨头的炮火。

典型案例即为社区团购行业。自从去年疫情带火了社区团购后,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场,经过一整年的补贴大战,如今就连曾经走在行业前列的头部创业公司也扛不住压力,纷纷倒闭。

近期,同程生活相关公司已进入破产重整,食享会则被曝出武汉总部人去楼空,大部分高管离职,而食享会创始人戴山辉表示公司没有倒闭,但已经转型做其他业务。

可见,巨头对创业公司有着毁灭性打击,而资本显然不会盲目与巨头唱反调。毕竟要想对抗巨头,可不是砸下一点资金就够的,上市融资成为其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

如今,滴滴虽已低调上市,但正遭遇种种审查,甚至一度传出将私有化,而哈啰出行也已经宣布放弃了赴美上市计划。

松果出行的赴美上市计划,或许也将搁置下来,而没有了更多资金支持,在这个重资产、重运营和重维护行业,松果出行还有多少弹药能够与巨头火拼?

本文系作者零态LT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