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荟团即将关闭多城业务,战略收缩准备打持久战

连线Insight

连线Insight

· 8月20日

十荟团最新一轮融资已基本完成,但它也烧不起钱了,关城是“保命”之举。

播放 暂停

十荟团即将关闭多城业务,战略收缩准备打持久战

00:00 16:0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连线Insight,作者 | 张霏 ,编辑 | 李信

面对互联网巨头对社区团购行业的强势冲击,“老三团”之一的十荟团,不得不开始进行战略收缩。 

据连线Insight独家获悉,从昨日下午3点开始,十荟团部分城市供应商,陆续接到当地网格仓即将关停业务的通知。 

“先是长春市的供应商,在昨天下午3点收到十荟团网格站即将关停的通知。随后下午6点左右,十荟团南宁市网格站也发出相同消息。十荟团青岛站昨日则通知,8月22日将正式关城。此外,济南与济宁两地业务将合并。漳州、福州、哈尔滨等多个城市也即将关停业务。”多位接近十荟团内部人士的知情人士向连线Insight直言:“十荟团此次关城通知虽然比较突然,但并不意外,其在全国多地城市的日订单量很低、竞争力不强。”

哈尔滨市关停业务通知,受访者供图

一位十荟团核心管理人士向连线Insight表示:“此次部分城市关城属于战略性调整,主要因为这些地区亏损率过高,不适宜继续开展业务。需要拿资金深耕核心城市。而且盲目烧钱没有意义,暂时打败不了对手,要保存实力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 

战略收缩的动作仍在继续。 

不少十荟团供应商向连线Insight表示,除了目前已通知关停的城市,后期关停的城市数量会逐步增多。 

据连线Insight获悉,广东部分地区、上海等地已收到关停通知,江浙地区除江苏省,其他地区也将关停业务。多位十荟团供应商表示了自己的担忧:“不知道下一个关停的城市会是哪个,我们最近已经不敢大量供货了”。截止到目前,未有供应商被拖欠账款等情况发生。 

此外,连线Insight得知,目前十荟团最新一轮融资已经基本完成,但即便后期资金到账,也会收缩城市数量。这是继今年3月份十荟团完成7.5亿美元融资后,半年内即将完成的第二轮融资。成立至今,十荟团共获得7轮总计超13亿美金的融资总额。 

虽然十荟团融资进展顺利,但经历同程生活宣布破产、食享会关停全国业务等社区团购玩家大洗牌后,众多社区团购业内人士认为,在互联网巨头的持续冲击下,十荟团的处境或许会越发艰难,这十分考验领导层的决策能力。 

在完成新一轮融资、补充弹药后,十荟团还可以在社区团购这条船上待下去,但能否坐稳并不被甩下船,还要看十荟团后续的经营。 

01 取消补贴、关仓撤站、裁员,十荟团战略收缩

关城并非没有预兆,取消补贴成为统一的“信号弹”。 

“几天前,南宁、青岛两地已经取消了补贴,随后昨天网格仓老板通知供应商们,按照规定日期送往货品后,就要关仓了。青岛地区这两天完成正常履约后,后天便正式关城。”在多位十荟团供应商看来,在其他社区团购平台仍在持续补贴、争夺更多日订单量时,十荟团突然取消补贴这一举动,较为反常。 

一位十荟团供应商进一步向连线Insight表示:“目前关仓的这几个城市,十荟团日订单量都很低,所以砍掉亏损率高的城市,对于十荟团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连线Insight发现,关停业务并非立即执行,目前上述城市在十荟团小程序上仍可正常下单。 

对于关停业务的原因,一位给多家平台供货的供应商向连线Insight解释,以广西地区举例,多多买菜在各社区团购平台中日订单量排第一,美团优选其次。而十荟团只在广西桂林和南宁两地开通了业务,市场体量无法和互联网巨头相比。因此“弃车保帅是比较好的选择”。 

关城,意味人力需求在缩减。连线Insight最新获悉,十荟团在准备撤离的城市已经开始裁员,十荟团华中地区的一名内部员工提到,已经确定关停业务的地区,裁员比例在30-40%之间。

据十荟团一位核心高管人士向连线Insight表示:“此次战略性调整已筹备多时,选择关城是因为多地业务亏损率过高且日订单量较低,没必要继续在尾部城市继续烧钱。目前十荟团的账户资金仍充裕,新一轮融资也已经基本完成。” 

上述内部人士透露,关城只是时间问题。即便新一轮资金到账,十荟团也会选择收缩市场版图。因为十荟团管理层认为盲目烧钱没有意义:“既然现在打不败对手,不如选择精简团队作战,尽力活到最后” 。 

一位长期跟进社区团购领域的一级市场投资人也向连线Insight表达了相似看法:“十荟团关停城市有两种原因,第一种可能性是资金链仍正常,只是在互联网巨头冲击下,十荟团不得不改变策略,暂时守住核心省份的市场份额。第二种是被阿里放弃,但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阿里参与多轮融资,相比于其他创业型平台,十荟团被收购的可能性比较大。” 

自去年7月互联网巨头入局社区团购后,十荟团在各省份的业务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尤其是巨头们采用现金补贴等互联网运营策略后,这让十荟团资金越发吃紧。因此,十荟团如今在投入资金方面开始越发谨慎,保证在下半场战局中有支撑其存活下去的现金流。 

而控制成本的最直接方式就是“关城”。十荟团关闭的地区,基本是订单较少的尾部城市。因为江西省、湖北省、湖南省等核心地区对业绩贡献最大,一旦占据足够市场份额,实现盈利的可能性很大,所以尾部城市是最先被舍弃。 

对于十荟团而言,关城为了“保命”,而对于供应商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十荟团供应商罗勇接到即将关停当地城市业务通知后,他暗自庆幸自己前几天刚结完300多万货款:“我现在终于松了一口气,再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平台突然暴雷,货款再也收不回来了”。 

罗勇这种担忧,并非没有理由。 

“目前,市面上存活的创业公司仅剩兴盛优选和十荟团两家,同程生活、十享会等老玩家,都是以全国关城这一结局草草收场。最受伤害的便是供应商,很多供应商的上百万货款都打了水漂。”他和身边的供应商朋友感慨:“现在供应商都人心惶惶,生怕自己供货的平台突然倒闭。大家快被创业型社区团购平台伤不起了,不如趁早了断。” 

关城,的确是社区团购平台退败前的统一行动。 

据连线Insight梳理发现,最早宣布关停业务的头部创业平台是“美家买菜”,自2020年下半年开始逐步关城,直至同年年底关停全国业务,退出赛道。今年7月突然宣布破产的“同程生活”,同样先是同年3月关停上海超过1000家团点,4月又宣布湖南区域暂停运营。而背靠房地产商宝能的“宝能生鲜”,如今也深陷裁员、关城局面。 

但连线Insigt注意到一点不同,相比于其他平台大规模、区域性的关停业务,十荟团则是选择性关停部分城市。比如广西地区只关停南宁市,仍保留桂林市;山东省关停青岛市,而将济南市、济宁市两城进行业务合并。

另外,需要了解的背景资料是,桂林市属于十荟团早一批开通业务的城市,而南宁市则是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在该市占据稳定市场份额后,十荟团才在今年上半年开城。 

目前,十荟团关停城市数量仍在继续,但据接近十荟团管理层的知情人士向连线Insight透露,湖北省、湖南省等华中地区作为十荟团的重点区域,业务基本不会受到此次战略性调整的影响。

或许,对于十荟团而言,“瘦身”是当下最合适的生存法则。 

02 十荟团高光难再现

不可否认的是,十荟团的高光时期已成过去。 

成立于2018年6月的十荟团,由社交电商平台“有好东西”创始人陈郢与“爱鲜蜂”高级副总裁王鹏二人联合创办。最初以社区为入口,瞄准家庭日常消费场景,凭借生鲜水果起家后,十荟团逐步拓展至生活用品、家居用品等领域。 

而在2019年,多个社区团购平台相继爆出负面新闻:松鼠拼拼裁员80%,呆萝卜资金断裂破产重组等等,行业进入冷却状态。 

身处同一个“时代”的十荟团,则顺利跨越了寒冬,相继并购了“你我您”“好集乐”“邻里说”等区域性社区团购平台,进一步扩大了市场。  

2020年初新冠疫情的出现,又让十荟团实现了突飞猛进式发展,11个月内连融三轮,融资总金额接近6亿美元。

十荟团部分融资情况,图源企查查 

然而,就在十荟团以为稳坐社区团购头部行列时,互联网巨头来了。 

2020年下半年,滴滴、美团、拼多多等互联网巨头相继入局社区团购行业,并表示将社区团购作为当前公司的首要战略。从这一年开始,社区团购赛道风云突变,美团、拼多多、滴滴等互联网巨头的加入,与社区团购初创玩家们的以往打法不同,巨头们大兴补贴战,行业开始从“拼创新”“拼执行”变成“拼资本”“拼补贴”。 

十荟团不得不与巨头抗争,其比兴盛优选率先采用价格补贴等策略,欲守住市场份额。但后来因存在虚构原价、谎称降价等情况,直接导致其在今年连续两次遭到市场监管总局的处分。

3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先对十荟团等五家社区团购企业不正当价格行为,作出行政处罚。5月27日,市场监管总局又对十荟团(主体为北京十荟科技有限公司)处以150万元人民币顶格罚款,并责令“十荟团”平台江苏区域停业整顿3日。 

当外界把更多关注度放在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互联网巨头平台时,2020年底,一则十荟团正式接入手淘首页的新闻,让其再次回到资本市场的关注范围。自十荟团接入手淘、支付宝等阿里巴巴平台端口后,其湖南等地单量一度逼近兴盛优选。 

同样面临互联网巨头冲击,为何十荟团率先拿到阿里巴巴的流量扶持?这与背后投资方不无关系。与其他社区电商项目不同,十荟团一开始就带有阿里投资的光环。成立三年期间,十荟团共获得7轮融资,其中,阿里就参与了4轮融资。 

去年底十荟团获得阿里领投C3轮1.96亿美元融资后,开始新一轮加速扩张,开城不断。 

据一位长沙供应商向连线Insight透露,当时长沙十荟团办公室,每天都有来办理入职的新员工,或者面试应聘者。负责开拓新城的BD们,深夜仍在微信群内汇报白天开团数据。据官方信息显示,截止到2021年1月29日,十荟团日单量突破1500万单。 

另外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日订单量暴涨的同时,2020年下半年开始,十荟团融资频次也在不断增加,融资金额也不断加码。连线Insight梳理发现,从去年4月份至今,十荟团获得了B轮、C1、C2、C3共4轮注资,前3轮融资金额都均在8000多万美元,C3轮金额为1.96亿美元。此前,十荟团的融资频率基本是一年一次。 

对于这种融资频率,一位二级市场投资人向连线Insight分析,若短期内融资金额过高,十荟团股权会被大量稀释,实际控制权也会发生调整。若少额、多次进行融资,可以保证公司估值增加的同时,尽可能维持创始团队和投资方的股权比例,持续保持公司的独立性。

但无法否认的是,十荟团在一线业务方面的表现,着实备受挑战。据财经无忌今年2月报道,其获得一份2020年12月十荟团粤东区台账,剔除一件代发、手机充值等业务影响,粤东区当月剩下的9000余万GMV,有6000万元的GMV数据疑似来自刷单。 

与刷单相伴随的,还有平台产品质量的日益下滑。连线Insight发现,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十荟团的投诉多达2400条,类似“鸡蛋发霉变质不退款”等投诉理由相对较多。

有关十荟团的黑猫投诉结果,图源黑猫投诉网站

这导致十荟团的口碑一路下滑。在巨头的挤压之下,十荟团再难回到高光时刻。

03 巨头入侵之下,创业公司还能撑多久?

或许,对于如今社区团购创业公司来说,活下去才是最大目标。 

在多位十荟团内部员工看来,此次全国范围内关城,并不是坏消息。“对资本市场来说,社区团购赛道不知道投入多少,何时才能盈利。如果十荟团不调整策略,而是一味和互联网巨头打补贴战,即使融再多钱,也不会给资本带来满意的答案。不如现在断臂自救,坚守已有市场活下来,才能为之后融资提供较好的市场数据。” 

此次十荟团关城,也引起了外界对其运营状况的讨论。 

“受到前段时间同程生活、食享会倒闭带来的后续负面影响,自从昨日广西、黑龙江、山东、福建等省份宣布关仓后,一大波关于十荟团濒临破产或被阿里收购的传言满天飞。”一位长年跟踪社区团购调研的资深研究员表示,此次关城行动确实会对十荟团带来影响,但不同于前几家倒闭的创业平台暗地跑路,十荟团公开通知供应商、团长等进行账款的结算。 

不是所有人都有直面巨头杀入的底气——对于社区团购中二三梯队的公司来说,它们或许已经走到生死关头。同程生活、食享会等曾经的创业巨头已经退离市场,连线Insight曾在文章《食享会“崩盘”、同程生活破产,社区团购独角兽也只有死路一条?》详细复盘创业型社区团购平台的覆灭之路。 

当下,创业公司的寒冬仍在继续,兴盛优选、十荟团等仅剩的两家头部创业平台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陷入这场漩涡。 

但它们还有活下去的可能。与其他赛道不同,在社区团购行业,每个城市的供应特点并不相同,并不具备跨区域直接复制的可能性。所以身在其中的初创企业往往具有先发优势,在壁垒建起来后,依然可能保持较强的竞争优势。 

或许对于资金层面不如互联网巨头、市场规模被反超的创业公司而言,守好自家主战场,是较为合适的生存之道。 

2020年12月08日,十荟团CEO陈郢曾发表内部信说道:“十荟团从数千家创业公司中脱颖而出,是在无数艰苦、凶险的大战中锤炼出来的。在创业公司中,我们成立最晚的,一度手上的资金也是最少之一,一路all in赌了几十次,才能走到今天。” 

如今,十荟团再次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刻,它能再次熬过寒冬,迎来春天吗?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连线Insight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本文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不代表钛媒体立场。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钛粉28351 钛粉54471
468人已赞赏 >
468换成打赏总人数46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