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CTIS-文章详情页顶部

笨人赵剑锋:教育创业废墟上的守望与狂奔 | 风云创始人

回望前半生,赵剑锋勤于守拙。创业十数载,“我从未体会过成功的感觉”。

钛媒体注:每个人的经历都在构筑历史,钛媒体「风云人物」栏目,先期推出「风云创始人」、「风云投资人」两大专题,探寻商业浪潮背后的人物悲喜、人生经验与人性挣扎。

钛媒体「风云人物」栏目之「风云创始人」专题报道

钛媒体【风云人物】栏目之「风云创始人」专题报道

作者 | 高梦阳

编辑 | 葱葱

2020年6月5日晚,一家代码为“DADA”的即时物流公司登陆纳斯达克,当时市值35亿美元,后来顺利突破百亿美元。

在传阅这条新闻的无数人中,有一位特别的创业者,内心平静而安然,但往事历历在目:

2015年春节后,中国外卖战场拉开了巨头角斗,资本搏杀的序幕。美团完成7亿美金融资、饿了么拿到6.3亿美金支持,百度外卖获3.5亿美金融资,阿里投入60亿人民币重启口碑扶持外卖业务。这一年,他推出即时物流平台——点我达,先后获蚂蚁集团(由蚂蚁集团投资部主导)、阿里巴巴集团(由阿里集团投资部主导)投资,现已被并入菜鸟麾下。

五年前外卖大战的硝烟,已成过往,他亲历了那场战事的每一天,在2018年点我达被阿里系控股后,便鲜有出现在公开场合,逐渐淡出行业视野。
点我达、好多素教创始人 赵剑锋

连续创业者赵剑锋,曾先后创办经纬股份、点我达、好多素教

他是连续创业者,赵剑锋。

达达创始团队敲钟的一个月前,赵剑锋刚刚从自己一手创立的企业“裸退”,完成了与股东阿里巴巴集团的全资收购交割。

面对同行上市,赵剑锋释然。他说,“DADA上市也证明了我们的价值,我对得起阿里,这让我坦然、开心。” 菜鸟联合阿里集团在2018年强行控股了点我达,也成为这位十年互联网创业者彻底淡出物流行业的关键时点。这一年,点我达的业绩就已是DADA上市披露的三年业绩的总和,已是最大的即时物流平台企业。

达达上市,对于赵剑锋而言,只是他挥别即时物流行业,回看过去的一个小插曲。与赵剑锋共事多年的创业伙伴告诉钛媒体App,不留恋旧战场,不迷恋旧事物,是他一贯的风格。

此时,赵剑锋正心无旁骛地筹备他的第三次创业。这一次,他要做一件一直想做、且一直认为最有意义的事情——教育。

全新的创业机会和起点,是赵剑锋用价值1亿美金的股权换来的。2019年10月,他向阿里提出离任,并接受了“放弃所有股份”的代价。没有任何负担、没有任何羁绊地选择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在赵剑锋看来,这不是什么悲情,而是一种幸运。

“理想本就是’你愿意为之付出什么’。‘你想要得到什么’那叫欲望,很多人容易把巨大的欲望误会成自己的理想。”他对钛媒体说。

投身教育

命题作文,一生热爱

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称“双减”政策),明确要求,暂停审批所有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严禁K12学科类培训机构上市融资和资本化运作。

一时间地动山摇,所有教育行业从业者心中不由发出:变天了!

“双减”消息发出当天,教育股遭遇暴跌。好未来跌70.47%,高途集团跌63.36%,新东方跌54.22%。当天还有不少教育类中概股大跌,51Talk跌超43%,有道跌42.77%,精锐教育跌35.70%。猿辅导、作业帮、火花思维等头部未上市企业,则上市希望渺茫。所有机构开始相继裁员、削减业务。

教育行业大地震,并非无迹可寻。早在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央媒和相关管理机构就曾严厉批评在线教育乱象。中纪委网站及其公众号甚至都发布了《谁在办?怎么管?资本漩涡下的在线教育》一文,直指当前在线教育行业,在资本助推之下,在线教育企业竞争加剧,行业内耗严重等问题的文章。

闻风不对,一些敏锐的二级市场机构投资人开始大量减持在线教育股票,而一级市场更是清淡,K12教育在2021年上半年就几乎已经成了资本弃儿。

不过,赵剑锋选择的素质教育赛道,指导政策的关键词是:鼓励、规则中发展。因此好未来、猿辅导及掌门等头部K12平台纷纷加码素质教育业务,被迫转型。

赵剑锋在2020年9月成立的好多素教,最近半年内已完成两轮融资。在6月16日公布的新一轮融资当中,投前估值超过1亿美金。

赵剑锋被同行羡慕准确预判了形势。实际上,赵剑锋一年之前的判断,并非基于先见,而是因为初心。

“教育创业,对我而言是一道命题作文。” 赵剑锋告诉钛媒体,选择教育赛道,其实和外部所谓的教育风口毫无关联,而是他对人生意义的追求。

在多年连续创业生涯中,他先后创办了三家企业,从通信技术到本地生活,最后选择教育领域,赵剑锋选择出发的原点依次是——“能做”、“可做”、“想做”。

赵剑锋第一次创业,是基于工作中积累的GIS专业能力和通信行业经验,创立了经纬股份,第一桶金对于他而言,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选择最擅长的领域,“起点是能做,目标是赚钱”。

第二次创立“点我达”是基于第一次的创业积累,“想做一件更加阳光,且能成就自我的事情”。这个起点被赵剑锋总结为“可做”,目标是“追求自我的价值”。

而现在他选教育赛道,起点真正回到了“想做”,“目标是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赵剑锋说。

事实上,赵剑锋自创业开始的18年以来,一直在教育领域做了大量公益活动,也曾捐赠过母校武汉大学,是武汉大学的校董。

时间回到2020年元旦,在他与阿里巴巴敲定全资收购协议的第一时间,团队就开始寻找创业方向。根据团队调研,在电商、消费品、O2O领域都有潜在的机会,而赵剑锋“独裁”地选定了教育方向,并强调:“要和我一起干,那必须得在教育行业选赛道和项目。”

教育创业的初心,遇上盛况空前的创投环境,在加上优秀的创业团队,押注在线教育行业看似机会很大。但赵剑锋并不热衷于追逐风口,投身教育行业,是他热爱所在,内心期待的是一场正和游戏。

大量的中国家长仍“内卷”在以高考为目标的学科教育之中。“K12教育更接近于一场’比试’,与登台比武一样,是为了赢得更高的分数,不是为了让你获得知识。而教育应该是能让每个人都成为更好的自己,帮每个人找到一生热爱,教育可以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有教无类,因材施教,是赵剑锋认同的教育理念。让每个人成为更好的自己,才是教育的内核。

而如何把悬在空中的教育理念实现落地,是赵剑锋一直在思考的。他甚至把这句话确立为好多素教的愿景:帮孩子找到一生热爱。

“3-8岁正是每个孩子人格形成的关键时期,这个阶段的经历将影响孩子一生。以兴趣培养为目标的素质教育才是我们要做的。” 赵剑锋对其他几位联合创始人说出这番话的时间,是 2020 年5月,中国对 K12 教育整顿政策尚未出台。

回顾政策出台前的2020年,“风口”一词都不足以描述教育行业的火爆。仅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累计融资规模超过500亿元,红杉高领阿里腾讯等头部机构重拳押注。

从在线教育品牌(以K12为主)登上各大春晚赞助商榜单,到刷墙广告渗透到乡镇街道,过去一年的疯狂,事实上也说明,教育创业再也不是一件影响特定用户的服务了。

对价值追求的坚定,现在看来,帮助他和公司完美避开了风口陷阱。在一年多前,“逆行”选择相对蓝海的素质教育赛道,是需要勇气的。赵剑锋对钛媒体App回顾了他在过去一年多的思考逻辑:

1、需求已经大幅度的提升,甚至是成倍提升了。根据艾瑞报告,15-19年复合增速19%,现已是5000亿的市场;

2、市场供给日趋多样化和分散,兴趣班类目已经高达150多种,而同时用户的需求又是多样化的;

3、技术的发展,使得线上能给家庭提供决策信息,信息的深度、广度、准确度提高;

4、新冠疫情与政策的影响,一年之内机构汰换率达到了30%,供求双方都更需要平台来提供资源。

他看到的机会在于,目前素质教育赛道还存在很多问题需要企业去解决。与相对成熟的学科教育相比,素质教育赛道目前的集中度较低,区域特点明显,品类又很多元化,碎片化同时也难以标准化,更加依赖线下。对于用户而言,主打素质教育的服务机构的选择较少,投入更高,师资、人才都十分缺乏。

这些问题,都恰恰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的模式解决。“只要找到价值点本身,就是有机会的。”

2021年1月,好多兴趣班首发杭州。当月,签约深度合作品牌机构就超过了 2500 家;3月,好多兴趣班就已经覆盖杭州85%线下素质教育机构,成为杭州素质教育机构合作数量最多的平台。

在一线城市的流量打法,并不能直接在数量更多的小城市复制。好多兴趣班的市场团队,已经化了半年时间在各个下沉城市做调研和业务推进。目前,好多兴趣班已覆盖杭州、丽水等不同级别的4个城市,均已与当地85%以上的素质教育机构开展了深度合作,涵盖舞蹈、美术、音乐、运动、表演、STEM等150多个兴趣培养品类科目。

赵剑锋说做素质教育赛道,能否实现标准化,将是解决规模化、盈利性等问题的第一步。同时,由于高度依赖线下,在落地的层面,平台又要因地制宜。

投身教育一年,经历了行业变化的冰火两重天,反而通过现实检验了赵剑锋的价值观。“公司的价值观只有两个字:简单。简单是价值观,是方法论,也是人生哲学。”

这种朴素的价值观,指引他不被行业的风云变化所影响。回顾过去的十数载的创业历程,也是如此。

浴火涅槃
只有过不完的坎,没有过不去的坎

2021年1月9日,赵剑锋在湖畔大学的结业答辩上首次完整的公开了他与阿里巴巴之间的往事。在此之前,他大多时候选择沉默。

“点我达的发展史,就是和阿里的爱恨情仇史。不过在阿里方面看来,可能会是’你谁啊?’被欺负的人那么多,我们算老几!””

如此描述点我达与阿里巴巴的关系,赵剑锋语惊四座。按创投行业的普遍逻辑,点我达在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集团的战略支持下,一路发展迅速,成为行业独角兽公司,最后被阿里全资收购,这是“嫁入豪门”的命。

然而,赵剑锋引用圈内好友的一句比喻:你以为是嫁入豪门,其实你不过是“被关到地下室的女人”。幻象破灭,点我达与阿里巴巴纠葛往事浮出水面。

2009年,赵剑锋创立“点我吧”(点我达前身),成为国内互联网最早一批线上外卖行业创业者。到了2012年,市场上已出现近 1000 家外卖公司。

随着资本与巨头进场,外卖行业的逻辑变了,中国互联网创业史上最血腥残暴的竞争拉开序幕。点我吧在这个战场上拼杀多年,成为外卖赛道“重模式”(即外卖平台自建物流)的代表。直到2015年,点我吧的命运出现拐点,与阿里巴巴的故事也由此展开。

2015年元旦后,阿里巴巴投资部由一位副总裁带队到访赵剑锋公司。但在赵剑锋讲述中,“双方只谈了十几分钟就不欢而散了。” 赵剑锋第一次对外透露他与阿里巴巴战略投资部的第一次会面场景。这也为他与阿里的关系埋下了伏笔。

2015年春节后,外卖市场风云变幻,BAT悉数入场,美团完成7亿美金的D轮融资,饿了么完成6.3亿美金的E轮融资,百度外卖获得3.5亿美金的融资,阿里投入60亿人民币重启口碑,大力扶持口碑外卖。

年前与阿里集团投资部“谈崩”,年后市场剧变,“这个领域已没有财务投资人敢出手了”,点我吧已注定死亡。

5月29日,赵剑锋直面惨状,痛下决心转型。仅仅26天后,即时物流平台“点我达”上线,同时迅速启动融资。

就这样,赵剑锋从尸横遍野的外卖修罗场中“爬”了出来,进入一个和外卖背靠背,同样残酷的即时物流领域。

“很显然,无论从业务战略、资本形势、历史过往等任一方面来看,阿里都是点我达最心仪的战略投资者。”赵剑锋说。当他再次与阿里巴巴投资部对接,也获得了很积极的反馈。

当年7月,蚂蚁集团投资部从阿里巴巴集团投资部接手了“点我达”项目,并于9月完成了投资。此后,赵剑锋无意中得知,点我达项目一开始就被阿里集团投资部投了“否决”票,改由蚂蚁集团投资部接手的真正原因是“业务部门力挺”。

这是一个跑赢在“日单量”的行业,竞争残酷。有资金支持后,点我达进入加速道,据赵剑锋回顾,“当年十月份日均订单已达35万单,覆盖了21个城市。也就是说,只用了120天就做到了行业第二。”

彼时按赵剑锋的预测,“2016年春节前可达到日订单100万单,稳拿行业第一。” 然而, “按当时平台的发展速度,原资金预算自然是远远跟不上业务发展的。

11月初,点我达召开首次董事会,赵剑锋希望阿里加大资金投入,帮助点我达做到行业第一。但最终董事会要求公司“先对外融资,暂缓业务扩张”。

因为点我达指数级增长的业务和战略股东背景,2016年元旦后就收到了多家投资机构的投资意向书。

“但就在这个节骨眼,蚂蚁集团投资部的人主动要求出1亿美金做领投方,让其他投资人转为跟投。累计投资金额1.8亿美金。”

同时,蚂蚁集团投资部很快打出了1000万美金的过桥资金,计划春节前完成交易。这笔过桥贷款,事实上成了后续企业发展过程中的隐患,因为这笔钱打到了赵剑锋的个人账户。原因是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对方告知赵剑锋对公打款时间过长,根本无法跟上业务进展。于是赵剑锋同意以个人账户接收资金。

春节前,各方投资流程都已完成,唯独蚂蚁集团作为领投方没有签字,超出了原来规划的期限——原因是“阿里IC成员未签字。” 不详的预感笼罩在赵剑锋心头。果然,2016年的2月26日,赵剑锋接到了蚂蚁集团投资部的电话,被告知无法投资了。

2016年2月,阿里巴巴集团内部发生了一个业内皆知的大事,这件大事却成了点我达最大的“变故”——阿里与蚂蚁金服以12.5亿美元投资饿了么,并将口碑外卖与饿了么合并。

巨头布局的每一步,都在改变着行业的格局。赵剑锋和他的点我达再次陷入绝境。

2016年2月29日,赵剑锋决定将点我达覆盖的21个城市撤掉17个城市,人员全部劝离。同时,点我达总部和剩余4个城市只维持最小运营单元, 一天之内“0补偿”劝离了1300多人。“公司当时没有能力给任何人补偿,如果补偿,公司就直接破产了。” 赵剑锋告诉钛媒体App。

“让我感动又让我无地自容的是,没有责骂、没有冲突、没有索求任何补偿,1300多人就这样安静地走了。”赵剑锋向钛媒体App回顾起往事,依旧怀有愧疚。团队及公司文化的坚固,给了点我达活下去的机会。(三年后同一天,2019年3月1日,赵剑锋让公司联系到了这些人,个人出资发放给他们一个月薪酬作为迟来的感谢。)

公司濒死之际,赵剑锋无暇悲伤也无力吐槽。3月1日,他北上找到美团寻求出路。对方很快就给出回复:可以考虑直接作价并购,同时要求阿里系资本退出。随即,赵剑锋回到杭州,找蚂蚁集团投资部沟通买回股份。

几天后,阿里巴巴投资部主动联系了赵剑锋,表示还会支持点我达的发展,不过由于市场环境变化,要求按照美团报的价格——原估值6折左右来继续投资,并表示会非常快速完成投资的。

综合考虑之下,赵剑锋还是选择了阿里这个老投资方,事实上,他别无选择(由于股东阿里拥有否决权)。

命运似乎再次对赵剑锋开了玩笑。

2016年清明节(4月4日)收到阿里电话告知,“所有条款都已确认,在走流程,预计一周左右就可以完成了。”然而,直到5月15日,所谓的“流程”没有丝毫反馈,赵剑锋彻底心凉了。“是时候去给公司安顿后事了。”
2021年,赵剑锋在湖畔大学上与学员们分享创业经历

2021年,赵剑锋在湖畔大学上与学员们分享创业经历

5月15日,赵剑锋清楚的记得是个周日。已经戒烟好几年的他,买了一包烟,在办公室打开了电脑,一边点烟一边清算公司现状。

此刻,赵剑锋猛然发现,此前从蚂蚁获取的那笔1000万美元的过桥资金,是打到自己个人账上,再转给公司的——这1000万美金成了他的自然人无限责任的欠款。

赵剑锋下意识的反应是,“明早是不是该带家属去民政局了”……

在他欲哭无泪之时,又接到进展消息的电话,阿里战略投资部告知“将继续推进融资”。

“这回是真的尘埃落定了吗?还是 too young,too simple。” 赵剑锋在杭州一家餐厅对钛媒体App回顾往事,只是摇头无语。

据点我达出示的相关文件显示,上述达成的这一笔投资,到当年9月才正式完成。

“无论如何,我们还是活下来了。” 赵剑锋转身投入到点我达的业务上,并实现了他的业绩预判,2017年点我达年度业绩同比增长了 9.7 倍。“宁可死在扩张的路上,也不活在收缩的城里。”赵剑锋吸取了教训,只要业务规模起来了,自然会有资源来支持公司发展。

但点我达在冲击业务的同时,持续遭遇到现金流吃紧的压力,“每天公司要付出去的钱有小几千万,十几万骑手要提现,每天都在等大客户付钱。点我达当时的现金流,经常就‘只能维持24小时’ ”。赵剑锋向钛媒体App回忆。

为实现业务扩张,在征询阿里巴巴意见之后,赵剑锋再次开启了对外融资。事实证明,在资本市场拿钱不难。2017年6月6日,点我达拿到圆通TS,10月拿到高盛、平安、史带、酉金等机构的TS,12月推进到SPA。

让人再度绝望的是,在前后六个多月的时间里,阿里巴巴资方“一直不给正式的反馈”,

回复点我达的信息总是一句话——“内部正在讨论中”。直至2018年1月,阿里方面单方面提出,由菜鸟来控股投资,并在春节后进一步要求否决所有对接中的投资方。

事实上,2018年前后,在外卖大战的历史上是巨头厮杀的关键时期。当年4月,阿里巴巴联合蚂蚁金服斥巨资 95 亿美元收购外卖平台饿了么,创下行业最大规模并购。

2018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官宣收购饿了么

2018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官宣收购饿了么

“当时点我达平台上,每天都有十几万不同的骑手提取几千万的配送费,现金流一旦断裂,就可能造成社会性问题。而阿里要是再继续不允许其他投资方投资,公司现金流必然会断裂。” 双方面对这样的环境,阿里巴巴临时同意圆通先入资点我达。

此后,又经过长达半年多的谈判,到2018年7月,菜鸟宣布了对点我达 2.9 亿美元现金及众包业务注入的投资,现金大部分都是用于收购其他非阿里系投资方股份的。赵剑锋向钛媒体App透露,双方真正交割直到10月才完成。

此时,所有VC股东都离开了,菜鸟成为点我达的控股股东。

很多朋友向赵剑锋恭喜点我达融入巨头生态。但只有赵剑锋心里很清楚,自己有千般煎熬,万般无奈,又一次历时16个月的融资谈判,其中艰辛委屈非外人所能道,点我达与阿里之间的沟壑,再也无法弥合。

“点我达已失去了它的使命,我所有的业务热情都被消耗殆尽。这是我人生中最低落的一年,按理说我应该很轻松、很开心呀?” 这位一向坚韧的男人陷入低谷。

2019年10月,赵剑锋无意再继续留任点我达,向阿里提出离任,并接受了放弃所有股份的代价,这部分股份按2018年的交易价格计算超过1亿美金。2020年5月,赵剑锋离任,点我达被菜鸟收购并完全融合。

达达的IPO,终向行业证明了即时物流行业的价值,给这个行业暂时画上了句号。

仍在路上
小成取巧、大成守拙

今年,有一位投资人问赵剑锋:你这些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这再次让他陷入“千言万语但无从说起”的回忆中。

复盘创立点我吧之后的十年,在很多人看来,是他波澜壮阔、成功进化的十年,但赵剑锋体会到的是“真真切切的失败和毒打”,“每一年回望都觉得自己就是个SB”。

“我们先是失去了外卖平台这个千亿美金的机会,再切换到了即时物流这个能出百亿美金的赛道,然后只做了个十亿美金级的公司,最后就连这么点回报也没有兑现出来。”

赵剑锋说,“我从没有体会过成功的感觉”。
赵剑锋在2018年4月发布的一则朋友圈

赵剑锋在2018年4月发布的一则朋友圈。距点我达被菜鸟官宣控股还有3个月,赵剑锋正处于艰难而无望的谈判中。

在一次次的复盘中,赵剑锋真正看清的不是对错,而是自己。

他认为,有意义的复盘,不是带着事后的上帝视角去假设条件或获取资源或改变认知,而是“要真正的回到那个当下、彻底屏蔽那个当下的所有未来信息,找出决策选择的变化可能性,和影响决策选择的根本原因。”

真正的原因往往是指向三观的,赵剑锋的人生领悟是,“是三观让我们在重要的十字路口做出了选择。”

“点我吧是在2015年被放弃的,但复盘后,我才意识到它其实死在了2012年。”赵剑锋与钛媒体的对话,几近一场深刻反思。

2012年,点我吧率先实现外卖配送网络的中央自动调度技术,这让加盟有了规模效应的基础。彼时有几十家同行主动希望加盟点我吧,可赵剑锋选择了拒绝。因为他想“做一个好人”。

在当年,自建物流的外卖平台被称为重模式,在大规模扩张和发展速度上被资本市场严重质疑,后来重模式全军覆没。而基于自动调度的加盟模式,本有机会证明重模式才是更优模式。

事实上,外卖的核心价值就在平台有效地解决了物流问题。

“我当时很清楚地看到,依托加盟是有机会快速高效扩张,但成功的概率肯定是不高的;我也很清楚地知道前来加盟的同行朋友是很难赚到钱的,这与他们想象的是不一样的;我知道放开加盟,我后续大概率是会被好多人骂的,我一直都想、也一直都在努力做一个好人。”

“道德的高地往往是智商的洼地。我放弃了大规模扩张的可能,是我缺乏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勇气,是我只想做一个别人眼中的好人罢了。”

如道德经所讲,“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赵剑锋认为,当时的自己恰好选了“下德”。2012年,在赵剑锋决定放弃加盟的那刻,点我吧的命运便已注定。“而这一决策的背后,是我的人生名利追求所致,是我的三观高度决定的。”

回望前半生,赵剑锋辞任机关事业单位工作,跳到国资上市公司,再创业做通信行业的toB产品,然后转战至互联网行业做外卖、做物流,直至今天选择素质教育,看起来他的人生选择是跳跃式的,没有连续性。

但赵剑锋说,“驱动我选择,驱动我前行,驱动我一直勇往直前的,一直都是同一个信念: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本文首发钛媒体App,采访/赵何娟、葱葱,作者/高梦阳,编辑/葱葱)

本文系作者 高梦阳 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内容来源于钛媒体钛度号,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交流、学习,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赞赏支持
发表评论
0 / 300

根据《网络安全法》实名制要求,请绑定手机号后发表评论

登录后输入评论内容
  • 成为一名出色的“商人”不难 有德难

    回复 2021.10.28 · via android
  • 太有韧劲儿了……这么被资方折磨都没认输啊 人生选择背后到底是什么在驱动?

    回复 2021.08.18 · via iphone

快报

更多

2024-05-18 22:30

农业农村部党组召开扩大会议,坚决拥护党中央对唐仁健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24-05-18 22:21

国内首台甲醇双燃料低速机交验

2024-05-18 21:54

乌鲁木齐住房公积金贷款执行新利率

2024-05-18 21:24

我国水泥企业持续加码全球布局

2024-05-18 20:47

北京住房公积金发布个人住房贷款业务问答

2024-05-18 20:47

海南省已发现395种外来入侵物种

2024-05-18 20:33

崔东树:动力电池产量中装车的比例不断降低,1-4月降到46%

2024-05-18 20:13

庆余年2正片播放量破2亿

2024-05-18 20:09

深圳住房公积金贷款利率下调,存量自2024年7月1日起开始执行调整后的利率

2024-05-18 20:09

上海62家景区门票半价,多景区游客暴增

2024-05-18 20:01

5月18日新闻联播速览23条

2024-05-18 19:46

住建部谈公积金贷款利率下调:100万贷款30年,总利息将减少4.85万元

2024-05-18 19:32

知情人士:如果欧洲继续采取行动,中方很可能不得不采取一系列措施予以回击

2024-05-18 18:58

北京已执行公积金贷款利率下调

2024-05-18 18:19

水利部和中国气象局联合发布黄色山洪灾害气象预警

2024-05-18 18:09

太原市公安局25条举措促进民营经济发展

2024-05-18 18:08

天风证券:医药分销板块有望迎来估值修复

2024-05-18 18:03

河北省气象台发布雷暴大风黄色预警信号

2024-05-18 17:56

上海揭牌数据要素价格机制创新中心

2024-05-18 17:49

上海试点智能网联汽车等跨境数据传输,特斯拉中国数据有望赋能全球

3

扫描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