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九死一生

蓝洞商业

蓝洞商业

· 8月13日

一家公司的发展是与所处时代的双人舞,转型是整个在线教育行业的共同难题。

播放 暂停

在线教育,九死一生

00:00 15:1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蓝洞商业,作者 | 郭朝飞

在线教育正焦灼地寻找出路。

“高途必须活下去,如果我们今天不做变化和变革,不做调整和聚焦,我们一定是会加速走向灭亡;如果我们这一次的改革和变革能够真正到位,那么我们账上的现金足够我们活3年到5年。”高途创始人陈向东在给员工的站内信中言辞急切。

据媒体测算,高途将有1/3的人会离开,裁员涉及范围达到上万人。

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意见指出,强化学校教育主阵地作用,深化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构建教育良好生态。

此后,线上、线下相关教培机构开始裁员、转型。

比如,字节跳动旗下大力教育实行“N+2”的裁员补偿计划,部分人员转岗或投到新项目中,相关业务也将进行调整。VIPKID自8月7日起,不再售卖涉境外外教的新课包;8月9日起,不再对老用户开放涉境外外教的课程续费。

“政策的出台让所有侥幸心理都落空了,时间紧迫、压力巨大,所有从业者都公平地被推入了一片未知的内海。”一位要求匿名的在线教育资深从业者告诉「蓝洞商业」,其最近从一家上市在线教育公司离职。

“双减”新政为教培机构留有时间窗口,“负担1年内有效减轻、3年内成效显著。”摆在这些公司面前的转型路径大致有三条:一是素质教育、职业教育等;二是教育智能硬件;三是转型To B、To G。

目前,多家公司推出转型方案。

8月11日,好未来旗下儿童素质教育品牌励步宣布升级,将推出戏剧、美育、益智、口才、读物五大素质教育产品。此前,北京新东方成立北京新东方素质教育成长中心,下设六个板块,甚至还包括一个优质父母智慧馆,为家长提供各类家庭教育的讲座和课程。网易有道一口气公布了少儿编程、围棋、科学、美术、机器人等六款素质教育产品。猿辅导推出素质教育产品“南瓜科学”。

在那位在线教育资深从业者看来,“目前K12领域,没有任何方向可以与之前的学科类大班课培训比拟,无论是潜在规模还是营收。”

转型并不容易。

与时代的双人舞

“双减”新政印发四天后,猿辅导推出自己的素质教育产品南瓜科学。

猿辅导将之描述为AI互动内容+动手探究。南瓜科学业务负责人马斌解释,将屏幕内AI互动教学与屏幕外动手实践探究相结合,带来场景化、沉浸式的探索体验,让孩子能主动探究科学知识,在实践中找到现象背后的逻辑与科学原理。

南瓜科学由猿辅导和它旗下斑马原研发团队共同推出,2020年5月开始试运营。在产品研发中,这样一项调研给了他们启发:一个孩子平均每天会提出100多个问题,对于绝大多数家长来说,并不能很好解答这些看似简单的常识性问题,甚至还是一个挑战。

南瓜科学以此为痛点,从生活中常见的科学现象切入,搭建起一套教研体系。马斌称,运营以来南瓜科学用户增速持续增长,绝大多数为种子用户转介绍。此外,猿辅导还在探索猿编程、斑马等素质教育产品。

对于猿辅导创始人李勇来说,这不是第一次面对转型。

2012年,李勇离开网易,开始创业。李勇选择了教育行业,创立名叫粉笔网的公司,但一开始并没有聚焦K12,也不做教育培训。两年后,公司变为猿题库,K12成为核心方向。

这期间,张小龙加入公司,担纲粉笔网。当然,此张小龙非“微信之父”张小龙,其来自华图教育。在张小龙带领下,粉笔以公考为方向,2015年粉笔被拆分,开始独立发展。工商信息显示,2020年猿辅导退出粉笔网股东行列,李勇和几位猿辅导的联合创始人成为新增自然人股东。

猿题库产品线越来越丰富,先后出现小猿搜题和在线直播课程平台猿辅导,李勇索性将公司更名为猿辅导。此后,K12在线网课成为公司的业务核心和主要收入来源。

在资本的加持下,猿辅导一路狂奔,2020年两轮融资22亿美元,一度估值达到155亿美元。

随着政策的变化,猿辅导不得不改弦更张。正如李勇所说,一家公司的发展是与所处时代的双人舞。猿辅导再度转型,只不过这一次是整个行业的共同命题。

目前,包括少儿编程在内的素质教育是一众公司的主要转型方向,一些公司则转向职业教育。事实上,两三年前少儿编程一度成为资本追逐的风口,其中不乏乱象与虚火。创新工场合伙人张丽君就曾指出,少儿编程行业最大的痛点就是课程生命周期短,或者体现为脱课率高。

“素质教育、职业教育都是倡导的方向,也有商业模式路径,但这些赛道有的很难在线化、有的商业上非常狭窄,难以激起资本的兴趣,to C领域很难有在线学科培训这样大规模的赛道与产品了。”前述在线教育资深从业者说。

2010年,方业昌在北京创办慧科教育,定位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2016年前后,慧科教育先后拿到复星昆仲、高榕资本和有“公募一哥”之称的王亚伟的投资。高等教育方面,方业昌选择与高校合作,职业教育主要采用并购方式,2016年并购了三家职业培训机构。

彼时,方业昌信心十足。我问他,“有没有过最坏的打算,比如某一天公司突然走不下去了?”他回答,“慧科应该不会出现这种问题,除非整天不务正业。我们是典型的互联网+教育公司,所以既有传统行业的稳定性,又有互联网公司的活力。”

在资本的助推下,慧科通过收购迅速变大,最终却难以消化,公司面临困境。后来,方业昌反思说,6年间3次模式转型,从面向大学生和泛IT从业者的MOOC和知识付费模式,到线上线下结合的职业教育模式,再到面向泛互联网人的在线新职业教育模式。

最终,方业昌砍掉了线下业务,全面发展在线业务。2020年8月,慧科旗下数字化人才在线教育平台开课吧独立融资5.5亿元,由高榕资本与高瓴创投联合投资,正式从集团拆分。

一年后,江湖风云起,方业昌和他的行业将面对更多新玩家。

难逃厮杀

李勇的前老板丁磊,对教育一直都有执念。丁磊相信,投资教育是最有效的投资,他试图在商业与教育、企业效益与社会效益之间寻求平衡。

2010年网易做了公开课,后来又扩展至有道词典、有道精品课等。2019年3月,丁磊将包括网易云课堂、MOOC等产品的网易教育事业部,并入网易有道。当年10月,网易有道在纽交所上市。

最近几年,跟随行业大势,K12在线课程成为网易有道的核心业务。不过,“双减”政策之下,相比很多公司,网易有道有更多的回旋余地。除了K12网课,网易有道还有教育智能硬件与成人教育。

政策要求,线上培训机构不得提供和传播“拍照搜题”等惰化学生思维能力、影响学生独立思考、违背教育教学规律的不良学习方法。对于教育智能硬件则没有明确要求。

根据网易有道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该季度其营收13.4亿元,同比增长147.5%。以在线课程为主的学习服务营收为9.99亿元,同比增长156.8%;由智能硬件构成的学习产品净收入为2.02亿元,同比增长279.8%;在线营销服务收入为1.39亿元,同比增长40.14%。

具体来看,第一季度,有道精品课销售额为7.41亿元。其中,K12业务销售额为4.42亿元,同比增长130.2%;成人业务销售额为2.99亿元,同比增长了17.8%。

依此计算,成人业务与智能硬件的收入大致与K12精品课收入相当。网易有道强调,第一季度,智能硬件毛利率达到44.1%,创造了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2020年第一季度这一数字为25.6%。

来自网易有道的数据显示,2017年10月推出有道翻译蛋开始,其推出了十二款产品,包括有道翻译王2.0 Pro、有道口袋打印机、有道词典笔2.0、有道智能笔、有道云笔、有道超级词典、有道词典笔3等。

不过,网易有道仍在亏损,2021年第一季度,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3.26亿元,净亏损同比增加92.9%;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3.08亿元,同比增加90.1%。

“双减”政策之下,将会有更多公司转向教育智能硬件。

2020年10月,字节跳动宣布启用大力教育时,就发布了一款教育硬件产品大力智能作业灯。在字节跳动的描述中,将台灯与智能系统结合,作业灯配备了AI摄像头,借助人工智能及相关技术,推出智能指尖查词、智能英语跟读、智能计算题讲解等诸多功能,来帮助解决孩子的作业难题。

包括腾讯、阿里、百度等互联网巨头都已入场。2021年上半年,腾讯教育联合暗物智能,共同推出AILA智能作业灯;百度旗下小度科技发布小度智能学习平板;阿里推出教育智能硬件产品“天猫精灵E1”。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教育智能硬件市场规模为343亿元,2021年预计将达到453亿元,2024年有望接近1000亿元规模。

还会有更多公司加入这场角逐,厮杀难以避免。

并不容易吃到

数字化转型,在线教育To B、To G或许也是一个机会,不过难度也更大。

徐小平与王强出走新东方之后,仍想做出一家可以比肩新东方的教育公司。2011年,王强邀请刘畅创办了一起作业。一起作业通过免费的互联网工具与服务切入公立教育,老师可以通过平台布置作业,家长定期查看孩子的学习进度及报告,借此实现对老师、学生、家长的绑定。

徐小平与王强对这家公司倾注了很多心血,两人创办的真格基金投资了几百家公司,王强仅担任两家公司的董事长,一起作业便是其中之一。直到2020年一起作业上市前,王强才卸任董事长,由刘畅接任。

后来,一起作业更名为一起教育科技,上市前其招股书数据显示,为全国超过90万教师、5430万学生、4520万家长提供教学、学习和评测应用,目前服务全国7万所学校,覆盖全国三分之一的公立中小学。截至2020年9月30日, 一起作业学生端日活跃用户达到680万,月活跃用户达到1950万。

不过,短期内一起教育要从公立教育系统获取收入并不容易。因此,刘畅并不打算从B端赚钱,他甚至跟校长们说,“To B免费。”一起教育实现收入的方式,也是布局K12直播课,从2016年开始,这成为一起教育的主要收入来源。

一起教育科技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一起教育科技净收入达到4.742亿元,一起教育科技旗下一起学网校2021第一季度现金收入(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达到6.035亿元。

“双减”政策之下,一起教育科技将无法依赖网课收入,亟需找到新的商业模式。

“进公立学校这件事情,需要更多的技术和内容、耐心和投入。”几年前,刘畅就曾告诉我,“在公立系统这场战役当中,谁能够有很长的续航能力是非常非常关键的。”

与刘畅相比,汪建宏离公立教育系统更近。

此前汪建宏是黄冈中学网校校长,面对在线教育浪潮,他选择再次创业。他首先放弃了课外培训,认为那已经是一片红海,很难再做出新东方、好未来这样体量的公司。2014年,工具类在线教育公司火热,汪打算模仿一起作业,做一家“中学版一起作业”。经过一段时间摸索,最终放弃。

“我跟他们出身不一样,互联网圈把创业者分为天派和地派。天派是鸟,靠用户和数据;地派是鱼,更擅长精耕细作。”创业两年后,汪建宏告诉我,即便他做出一个“中学版一起作业”,用户量和活跃度都很好,也还是不知道盈利模式在哪,因此放弃。

汪建宏依然看好公立教育。2014年,在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的撮合下,他与清华大学合作,创立爱学堂,高榕资本也有投资。

当时,爱学堂的最大机构股东是清华大学,依托清华大学的资源,爱学堂将教学内容的核心知识点做成动漫视频,进入公立教育系统,成为学生的预习材料、老师的备课素材。为了实现与学校的深度绑定,爱学堂推出了智能教学平台。

“我们也都知道体制内特别难进,跟体制内打交道特别不容易。因此我们创造了一种新模式,把学术力量和市场力量融合起来,这样机会远比单独靠市场的力量要强很多。”汪建宏说。

爱学堂官网数据显示,其现已为全国25个省(含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107个城市、20000所学校、500万用户提供教育服务。

事实上,更多公司都在想办法进入公立教育系统,偏内容的公司,倾向于向学校提供教育解决方案与服务,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等巨头,则更多是技术赋能。

或许这是一块肥肉,但并不容易吃到。

改革刚刚开始,无论是素质教育、职业教育,还是智能硬件和转型to B,都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在线教育仍需摸索。

本文系作者蓝洞商业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本文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不代表钛媒体立场。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钛粉28351 钛粉54471
468人已赞赏 >
468换成打赏总人数46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