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拒绝陪酒,我被公司辞退了”

新熵

新熵

· 8月13日

在职场酒桌文化面前,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被狩猎的对象。

播放 暂停

“因为拒绝陪酒,我被公司辞退了”

00:00 16:08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新熵,作者 | 于松叶,编辑 | 潮声

阿里女员工疑似被侵害事件让职场酒桌文化再度成为舆论焦点,这并不是职场酒桌文化第一次以极致丑陋的形态展示在大众面前。

职场酒桌文化积弊已深,仅在过去的一年内,由职场酒桌文化引发的负面事件就屡见报端。2020年8月,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新员工不喝领导敬酒被打耳光一事引发大众热议;今年6月初,五粮液旗下公司销售员酒局饮酒身亡一事再度引爆大众情绪。

这几起事件,分别是职场人在面对领导酒局、客户酒局时的负面事件。实际上,职场酒桌文化正是基于上下级关系和甲乙方关系而诞生并发展壮大的。

所幸的是,越来越多的职场人开始反思职场酒桌文化。

一部分观点认为,在职场关系里,酒桌文化是一种变相的职场霸凌,是领导对员工的PUA和服从性测试,服从的下属在酒局中则是媚俗媚上的角色。在生意场中,热衷于酒桌文化是契约意识差的表现。当人们不习惯于公事公办的时候,便只能通过酒局这种非公开、非正式的活动来达成合作关系,是一种打擦边球的“走后门”。

也有中立观点认为,酒桌文化是一种调节剂,是职场同事之间、生意伙伴之间增进感情的手段。人类天然有社交的需求,在职场环境中,人们会有意无意地戴起面具,做一个体面的人。这种严肃的背景下,人们需要一个宣泄口,破除人与人之间的壁垒,以加强了解,促进更高效率的合作。不仅关乎职场酒桌文化,这也是争议颇多的“破冰文化”诞生基础。

即便认为职场酒桌文化的存在有其合理性,但中立派也认同,作为增进感情的手段,酒局并非唯一选择。在女员工疑似被侵害事件发生后,阿里巴巴于8月9日和12日两次发声,分别对公司内部和外界声明,阿里无条件支持员工拒绝劝酒等行为。

但依然有网友见缝插针地表示,允许拒绝的潜台词是允许存在,阿里的倡议有治标不治本之嫌。在互联网上,有关职场酒桌文化的讨论也此起彼伏,如何与职场酒桌文化抗争,职场酒桌文化能否被根除,成了萦绕在无数职场人心头的议题。

「新熵」接触了多位有着典型经历的职场人,面对职场酒桌文化,他们或周旋、或隐忍,但受伤总是难以避免。在职场酒桌文化面前,无论你选择哪种应对方式,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无论你是甲方还是乙方,都有可能成为被狩猎的对象,成为权力和欲望的祭品。

01 拒绝陪酒,惨遭辞退

陈茹 丨 女 行政职员

去年我入职了一家保理公司,公司负责人和大部分高管都是某系统出来的领导。我原本以为,这些履历光鲜的领导都比较有学识和素质,后面才发现是我天真了。

入职大概一个月后,公司组织聚餐。这家公司男女比例失调,四五十人的公司,算上我也只有6个女性。6个女性中,财务大姐将近50岁,人事经理怀孕9个月,所以在场只有4个女生能喝酒。

我酒量不好,也不喜欢喝酒,其他三个女生情况也差不多,大家都不想喝酒,但是领导和男同事们都在疯狂劝酒,我们几个女生碍于面子,也只能回应几杯。

我喝了几杯之后,就坚决不再喝了。但不是谁都能在酒局上做到适可而止,和我差不多同时入职的一个男同事,别人一劝酒他就喝,结果喝吐了,大家只能给他家人打电话把他接走。

酒局尾声,在场的人已经是丑态百出。公司一个40多岁的男同事,喝得面红耳赤,紧紧抓着一个年轻女同事的手说话,活脱脱一个油腻大叔的形象,我不禁一阵恶寒。

聚餐结束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但领导又提议稍后去KTV唱歌。财务大姐和怀孕的人事经理无法熬夜,她俩就说不参加KTV了。还有一个女同事,第二天早晨需要提前到公司处理事情,所以就跟领导和人事经理打好招呼回家了。我看女生里只剩下我和另外两个女同事,就随口说家里有事,赶紧请假跑路了。

我有点庆幸自己先溜了,因为他们当晚在KTV里继续喝酒。没走的那两个女同事就蛮惨的,陪着30多个男人在KTV包厢喝到将近凌晨4点才回家。

那天聚餐临了,我向领导和人事经理请假时,他们并没有表现出不悦,但是没想到,这为我被辞退埋下了伏笔。大约一周之后,人事经理找我谈话,告诉我没有通过试用期。我回想了一下工作情况,感觉没什么做得不到位的地方,只想起了聚餐请假的事情。

我直接问人事经理,辞退我是不是因为聚餐那晚我先走了,没有陪领导他们去KTV喝酒。她沉默了一下,算是默认吧,然后还对我说,踏入社会要多适应这种场合。和我一样没有通过试用期的还有另一个男同事,这个男同事聚餐那天提前请假了,压根就没去酒局。

离职之后,身边的朋友都庆幸我离开了这种有恶臭酒桌文化的公司。当然了,最让我失望和无法理解的是人事经理,同为女性,而且即将为人母,她居然无法理解女同事抗拒陪酒,反而成为不良现象的帮凶,劝人接受职场酒桌文化。

02 员工花式拒酒,领导见招拆招

宋凛 丨 女 互联网行业从业者

性格原因,我从来不会躲避酒局,但会和领导周旋,想办法拒酒。前几年拒酒还算得心应手,但现在发现,面对劝酒是越来越难拒绝了,因为我们玩的这些小把戏,领导们早就心知肚明了。而且许多领导早就跳出了常规的劝酒手段,他们见招拆招,总有办法让你喝酒。

领导们的第一个绝招是先发制人。

记得有一次公司年会上,我一个男同事直说自己酒精过敏,喝不了酒。然后一个隔壁部门的男总监就阴阳怪气地说:“现在的年轻人可真娇弱啊,个个都酒精过敏。”此话一出,在场员工没有一个人敢拒酒了。

说酒精过敏已经成了烂大街的借口,酒局上吃头孢也未免太过做作(备注:服用头孢之后,再喝酒会出现中毒反应,所以很多人用吃头孢躲避喝酒),这两个通行的拒酒手段已经不好用了。我近两年供职的几家公司的领导都热衷于给员工灌酒,除非你拿出病例,领导才会相信你真的不能喝酒。

领导们的第二个绝招是道德绑架。

以前领导们的道德绑架比较低级,比如什么“不喝就是看不起我”,现在的领导不会这么尬了,而是会抛出一个高大上的理由,让下属无法拒酒。比如说“干了这杯,为了我们XX公司的美好未来!”那作为员工的我们怎么拒绝?拒绝了是不是等于否认公司会有美好未来?一旦领导们为喝酒套上了高大上的外衣,那这个酒就不得不喝了。

实际上我真的很想吐槽一句,公司的美好未来,或许就葬送在这种恶臭的酒桌文化上。

我很认同大部分网友的观点,领导劝员工喝酒,本质上是一种PUA,表面上是喝酒,内里却是在树立个人威信,也是对员工的服从性测试。我觉得,职场酒桌文化是职场官僚主义的衍生物,现在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强调破除官僚主义,什么花名、什么扁平化管理搞了一堆,到头来,没发现职场酒桌文化才是最应该破除的么?

03 酒文化成企业文化,无法适应毅然离职

尹凌 丨 女 互联网行业从业者

毕业后,我入职了某互联网租房平台,虽然不是销售岗,但仍没能逃过酒局的洗礼。因为酒桌文化,已经成了这家公司的一种企业文化。

当时我所在的部门,把喝酒叫做“通关”,通过名称的变换,把喝酒变成了一种员工必须执行的合理化行为。

我入职的第一天,部门领导就告诉我他们有个规矩,即新人来了必须要“通关”。具体操作是新人来了之后的第一次聚餐,他们会向饭店要一个店里所能找到的最大的盆,通常是装水煮鱼的那种盆。领导和老员工们会把这个盆倒满啤酒,不管你会不会喝酒,能不能喝酒,都必须全部喝掉,过了这关,你才算融入了这个公司。

那么大一盆啤酒放在我面前,光看着就够难受的了。我之前是滴酒不沾的,但是刚毕业的时候年纪小胆子也小,只能隐忍。在领导和同事们的起哄中,我喝完了那盆酒。

我至今还记得喝完之后的感受,很难受,整个人都晕得不行。因为刚入职,和同事们都不是很熟悉,再加上我们部门男多女少,所以很怕晕倒了之后出什么事,只能强撑着让自己保持清醒。后来我趁着间隙去了趟洗手间,猛吐一通,才好受些。

但是恶心的事远不止于此,本来他们所谓的规矩是新人必须“通关”,后来变成了转正要“通关”,升职要“通关”,过生日要“通关”,庆祝业绩也要“通关”。总之无论大事小事,他们但凡找到一点由头就会拿盆逼人喝酒。

部门聚餐上,除了“通关者”要喝酒,其他不喝酒的人也不能幸免于难,因为有一群男同事会挨个劝酒。所以在那个公司的时候,只要是部门聚餐,就避免不了被灌酒。

也有不想“同流合污”的,当时有个新来的男同事,无论领导和男同事们怎么逼他喝酒,他都一口不碰,结果就是,几乎整个部门的人都排挤他。这位男同事离职后,每次聚餐时还有同事提起他,拿他作为反面案例,胁迫新员工喝酒。

在这家公司待了半年我就离职了,除了007的工作强度我受不了,酒桌文化也是离职的重要原因。总的来说,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我是真的一点都无法理解。

04 即便身为甲方,女性依然难逃骚扰

殷乔 丨 女 工程师

看见阿里事件,我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参加商业酒局时的情景,虽然已经过去了两三年,但是这段记忆仍然很深刻。

由于从事工程行业,我工作中接触的90%的人都是男性。那次和乙方人员的酒局上,乙方两个男职员为表诚意,当着我们甲方人员的面,猛给自己灌酒。我并不认可酒桌文化,就试图劝他们不要喝了,有事好好谈就行,但是根本劝不住,仿佛是喝得越多,诚意越大。

喝到半晌,一个乙方员工开始疯狂咳嗽,我定睛一看,他居然喝吐血了!我哪见过这种场面,赶紧望向另一个乙方人员。剩下的还在劝酒的这个乙方人员是项目经理,没成想他居然视若无睹,完全不管自己吐血的同事,可见喝到吐血对他们来说已经是见怪不怪的事了。

接下来,乙方项目经理居然还嘲笑了吐血的这位员工,最后还是我方的领导看不下去了,找了我们两个同事,把喝吐血的这位送去医院了。

乙方项目经理的酒量确实很好,之后还不停地劝我方人员喝酒,扬言要把我们都喝倒。最后没人陪他喝了,他就自己喝,喝得上头了就开始吹牛,说自己是全市最牛的项目经理,还坐到我这边来,拉着我的手让我跟他处对象。

在我明确表示自己有对象之后,他依然不依不饶,说我还是太年轻了,是“有眼不识泰山”,硬要逼我就范。幸亏我的几个同事替我解围,我的部门领导也顺势拉开项目经理,让我有机会逃离这个酒局。

我经历的这个酒局反映了两个事实,一是部分乙方企业已经习惯了用酒局解决一切事情。哪怕甲方觉得酒局毫无必要,乙方也会坚持喝酒,习惯性地用劝酒和自行灌酒来表示诚意。

二是女性是职场酒桌文化中的绝对弱势者。虽然我是以甲方身份参与酒局,处于一个需要被讨好的位置,而且没有喝酒,但仍然陷入了被骚扰的处境。

经过酒精的麻痹之后,人的道德底线被无限降低,因此酒局场面处于一个不可控的状态。出于商业合作目的,多数女性即便清醒,也不会将场面弄得太难看,这恰恰让酒品不好的男性有了欺辱女性的机会。

所以我认为,女性面对职场酒局,在局面失控之前,及时逃跑是唯一选择。或者干脆多一个心眼,提前搜集信息判断酒局的危险指数,指数高的酒局坚决不去。

05 戕害健康、遇潜规则,男性也是受害者

贾一鸣 丨 男 制造业销售人员

销售岗避免不了酒局,但我这两年恰恰开始讨厌喝酒了。酒量这个东西其实和遗传有关,我爸酒量很好,所以我酒量也很好。读大学的时候逞能,愿意和学生会的兄弟们组酒局、喝通宵,自以为掌握了成年人世界的社交密码,等到真的进入了社会,才意识到酒真的不是个好东西。

最近网上都在讨论职场酒桌文化,并认为女性是职场酒桌文化的最大受害者,这话不假,但是男性也是职场酒桌文化的受害者。

职场酒桌文化对男性的戕害主要在健康方面和家庭生活方面。

两年前,公司的一位前辈突发脑溢血。我们去医院看望前辈的时候,他妻子还哭诉,说医生诊断是经常喝酒造成的,我心里陡然一惊,觉得这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后来没多久,前辈去世了,给我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快到三十五岁了,我也觉得自己年纪大了需要养生,不能再继续喝下去了。而且我上有老下有小,哪里敢出现意外。两个月前五粮液下属公司员工猝死,让我再度考虑是不是应该转岗或者离职。

喝酒应酬对家庭生活的影响更不用多说,你说喝完酒吧,是不是要安排客户去一些夜场、KTV之类的地方。经常烂醉如泥地回家,甚至彻夜不归,妻子自然是积怨颇深,对孩子的关心和教育也很少,家庭关系更是一团糟。

在酒局上,不只女性会成为被狩猎的目标,男性亦然。记得有一次我带两个公司新人出酒局,半夜在KTV里,一个男生跟我说他不舒服先走了,我很生气,第二天把他叫到办公室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后来这个男生几乎快要哭了地跟我说,KTV里有个醉酒的男客户对他动手动脚,还要拉他去过夜。

所以说,面对职场酒桌文化,男性不应该是一个旁观者的态度,也应该站出来抗争。

总有人觉得,如果能在酒桌上牺牲一点健康和尊严,就能获取更大的利益,何乐而不为?正是生意场上无数人的这种侥幸心理,培育出了畸形的职场酒桌文化。

我是85后,本以为职场酒桌文化会被90后、00后们所终结,但没成想,已经晋升至领导层的一些90后也已经被酒文化所浸染,并不想改变现状。看来进了社会,大家都一样,很难指望谁能改变什么。

所以我认为,根除职场酒桌文化还是很难很难的,因为生意场是人的物质欲望的缩影,而酒是实现一些低级欲望和打破道德底线的借口。但是人之所以为人,而不是动物,是因为人具有克服欲望的能力。如果企业和职场人依然没有反省和自觉,那么阿里事件绝不会是最后一起由职场酒桌文化造成的悲剧。

(文中陈茹、宋凛、尹凌、殷乔、贾一鸣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新熵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