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后的网课老师:跳槽房产中介、回家考公考研

显微故事

显微故事

· 8月6日

护城河有了,城没了。

播放 暂停

“双减”后的网课老师:跳槽房产中介、回家考公考研

00:00 14:1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显微故事,作者 | 沐秋、王家家、韩文里、郭子睿,编辑 | 卓然

教培机构或许想不到,好不容易熬过了2020年,却要在2021年倒下了。

今年,国家频出针对教培机构的改革,首当其冲的就是学科辅导类,继而各大在线教育机构市值腰斩、裁员新闻层出不穷。

政策之下,以往还是“香饽饽”的网课老师、线下培训机构老师则成了首先被影响的那批人。

8月5日,字节跳动被传出旗下大力教育、瓜瓜龙、清北网校等项目正在裁撤辅导老师,旗下你拍一(思维动画课程)、GOGOKID(外教英语)等业务即将下架。

这些被裁的授课教师大多面临两种选择:一是自己转型成“一对一”辅导模式继续从事学科教培;二是大多数人将会选择离开教培行业寻找新的职业。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一群面临职场重新选择的教培老师,他们之中:

有的人在政策下发后,第一时间转型去做了房地产中介,原因是“只有这行门槛低、不需要从业资格证、工资能和之前持平”;

有的人即将面临失业,还沉静在迷茫和痛苦之中,她不能理解原本也是教书育人的岗位,怎么忽然就成了

“人人喊打的对象”,认为自己是无辜的牺牲品;

有的人曾经是公立学校的区级骨干老师,为了更高的薪资和职业规划从体制内跳出,转型培训机构教培老师,政策后忽然失业,再想回到体制内已几乎不可能;

还有的人曾经是教培机构的语文、作文辅导老师,目前所在机构即将转型,但他并不持乐观态度,计划未来转型失败就辞职做教育领域的短视频KOL。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辅导老师辞职做房产中介:“不让在线教育打广告,这不是掐‘命门’吗?”

  • 娟子 29岁  武汉  某上市在线教育机构辅导老师

最近,我刚主动辞掉了在线教育平台辅导老师工作,转行去做了一名房产中介。

其实,在去年下半年我就隐约觉得在线教育开始有些难做了。

首先,是同行竞争压力加大,生意难做:

2020年初,因为新冠疫情导致很多学生必须在家学习,引来了很多人都转入在线教育赛道,那年毕业季我们用比以往高出20%的薪资招聘应届生来做老师。

结果,到了下半年我们的课程顾问再给家长们打电话续课时,很多家长都被其他平台挖走,导致我们的新客、旧客转化成本徒增。

当时我们做了一个统计,如果一个家长来体验我们的课程,最后没有购买,至少我们需要承担每人150元左的成本。

紧接着,由于行业竞争过猛,家长也开始对在线教育抵触:因为要拉客、续课,导致我们的课程顾问必须持续跟进家长和孩子的学习进度,用尽各种方式怂恿家长报名、续费,很多家长索性直接把课程顾问拉黑。

但最明显的转变,来自于今年年初国家开始严控在线教育广告投放。

这可是在线教育的命门之一,少了广告投放,如果只靠电话拉客效果非常微弱。

图 | 我一个腾讯ABC的朋友,因为达不到转化率而被辞退

今年开始我们的课程顾问离职率也增长了不少,有的同行甚至达到了90%的离职率。

后来,网上爆出很多负面新闻,大量在线教育公司推迟签约了“三方协议”的应届生入职,我们内部也感受到了压力,开始“劝退”和裁撤相关岗位。

留下来的人,则还抱有一丝幻想,大家都说,“只要有应试教育在,就不怕培训机构没未来。”

但今年6月,以往的补课旺季到来,没想到我们没等来公司的新一轮扩张,等到的却是教育主管单位发文,要求彻底规范校外培训。

那时我就觉得这行真的没戏了。

图 |  掌门1对1里等着离职的员工队伍

次月,我就看到同行好友还在朋友圈里晒了掌门1对1的离职队伍……

而目前在广州星火教育的同事也告诉我说,7月29日HR就和他们谈了辞退,要求30号周六上万最后一天班就离职。

图 | 有不少辅导老师都离职去做房产中介

我看了市场上的各种工作,想来想去只剩下房产中介门槛相对较低,而且可以拿到和我原来基本持平的工资,最后就跳槽去做了中介。

曾经的市级骨干教师失业:“为了高薪跳槽教育机构,‘双减’后我失业了”

  • 李老师  38岁  重庆心田花开教育培训学校老师

我曾是一个重庆主城区某公立小学(当地名校之一)的老师。

工作第五年,我拿到区里和市级的骨干教师,当时我的心开始躁动起来,觉得体制内似乎有点限制我的发展了。

正好市里一个知名的培训机构开始来挖我去他们那里做老师,年薪可以达到38万左右,那时我在职的工资一年不到7万,我动心了。

各种亲戚和父母的反对下,我毅然辞职去了这家培训机构。再此后第三年我如愿买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套房子,也做上了5星老师。

接下来的我不再满足做老师了,也顺利的做上了我们机构本市的负责人,我也在市里的高档小区买了第二套房子。

我实现了从农村出来到城市中产的跨越,也结婚生子,人生很幸福圆满。

但是,从今年开始培训机构的红利过去了。

我们的生存彻底出现了问题。我不得已辞退了很多陪我一起风雨过来的员工,但尽量给了他们最好的待遇。

双减政策一出来,我们做学科教育培训的彻底无望了。

我知道我终于要走了,离开了我奋斗了10年的地方。

看着空荡荡的教室和在拆的校舍,欲哭无泪。

其实,前几月开始,我就在为自己开始找后路了。但我好像除了做教育什么都不会。

这些年基本都是在吃老本,消耗自己。

38岁的年纪,想再次考编,年龄也超了,其他看书背诵记忆能力更不用说了,远远跟不上现在的年轻人了。

这时父母当年的话灵验了,编制虽然稳定,但是它不用担心失业。

但是我还是硬着头皮说着不后悔,我还是觉得我有能力,于是找一些之前的同事问问还有没有做编制内教师的机会。

同事们告诉我,如果我现在再回去,待遇可能和应届生差不多,但为了生存我还是决定试试看。

我信心满满的拿着简历去市里一所重点小学,该学校招语文老师2个,一进校门,排排着长长的队伍。

听他们聊天,多数是培训机构的老师过来的,但是都比较的年轻。

终于轮到我交简历,接简历的人看了一眼简历,眼神明显有一丝鄙夷,抬头又瞟了我一眼,冷漠的说,回去等电话吧。

原来,我连进面试的资格都没有。

接下来不甘心的我,又去58投了简历,但是几个星期过去了,一个电话都没有。

想想也是,我获得的那些奖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教学科研前沿早就跟不上了,后来基本做的也是教学管理,离开一线太久了,年纪也大了,现在的孩子更喜欢年轻有活力的老师。

我这种以前拿过高薪,又怕我不好好干活,抱怨待遇等等,用我风险也比年轻人更大。

没办法,我只好在家疯狂的在各大搜索引擎搜,看看教育培训者如何转型。

教对外汉语是一个很好的出路,随着中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每年想学汉语的外小孩子很多。

我找到了大学同学,询问考证的方法,他帮我找了一家培训机构,网课,拿到证之后,通过他们的考核,我就可以在线教授外国孩子的汉语了。

现在的我,正在好好参加培训学习,孤注一掷,就等月末的考试了。

看到了希望,就不觉得苦,坚持这一个月没有收入的日子,以后便都是晴天了。

"双减”后我成了牺牲品:“整个行业的人都很恐慌,在寻找其他出路” 

  • 李雨 26岁 四川  某县城教培老师

今年七月份,随着号称“史上最严苛”教培政策的出台,美股市场上几大教育公司接近腰斩,我们这些教培机构的老师,也感受到了兔死狐悲之惨。 

我是四川十八线小县城的一名教培老师。

大学期间,为了赚取生活费,我就经常给别人补课。本打算进学校考取编制的我,因为专业的限制,所以被迫退而求其次,进入教培行业。

很多学校在招聘时要求英语教育专业,而我的专业是商务英语,且没有教师资格证。但我敢说我绝对是凭着良心在挣钱。

我们当地的某一家机构,一个班16人,一个人收费160元,老师一节课只拿140元,受苦受累还要挨骂的还是教培老师。

我之前所在的是当地知名的大机构,有几十家连锁,收费透明公正、从不贩卖焦虑。

十人大班一节课两小时100元,一对一的价格也不过200元。

我的底薪只有1600,其余的收入都是用一节一节的课时换来的。

工作也并不轻松,每周都是小周,只有周一才休息,没有寒暑假全年基本无休,平时没课的时候就在办公室里教研备课刷题。

但我们还是低估了教培的惨烈程度。

按照下发的政策解释,全国每个省份都有试点的城市,我们省就从成都开始试点,知情的朋友告诉我:

从今年九月起,他们当地小学和初中的补课全部停止,周末和假期也严禁开课。

原来准备给孩子报辅导班的家长看到这种趋势后,本就处于观望状态的他们果断离开。

本指望着暑假能够“补补血”的教育机构,亏损得“跌妈不认”,偌大的店面门可罗雀、摇摇欲坠。

今年六月份,我本打算自己开一个机构,继续在教育行业深耕,刚跟老师们谈好合作,就被扼杀在襁褓中。

朋友的机构才刚开业,正处于蒸蒸日上的时期,就眼见教培行业楼起楼塌,快得像一条平滑的抛物线,勤勤恳恳的小机构随时面临着倒闭的风险。

护城河建好了,城没了。

毕业后就一直从事教培行业的我,既没有应届生的身份,也没有其他工作经验,前途仍然渺茫。

可比起大多数人,我已经算是幸运儿了,有一些年龄大的老师上有老下有小,所有的心血都献给了教培行业,还超过了参加公招的年龄,已经没有其他的出路了。

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里,很多年轻人是拼了命才留下来的,作为最先受到政策冲击的他们,现在吃饭都成了问题。

为了养家糊口,我靠着以前积累的口碑给学生上一对一的课程。

家人们也在帮我积极找工作,我也加了很多教培老师的转行互助群。

其实我看得很开,只是觉得自己凭良心教书这么多年,怎么就成了大家嘴里的“坏人”,怎么莫名其妙地成了国家政策的牺牲品。

失业后计划转型做教育KOL:“机构老师追业绩会更重分数,改革是好事”

  • 王老师  32岁 贵阳  某中型教育机构老师

我在教育培训领域待了快十年,现在在有500多个学生规模的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工作,负责中小学作文板块。

我们老师的月工资普遍在一万三到一万五之间。

我的工资有所浮动,每个月讲课节数不固定,但差不多也在这个区间,有时候会高一些。

今年春季学期末尾,我就感觉到了教育“双减”政策实施之前给行业带来的刺激。

最直观的感觉就是我身边的从业者们心不稳了,会莫名恐慌:毕业之后就干这个,如果丢掉这份工作,还能去做什么呢?

同时,上面各种各样的检查也多了起来,让人应接不暇,紧迫感和压力很大。

做教育机构的老师其实不比学校里的老师轻松,如果遇到上课不认真,还懒惰敷衍对待作业的学生,会非常痛苦。

大多机构老师为了自己的业绩,更会注重分数。

不过,当学生和家长因为成绩提升向我表达感谢的时候,还是非常有幸福感的。可以说,教育培训机构老师的荣誉感,主要来自学生和家长对自己工作的认同。

现在教育行业各种政策颁布,我们机构也开始寻找业务上的突破口和转型之路。

很多没有转型条件的同行,可能不得不转让机构和办学证件,直接脱离了这个行业。

当“双减”政策落地实施,应试培训方面的课程得取消,机构和从业者的老师们下一步该怎么走呢?

就我们机构来说,我们决定直接换培训方向,转型做专注力、文学写作方面的培训,看看能否维持现有规模,减少负面影响。

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老师,也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职业生涯。

但我之前做的都偏应试教育,突然转型也要和这类科目相关,所以接下来我也会试试看培训文学赏析、文学创作这方面内容。

如果这条路最后也走不通,那我只有跨行去做自媒体了。

这几年,通过培训学生,我也有了一些教育心得。

如果机构待不下去,我就试试在短视频平台上做教育KOL。

我的学生和家长都蛮喜欢我,他们也比较关注我的未来计划。

但据我所知,其实大部分家长对这次改革的反应没有老师大,对他们来说,培训班上不了了,肯定还有别的方法提高孩子的成绩。

作为从业者的我来说,这次教育改革,我整体上觉得是好事。

教育是人们关注的生活三大问题之一,有变化是正常现象,国家肯定也是想往好的方向走,对于我们这些做教育的人来说也是一种全新的考验。 

本文系作者显微故事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