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景渺茫的《青簪行》:资本强捧末路顶流,最终反噬苦果

数娱梦工厂

数娱梦工厂

· 8月3日

吴亦凡走到如今地步,是影视圈资本强捧流量的自然反噬,也是家庭作坊下监督缺失的必然结果。

播放 暂停

前景渺茫的《青簪行》:资本强捧末路顶流,最终反噬苦果

00:00 12:45

文 | 数娱梦工厂,作者 | 花道林洛,编辑 | 友子

全网封禁!

8月2日,@平安北京朝阳发布“吴某凡因涉嫌强奸罪被刑拘”的消息后不到48小时,微博、豆瓣、芒果TV等平台集体关闭吴亦凡账号、删除相关话题页面,消息迅速冲爆热搜。

艺人负面缠身,首当其冲的便是作品。除了过往歌曲下架、参演电影/综艺被除名,吴亦凡丑闻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待播剧《青簪行》。

该剧由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凤凰联动影业出品,据称总投资3-4亿。作为顶流吴亦凡和当红小花杨紫搭档的大型古装IP改编剧,原本被寄予很高期待。该剧本已于今年4月过审,一度有消息称有望在三季度上线。

然而该剧从立项之初便命运多舛,先是两位主演粉丝无止境的撕番大战,然后拍摄时碰上疫情,战线拉长到7个多月,如今又遭遇了吴亦凡的惊天丑闻,除非戏份重拍,《青簪行》大概率会成为一笔高达数亿的坏账。

这已经不是资本第一次因押宝“顶流+大IP古装剧”而吃了哑巴亏,此前投资5亿的《巴清传》接连遭遇男主角被控强奸、女主角阴阳合同偷税两大灭顶丑闻, 最终无法播出,直接让出品方唐德影视一蹶不振,也宣告了资本对大女主古装剧的追捧从此由盛转衰。

吴亦凡的倒下,能否再次惊醒还在迷恋流量的资本?事到如今,对于《青簪行》背后的腾讯、凤凰传媒等资本方以及项目的核心人士来说,同样是一场不亚于《巴清传》的惨败。

然而如果不是资本有意强捧事业已经在走下坡路的吴亦凡,这部剧的命运本不至于此。

《青簪行》几亿投资或打水漂

8月1日,《青簪行》官微删除了吴亦凡的所有消息,仅留下一条微博,内容是配角的剧照和一张不含主演名字的海报。随后该剧被送上了微博热搜。

从该剧至少S级的定位来看,《青簪行》投资可能达到3到4亿,甚至有消息传出投资可能高达5-6亿。参考腾讯视频同等级别的古装大IP,从演员阵容看,该剧或可对标此前的《有翡》。从华策此前披露的信息可得知,《有翡》前期拍摄投入就高达近三亿。因此《青簪行》的投资至少也在同等量级。

吴亦凡突爆丑闻,意味着这部剧几个亿的投资命悬一线,前景渺茫。

事实上,这部作品从筹备之初就不顺利。这不仅在于吴亦凡的演技和古装扮相并不符合书粉的期待,更主要的问题是该剧原作《簪中录》本是大女主戏,故事集中在杨紫扮演的女主角身上,而改编后大量增加了吴亦凡饰演的男一号的戏份。

这样的改动不仅让书粉不爽,也引起了杨紫粉丝的不满,这场矛盾在去年阴阳合同和撕番事件后达到高潮。

从过往遭遇劣迹艺人、限韩令的影视作品的情况来看,能尽快减少损失的办法就是换人重拍,但《青簪行》很难走这条路。因为吴亦凡所饰男主的戏份过多,电视剧的体量和投资过大,补拍难度都较大。

不同于遭遇柯震东丑闻被迫重拍大量戏份的《捉妖记》,长达60集的《青簪行》换人补拍其实就相当于重拍,重新召集大量主创和工作人员,难度相当大。

该剧通过AI换脸的可行性也比较低。此前据娱理报道,当下市场上AI换脸的价格大概在每分钟1.5万元,而手动换脸的价格在十几万每分钟,最简单的内容也在5到6万每分钟。给一部60集剧的主角换脸,意味着至少数千万的额外成本。

且不说AI换脸的技术成熟度和额外的投资,就算使用AI换脸,从过往作品来看,无论是粉丝还是普通观众,对作品的接受度都很低,尤其是真人电视剧。

此前《三千鸦杀》曾使用AI技术为因负面新闻解约的女演员换脸,但观众很容易便可看出技术处理的痕迹。但因为该剧换脸的角色是戏份并不多的配角,观众还算勉强能接受。但对《青簪行》而言,这样的处理基本等于全剧大整容。

自去年夏天杀青后,《青簪行》已经拖了很久,此前还曾出现过几大卫视的招商会上。但如今补拍和AI换脸对于该剧都难度极大,高达数亿的投资很大可能将会打水漂。

天价绑定顶流换来一场空,腾讯系内部联动受挫

导演、编剧、其他演员以及整个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无疑都是吴亦凡事件的受害者,但遭受最大损失的还是《青簪行》背后的几大出品方: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和凤凰联动影业。

天眼查信息显示,凤凰联动影业是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旗下控股公司,凤凰联动传媒是凤凰传媒集团旗下公司,凤凰传媒集团拥有其45.43%的股份,是最大股东。

《青簪行》原著《簪中录》的出版方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正是凤凰出版集团旗下。由此来看,凤凰联动影业在《青簪行》项目中更多担任的是版权方和投资方的角色。

如今《青簪行》前景不明,带给凤凰联动和背后凤凰传媒的不仅是投资损失,更大的打击在于:已经投资数亿的项目最终黄掉,原著IP在很长时间内都不大可能被影视化,而也就意味着这个IP基本“死亡”。

但相比于凤凰联动,遭受最大损失的还是腾讯系,这不仅表现在企鹅影视和新丽电视两家腾讯系公司的投资损失,更体现在《青簪行》或将使得腾讯体系内部的合作再次受挫。

腾讯视频和吴亦凡的关系并不算浅。吴亦凡此前是腾讯视频的代言人之一,都美竹微博事件后,腾讯视频发布声明解除了吴亦凡的合作关系。

此前由郭敬明执导、吴亦凡主演的《冷血狂宴》也曾在腾讯视频独家上线。从粉丝参与活动的活跃度来看,吴亦凡的粉丝是该片热度的最大贡献者。

作为该剧第一出品方和播出平台,企鹅影视以及腾讯视频遭受的损失可想而知。

而该剧对于新丽传媒的影响则更直观的表现在阅文集团的股价变化上。吴亦凡事件后,阅文集团的股价持续下跌,截至上周五7月30日收盘,阅文的股价为72港元,在吴亦凡发微博否认都美竹指控之后股价下跌超过13%。8月2日阅文股价继续下跌1.11%,创60日新低。

除了作为出品方遭受的影响外,《青簪行》爆雷,也让腾讯视频系和阅文系的合作再遭挫折。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程武所领导的腾影阅文系与孙忠怀领导的腾讯视频各自为营。尽管是鹅厂同门,但在腾讯内部不同BU的合作壁垒仍然很高。

这从此前腾讯影业对平台合作的选择中可以看出:不少腾讯影业出品的影视作品都选择和优酷、爱奇艺合作,而非自家的腾讯视频,比如漫改真人大IP《一人之下》的合作平台是优酷,《从前有座灵剑山》《赘婿》等都是和爱奇艺合作的。

《青簪行》是腾讯视频和腾影阅文系难得在S级项目的一次合作,随着这个项目走向失败,腾讯两派系的关系又将走向何方?

腾讯视频是目前长视频平台中唯一一个手握众多大IP、并仍然继续选择流量的平台。在其他平台都在陆续减少古装大IP的今年,腾讯视频的流量古装剧仍然是一部接一部,但出圈的寥寥。

明显可以看出,这两年来“大IP+大流量”的模式都在逐渐失效。如此前的《有翡》《千古玦尘》《余生请多指教》,更多是看重了演员自带的流量,然而现状却是,杀青两年后的《余生请多指教》至今难以上线,投资巨大的《有翡》和《千古玦尘》播出效果平平,剧情备受诟病。

由此,吴亦凡和《青簪行》事件对影视行业最大的价值之一,或许在于其将为当下的行业狠狠敲下一记警钟:对流量的迷信崩塌后,影视行业能否回归本源?

转型功臣逃过一劫,无处不在的家族生意

吴亦凡倒下,波及的另一块是支持他、打造他的业内人士,和依靠他的家族生意。

8月1日深夜,资深娱乐经纪人、萌扬文化CEO宗帅发布微博:“本人在2014-2015年间与吴亦凡有短暂的工作合作,之后再无业务及私人往来。近期看到有关吴亦凡事件进展,深感震惊,但此事与本人无关,为免以讹传讹,特此声明。”

曾几何时,吴亦凡是各大平台争抢的顶流,如今人人唯恐避之不及。昔日圈中合作伙伴沈梦辰、李雪琴等纷纷删除了和他有关的微博内容,去年年底与吴亦凡解约的前经纪人黄斌则对此事只字不提。

事实上,回过头来看,吴亦凡的“顶流”名号早就名不符其实,连普通路人都早有察觉,然而资本一次次视而不见。

2014年5月,吴亦凡方向SM公司提出解约,次月进组拍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该剧出品方为北京鲜花盛开影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子建是徐静蕾的父亲,正是后来协助吴亦凡料理和韩国SM娱乐有限公司解约纠纷的重要力量。

当年3月(正式解约之前),一家名为凡世星睿文化(后更名为星睿文化)的香港公司就已经成立,该公司主体也是后来天津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即吴亦凡背后的“家庭作坊”)的第二大股东。

根据宗帅透露的信息,2014-2015年间,吴亦凡的经济事务大概率由其料理,而宗帅本人曾在华谊兄弟任职多年,颇有渊源。

这期间,吴亦凡参演了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华谊投资的《老炮儿》,并且在后者担任重要配角。尽管吴亦凡戏份不多,表演也非常稚嫩,但两部电影票房分别为33.93亿和9.02亿,口碑不俗,让他归国后迅速闯进当时最红火的影视圈,站稳了顶流。

到了2016年中,吴亦凡工作室宣布,其在大陆方面的演艺事务由成龙的公司耀莱影视全权代理,“小G娜”事件也被耀莱影视发布声明平息。

这两年,吴亦凡发展势头猛烈,主演电影《夏有乔木雅望天堂》《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爵迹》和《西游伏妖篇》等,均分不到5分。这一阶段,吴亦凡的影视资源还在延续,但“有人气没演技”已经成为公认的事实。

事业的转机出现在2017年。这一年吴亦凡担任了选秀综艺《中国有嘻哈》的明星制作人,节目播出后形象明显好转,从已经有些走下坡路的演员定位成功转型为嘻哈音乐人。同年吴亦凡参加综艺《七十二层奇楼》,最近有知情人出面曝光剧组“斥巨资邀请嘉宾、包括某凡花费上亿的同时,欺骗所有工作人员、拖欠工资”等等。

2018年起,吴亦凡背后以耀莱影视和綦建虹为核心的资本关系开始动摇,綦建虹因借款纠纷等问题,先后被北京、唐山、成都、杭州等多地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限制高消费、股权被冻结。

同年,吴亦凡主演的电影《欧洲攻略》因低至3.5分的评分和勉强过亿的票房,宣告了其演员道路基本告终。此后,吴亦凡的重心完全放在了音乐路线上,包括连续多年参加《中国新说唱》、与环球音乐签约等等。

而开拍于2019年11月的《青簪行》,则是吴亦凡又一次尝试转型,是经纪人黄斌与吴亦凡19年正式签约后带给他的大礼。不过双方去年年底就已合作结束。

吴亦凡的资源与他的人脉息息相关。而另一边,他的决策则很大程度上受到“家庭作坊”的影响。

数娱君梳理注意到,2014年至今,由始至终,吴亦凡团队的话语权基本都掌握在“吴氏家族”手中。尤其从今年年初以来,表哥吴林更是一手包揽他的大小事务。而根据此前媒体报道,甚至吴亦凡约见年轻女性时吴林也常在场。

吴亦凡走到如今地步,是影视圈资本强捧流量的自然反噬,也是家庭作坊下监督缺失的必然结果。

本文系作者数娱梦工厂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hSmXxU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472人已赞赏 >
472换成打赏总人数47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