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树下无新事,东京奥运会与日本失去的三十年

螺旋实验室

螺旋实验室

· 8月3日

那一夜机器人和罐头欢呼声构成了东京奥运主场馆内颇具赛博朋克风格的观众,而场馆外伴随着音乐和灯光的起伏,自发围坐在场馆外的东京民众也在发出潮涨潮息般的呐喊。

播放 暂停

樱花树下无新事,东京奥运会与日本失去的三十年

00:00 08:06

文 | 螺旋实验室​

2020东京奥运会迎着众多争议开幕,短短数十分钟的开幕式表演不仅没能让人重新认识日本,反而凭借一系列“抽象艺术”让海内外网友直呼“看不懂,但大为震撼”。

那一夜机器人和罐头欢呼声构成了东京奥运主场馆内颇具赛博朋克风格的观众,而场馆外伴随着音乐和灯光的起伏,自发围坐在场馆外的东京民众也在发出潮涨潮息般的呐喊。

只不过他们不是在为本次奥运加油鼓劲,而是在发表抗议,希望能在最后关头取消这场民调显示八成日本民众都要求停办的奥运会,而一把梭哈,只想翻盘的日本政府无心理会,或者说他们眼中,奥运并非运动盛会,而是自己的金钱盛宴。

花了最多的钱,办了最糟的事

由于延期,东京奥运会筹备耗资高达11.6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800亿元,属历届奥运会之最。我国举办08年北京奥运花费预算在3000亿元作用,算上通货膨胀,也不到东京奥运会的一半。讽刺的是,《让子弹飞》里百姓的钱三七分成,乡绅的钱如数奉还的剧情在这场东京奥运会中演绎得淋漓尽致。

从运动员最重要的衣食住行四个方面来看,东京奥运会在这些细节上不仅没有展示出他们一直引以为傲的日式服务精神,相反还暴漏了日本社会长久以来的各种弊病。

首先是衣,奥运村内仅有四台公共洗衣机,其余都需要投币付费,到了洗衣时间常常是大排长龙,加剧新冠患病风险。不仅如此,谁能相信日本奥组委方宁愿花大钱设计东瀛风避孕套,分发15万只避孕套,也没有为各国运动员提供口罩和其他重要防疫物资。如此脑回路,简直是顾得了屁股顾不了头。

“带着存粮去比赛”的魔幻场景还体现在吃上,福岛核辐射特产盲盒套餐随心享,既然大家拒绝福岛食物,那不说便是,进肚子不就得了吗。

而前段时间敲定福岛废水排放的日本官员之一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面对媒体的镜头时,却连喝自己声称安全干净的处理水的勇气都没有。

在住宿上,采购费高达20万日元(约1万元人民币)的纸板床更是不如日本官方所言环保,追求环保选择硬木板床待赛后重新利用不是更环保吗?可当纸板床采购公司由安倍晋三弟弟经营,一切又变得理所当然和心照不宣,毕竟环保是桩好生意。

至于行的糟糕,更多体现在相关志愿者和工作人员的服务态度和管理水平上,东奥以来,出现奥运相关病例55例,且还在不断增加,日本民众甚至创造了一个新词“coropic”,将新冠和奥运的英文组合起来,抨击日本政府监管不利。

不仅如此,外籍服务人员强奸日本女性、乌干达运动放弃比赛准备在日本打黑工的新闻也充满了黑色幽默。

东京奥运预算究竟多少落到实地,大概除了熟练运用传统艺能、卧轨自杀谢罪的会计部部长才知道真相了,不过背后真正吃肉的政客财阀们恐怕松了口气,毕竟烂摊子再糟,也肥了自家人不是?

消失的30年可能还要迎来下一个10年

日本权威媒体《周刊文春》曝光了东奥原开幕式的1100页详细规划,让人对这场未能上演的方案颇感惋惜,而真正的开幕式上,无人机组成地球图案的一幕可能是难得的看点了。

说起无人机技术,它的发展颇像是日本消失30年当中科技发展的一个缩影。

“消失30年”是指1985年广场协议以后,日本经济泡沫幻灭后,经济至今停滞的时间。

无人机技术分军用民用,1983年日本开始研发民用无人机用于农药喷洒,经过多年发展日本成为世界上农用无人机第一大国,于此同时我国的民用无人机尚且处在研发阶段,82年民用D-4型无人机试飞成功,但应用发展一直非常缓慢。

可以说,日本在上世纪无人机技术民用领域的发展一直处在领先地位,但进入千禧年后,我国民用企业开始嗅到商机,针对无人机商用甚至成为大众消费品而发力,涌现一大批优秀企业,其中06年创立的大疆无人机无疑是其中最耀眼的一颗新星,甚至将无人机卖到了美国五角大楼。

与我国后来者居上不同,日本民用无人机的发展显得后继乏力,商用无人机的研发空白了数十年,直到15年以后,世界各国普遍开始深耕无人机技术,中美两国早已成为领跑者,日本才后知后觉。

但受日本法律和社会规约限制,为防隐私侵权,无人机不得出现在居民区、不得非法采集居民影像;在政策上也没有切实有用、针对无人机民用的规范条例;在舆论上无人机技术也和偷摄、扰民等负面形象相关,加上与其他国家相关技术的差距越来越大,日本自以为的发力就只剩下口号喊得响,银子拨得多但见不到好产品出现。

日本经济之所以持续消失30年,一直没有发展迹象,根本原因是美国对日本的定位要求——牵制中国的关键岛链。美国眼中的日本经济可以发达,但不能对美国产生任何威胁,一旦有威胁就会出现广场协议2.0版本,一个原地不动的日本才是好国家。

安倍尚未下台之前,提出“安倍经济学”,希望能够通过培养人才、提高生产效率配合积极的货币政策改变日本旷日已久的通缩问题,实现日本经济再腾飞。

但是对于少子化、老龄化、服务经济化、制造业服务化积重难返的日本来说,投入的资金仿佛丢进死水,不泛一丝波澜。

而东奥作为安倍经济学中的重要一环,本应成为日本更新基础设施建设、完善工业发展配套并且向世界展示日本有能力复兴的杰作。

但随着新冠疫情的突如其来、安倍晋三因病隐退以及多方利益的暗流涌动,东奥成了荒腔走板的闹剧。硬着头皮举办既少了经济收益,也失去了民心。

昭和、平成时代的日本仍然拥有更新迭代的能力,但这种更新的目的不是发展而是维稳,死死守住所谓的“匠人精神”。但诸如小林制药使用违禁药物成分、承接英国高铁后不仅时常晚点还会漏水的新闻在一步步将日本多年经营的口碑打破,至少现在迷信日货、疯抢马桶盖的国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与风光无限好的昭和时代相比,日本人似乎失去了以往的创造力,抱残守缺,一个个簇新的创意窒息于严苛死板的工作程序当中,东奥开幕式就是最好的证明。

然而有一点是没有变的,那就是日本骨子里疯狂赌徒的基因,他们对于赌国运的爱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媲美,只不过自85年广场协议以来,胜利似乎不再眷顾日本,东奥的豪赌已经败局初现。

前车之鉴就是蒙特利尔陷阱,1976年加拿大蒙特利尔举办第21届奥运会,然而当时加拿大经济萧条,加上预算一再追加,使得蒙特利尔债台高筑,为了短短15天的奥运,蒙特利尔市民足足还了20年的债务。

明眼人都能看出,东奥没能如日本民众所愿,成为日本经济走出消失30年的契机,相反它很可能是带着日本继续走向下一个消失十年的开端。

不过也要感谢固执的日本政府,在新冠疫情背景下,如何举办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我国有了重要的参考样本,能够避免不少的教训。

日本经济的发展轨迹,也足以让我们以史为镜,警惕经济泡沫,防止经济脱实向虚,为延缓老龄化少子化现象努力。与其看邻居笑话,不如在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里,让自己也加倍小心。

本文系作者螺旋实验室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