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翻了3倍的“国潮后生”太平鸟,怎么才能飞得更高?

节点财经

节点财经

· 7月30日

在成长20余年后,除了力争变得更潮,更对年轻人的口味,如今的太平鸟有意试水国际化。

播放 暂停

市值翻了3倍的“国潮后生”太平鸟,怎么才能飞得更高?

00:00 12:57

文 | 节点财经,作者 | 七公

作为“国潮六小龙”中最晚上市的企业,太平鸟的资本之路走得颇为坎坷。

2017年初,劳心四年的太平鸟终于圆了自己的上市梦,谁料业绩“变脸”如此快。

2017年-2019年,公司营收增速放缓、利润缩水、大量关店,股价一路下行跌破发行价,并于2019年8月底创出历史最低13.41元/股。

不过,随着转型阵痛期的结束,太平鸟业绩重现复苏态势,其股价亦节节攀升,从去年7月底的14.62元/股,连续涨至今年7月中旬最高59.8元/股,累计涨幅超过300%,堪称近年来A股最牛服装股之一。截至7月29日收盘,太平鸟股价定格在50.73元/股,市值约241亿元。

但在,我们都知道时尚是个日新月异的词儿,消费者偏好动态无规律,太平鸟又该如何把握好未来的路?

“IPO好多年,我已经没脾气了”

1984年,浙江宁波的“小镇青年”张江平进城学裁缝,凭借着一腔热爱和勇气,他仅用半年时间就把画小样、量尺寸、裁边、锁边等这些缝纫基本功摸了个门清。

之后,他用3年时间晋升为服装厂的营销经理,地位仅次于老板与老板的弟弟,每个月工资大概200元。

一次逛街的时候,张江平看上一条100来块的水洗牛仔,但捉襟见肘的生活费让他只能敬而远之,再看看开着桑塔纳呼啸而过的老板,张江平受到了强烈的刺激。

1989年过完中秋,张江平拿着父亲支持的2000块钱,开启了自己的创业之路。而当时所谓的创业,其实不过是在天桥边、地道口摆摊卖牛仔裤。

在那个物资匮乏、供应不畅的年代,靠着“什么好卖卖什么”的质朴经营哲学,张江平还是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并在1992年联合弟弟支起一个拥有6台缝纫机和8个人工的小服装厂,兄弟二人一个跑市场,一个管生产,什么流行做什么。

经过一段时间摸索,张江平总结出“小批量、多品牌、新款式”三大法宝,旗下产品成功打入到当地十几家服装商场,形成了一张有力的销售网,迅速积累起近百万资金。

与许多活跃在资本市场上的服装行业领头者一样,张江平亦属于品牌意识觉醒得较早的一位,其在1995年便注册了“太平鸟”商标。

彼时,服装市场各种男士正装品牌大行其道,衫衫大王、西服大王、西裤大王等几十个“男人的衣柜”群雄逐鹿,张江平借鉴在日本考察的经验,另辟蹊径向休闲男装进发,小赚了一千多万。

2001年,眼看休闲男装重蹈泛滥之势,张江平决定转向女装,他把服装定位在“18-23岁的大姑娘”,每天上10款新装。姑娘们的购买力绝对是最强的,太平鸟当年的销售额就突破10个亿。

 

企业规模的壮大激发了张江平对资本市场的渴望,尤其是后起之秀朗姿股份捷足先登,让张江平的内心泛起阵阵涟漪。

2011年,太平年正式启动上市流程。WIND数据显示,当年太平鸟的营收已达到17.8亿元,归母净利润0.92亿元。期间,熬过两次股改,三年规范期,三年排队期,直到2017年1月,太平鸟才开市鸣锣。

“IPO好多年了,我已经没脾气了。”对于六年的漫漫上市路,太平鸟董事长张江平曾说。

节点财经分析,太平鸟上市路漫漫,原因或是多方面的。

A股本身对服装类企业IPO整体要求偏高,而2011年以来整个服饰行业二级市场增速下滑,处于调整状态,增长较为缓慢;相对于男装,女装行业同质化竞争更加激烈、市场集中度过低、盈利能力微弱,太平鸟2017年净利率只有6.34%,同期海澜之家的净利率高达18.29%,这都造成女装企业上市困难较大,成功数量远少于男装企业。

好在,作为2017年第一家登陆A股主板市场的服饰企业,太平鸟势头猛劲,开盘后股价秒涨44%,市值突破200亿元。

曾遭遇转型阵痛,市值跌至谷底

纵观太平鸟的发展历程,和大部分服装零售企业如出一辙,也经历了快速成长、业绩放缓和年轻化战略转型三个阶段,同时伴随着多元化,旗下品牌扩大到太平鸟男装、太平鸟女装、太平鸟童装、乐町等多个时尚服饰及生活品牌。

体现在数据上,2013年—2015年,太平鸟归属净利润分别为2.13亿元、4.37亿元和5.36亿元,复合增长率接近60%,但自2016年起,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增速,均呈现出快速回落的迹象,2016年更是大幅下滑31.05%、20.22%。

为此,从2016年开始,太平鸟加速向时尚化、年轻化靠拢,包括光顾“鸟人音乐节”,连续两年亮相纽约时装周,实力打造“太平青年”品牌IP,与引爆潮流圈的可口可乐、凤凰、迪士尼联名打造“国际化的中国风”,邀请易烊千玺、王一博、黄子韬等众多流量明星做代言人……

总之,为了迎合90后、95后等消费群体,太平鸟做了一系列努力。

然而,产品转型并非一蹴而就,且公司往往要面临老顾客的流失。张江平深谙此理,“产品的新风格一定程度上冲击了老顾客,而新消费群体由于缺乏对太平鸟品牌转型后的认知有可能不愿意光顾。”

这导致太平鸟踟蹰前行三年,规模几乎陷入停滞。

据财报显示,2017年-2019年,公司营收从71.42亿元增长至79.28亿元,营收增速从12.99%下降至2.8%;归属净利润从4.56亿元增长至5.52亿元,归属净利润增速从6.72%下降至-3.5%;2019年关店1012间,较2018年净减少100家。

同时,叠加2017、2018两年集中计提库存跌价准备,存货跌价准备占期末存货余额存货比例高达24.5%、28.6%,其净利率由2015年9%高点降至2017年低点6.3%。

不尽如意的业绩反馈到资本市场,太平鸟上市时的高光时刻仅仅维持了个把月,很快便在谷底长期沉沦,市值最低的时候只有60多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阵痛”的这三年间,张江平兄弟跟昔日“私募一哥”徐翔的泽熙系西藏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围绕宁波中百,上演过一场控股权争夺战。

最终张氏兄弟放弃控股权,双方和解,但张江平由于超比例持股未报告及在限制转让期限内买卖宁波中百的行为,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120万元罚款。

转型显成效,存货高压,太平鸟还有多少可能?

转型成效在2020年有所显现。

通过巩固与天猫等平台的战略合作,推动零售规模快速增长,发挥优势品牌赋能作用,及时关闭线下亏损门店等措施,太平鸟2020年上半年收入正增长, 表现优于朗姿股份、地素时尚、锦鸿集团等同业,尤其二季度业绩复苏力度超预期,且为公司近5 年来Q2最高增速,推动公司股价涨幅开始明显跑赢大盘,一度达到 2019 年以来次高点,对应 PE(TTM)约 31倍和市值约 200 亿,但11月由于双 11 线上销售未达目标等,公司股价出现回调。

2021年开始,随着 2020 年报、2021年一季报相继公布,其年度营收和归属净利润93.87亿元、7.1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8.41%,29.24%;单季度营收和归属净利润26.7亿元、2.03亿元,同比大幅增长93.1%、2222.25%;外部则受益于“棉花事件”发酵、国潮崛起,闻风而动的资本大力助推其股价向上,于 4 月初再创新高,对应 PE(TTM)约 37倍和市值约 262 亿。

基金披露,截至6月30日,共有23只基金持有太平鸟,合计持有2167.86万股,环比上季度增长3%;持股市值11.57亿元,比上季度末增加1.47亿元,在所有基金重仓股中排名200名之后。

强劲的股价走势也为太平鸟的股东和高管们创造了众多套现机会。

据节点财经统计,自今年4月末的短短三个多月内,太平鸟董事兼总经理陈红朝、翁江宏,以及持股5%以上股东宁波鹏灏投资合伙和宁波禾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共减持约2609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5%。

不过,在有所好转的业绩和扶摇直上的股价背面,太平鸟仍然要面临库存和原创力缺乏这两道行业性难题。

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末,太平鸟存货净值接近22.6亿元,较2019年末增加逾4亿,增幅21.67%,高于营收增幅。公司近三年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208.77天、206.66天、192.9天,远低于快时尚巨头优衣库和ZARA70天左右,应对速度相对迟缓。

太平鸟在年报中对“存货”的定义“主要为库存商品”。其库存商品账面价值占期末存货账面价值的比例为96.37%,占总资产的比例为25.46%。换言之,太平鸟挤压了很多商品。

公司亦坦言,“在以后经营年度中,如因市场环境发生变化,竞争加剧等原因导致存货变现困难,仍面临较大的存货减值压力和跌价风险。”

此外,2020年报里还显示,太平鸟的应收账款逾7.78亿,较2019年末增加了24.11%。应付账款逾20亿,较2019年末增加了18.90%。说明公司资金端两头承压。

针对库存压力,太平鸟认为这主要源于品牌和消费者之间的链接断裂,公司为此在2020 年启动科技数字化转型项目,希望通过科技数字化手段,实现数据驱动的数字化运营和数字化理性决策,促进整体经营效率的提升。

但就现状而言,这一策略尚没起到太大效果。2021年一季度,太平鸟的存货规模依然居高不下,达到21.4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31%。

原创设计力匮乏在太平鸟身上也比较突出。

7月16日,视觉艺术家Joshua Vides在自己的Instagram上指控太平鸟男装在未获得授权的情况下生产和销售印有自己名字的产品。

往前梳理,太平鸟曾多次卷入抄袭风波。

比如,哈利波特的联名款被曝出“借鉴”韩国品牌unalloyed,大理寺日志以及李灿森联名项目中被质疑有视频和插画抄袭他人作品,售卖款式与大热的Moussy、offwhite和小众的一系列国牌高度相似等。

从研发投入和销售投入的多少来看,太平鸟遭遇上述风波似乎亦有迹可循。2020年,公司研发费用1.16亿元,销售费用32.73亿元,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29倍。

而在成长20余年后,除了力争变得更潮,更对年轻人的口味,如今的太平鸟有意试水国际化。

去年10月22日刚落成的太平鸟时尚中心为2020宁波时尚节启幕,张江平透露了一个大计划,“时尚品牌的市场是很庞大的,公司梦想成为24小时亮灯的企业,做全球生意。”

站在资本市场的视角,太平鸟也确实需要用国际化来强化股价支撑,毕竟目前近30倍的动态市盈率,虽然大大低于有医美加持的朗姿股份的95.4倍,却高于歌力思的18.5倍和地素时尚的15.87倍,也高于其24.46的估值中位,已经处在一个较高的水平线上。

本文系作者节点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本文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不代表钛媒体立场。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钛粉28351 钛粉54471
468人已赞赏 >
468换成打赏总人数46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