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涨又暴跌,“嘻哈第一股”不“嘻哈”

镜像娱乐

镜像娱乐

· 7月29日

如何让“中国嘻哈第一股”变得名副其实,是普普文化亟需回答的问题。

播放 暂停

暴涨又暴跌,“嘻哈第一股”不“嘻哈”

00:00 13:11

文丨镜像娱乐,作者丨柒,编辑丨李芊雪

上市暴涨之后,股价便是跌跌不休。

上月底,普普文化于纳斯达克成功上市。上市首日,普普文化以12.26美元开盘,盘中多次触发熔断,最高涨幅超460%。在第二个交易日,其股价再度大涨97.69%,盘中更是创下了78美元的新高,较发行价6美元高出1200%。

在暴涨之后,普普文化便迎来了连绵不绝的跌势。截至美东时间7月27日收盘,普普文化再跌6.95%,报收4.95美元,已较78美元的最高位下跌93.65%。

事实上,过山车般的股价走势或许早有定数。

一方面,从大的趋势来看,自嘻哈文化在《中国有嘻哈》等综艺中破圈之后,我国嘻哈市场的产业化与商业化进程便不断加快,时至今日仍有巨大潜力有待挖掘。毫无疑问,普普文化处在增量赛道,且于嘻哈市场成熟的美国上市,无疑又可以尽可能地提升估值。

另一方面,从业务构成来看,普普文化虽然在嘻哈业务上不断发力,但近两年来,其非嘻哈业务依然占据超50%的营收。换而言之,普普文化虽然有着“中国嘻哈第一股”的光环,但其业务上的“嘻哈味”并不浓厚。这无疑会让投资者对其估值产生疑云。

可以看到,普普文化虽然此次上市成功,但其未来发展前景并没有得到投资人的充分认可。而此次上市之旅,究竟是一场疯狂的资本游戏,还是嘻哈文化突围之始,也还有待于时间的检验。但不管如何,对于普普文化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任务或许便是提升自身业务中的嘻哈要素,以构建起独有的护城河,让“中国嘻哈第一股”名副其实。也唯有如此,普普文化方能在日后激烈的竞争中找寻到自身的一席之地。

并不嘻哈的“嘻哈第一股”

招股书显示,普普文化创立于2007年,是一家从事嘻哈文化运营和娱乐公关的企业,主营业务主要包括活动举办、活动策划与执行、品牌推广三个方面:

1、活动举办

活动举办业务指普普文化会定期主办现场音乐会以及与嘻哈有关的活动。现场音乐会主要与各音乐公司以及艺术家进行合作开展;嘻哈活动则包括舞台剧、舞蹈比赛、音乐节及宣传派对与在线嘻哈节目。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财政年度,普普文化共举办29场舞蹈比赛活动、19场音乐节及宣传派对、16个在线嘻哈节目。

活动举办业务的收入主要由广告商提供的赞助费以及活动的门票收入组成。在2019财年至2020财年,活动举办业务分别营收653万美元、763万美元,分别占据当年总营收的34%与49%。

2、活动策划与执行

普普文化会根据客户要求提供定制的活动策划和执行服务,这些服务通常包括设计、物流、活动布置以及实际活动设置和实施的协调和监督,并通过服务产生收入费用。

在2019财年至2020财年,普普文化分别为35位客户执行了43场活动、16位客户执行了49场活动,两财年分别实现营收995万美元、549万美元,分别占据当年总营收的52%与35%。

在招股书中,普普文化表示,在活动计划和活动材料设计中加入重要的嘻哈元素,如街舞表演、嘻哈音乐等,能将该业务与其他公司提供的服务相区分开。但查阅该业务在2019财年与2020财年为前十大客户提供的服务后,可以发现嘻哈元素在服务中的体现并不算多。

可以说,该业务与嘻哈文化的关联性其实并不明显,更多还是考验公司对活动的策划与执行能力。更何况,普普文化在招股书中还曾直言,该业务的竞争对手为运营线下活动的广告和营销公司。

3、品牌推广

普普文化还提供品牌推广服务,具体包括商标和标志设计、视觉识别系统设计、品牌定位、品牌个性设计以及数字化解决方案等业务。品牌推广服务的客户通常为消费品公司以及广告和媒体服务提供商,因此其竞争对手主要为为企业客户提供营销解决方案的广告和营销公司。

在2019财年至2020财年,普普文化分别为21家和16家客户提供了品牌推广服务,分别营收243万美元、224万美元,分别占该年总营收的13%和14%。

从上述梳理中不难发现,在普普文化的三大主营业务中,只有活动举办业务与嘻哈文化的关联性较强,活动策划与执行和品牌推广业务则与嘻哈文化关联不大。而活动策划与执行和品牌推广业务在2019财年、2020财年的总营收中又分别合计占比65%、49%。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普普文化的“中国嘻哈第一股”的光环有些名不副实。

更何况,活动策划与执行业务和品牌推广业务的营收受疫情影响较大,在2020财年中并未得到准确反映;活动举办业务则受益于在线嘻哈节目的推出而业绩有所增长。

招股书称,普普文化在2020年的2月至5月期间暂停了所有线下活动,品牌推广业务也因广告或营销活动的需求低迷而收入下滑,而在线业务却得到快速发展——自2020年3月开始,普普文化已经创立了16个在线嘻哈节目。反映到经营情况上,在2020财年,活动策划与执行业务和品牌推广业务的营收分别同比下降45%、8%,活动举办业务的营收同比增长17%。

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无怪乎有网友吐槽普普文化只是“做地面活动的公关公司”,是“去纳斯达克装中国嘻哈第一股”的“骗子公司”。

趁热铁难打

事实上,在上市后的几个交易日里,普普文化股票暴涨很大程度便在于其“中国嘻哈第一股”的光环。有传媒行业分析师曾表示,嘻哈文化在美国盛行便是普普文化上市前几日股票大涨的关键所在。而被几档综艺节目带出圈的中国嘻哈市场又是一片蓝海。

从这个角度来看,也就不难理解普普文化一开始股票暴涨的逻辑。只是回到市场业务层面,在招股书中表示要将公司重点转移到活动举办业务上的普普文化似乎并不会十分顺利。换而言之,普普文化可能难以借助嘻哈的热潮完成自身业务的转型。

一方面,普普文化的资金一直比较吃紧,若无法解决资金问题,那么缺乏保障基础的转型道路也势必难以平坦。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普普文化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136万美元,而短期银行借款总额为184万美元,流动负债合计高达899万美元。虽然此次上市募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其资金吃紧问题,但光靠外部输血始终无法将问题根治,而要想发挥内部造血功能又困难重重。

招股书显示,在近两个财年,普普文化的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例超65%,而应收账款周转天数增加了155天。另外,在2019财年,公司对前五大客户的应收账款占当期公司应收账款总额的58%,2020财年该比率则上升至65%。这意味着内部造血有着较强的风险性,普普文化需要做好应对坏账的准备。

另一方面,随着赛道上的竞争逐渐激烈,目前没有足够深的护城河的普普文化又难以抵挡利率及市场份额等下滑的趋势。

在招股书中,普普文化认为自身具有“广泛的标志性嘻哈活动组合、对年轻一代的深刻理解、强大而忠诚的企业客户群、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等竞争优势,但事实上,这些竞争优势并不能成为普普文化在激烈竞争赛道上进行角逐的有效法宝。

普普文化就有在招股书中坦言到:我们可能会将现有业务输给竞争对手,或者我们可能赢得利润较低的业务,包括我们可能需要降低向客户收取的服务费。换句话讲,由于护城河不深,普普文化可能选择价格战等妥协的打法。

另外,值得指出的是,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等大厂也在娱乐业务上有所布局,其中就有包括嘻哈相关内容和媒体渠道开发。例如,今年5月,嘻哈帮便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携手打造全日制职业舞蹈研修院,投资总金额过亿元。各大厂的布局与普普文化现有的三大业务有着直接的利害关系。如何应对大厂对市场份额的侵蚀,将是普普文化接下来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

嘻哈市场潜力大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显示,在《中国有嘻哈》《这!就是街舞》等综艺的带动下,嘻哈文化正逐渐被中国年轻一代所认可和接受。2014年到2019年,我国嘻哈文化市场的总营收从45亿元增长至142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25.6%。预计未来五年市场将延续上升趋势,总营收或将增至478亿元,其整体复合年增长率则将达27.5%。

具体来看,我国嘻哈文化产业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五个,分别为演出策划与运营、艺人代理、培训、活动组织与运营、嘻哈衍生品。其中,在2019年,嘻哈培训为最大收入来源,其营收占市场总收入的53.8%;嘻哈活动组织运营和嘻哈表演策划运营分别占嘻哈文化市场总收入的26.4%和16.7%;艺人经纪和嘻哈衍生品是行业内两种新兴的商业模式,两者的市场份额合计约为3.1%。

另外,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在2019年,前10名嘻哈文化公司仅占市场总收入的6.4%。可以说,我国嘻哈文化市场正面临着一片蓝海,有着巨大的潜力等待挖掘。

更何况,不断得到主流文化认可的嘻哈文化还会不断加快破圈的步伐,尽可能提升自身市场上限。以街舞为例:在2020年12月,国际奥委会正式确认将街舞纳入2024年巴黎奥运会;同年同月,在亚奥理事会第39次全体代表大会上,霹雳舞正式获准列入2022年杭州亚运会竞赛项目。毫无疑问,主流赛事的认可将会极大促进街舞普及与产业的发展。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嘻哈文化市场日益受到部分投资人的关注,明星胡海泉便是其中之一。胡海泉曾斥资230多万元成为普普文化的第五大股东,而其创办的巨匠文化不仅购买过韩国热门嘻哈综艺《Show Me the Money》的中文版制作版权,还曾是热门综艺《这!就是街舞》的出品方之一。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中国嘻哈文化和街舞行业的公司主要有三类,分别是专注于提供街舞培训的街舞公司,专注于音乐制作和商业表演的嘻哈音乐公司,以及综合性的嘻哈文化内容服务商。普普文化在招股书中明确表示自身是为数不多的综合性嘻哈文化内容服务提供商之一。换而言之,往综合性嘻哈文化内容服务提供商发展将是普普文化接下来的主要目标。

事实上,从此次IPO募资金额用途来看,普普文化也确实在往综合性嘻哈文化内容服务提供商的方向发展:大约29%用于开发和运营在线内容;约21%用于发展街舞培训业务;约21%用于创作嘻哈知识产权的衍生作品;大约14%用于开发嘻哈活动;剩下的约15%则为营运资金。

因此,就目前来看,在转型成综合性嘻哈文化内容服务提供商的道路上,普普文化还是有着一定的决心。只是,对于普普文化而言,在这个机遇和挑战并存的时代,光有决心还远远不够。如何构建起自身优势、如何在竞争不断激烈的嘻哈赛道上占据一席之地,如何让“中国嘻哈第一股”变得名副其实,都是普普文化亟需回答的问题。

本文系作者镜像娱乐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