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河南搞救援:老兵救溺水祖孙,指挥三天没沾床,无人机孤岛送口粮

财经故事荟

财经故事荟

· 7月28日

参与救援的,其实都是普通人。但在关键时刻,他们义无反顾走进雨中,跳入水里。

播放 暂停

我在河南搞救援:老兵救溺水祖孙,指挥三天没沾床,无人机孤岛送口粮

00:00 15:46

文 | 财经故事荟

17日以来,河南多地出现持续性的强降水天气,暴雨顷刻降落,迅速积蓄成洪水猛兽,冲垮了高筑的坝堤、淹没了熟悉的城乡、涌进了地铁和隧道。

有人从雨灾里奋起自救或无奈撤离,也有人向深水处无畏挺进。

一批企业救援力量,也聚集在灾区一线,他们穷尽高效的管理、先进的技术和可关联的一切人力,从线上到线下,从水陆到空中,紧随政府部门,展开救援救急救人。

参与救援的,其实都是普通人。但  在关键时刻,他们义无反顾走进雨中,跳入水里。

有人暴雨夜送药,有人免费“救车”

暴雨之下,街头一家家普普通通的店铺,成了临时的救援据点,有人迟疑,但无人退却。

7月21日20点,河南省越人大药房开封第十分店外,雨声鼎沸,积水上涨,店长周鑫鑫和同事被困在了店里。

就在周鑫鑫望着大雨发愁时,她收到了一份来自京东药急送的订单。

通常,这些药品都由跑腿小哥配送——但小哥的电动车被雨泡坏了,这一单实在送不了。

最初,周鑫鑫想商量取消订单,或者延迟送货。

此前一天,她在朋友圈里刷到了郑州720暴雨几十人遇难的消息,眼前的大雨让她心慌,门外路上的积水快齐腰深了。几年前的一场暴雨里,店外不远处的马路边,曾有人触电身亡。

但周鑫鑫看到订单详情时——下单的是中国SOS儿童村,所需药品包括“蒙脱石散”—— 一种适应症为成人及儿童急、慢性腹泻的药品,她改变了主意。“孩子的病耽误不起,要是他们买的是风油精或者花露水,我可以晚一天送”,周鑫鑫也有孩子,刚刚三岁。

店里的小姑娘主动提出,和她一块出门送药。

经过高压线路段时,周鑫鑫看到了那块让人心惊的警戒牌,提示“有电危险”;为了尽快排水,马路上的窨井盖已经全部掀开,周鑫鑫还要小心翼翼地绕开。

半个小时后,两人终于踉踉跄跄赶到了SOS儿童村,把药送到后,周鑫鑫才放了心——那天晚上,赶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点半了。

回忆起雨夜送药,周鑫鑫觉得没什么,“我觉得在孩子急需用药的情况下,店里随便哪个店员,都会去送药的”。

等待救援的除了人,还有泡水的汽车。

张青聚是一家汽车服务中心的门店老板,720暴雨之后,他一路看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救援车队,感动得“眼泪都下来了”。

其实,2020年的疫情导致门店歇业四个月后,今年张青聚的生意刚见起色。但看到不少车辆受困,他觉得“这不是做生意的时候”。仅留下一名员工维持发货后,张青聚带着店里其他员工,拉着满满一车润滑油、电瓶等汽车配件和补给,一路颠簸赶到了变成泽国的新乡,免费拖车、维修受困受救援车辆、分发物资。

7月24日中午,他拖出了一辆来自湖南红十字会应急救援车队的越野救援车辆,“有太多人勇敢地站出来了,我们只是尽点绵薄之力”。

张青聚离开门店救援,也有人坐守门店为断电断水的受灾市民提供庇护,比如郑州市惠济区美景万科二楼的京东之家店长李景男。

720暴雨之后,郑州不少小区断水断电,这家门店周边的四五个小区也不例外。为此,门店特意贴出了告示,免费提供热水、休息和充电服务。

为此,门店拆掉了一个手机样品柜,放上了充电插板,拆开店里的几十个充电宝,免费为居民提供充电服务,持续供应热水,还抬进来十几个椅子,“我们能做的不多,提供点绵薄之力吧”。

抗洪老兵远程指挥 民间“特战队”拎刀锤入水破窗救人

时隔23年,退伍老兵卢联盟“重回”救灾一线,而此时他手中拿着的,不再是98年特大洪水时,南京六合堤坝上的沙袋,而是一部手机。

“如果再晚五分钟,可能人就没了。”卢联盟是郑州一家便利店店主,想起7月20日的惊险一刻,他既侥幸又后怕。

7月20日17点多,卢联盟手机响起急促的铃声。此前一小时,郑州降雨量达201.9mm,已超出中国陆地小时降雨量极值。

卢联盟的另外一家门店里,积水穿门而过,夫妇俩人和几个店员,正手忙脚乱抢救货物。

手机铃声第二次响起又挂断。卢联盟赶紧回拨了过去,电话里传来慌乱的求助声。来电者是芳芳女士,“我妈和俩孩子困在你家京东便利店店门口的车里,打不开车门。我现在没办法赶过去,通过(网络)地图查到了您的联系方式,麻烦帮忙救救人好吗!”

芳芳口中的轿车,已经陷入到了郑州东站附近的积水里,沉车处离卢联盟的京东便利店门口只有10米左右。

亲历98年抗洪救灾的老兵卢联盟,此时距离沉车处的门店有几公里,意识到事情紧急,他并没有慌乱,简单安抚芳芳后,他挂断手机,立刻拨通便利店隔壁酒店的安保经理李坤朋的电话。 

简短说清了祖孙3人被困的具体信息,卢联盟叮嘱对方,“赶紧砸车,救人第一位”。 

李坤朋接收到信息后,翻箱倒柜找到一把菜刀,拎着刀就冲进了水里,此时积水已漫过车窗,距车顶不到20厘米。 

周围的邻居和路人看到这一幕,也先后拎着能找到的大水桶、消防绳、雨伞、毛巾、锤子等工具蹚水赶来。15分钟后,救援人员用毛巾裹着锤子将车窗击碎,将老人和孩子救了出来。   

当祖孙3人上岸后,参与救援的十来人回头发现,积水几乎要没过车顶了。 

救人视频被上传到了网络,立刻引发网友关注点赞。有网友评论:抗洪老兵坐镇指挥,街坊和路人组成民间“特战队”,好样的,老兵不老!好样的,民间“特战队”!

他为万人联络“口粮”,也一度为家人失联“慌神”

从7月20日下午到7月21日中午,袁琪铭一直没敢睡,他给家人打了几十次电话,发了几十条微信,却一直没收到回音,他“慌得不行”。

彼时,郑州遭遇突发暴雨、多地发生严重积水,郑州地铁5号线、京广隧道接连被淹发生险情,不少地区断电   断网,袁琪铭也和家人失联了十几个小时,不了解家里受淹情况是否严重。

尽管家人所在的荥阳离郑州不远,但袁琪铭走不开也不愿意走开,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京东河南救援物资小组联络人。 

不断有救援和捐助信息发来,袁琪铭都一一沟通联系、协调处理,尽管一直担忧家人,但他从未主动提出离岗。

在忙于协调物资的数天时间内,他协调和沟通的救灾物资,至少够几万人应急使用。

在负责联络的同时,他也跟车运送物资,在袁琪铭的记忆中,最难抵达的“配送点”,是华阜医院和K226列车。

7月21日,袁琪铭接到了为K226列车运送物资的任务。彼时,这趟7月19日16时30分许从郑州站出发、开往兰州的列车,在郑州西部的铁炉站已经被困了40多个小时,一度断水断粮。

捐赠物资装载完毕,已经是晚上六点,此时整个郑州大面积停电,路面积水依然很深,手机信号也断断续续,虽然预计到回程时的夜路相当凶险,但袁琪铭还是决定跟车前往。

从京东物流郑州亚一仓到铁炉站,要横穿整个郑州城区,一路上,救援车遇到了不少因积水过深无法通行的断头路,来回折返变道,临近铁炉站2公里时,路上密布暴雨冲刷形成的大坑,“车轱辘都快被颠散架了”,袁琪铭说,最终,历时近3个小时,到了晚上八九点时,这批物资才送到。

困在车上的乘客眼巴巴地趴在窗口,还有几个四五岁的孩子看到京东车辆就高兴地挥起手来,“不知道车辆还要停多久,有了你们这批物资,我们就安心了”,K226列车长很感动。

那天晚上,直到夜里10点半,袁琪铭和司机才回到亚一仓库。

就在当天下午,袁琪铭爱人的手机终于拨通了。家里虽然被淹,但得知家人安全后,袁琪铭终于放了心——从那通平安电话之后,他终于不再偶尔“慌神”,开始一头“扎进”救灾中。连续三天的救援,他只睡了不到五小时。

三天没沾床的救援指挥

暴雨倾城的那一晚,很多人无眠。

比如北京的王东媛,2012年北京721北京特大暴雨那晚,在半米深的积水里,她有些慌乱地弃车而去。作为亲历者,她对暴雨灾害有着远超常人的敏感。

而身为互联网健康公司总经理,她把救援关注点放在了病患上。

720暴雨之后,“医院里病房和空间相当紧张,不会大量储备口粮,而且,一些病患是缺乏自救能力的”。

担忧之下,她第一时间联系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简称河中一)、郑州大学附属第五人民医院(简称郑大五)等医院负责人,询问对方需要什么帮助。

但一直没有收到对方的回复,“我就觉得状态不对了”,她不想再等了,直接拉个了工作群,询问公司内部相关部门,能否对医院启动捐赠。

随后不久,有医院员工联系上了王东媛,告诉她医院全员正在抗灾。

她也在一位副院长的朋友圈里刷到了医院自救的一幕——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把病人从一层病房里背出来,往上层转移。

初步统计,720暴雨之后,仅河中一、郑大五、郑州阜外华中心血管病医院(以下简称华阜医院)三家医院一度受困的病患、家属、医护人员,就达到了一两万人左右。

王东媛等不及了,她开始行动起来,协调内部资源,想着尽快给几家医院准备几千箱矿泉水、方便面、面包等等。

就在王东媛为医院病患担忧时,京东物流河南省区分公司也早已行动起来了,在负责人宋承义召集下,分公司已经连夜召开了多个协调会议,到了21日凌晨三点,内部保障小组正式升级为了对外的防汛救灾小组。

担任组长的宋承义,在720暴雨之后的三天三夜里,没挨过床。

他的宿舍位于京东郑州亚一仓库,和防汛救灾小组所在的临时指挥部,走路只需半分钟,但他“连半分钟时间也挤不出来”,电话铃声没停过,手机充电线也没敢拔过,累了就在办公桌上眯一会儿。

灾情严重,他必须争分夺秒——收到到救援需求的第一时间,了解救援区域的交通状况,派遣人员和车辆,调集物资,装车出库,无需等待总部审批。

先是口粮——矿泉水、火腿肠、面包、方便面等,紧接着是防汛物质——铁锹、雨衣、编织袋等等,7月21日当天,库内的火腿肠、编织袋等就捐赠一空,武汉仓的应急救灾物资也在紧急调配至河南。

而他敢于“擅做主张”,是源于京东的公益传统,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刘强东在公司内部制定一项规定,全国任何地方发生灾难,京东临近库房的管理者都无需汇报,有权在第一时间捐出库房里灾区所需物资。

7月21日中午,物流配送人员冒雨涉水将第一批捐赠的救援物资送到了医护、病患手中。收到捐赠的郑大五医院一位副院长特意发来感谢,“我太感谢你们了,你们第一批把物资捐送到医院,让我吃了一颗定心丸”。

而随着河南暴雨灾情的转移,宋承义的救援指挥工作的重心也在不断转移。

在区域上,救灾中心最初在郑州,7月21日之后,随着暴雨转移,宋承义又派出100多人、80多辆车奔赴新乡、鹤壁、周口、安阳等地应急救灾。

在模式上,郑州的灾情来得突然,物质匮乏,宋承义指派京东捐出了十多种生活物资;而在新乡、鹤壁等地,来自全国各地的捐赠物资陆续抵达,但运输分发能力严重匮乏,京东物流在此主要输出物流能力,帮助运送、分发物资等等。

尽管应急救援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但宋承义还没有时间好好休息,他要忙着恢复生产;而连续多天没有好好睡觉的王东媛,嗓子累得嘶哑了。

唐山地震后代无人机为“孤岛”送口粮

7月22日下午六七点,京东物流X事业部的研发人员刘超康在下班路上,接到了公司的紧急电话,问他能否立刻赶回公司,去河南参与救援。 

刘超康没有丝毫犹豫——他出生在唐山,父母亲历过1976年的大地震,得到过全国各地的救助,一直念念不忘,现在,能去河南应急救灾,他“有种报恩心理”。

7月22日凌晨一点半,他坐上了从西安开往郑州的京东物流大卡车,经过10个小时的颠簸后,终于赶到了郑州。

刚刚达到郑州市区,刘超康就接到了新乡救援的任务。。

打来求救电话的是一个园区——该园区地势低洼,周围几公里之内,都是数米深的积水,园区的三十名工人,聚集到了彩钢楼房的高层,出现物资短缺。

刘超康赶到救援现场后,面临的第一个难题是没有起飞场地——前后搜索了两三个小时后,他才找到一处可以起飞的空地,此时,已经是晚上七八点,周围黑压压的一片,对于周边的地形和环境,刘超康并不熟悉,此时盲飞面临坠机风险。

而且,这款最新款末端物流无人机此前还处于初步应用期,从没执行过夜飞任务,被选中则是因为其方便拆卸安装,而且载重大,极限载重可以达到25公斤,远高于一般末端物流无人机的10公斤。

但刘超康决定冒险一试,“能够救援几十个人,就算冒着坠机的风险,也值了”。

第三个难题则是,如何精准定位降落点?

当时,整个新乡的网络信号断断续续,依靠飞机自动巡航定位不现实,此时,园区地面都是积水,一旦食物抛入水中,或者落在树梢、房顶等,救援目的也难以达成。

最终,在刘超康指点下,园区被困人员下载了定位软件,连续截图定位图片,利用“机器粗略定位,人为计算修正”的人机结合模式,降落点才精准锚定——园区一辆卡车的顶部。

后记

7月27日,“720”河南暴雨后的第七天,郑州、新乡、鹤壁等地雨势减小或者陆续放晴,仿佛那场灾难未曾发生,城市里的混乱逐渐消散,习以为常的烟火气开始回归。

宋承义和袁琪铭开始着手恢复生产;完成救援的刘超康刚刚返回了西安;卢联盟还在忙于为地下四层的仓库排水,他又变成了那个普通的商人,在朋友圈催讨起了欠款;周鑫鑫可能还会在深夜里送药上门,但未必会遭遇同样的暴雨;王东媛哑掉的嗓子还未痊愈;而张青聚依然会与来自全国各地的车主相遇,修好车、加满油,然后挥挥手说再见……

一切看似如常,一切其实超常。

本文系作者财经故事荟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