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星球来的人》口碑“崩塌”,摩登天空做综艺“失灵”了?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 7月27日

音乐公司为什么做不好乐队综艺?

播放 暂停

《草莓星球来的人》口碑“崩塌”,摩登天空做综艺“失灵”了?

00:00 07:52

文 | 娱乐独角兽,作者 | 赤木瓶子

作为音乐类综艺的主场地,今年的暑期档闯入不少新鲜势力。《说唱听我的第二季》、被视为“中国新说唱”系列续集的《少年Z说唱企划》、以及音乐竞演节目《黑怕女孩》,三档垂类综艺占据了大半份额。

乐队综艺方面,《乐队的夏天》宣告缺席,一档原本被寄予“补位”乐夏厚望的乐队综艺《草莓星球来的人》,却成为了一档槽点众多的节目。

客观来看,《草莓星球来的人》是一部基本盘不错的综艺。摩登天空各具风格的厂牌矩阵、以及其成功商业化的草莓音乐节IP、国内头部音乐公司及票务平台大麦,单凭这几项都能分分钟pk掉《乐队的夏天》。

节目中不仅有乐队,还有Rapper、女团、独立音乐人,风格也囊括了说唱、流行、电子、数摇、金属核等不同风格,地域则分布更加广泛,北京、上海、成都、武汉、广东等音乐氛围浓郁的城市。然而在节目播出后,糟糕的调音、尚未到家的技术、被质疑的观众审美,让节目播出两期后,豆瓣尚未开分,却差评遍地。

不过,节目不只制造了“老人、地铁、手机”式的迷惑大赏,也有值得思考的行业议题、以及关于当下年轻人喜好的探讨。这并不是一档新血版的“乐夏”,却是一档探讨年轻受众喜好与市场接受度的乐队综艺,但也会让人忍不住问出那句:音乐公司为什么做不好乐队综艺?

乐夏缺席,“不摇滚”的草莓星球“补位”乐夏失利?

早在播出前,节目的阵容就让观众感知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新血”。

除了组建于1997年来自焰青唱片的羽果乐队、组建于2008年来自于草台回声的超人甜甜乐队、组建于2010年来自北河三音乐的衣湿乐队、组建于2013年来自于D.O.G厂牌的利事乐队之外,节目中的全部乐队皆组建于2015年及之后,甚至还有组队刚一个月、新鲜出炉的软酸汁乐队。

这样的阵容对于其他类型的综艺而言是一场冒险,但对于一档乐队综艺而言,是一次任性“豪赌”。众所周知,根植于独立音乐土壤的新血乐队,往往通过线上发歌+线下live的形式俘获一批忠诚乐迷。同样众所周知的是,无论线上还是线下,live场景对于乐队而言尤为重要,这也意味着新血乐队的硬实力必须过关。

节目中的新血乐队们的实力我们无从评判,但根据首次亮相的舞台来看,属实水平参差,一些乐队编排完整,也有的乐队节拍混乱。

除了制作上的不尽人意之外,节目争议声最大的部分,是乐队的晋级评选机制。与乐夏相似的现场大众乐迷投票规则,本无问题,但一旦将规则落入这些风格迥异、实力不对等的年轻乐队中,用现场感受这一单一维度来一曲“定生死”,就显得不太合理。

例如,说唱歌手威尔pk蛙池乐队,一个是用金属riff作为beat的说唱舞台,一个是重词曲的后朋克乐队,二者在节目之外的音乐现场,完全属于两种不同圈层,赛制结果也容易引起圈层之争。

再比如右侧河流和软酸汁这组,一个是注重编曲节拍交错的数学摇滚,一个是吉他riff抢眼的技术流另类摇滚。最终显然作品更成熟完整的软酸汁乐队输给了年轻的数摇乐队右侧合流。

除此之外,这不是一档以摇滚乐为重点的节目,如果你以摇滚乐迷的角度来欣赏,失望在所难免。但节目中也诞生了不少围绕摇滚乐的论题,比如,威尔在候采间表示自己“不了解摇滚乐但尊重”,接着在舞台上以一段金属riff作为beat开始了说唱表演,让摇滚乐迷大为“迷惑”,再比如GAI周延在现场谈到提高观众审美,表示“你只能控制自己喜欢或不喜欢,你并不能控制他们。”

音乐公司做综艺,摩登天空的“线上”失灵?

《乐队的夏天》在2019年横空出世,一举蹿升为乐队垂类综艺的头部,其背后的制作公司米未传媒,为一家擅长语言类节目制作的公司。

彼时,便有热爱独立音乐、乐队文化、摇滚的乐迷,摩登天空似乎是国内有相应能力撑起一档乐队综艺的音乐公司,为什么却“失灵”了?

定位为音乐潮流文化公司的摩登天空,已经从一家唱片公司到形成了独特的线下潮流文化矩阵,包括草莓音乐节IP在内的一系列MODERN SKY LAB、AKOMA、MVM概念店等演出、潮流店等新消费场景。

而此次的《草莓星球来的人》也非大部分摩登系乐队,只有和平饭店、海皮威尔、summer vapour 、衣湿、蛀牙幼兽这几支乐队是摩登系,软酸汁在今天(7月26日)也宣布签约摩登天空。

摩登天空创始人沈黎晖曾介绍,摩登天空之后还将延伸出新的线下场景:设计酒店MODERNSKY HOUSE;集合了club、新消费品牌、主题潮流街区在内的城市综合体;以及以户外生活方式为载体的户外音乐广场,连接社区、露营、度假目的地、音乐公园等。

而作为一档由优酷联手摩登天空、大麦、沐光时代共同打造的户外音乐竞演真人秀,《草莓星球来的人》虽然仅仅是这条产业链当中的一环,却也是摩登天空在线上相当重要的一环。

音乐公司做乐队综艺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尤其是擅长与喜欢音乐的年轻人建立连接的摩登天空,根植于音乐文化土壤、手握众多独立音乐人资源、信息获得的诸多内部场景、于长期以来对音乐现场文化氛围及市场的了解,让节目初期便以一针见血式的灵魂拷问将乐队发展现状送至观众眼前。

根据《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显示,目前我国音乐人的音乐收入平均数仍处于偏低水平。数据显示,有52%的音乐人没有音乐收入,24%的音乐人的音乐收入占总收入的5%以内,另外仅有超过19%音乐人的收入在1000元以上。

能够明显感受到,节目试图对于内容与市场的“两手抓”。比如先导片中。针对市场接受度而设立的10个问题,名曰“天梯排位测试”。

扎根于90年代北京摇滚乐队黄金年代的张亚东、走过华语唱片繁荣年代的台湾流行歌手萧敬腾、得益于嘻哈产业发展的说唱音乐人GAI,几位嘉宾本身已经各自代表一个群体,以及扎根的土壤,通过诸如“上过1000人的舞台吗?”“评论区有超过999+的歌曲吗”“存款加起来有5万吗”此类的问题,引出了嘉宾们所根植年代的音乐土壤,剩下的年轻乐队们,便是象征着当代独立乐队的市场认可度,在节目末期,乐队们再次通过这个天梯的维度评判后,或许也将呈现出不一样的结果。

正如在节目立项后沈黎晖接受采访时所言,“要把户外的优势和音乐节的优势通过一档综艺呈现出来,两者其实不同。”对线下音乐场景的绝对把控,未必在线上行得通。通过综艺方式赋能内容的效果,未能取得相应的成绩。

不过,尽管已经播出两期后,节目在制作及传播上或许不尽人意,但确实将更多不同风格、不同实力、处于不同生存状态、拥有不同诉求的乐队,成功推到了观众眼前,让更多的新血乐队不止是出现在新血舞台上,得到线下观众的评判,而是站在大众的舞台上,接受一场被围观的“成人礼”,只是对于不同的乐队而言,属实是一场有利有弊的“成人礼”。

本文系作者娱乐独角兽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