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都美竹写手徐某:“我就是想改变饭圈”

毒眸

毒眸

· 7月23日

写手徐某,想当“英雄”。

播放 暂停

独家对话都美竹写手徐某:“我就是想改变饭圈”

00:00 18:16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毒眸

7月22日晚20:00,北京市公安局发布了吴亦凡都美竹事件的调查结果。

根据通报,事件共涉及以下几位核心人,吴亦凡及其经纪人、律师,都美竹,都美竹写手徐某,涉嫌诈骗的刘某迢。毒眸向吴亦凡团队,都美竹发出了采访邀约,目前,毒眸已与都美竹取得联系,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吴亦凡团队的回复。

此外,在调查结果公开三小时后,我们连夜采访到了写手徐某。

徐某自7月13日第一次与都美竹取得联系,在这之前,他是长期的自媒体写手,曾是女团火箭少女101的粉丝。

他在7月15日抵京,之后帮助都美竹撰写微博文案和网易采访回复,并在18号后配合警方接受询问。但他自称,在来到北京后,自己从未与都美竹见过面。

昨晚,徐某向毒眸提供了和都美竹联系的录屏信息,并用微信聊天截图和微博截图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与其进行了3小时的通话后,毒眸在此独家公开与吴亦凡都美竹事件的参与者徐某的采访内容。(被访者观点不代表毒眸立场)

以下为徐某的访谈实录:

毒眸:先做个自我介绍?在这之前你的从业经历是怎样的?

徐某:我姓徐,是河北人,31岁。

我是高中肄业,高考的时候语文成绩142分,但高考总分是198分。紧接着上了一年的民办大学学心理学。

之后干过电话销售,在催眠公司打过工,后来我开始在家里写网络小说。之后开始给别人做高价代笔,因为这个机缘慢慢开始做编剧。我也运营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做影视营销,之后还参与了一些头部影视项目,帮娱乐圈做一些公关,甚至谈判相关的东西。

我还做过类似新闻调查的稿子。比如说曾经我实地考察过商业公寓的甲醛问题,去采访一些当事人,然后写稿子。

我从来没有干过上班的工作,一直在做自媒体,做自由职业。

毒眸:发生这件事之前,你对吴亦凡的印象是什么样的?

徐某:我曾在2016年左右,在知乎上看到了一个问题,如果女孩子被性侵了之后要怎么办?其中有一个匿名回答说自己被一个流量小生灌醉并且发生了关系,当时说会对她很好,结果又把她抛弃。她现在很抑郁,心情很糟糕。

我当时加了那个人的联系方式,她给我发过一些拍的关于吴亦凡的证据。那段时间我不停地安慰她,希望她能好好生活,去报警。但这种事情留存证据很难,我也没办法核实那些证据是不是真的。

我跟那个女孩聊了大概一两个月,她最后给我发的消息是,我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不好意思你帮不了我,然后就把我给删了。到现在为止,这都是我过不去的一个坎儿。等到都美竹这件事发生时,就让我想到了那个人。

毒眸:你和都美竹是怎么认识的?

徐某:6月初我就看到了都美竹这个事儿,我当时看她微博,以为她就是一个普通网红,我甚至都没有看得很仔细,因为她的文采实在是太糟糕了。

后来到7月初,朋友又给我发这些,说(都美竹)这事又起来了。当时我翻都美竹的微博,有吴亦凡的粉丝在攻击她,有一个视频说她自己把手机号发给营销号,然后营销号就把她的手机给曝光了出来,被别人电话骚扰。

然后我又发现她是中国传媒大学的,这毕竟是一个正规的211学校,我曾经也在中传这一片做编剧,对中传人总体印象算是好的。所以我第一次跟她取得联系后,就问她是不是中传的本科生?她跟我说是。因为有人爆料她不是中传本科。

7月13号上午我就给她打了手机号,第一通电话她挂了,我紧接着打第二通电话,这么着就开始产生了联系。她当时正好是在输液,然后就加了微信。我们在7月13号下午两点进行了一次长语音,把相关的事件就都了解了,后来就来了北京。

都美竹与徐某聊天截图

毒眸:你联系她的目的是什么呢?为什么要来北京?

徐某:我就单纯想帮她。我平时经常跟这些受到性侵的姑娘们聊天,会有大体的经验,我曾经自愿为她们提供免费心理安抚工作,虽然我也不是专业的,尤其是那些在公众平台上说准备自杀的人,我觉得任何一个人都不应该放弃自己的生命。

我告诉都美竹我是做编剧的,有一些自媒体的经验,你的微博写得太烂了,如果你想讨回你的公道,你这么写是不行的,我可以帮你写。

涉及到危机公关的话,必须要跟当事人见面,知道当事人到底说的是不是真话。我到的那天应该是15号晚上,她说跟亲戚吃完饭之后就回酒店来跟我见面,结果过了一会就说不见了,怎么都不来。

 我当时生气了,把我的身份证,淘宝、京东的收货地址都给她看了,告诉她我肯定不是坏人,见你的目的是想看你手里的证据,跟那些找到她的人谈一谈。

但她无论如何都不见我。当时她(说)去做整容去了,后来说是陪阿姨看病。直到19号凌晨去协助调查,我们也没和她见过面,都美竹也没给我看过她手里的料,我所有东西是听她说的。

我们合作从头到尾,她一直跟我说她害怕我是吴亦凡的卧底。

毒眸:新京报报道提到,都美竹负责了你来北京的食宿,这个属实吗?

徐某:(最开始来北京时)都美竹原本想在她住的公寓里给我租个房子,但当时公寓已经没有房子了,她就在公寓旁边的酒店给我租了房间。

伙食费用都是我自己承担的,她出了我4天的住宿费,是我要了几次后她给我补的。第4天晚上她去协助调查了,第5天晚上的钱是我出的。第6天我才搬到公寓里来的,我不知道都美竹原本住哪,也不清楚她现在是否知道我住进这个公寓。

毒眸:所以说们俩住的非常近,但是一直没有见面?

徐某:她之前没有住在公寓,是住在别的酒店里。

毒眸:在和都美竹的接触过程中,你了解她和她的家境吗?

徐某:她跟我说自己家境非常的好,妈妈是内蒙古的金融企业高管,阿姨(妈妈的妹妹)是北京某娱乐公司高管,继父是内蒙古的房地产商,在三亚开发奢华酒店项目,三亚某豪华酒店也是她舅舅开的。我当时还专门查了这家酒店的信息,但没查出来。

毒眸:你接触都美竹时,她告诉过你自己已经跟吴亦凡以300万的金额达成和解,并且吴亦凡的母亲已经转50万给她这个信息吗?

徐某:我跟她接触的时候,她恰好要签那份协议。她给我的说法是,她还没有决定要签(和解协议),因为对方要求她提供另外7个人的姓名跟信息,所以她没有签。

我跟她说,你要方便的话可以把那个协议发给我。她发给我后,我告诉她这协议是一个陷阱,特别是里面有一个(对方)打完钱还要转账回去,看上去很像陷阱,你要签了对方就把你给弄进去了。

从都美竹的角度看,是觉得“我还没跟你谈合作,你干嘛就先给我钱”,她就很不舒服。那天也正好赶上她在医院住院,就没签这个合同。

毒眸:在帮助都美竹发声这件事上,除了你,她的朋友和家人外,没有别的团队吗?

徐某:我不能确定。

毒眸:朝阳警方公告中涉嫌诈骗的刘某迢,你接触过么?

徐某:我从来没见过他,我从来也不知道他,就发生这个事,22日 我才知道。当时谁都没想到这里面还有一个中间人,我当时只想到吴亦凡就是下一个吴秀波。

毒眸:网上有一个关于都美竹姐姐的采访,她姐姐在采访之前有跟你沟通过吗?

徐某:(没有),我看到了澎湃那个。如果我之前就知道他姐参加采访,我肯定也给她(姐)准备稿子,就不会那么糟糕了。都美竹网易娱乐的采访就是我帮她给媒体回复的。

毒眸:所以采访是以文字或者邮件的形式?

徐某:对,网易娱乐本来是说想要语音,我跟都美竹说不要语音。我让都美竹向对方索要采访提纲,我根据采访提纲去和都美竹商量,由我来撰写,都美竹再发给网易的记者。

毒眸:在都美珠协助警察调查那晚,网易娱乐的记者称联系了都美竹的朋友?这个朋友是你吗?

徐某:不是我,我没有直接加媒体。

毒眸:跟都美竹联系的这段时间里,每天沟通的频率是怎样的?

徐某:差不多一天语音聊能聊三四个小时,四五个小时。

毒眸: 都美竹事发以来,她的微博共发布了10多篇博文,这都是你来执笔的吗?你们是怎么样的合作方式?

徐某:都是我撰写的,从16号开始,你能明显的感觉到标点符号的使用比之前标准很多。

她跟我说大概的方向和内容,我从她那里搜集信息和线索,比如说跟吴亦凡怎么见面,中间过程什么样子,包括把吴亦凡的经纪人毛可异的一些聊天录屏发给我,结合这些再去写博文。

我写完之后会发给都美竹看,然后都美竹会提出自己的意见。我有的时候会改,有的时候就会告诉她说这东西不改比较合适,然后就发出去。

因为我可能受过相应的心理学训练,所以共情能力非常强。我做文字这一行,也差不多干了小10年了。

毒眸:在为都美竹撰写的所有博文中,除了情绪之外,你认为事实部分真实的比例是多少?

徐某:都美竹怎么跟我说,我就怎么写。但都美竹那儿的真实状况我没有核实,这一点的确我不正确。

一个事儿的热点它就这么长时间,你这热点过去了就没了,所以从我角度看是争分夺秒,跟打仗一样。

我那几天平均每天的睡眠时间可能不超过4个小时,就是晚上凌晨3点躺在床上,然后大概也就睡了三四个小时就起来了,你必须得观察网络上的舆论风向。我还有那么多精力去核实这些东西不太现实,再加上她又不跟我见面,也可能是不想把证据拿来给我看。

毒眸:真正把舆论给搅起来的还是18日发布的“决战”博文,文案的产出过程是怎么样的?

徐某:大体经过很多轮的交手之后,她也身心疲惫了,她的朋友和她前一天晚上被用微博私信发了尸体的照片,她在跟我语音通话过程中就哭了,我安慰她很长一段时间。

我当时问她说,你现在诉求到底是什么?因为当时她跟我说,已经有人给她发微博私信,要开价两个亿来了结此事了,最开始说是8000万,后来就涨到了两个亿。

她给我截图发过来,然后我当时问她现在要不要,她说不要,她就想要个公道。

因为我没有看到受害女性的真实信息,所以我就问她说你这些人是真的存在?她跟我说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存在的话,都到了这个节点了,我建议你就要比较决绝一点的发声了,然后她同意了,然后我就开始撰写。

我在撰写之前,和她做了一个微信通话,在通话过程中,我们就仔细商量这个过程中的一些细节,我也在询问她,都弄完之后就发布了。

毒眸:你看到的微博截图里面对方有说是什么身份吗? 

徐某:就说是公关团队,没提到吴亦凡。

某公关团队找都美竹私聊的截图

毒眸:这篇文章里的关于“牙签”、“我很大,你忍一下”的表述,是都美竹的原话还是你写的?

徐某:我有做适当的加工。比如“我很大,你忍一下”是都美竹告诉我的,然后我用了排比。“牙签”也是她有一次提到的,但“大概率,就是你挖鼻屎,本来想用手指,但是只能用牙签这么一种感觉”是我写的。

毒眸:在决战文发布后当晚,你和都美竹联系过吗?

徐某:发完决战文之后,当时都美竹有一个担忧,她觉得吴亦凡是妈宝男,特别懦弱,很害怕吴亦凡会自杀,我就帮助她写了7月18号22:18的微博,希望吴亦凡不要自杀。

之后就没有联系了,因为她(当晚11点左右)就去协助调查了。

毒眸:对于现在的处境,你自己是怎么想的?有想到事情会变这么大吗?

徐某:我本意是希望这个事得到大家的重视:为什么娱乐圈会出现像吴这样的人?为什么这么多姑娘出来控诉吴亦凡,但所有人都听之任之?为什么在曝光吴亦凡的人的微博底下,全部都是吴亦凡的粉丝在辱骂这些姑娘,原因是什么?

不管吴亦凡有没有操纵舆论,对这些想要讨一个公道的姑娘而言,这是不公平的。我想给这些姑娘讨一公道,但这个事儿闹得这么大,所有人都吃到了瓜,吴亦凡所有约都解掉了,并不是我的初衷。

我的想法特别简单,饭圈应该改变一下文化。我曾经是著名女团火箭少女101的粉丝,我在里面看到团员间的粉丝相互辱骂,甚至发死亡威胁。我曾经因为在豆瓣发了一篇帖子,被骂了1000多层楼。我不知道为什么饭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毒眸:你过去在豆瓣上发的那篇被骂的帖子还在吗?账户叫什么?

徐某:那个账户我已经注销了。那篇帖子也已经不在了。我发在“火箭少女研究中心”那个小组。那是在2018年底的时候,我觉得(各家)粉丝之间不要相互攻击。第一不要p对方的遗照,第二不要骚扰对方的父母,第三不要对任何人,包括队友的粉丝进行荡妇羞辱。两拨粉丝全都说我是对方卧底,一块骂我,非常少见的他们能在一个帖子里这么团结。

(发了那篇帖子后)就不停有人给我发豆瓣私信,对我进行攻击。我实在受不了了,当时我也没玩明白这个豆瓣,(就注销了账号)。

毒眸:通过这个事情,你觉得达到改变饭圈风气的目的了吗?

徐某:首先这件事真的闹得这么大不是我的本意,但整个社会关注到了,最起码央视也关注到了,包括有很多的文宣部门也关注到了(也很好)。

现在很多人都在说都美竹是个英雄,在写博文的时候,我在字里行间也希望把都美竹塑造成一个英雄,我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就是(告诉大家)普通人跟英雄其实只有一步之差。

如果每个人都觉得这个事不对,但是跟我没关系,要等别人处理,那么这个社会要怎么进步?所以我就把这个东西赤裸裸地摆在所有人面前,我倒要看一看你们到底要怎么想?

毒眸:  刚刚你提到希望把都美竹塑造成一个“英雄”,在十多条的博文中,你是怎么塑造这个形象?

徐某:(突出)奉献牺牲,像“为了保护她身边的人”,“没准我的孩子在幼儿园还会被叫做公交车的孩子”,这些都是我加工的,就是在唤起一种英雄的感觉。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女性站出来去支援她,没有我她做不到,我就敢这么告诉你。

当然在一个问题上所有人都没有发声,只有她一个人死磕,这本身就是一个英雄啊。

毒眸:在这个过程中,你们有过长期合作的想法吗

徐某:都美竹看到我给她发的第一条微博之后的反响后,说咱们以后就长期合作,你当我的经纪人。她甚至还跟我说,可以先通过快递的方式给我发一份合同,先把合同签了,因为她不想跟我见面。 

她自己很在意粉丝量。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只有17万粉丝,现在应该将近500万。她(在微信语音通话时)问过我,能不能通过这个事儿来增长一些微博粉丝?我(后来在微信里)的确回答过她,我向你保证,你肯定会增长粉丝的。

 

毒眸:参与这个事,有觉得后悔吗?

徐某:非常后悔,当我得知她说的有很多信息都不对的时候。

我不想说这些东西了。可能会让别人觉得我在欺负一个小姑娘,而且她现在还在配合接受调查。(但是)她对我没说实话的地方可多了。

毒眸:关于这件事的源头,都美竹参加吴亦凡“酒会”的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你认为都美竹有撒谎吗?

徐某:我不知道,因为她跟我说的,跟官方宣布的这个并不一样,但是我不能确定她是否撒谎。我只能告诉你,我不想恶意攻击任何人。

毒眸:18号晚上发布了“决战”文之后,你跟都美竹还有联系吗?你们最后一次联系在什么时候?

徐某:发完决战文之后,紧接着我又让她发了一个别的东西。因为当时都美竹有一个担忧,她觉得吴亦凡是妈宝男,特别懦弱,她很害怕吴亦凡会自杀,然后我就帮助她写了7月18号22:18的微博,就是希望他(吴亦凡)不要自杀。

之后就没有联系了,因为她(当晚11点左右)就被带走了。

毒眸:你刚刚说未来还会在北京待一段时间,是持续到事情调查结果出来,还是等到什么时候?

徐某:我也不知道。警方跟我说这段时间还是先在北京呆着,随叫随到。我这房子正好也交了房租,既然这样的话,我先待着。

毒眸:你还有什么想对公众说的吗?

徐某:如果说我作为一个懂得传播规律的人,去帮助都美竹,因此让人觉得我们是个“团伙”,凭什么吴亦凡就可以公关,就花钱买营销号,都美竹她不了解传播规律,有一个懂的人来帮他就不行?

不管都美竹什么样,我和她在13号之后做的这个事儿,是追求正义的。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