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曾舜晞对簿公堂,留不住艺人的黑金经纪路在何方?

镜像娱乐

镜像娱乐

· 7月23日

黑金在偶像赛道与影视赛道“双输”。

播放 暂停

与曾舜晞对簿公堂,留不住艺人的黑金经纪路在何方?

00:00 14:21

文 | 镜像娱乐,作者丨梁嘉烈,编辑丨张风屹

19日,曾舜晞与经纪公司北京黑方金圆文化传媒(黑金经纪)对簿公堂 ,原告为黑金经纪,被告为曾舜晞、橙金工作室(曾舜晞工作室)、聂涛(黑金经纪创始人聂心远)。在一审开庭前的6月,曾舜晞等曾被黑金经纪申请冻结600余万存款。

综合诉讼信息、曾舜晞粉丝爆料、黑金经纪此前相关动作来看,此次曾舜晞与工作室、聂心远一起登上被告席,有可能是源于聂心远与黑金经纪“分家”后,曾舜晞计划与黑金经纪解约并跟随聂心远另立门户一事。由此来看,高层内斗是因,黑金经纪起诉曾舜晞与聂心远是果。

但消息爆出后,相比于高层内斗,外界舆论更为关注的是黑金经纪在业界的“所作所为”,曾舜晞粉丝群起控诉经纪公司长期压榨艺人,而此前黑金经纪与《花间提壶方大厨》主演蒋佳恩九一分成的“霸王条款”也被扒出。

高层内斗、频繁与旗下艺人对簿公堂,暴露的都是黑金经纪内部管理和外部运营上的层层问题。

成立七年,这家由尚雯婕工作室发展而来的经纪公司并未如愿成为“中国版的杰尼斯”,也未达到嘉行传媒亦或是和颂传媒的高度。尚雯婕的光环带给黑金的加持过于有限,而黑金本身在偶像赛道和影视赛道,也都没有足够的积淀和资源,足以令其打开一条大道。

高层内斗下的艺人争夺战

此次,黑金经纪是以“损害公司利益”为由起诉曾舜晞的。一般而言,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是指公司股东滥用权利或者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法定义务,损害公司利益而引发的纠纷,可见此次双方间的纠纷并不简单。

早在2020年,黑金经纪曾以“合同纠纷”先后起诉曾舜晞和聂心远。如今,曾舜晞和聂心远一起成为被告,可见粉丝爆料的“曾舜晞牵扯进高层内斗”是有几分根源的。

2013年,尚雯婕与经纪人聂心远离开华谊后成立尚雯婕工作室,2014年,工作室升级为BG Fasion黑金时尚(北京黑方金圆文化传媒),尚雯婕由艺人转身成为商业合伙人。2015年开始,黑金经纪开始强调“国内首家专注于打造优质年轻偶像的艺人经理人公司”的定位,目前,该公司签约艺人包含侯明昊、曾舜晞、陈靖可等。

黑金经纪初成立时,聂心远曾在朋友圈发文称百万年薪招聘集团宣传总监,豪言一出将自己与尚雯婕双双送上热搜,当时尚雯婕与聂心远仍是“战友”。

根据圈内人士的说法,尚雯婕在黑金持股比例虽达到42%,拥有决策话语权,但在公司成立很长一段时间内,尚雯婕都只是合股而未参与公司管理,真正的“掌舵者”为聂心远。但进入2019年,尚雯婕和聂心远开始“闹分家”,据报道,聂心远因资产侵占和黑金经纪正式决裂,自此尚雯婕被拉来紧急救场,从明星合伙人变身黑金法人代表。

2021年年初,尚雯婕被限制消费,起因是黑金娱乐未能履行合同要求,向合作方北京千店科技交付应偿服务费234万,被起诉后又未能在规定日期交付赔款,因此,法院对黑金法人尚雯婕实施了消费限制。

之后,尚雯婕火速结清了这笔欠款,但黑金经纪也发布公告称,该案件指向的合同纠纷发生在“前任管理层”经营管理期间。这也坐实了外界所传“尚雯婕替聂心远背锅”的说法。

曾舜晞与黑金经纪签约时,负责制定协议与签约的管理层正是聂心远。2014年曾舜晞通过新人选拔加入黑金经纪后,便成为了公司的力捧艺人,不仅频繁在各大时装周露脸,也参与了《择天记》《带着爸爸去留学》《倚天屠龙记》等影视项目。虽然,曾舜晞一度被外界吐槽“捧不红”,但其资源在黑金经纪的同期艺人中无疑是最好的。

或是因此,在聂心远与尚雯婕“分家”的过程中,曾舜晞选择站队聂心远。据爆料,曾舜晞希望脱离黑金经纪与聂心远另立门户,但因自身与黑金签订的合约尚未到期(到期日为2022年6月),所以才涉入了纠纷,最终与公司对簿公堂。

早在2020年9月,曾舜晞与黑金之间便已出现裂缝。据爆料,当时曾舜晞曾“私下接工作”,对此黑金发布声明称,曾舜晞为黑金娱乐独家签约艺人,未经黑金同意,曾舜晞不得自行或委托第三方代理及经营其任何形式的演艺事务。或许,当时曾舜晞便已陷入聂心远与黑金之间的“高层内斗”。

据爆料,曾舜晞之所以被冻结资产,源于在庭审时相互举证的过程中,黑金经纪提出司法审计账目,被曾舜晞拒绝,由于账目不清且两方各执一词,黑金为了防止资产被转移,决定申请财产冻结。由此来看,此次曾舜晞与黑金对簿公堂,远不止解约如此简单。

那些年黑金错失的好苗子

黑金留不住曾舜晞,并不意外,且不说处于上升期的曾舜晞有条件签约更具实力的经纪公司,仅从粉丝爆料来看,黑金也并非曾舜晞的“好归宿”。

诉讼消息爆出后,相关新闻下被“黑金经纪压榨艺人前科累累”的图片刷屏,图片中,曾舜晞粉丝列出了黑金经纪“不支付酬劳”、“不让查账”、“不给宣传费”、“下黑通稿”、“威胁艺人”、“搅黄项目”六宗罪。有粉丝爆料,曾舜晞自2019年开始便没有拿到一分钱,直言“希望早日解约”。

该爆料真假暂且不论,但粉丝对于黑金经纪“前科累累”的控诉,倒不是无风起浪。曾舜晞不是第一个和黑金经纪对簿公堂的艺人,曾舜晞粉丝也不是第一个手撕黑金的群体,此前,黑金经纪曾将旗下艺人蒋佳恩告上法庭,而迪玛希、侯明昊等艺人的粉丝,至今仍在控诉黑金经纪。

2015年,出演《花间提壶方大厨》的蒋佳恩与黑金经纪签下了八年合约,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该份《艺人合约》规定,前三年黑金享有艺人净收入的九成,而艺人仅享有一成,第四年至第六年,双方分成改为八二分,第七年至第八年,双方分成改为七三分。同时,双方签订的《补充协议》显示,黑金经纪每月向蒋佳恩发放借款6000元用于日常生活,在艺人取得收入后,黑金将每笔收入的30%用于抵偿蒋佳恩的借款。

诉讼信息显示,该合约履行的前三年,黑金经纪所获得的相关净收益为53万,而艺人蒋佳恩自己获得的不足6万元,合约曝光后,外界直呼“霸王条款”。后因蒋佳恩患上抑郁症,无法履约出演新剧《人间烟火花小厨》,于开机次日主动放弃出演该剧,被经纪公司告上法庭索赔575万,最后法院判决蒋佳恩赔偿152万。

在娱乐圈,经纪公司与艺人之间签订的一般都为递进合同,随着年限变化分成比例也会发生变化,由此来看,黑金经纪与蒋佳恩的合约并无异常,但从分成比例看,诸多公司初期与艺人的分成基本都为七三分,随后再递进到六四或五五,初期九一这样的分成比例在娱乐圈实属罕见,据悉,在哇唧唧哇,艺人最低分成比例都为25%。

网剧《花间提壶方大厨》播出后,两年内分账收益超过7200万,吸引了无数从业者入局分账赛道,在剧中饰演“方一勺”的蒋佳恩也因剧出圈,以清纯可爱的形象和自然的演技收获了一批粉丝,蒋佳恩本应进入事业上升期,但却因各种复杂原因患上抑郁症,并在败诉后被雪藏。

黑金经纪曾拥有不少好苗子,但无一例外,都未能成功捧起来。2015年,在“欧亚歌手大赛”夺冠的迪玛希被聂心远看中后,签约到了黑金经纪旗下,黑金负责将迪玛希推向中国市场,登上《歌手》就是第一步。聂心远的眼光确实“稳准狠”,2017年,迪玛希因自身的惊艳唱功,从《歌手》的舞台一举出圈。

但从迪玛希粉丝此前对黑金经纪的“讨伐”来看,黑金曾承诺2017年年底为迪玛希发行专辑,但到了2018年年底,专辑仍未正式推出,此外,对于迪玛希登上春晚、参加戛纳电影节等活动,黑金的宣传力度也远远不够。2017年参加《歌手》时,迪玛希称得上“流量大魔王”,但《歌手》结束后,黑金却未能在艺人的推广上持续发力,导致迪玛希错过了最佳的事业上升期。

如今在内娱,粉丝手撕经纪公司已是常态,但一家经纪公司被多名艺人的粉丝轮番控诉却并不常见。目前,在黑金娱乐官网中处于第一位的艺人是侯明昊,可过去几年,侯明昊粉丝对黑金的质疑从未停止过,相关声讨涉及公司匹配资源太少、宣发推广力度欠缺、艺人定位有误、缺失发展规划等方方面面。

聂心远曾被外界称为“华娱新一代偶像教父”,但事实上,在他掌舵黑金经纪的时期,该公司在艺人运营上频频失利,且让黑金被冠上了“黑心公司”之称。这一切都证明了,黑金经纪在艺人孵化与管理上的乏力。

偶像赛道与影视赛道“双输”

从当下的业务范围来看,黑金经纪主力孵化的是年轻演员,旗下艺人的发展则以影视、音乐、综艺各大领域多栖为主。但最开始,黑金的目标其实是做男团。

新浪科技2015年C+峰会上,尚雯婕明确表示要挖掘培养新生代男团组合,聂心远也曾直言要将黑金经纪打造成“中国版的杰尼斯事务所”。

黑金最初的定位,预想上是可行的,毕竟尚雯婕是从音乐赛道脱颖而出,而偶像团体主攻的也是音乐领域。于是,2014年黑金经纪成立后,尚雯婕和聂心远就火速推出了男团Fresh极客少年团,由曾舜晞、李昂洋、侯明昊、马尔辰、万翔和刘赫城组成,但仅过了一年时间,这个男团就已经名存实亡。

当时,聂心远将原因归咎于国内偶像市场大环境的不成熟,固然有此原因,但这仅是外力。

不难发现,Fresh极客少年团在发展上以音乐为主,但因组合成员皆是新人,缺乏知名度,团体只能高度绑定老板尚雯婕,借助尚雯婕的资源在圈内活动,但当时,尚雯婕自身已进入“老选秀人”维持热度的时期,能带给Fresh极客少年团的助力是有限的。相比之下,乐华娱乐选择与韩国主流经纪公司合作,丝芭传媒复制日本AKB48的打法,无疑更为明智。

觉察到男团组合难以变现后,Fresh极客少年团很快解散,曾舜晞与侯明昊的发展路线,也都转变为了以影视为主。

但2018年,黑金又重回了偶像赛道。当时互联网偶像选秀风潮袭来,黑金趁势迅速成立黑金计划,面向全球公开招募练习生,并将施展、李振宁、师铭泽、姚博岚、区天瑞五名练习生送上了《青春有你》,其中李振宁最终高位出道。黑金经纪的目标,自然是通过选秀节目的造势,带动黑金计划练习生的储备量和新练习生的知名度,复制时代峰峻“老带新”的打法,但奈何,新的偶像赛道降温太快。

因为黑金计划的推出,很多人将黑金经纪定义为偶像娱乐公司,但事实上,早在向选秀节目输送练习生时,聂心远就曾表示黑金虽然在布局练习生培训体系,但未来并没有打造团体的计划,而是要孵化复合型偶像艺人。由此来看,经历过Fresh极客少年团的失败后,黑金对国内偶像产业的信心并不充足,因此仍计划在偶像赛道和影视赛道多点发力。

可惜的是,偶像赛道前景迷离,影视赛道也并非黑金经纪的强项。

黑金经纪和嘉行传媒是相似的,二者都是由艺人工作室衍生而来的经纪公司,但相比之下,嘉行前几年的优势在于旗下拥有杨幂和迪丽热巴这两大招牌艺人,且逐渐参与到了出品环节,所以嘉行走上了“头部艺人带动中腰部”的打包式发展路线,但黑金的头部艺人尚雯婕驻扎的是音乐领域,对旗下艺人在影视赛道的助力捉襟见肘。

因此,黑金旗下的曾舜晞和侯明昊虽然进军影视赛道多年,但发展势头却很是缓慢。曾舜晞于2015年正式进军影视圈,但多年来担纲大IP主演的剧集仅有《倚天屠龙记》,侯明昊在2015年便出演电影,但至今主演的都是网剧,不少剧中担纲的还是配角,2018年,侯明昊主演的《人不彪悍枉少年》虽口碑尚佳,但依然是小成本校园剧。此外,黑金经纪后来签约的陈靖可,如今也在小网剧圈打转。

黑金经纪的起点和尚雯婕的圈内地位,决定了黑金不可能如和颂传媒般,耕耘几年便具备签约成熟艺人的资本,因此,黑金最初就将目光瞄准了新人,但是,要在新生代艺人中选宝并孵化出巨星也是门技术活。黑金的技术显然不到位,严苛的合作条款,让黑金失去了蒋佳恩这种潜力股,而在影视赛道话语权的缺失,让黑金的头部艺人侯明昊与曾舜晞长期处于不温不火中。

比起被外界冠上“黑心公司”的称号,聂心远离去后尚雯婕的独木难支,未来曾舜晞解约后公司头部艺人的流失,才是黑金经纪更应该担忧的。发展七年,至今未捧出一个红过尚雯婕的艺人,对黑金而言更是致命的。

本文系作者镜像娱乐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