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簪行》难产始末的众生相

观娱象限

观娱象限

· 7月20日

书粉拍手称快。

播放 暂停

《青簪行》难产始末的众生相

00:00 13:21

文 | 观娱象限,作者 | 缈秒、琢介

《青簪行》难产,过去打得天昏地暗的粉丝们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或许意识到竹篮打水,撕了个寂寞。

《青簪行》播或不播,都注定是一个贻笑大方的影视剧制作与传播案例。

从选角开始就陷入纷争,演员官宣粉丝撕番,海报发布战争升级,拍摄过程中又爆出阴阳剧本、魔改原著等严重问题,自传出影视化至今,《青簪行》一路备受瞩目,两家粉丝撕到杀青、撕到被央视点名,也间接导致该剧因为风险评估,播出日程一直推迟,悬而未决。

5月3号,CCTV电视剧官博发出了一条微博消息,“一起期待《青簪行》”,并艾特了男主吴亦凡。正以为它要迎来定档开播的曙光时,吴亦凡出事了。

近日,都美竹公开发声之后,不断有女生加入指控,吴亦凡丑闻事件仍在持续发酵,并且性质愈发恶劣,触及法律底线。商务品牌纷纷解约或者宣布暂停合作,作为吴亦凡唯一确认的待播影视作品,《青簪行》或许也将面临永远无法播出的危机。

《青簪行》难产,过去打得天昏地暗的粉丝们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或许意识到竹篮打水,撕了个寂寞。

只是吴亦凡粉丝还在等待法律还“哥哥”一个清白,而杨紫粉丝开始忍辱负重,展现其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大局观”,剩下普通观众漠不关心,唯有《青簪行》原著小说的书粉喜从天降,恨不得敲锣打鼓庆贺《青簪行》不能播出这桩幸事。

吴粉、紫粉、书粉,究竟是怎样走到今天这步的,在吴亦凡事件之外,粉丝贯穿了整个《青簪行》的纷争始末,也是颇有意思的一件事。

01 失控的撕番大战

自2017年,古装言情探案小说《簪中录》传出影视化消息,就屡屡因为网传选角而进入大众的视线。

喜闻乐见,网传等同于“溜粉”,而溜粉几乎成了稍微带点流量的影视剧开拍前,掀起各家粉丝大战、挑起舆论热度的固定流程。从胡歌、杨洋、任嘉伦、肖战,到刘诗诗、古力娜扎、李沁、杨颖、宋茜、赵丽颖等,大半个娱乐圈的明星和粉丝都被溜了一遍。

这个漫长的“网传”过程将近两年,网友的耐心逐渐耗尽,《簪中录》也被嘲讽为“溜人溜得最多的「世界名著」”,诸多小生小花的粉丝已经在微博热搜打过好几个回合。

此时的书粉已经对各家撕逼见怪不怪,一副放弃抵抗姿态,顺带吐槽一句:但凡作妖太多的,好饼都会变毒饼。(饼意味着影视资源)

或许一语成谶。

时间来到2019年,10月30号,在“2020腾讯视频V视界大会”上,腾讯公布了腾讯视频之后的重点影视项目以及演员阵容,其中,改编自侧侧轻寒所著小说《簪中录》的古装剧《青簪行》,由吴亦凡、杨紫担纲主演。

两位主演尘埃落定,但真正的“闹剧”才刚刚开始。

阵容官宣当日,便有影视相关的博主发布作品资讯,“#簪中录主演# 官宣——腾讯宣布《青簪行》由吴亦凡、杨紫出演!”这条资讯发布没多久,博主便重新编辑了资讯,最末尾加了一句“按姓氏拼音排序”。

在路人看来莫名其妙的求生欲,却是粉丝眼里不可不争的头等大事,在这部剧里,究竟谁才是“一番”?

男一女一的定位对粉丝来说不够明晰,流量明星的番位誓要分出高下。于是,粉丝们有的将爱豆的“战绩”罗列出来控评,有的则从原著入手,希望以此来证明自家爱豆“准一番”的位置。

原著《簪中录》讲述一桩由女宦官的爱恨情仇,步步牵引出大唐皇家惊心的秘案。主要描写了女主角黄梓瑕从被人诬陷的罪犯到夔王府的太监,通过调查案情终于洗清冤屈并成为了夔王妃的曲折离奇经历。

在这个意义上,确实可以理解为当下流行的“大女主”作品。杨紫粉丝认为既是“大女主”,紫妹自然是不可撼动的核心主角,粉丝对“一番”的执着也无可厚非。但吴亦凡作为四大初代流量,咖位是无法舍弃的包袱,其粉丝冲锋陷阵,身经百战,撕逼更是家常便饭。但吴亦凡进军演艺圈后,烂片居多,始终没有一部可圈可点的主演作品。《青簪行》作为腾讯视频的S+项目,资本看中吴亦凡的流量,吴也急需通过一部影视剧来证明自己。

所以这一波,为了偶像的发展,吴亦凡的粉丝们极为强势。但杨紫作为90后流量小花,近几年资源丰厚,人气居高不下,紫米(杨紫粉丝)的战斗力亦不容小觑,在小花圈子里是出了名的“能打”。

于是两家粉丝碰到一起,狭路相逢,杀气腾腾,谁也不让谁。

2019年11月14日18:30,《青簪行》官微有三条微博同时与网友见面。杨紫艾特吴亦凡:“你好,李舒白(吴亦凡角色)。”吴亦凡艾特杨紫:“你好,黄梓瑕(杨紫角色)。”剧方也发微博:“簪起挽青丝,簪落注生死,欢迎两位同月同日生的演员加盟。”

然而两位演员的粉丝对于番位问题依然吵得不可开交,经纪人不得不下场安抚粉丝们的情绪。但各种舆论不绝于耳,甚至在开拍前还一度传出吴亦凡辞演的小道消息。

直到两位演员进组拍摄,路透流出,“撕番”事件才消停了一段时间。只是没过多久,有粉丝发现,在豆瓣的演职员表中,吴亦凡排到了杨紫前面。此事引发争议后,杨紫又换到了吴亦凡前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更大的“撕番”浪潮又扑了过来。

2020年6月3日,《青簪行》剧方首次发布双人海报。双方粉丝拿起了“显微镜”,对海报进行各种推理分析来证明自家才是真正的一番,并暗踩对方,番位之战白热化。吴亦凡和杨紫的粉丝各执一词,一方认为吴亦凡站在海报C位,另一方认为杨紫的名字位置比吴亦凡高。

闹剧愈演愈烈,《青簪行》也因为撕番频繁登上热搜,粉丝撕得热闹,路人也看够了笑料,不明白究竟有什么意义。

三天后,央视六套在《今日影评》节目中严肃点名《青簪行》撕番位事件,影评人谭飞直言:“很多人患上了C位依赖症。影视业不要让流量和资本挂钩。”

遭到央视点名,业内公开批评,《青簪行》背后也牵扯出了行业之疾。

《青簪行》官宣7个月后,曾有“阴阳剧本”的传闻,有网友爆料称原著《簪中录》被魔改,主演杨紫和吴亦凡拿到的剧本不一样,在两个不同的组分别拍摄。方便在拍摄完毕后剪辑成大女主的《青簪行》和大男主的《天河兴》两部剧,而撕番也是为了掩盖阴阳剧本。

片场还出现了“飞页剧本”,即一边拍戏一边即时写剧本。自称《青簪行》编剧之一的伍倩曾在微博透露,该剧为男主角加戏,包含大量女主角高光戏份转移给男主,有“男主抢戏”之嫌。

撕番战线不断拉长,又不断节外生枝,吵得沸沸扬扬。

6月6日,杨紫发布微博长文进行回应,字里行间表达了全剧组人员的辛苦付出以及对作品的珍惜,但文中“很多不该有争议的事情变成了争议,很多已经达成共识的问题又成为了问题”以及“戏外的争议我会交给工作人员去处理,相信片方也会遵守契约精神,妥善处理好后续”被网友与紫米解读,认为杨紫此番言论是间接承认阴阳合同,遭遇不公,但吴亦凡因此处于舆论下风,其粉丝认为长文不过是杨紫的自导自演。

总之,两家粉丝都在为爱豆委屈,但《青簪行》剧方始终失声,没有出来解释,且发布的物料模棱两可、左右逢源,所以双方粉丝从声讨对方逐渐变为了给剧组施压,要求剧组正面回应。

《青簪行》也在这场大战的喧嚣与妥协之下,于去年7月苟到了杀青。只是之前造成的恶性影响,势必会影响宣发环节,加上近期影视剧的“空降”习惯,一直未见定档消息。直到今年5月3号,CCTV电视剧官微预告《青簪行》,疑似开播在即,但没想到,“撕番”之争又见端倪,大家是真的腻了:无不无聊啊。

粉丝撕逼,路人看戏,而有些书粉在得知吴亦凡出演男主李舒白的时候,其实已经心死如灰。

曾有豆瓣豆友发帖:书N遍,广播剧N遍,无数个午夜梦回幻想过我的夔王会是什么样子,没想到,是发了福的“皮卡丘”。

02 生变的舆论阵地

只是在这场围绕《青簪行》的闹剧中,可能谁也没想到吴亦凡会出事。

随着指控的层层加码,吴亦凡陷入空前的危机,僵持的粉丝势力瞬间反转,杨紫粉丝如今出乎意料地取得了“胜利”,尽管代价是剧集的播出更加遥遥无期。

在《青簪行》的舆论阵地上,一直战斗力强悍的吴亦凡粉丝几乎是一夜间沉默下来。偶像的人设崩塌在即,面对大规模的声讨,粉丝反抗的声音在浪潮中变小,各大品牌的纷纷解约,粉丝更无暇顾及一部电视剧,仅能以一句没什么说服力的“期待吴亦凡”,以示其态度和阵营。尽管明白这部剧的能否播出还是个未知数,甚至无限接近于零。

而受吴亦凡事件的影响,《青簪行》中的其他演员无可避免地受到“牵连”,尤其是女主杨紫更显无辜。出乎意料的是,大部分杨紫粉丝并未借此机会“喊冤”,更不愿在此刻将杨紫推到台前。

有紫米表示,“作为杨紫的剧粉,一直对这部剧期待特别高,但是以目前的状况,不播出也不心疼。杨紫的实力有目共睹,未来会有更好的发展……不要混淆视听,转移话题和注意力,紫粉们也都希望受伤害的女孩子能有公平的结果。”

更多人表示,我们首先是女性,然后是观众,最后是紫粉。杨紫不差这一部,但冷漠与纵容会助长恶。相信法律,不要带杨紫。

当然也不乏有为杨紫叫屈的,但在“不带杨紫”的号召下,部分“可怜杨紫”、“杨紫太惨”的言论,被粉丝认为是对方粉丝在混淆视听,以便给杨紫扣上“占用公共资源”的帽子,破坏路人好感。无可否认的是,杨紫粉丝的反应,在某种确实提升了路人的好感,被赞为“有格局”。

吴亦凡粉丝哑火,杨紫粉丝“有格局”,双方粉丝之外,原著粉拍手称快。

《青簪行》的原著《簪中录》在晋江文学城免费发表, 共有两万多收藏。而据其改编的同名漫画,在”看漫画“平台上有27.6亿的人气,改编的有声剧也有不俗的战绩。

漫改、有声化都颇受好评,但回归到电视剧,原著粉与剧方却结怨已久。

从最初曝出选角开始,书粉便大为不满,如上文所提,炮火主要集中在吴亦凡身上。吴亦凡的演技长期受诟病,这也是原著粉丝最为不满的一点,他们普遍认为,吴亦凡根本配不上《簪中录》的主角李舒白。

这种态度和观点也影响到了部分读者的看书体验,有读者留下评论,自从知道影视化选角,就无法直视原著了。

之后接连曝出的剧本魔改、阴阳剧本、粉丝撕番等事件,彻底让原著粉为数不多的期待扫地。有书粉表示,看到《青簪行》上一次热搜,好感就减少一分,最后对其只剩下“扑街”一个祝愿。

而吴亦凡事件的发生,对书粉而言是极大的意外之喜。当对《青簪行》电视剧的好感已经耗尽,对方却连“扑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走向了“难以播出”这一结果,这对书粉而言,是加倍的心想事成。

他们将自己形容为这两天里最快乐的一方,根本止不住笑意。

而《簪中录》的作者本人“侧侧轻寒”,则在微博回应:“请大家别再问了,我是作者,真的只知道埋头写书”、“就算天上下刀子,也不能阻止我写文”,表示事不关己。尽管如此,她的粉丝还是不吐不快:“真不希望这部剧播出,他演夔王就是侮辱夔王。”

引起无数争论的《青簪行》剧方,仍旧沉默。@电视剧青簪行微博下,一共只有七条微博,但每一条微博几乎都曾被粉丝拿着放大镜来解读、争吵。

最新的一条微博停留去年12月30日,有趣的是,它几乎是记录这场战争的残骸现场。前排高赞评论基本仍是当时吴亦凡粉丝为其打call控评的文案,往下翻还有杨紫粉丝对撕番事件的委屈和质疑,而现在大量网友重新涌进了这条微博,他们大多笑剧方活该。

这里面有杨紫粉丝、原著书粉还有被烦透了的路人。

参考资料:

  • 1.《青簪行》“撕番”事件被央视点名 业内人士也公开批评,羊城晚报,2020年
  • 2.从撕番位到被质疑阴阳剧本,《青簪行》的争议越滚越大,《影视圈》Magazine,2020年
本文系作者观娱象限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4886 钛粉07496 钛粉47967 钛粉11165 钛粉26647 钛粉55081
453人已赞赏 >
453换成打赏总人数45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