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顶流赚20亿?细扒吴亦凡单飞后的吸金之路

商业数据派

商业数据派

· 7月20日

平平无奇的赚钱小能手。

播放 暂停

八年顶流赚20亿?细扒吴亦凡单飞后的吸金之路

00:00 13:25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商业数据派,作者 | 廖羽

影视剧、综艺真人秀、广告代言以及音乐,哪个才是吴亦凡的“现金牛”?

“根本不敢放下手机,十分钟就看一眼,生怕一晃眼又错过一个瓜。”7月18日,@都美竹发布“战斗檄文”,向吴亦凡“宣战”,为一个多月以来的“未成年罗生门”打响最后的冲锋。

事件热度越来越高,与吴亦凡有合作关系的品牌不得不评估艺人风评对自身的形象影响。

于是,自韩束7月18日晚7点8分发布的“终止一切品牌合作关系”的博文开始,良品铺子、云听APP、立白、滋源、兰蔻、华帝公司、得保、康师傅冰红茶、王者荣耀、腾讯视频、乐堡啤酒、保时捷、LV、宝格丽等15个品牌纷纷发博,表示已暂停或终止与吴亦凡之间的合作关系。

吴亦凡的“塌房”导致了品牌方终止合作,这不仅意味着其商业价值大打折扣,还隐藏着赔付巨额的违约赔偿的危险。

在爆料中,都美竹称吴亦凡不到30岁就赚了“二三十个亿”,后者从韩国回到中国后的八年掘金之路也逐步浮出水面。

众所周知,吴亦凡2012年在韩国出道,2014年因不满SM娱乐对中国大陆艺人的不公平待遇,向首尔韩国大法院提交申请判决与SM娱乐的合约无效。法院从中调节两年,双方才终于在2016年7月达成共识,同意“艺人今后将在全世界范围内除日本韩国地区以外拥有自由开展演艺工作及自行委托第三方开展经纪业务的全部权利”。从这时起,“加拿大华人”吴亦凡才可以在中国自由“掘金”。

这么算来,直到今天,吴亦凡在中国不过呆了6-8年时间。如果按8年赚20亿计算,其平均每年至少吸金2.5亿元。

2.5亿/年是什么概念?这比北京文化、华谊兄弟、保利博纳、光线传媒“影视四巨头”2020年全年净利润加起来还高。吴亦凡真的有这么多钱吗?钱是从哪儿来的呢?

年均2.5亿,钱从哪里来?

据《商业数据派》调查了解,吴亦凡自2014年5月15日正式向首尔韩国大法院提交申请判决他与SM娱乐的合约无效后,便开始在中国活动。

凭借歌手、演员等身份,吴亦凡走穴掘金,主要收入构成来源于参演影视剧、综艺真人秀、广告代言以及音乐相关等四大部分,粗略估计其收入超过14亿元。

首先,吴亦凡以歌手身份出道,回国至今共发布32首单曲,其中以2018年4月24日签约环球音乐为分界线,之前创作的11首中只有3首吴亦凡SOLO发布且未含商业合作属性的歌曲,而其他都是具备推广、宣发合作方产品属性的歌曲或与其他艺人合作的歌曲。

而在签约之后,吴亦凡SOLO发布且未含商业合作属性的歌曲也只有13首,且这13首都包含在《Antares》、《TESTING》两张专辑中。

(数据整理、制图 商业数据派)

“合作歌曲赚的钱要分、做的商务歌都写在商务合同里,不和销量挂钩,而公司出钱做的专辑,当然大头归公司,所以说,按照吴亦凡8年32首、1年4首的速度,基本上没在做音乐上转到多少钱。”某资深音乐大V这样告诉《商业数据派》。

不过即便产量不高,吴亦凡依旧趁着2018年夏天《中国有嘻哈》的大爆,迅速在2019年的北京、南京、重庆等地举办了《天·地·东·西·ALIVE TOUR》巡回演唱会。据吴亦凡粉丝@Mocia1106回忆:“南京场当时开票秒空,开场后各种档次的票价飙升3—5倍,黄牛遍地走,很多人被骗。”

演唱会火爆如斯,可据业内人士爆料,吴亦凡因追求演唱会“光与影的艺术”及氛围感打造,在设备、场景设置等方面的挑费很高,因此赚的并不多。

所以说,作为歌手的吴亦凡并没有从音乐本身得到太多的认可和利益,可作为流量艺人,他却“毫不费力”的得到了想要的名和利。

2015年,吴亦凡归国之后,获得了出演徐静蕾导演的《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男一号的机会,正式开启演员之路。

据《商业数据派》统计,时至今日,吴亦凡共出演过11部电影,累计票房近35亿元,豆瓣点评平均分在5.20左右。而电视剧方面,吴亦凡只参演了《建军大业》(2020年客串)和《青簪行》(2021年未上线)。

(商业数据派制图 )

而吴亦凡究竟在参演影视剧方面赚了多少钱?大家众说纷纭。不过,在国家颁布“限薪令”之前,网络上有流传一张明星报价表,其中Angelababy以8000万片酬傲视一线女明星,而吴亦凡、鹿晗等人报价皆在1亿左右。

虽说此种说法略显夸张,不过“天价片酬”并非空穴来风。所以,以限薪令标准为底(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网络报价为顶,吴亦凡的片酬区间大致在起码在4200万(《爵迹》总制作成本1.5左右)-—1亿元左右。

因此,按照11部电影、7部主演的最低价来算(电视剧暂不计入),吴亦凡在影视剧片酬方面的总营收预计超过2.94亿。

此外,综艺、真人秀等也是吴亦凡的重要经济收入来源之一。据统计,从2015年至今,吴亦凡先后参加过9档综艺节目,其中包括现象级综艺《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等系列节目。

据业内人士@ vincent wong 称,“像吴亦凡、鹿晗.张艺兴这样的当红idol,真人秀对外报价1400w左右一期,实际酌情低一些,打包一季低一些、当红节目再低一些,比如2017年嘻哈搞定吴亦凡用了1个亿,棚内演播室类节目比真人秀便宜一半左右,比如鹿晗参加《好好吃饭》最终敲定价400w/期。”

(商业数据派制图 )

而吴亦凡的9档综艺,他都是全季参与,其中有2个户外综艺和7个棚内综艺,按照上述报价,以棚内综艺400万/期,户外综艺800万/期,一档节目12期的数据推算,吴亦凡累计综艺收入超过5.28亿元。

当然,作为顶级流量艺人,代言、广告作为最直接的捞金手段,或为吴亦凡贡献了超过5.815亿元收入、而在此次事件中,也成为最先“抛弃”他的资本。

据《商业数据派》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与陈伟霆一同代言腾讯应用宝开始,吴亦凡既代言过国民品牌统一(2015年)、农夫山泉(2017年茶Π)之列,也代言过科技品牌华为荣耀(2016年)、小米手机(2017年)等,此外新消费品牌良品铺子、高奢品牌宝格丽、游戏品牌王者荣耀等也十分青睐吴亦凡,至今其已代言过近50种品牌,其中不乏国际大牌。

(商业数据派制图 )

至于报价方面,2017年,水星家纺财报显示吴亦凡与刘嘉玲的代言费总计710万元(吴亦凡报价约为350万);2019年,有消息称良品铺子以2500万元签下吴亦凡代言;到来2021年,AI财经社报道,有网友爆料称吴亦凡与LV签署的三年长期合约,标价为2000万美元。

按350万价格计算2017年及之前的代言费用,以2500万元估算2018年至2020年间的吴亦凡代言收入,而2021年的4起代言合作则以4000万的价格推算。据此可推算8年以来,吴亦凡共从代言产品“捞金”超过5.815亿元。

公司开了又关,商业梦做了又醒

2.94亿的影视剧收入、5.28亿的综艺收入,再加上广告代言赚的5.815亿,加起来不过14亿余,距离20亿的目标还差不少,这部分收入,吴亦凡从哪里找呢?答案是:“开公司”。

2016年7月20日,吴亦凡工作室与SM公司先后发布合同纠纷终止声明,表示双方同意“艺人今后将在全世界范围内除日本韩国地区以外拥有自由开展演艺工作及自行委托第三方开展经纪业务的全部权利”,自此“加拿大籍”吴亦凡终于可以在中国自由“掘金”。

而在此之前,代替吴亦凡,以其名义在中国开公司的是吴亦凡的表哥吴林。据企查查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5年间,吴林先后成立上海凡世文化传媒工作室、北京中鼎鸿博电气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凡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上海亦聚影视文化工作室,组建并完善吴亦凡国内团队,并开始为其的国内事业奔走。

而2016年“声明”发布三个多月后,吴亦凡名下终于出现第一家重量级公司——新沂亿禾影视文化工作室(有限合伙)。

江苏新沂,地处苏、鲁两省交界,是徐州市的一个下辖市,常住人口不足百万,距北京710公里,距上海550公里,都算不得近。就这样一个苏北小城,却吸引了蔡徐坤、章子怡、张杰、谢娜、林更新等超200明星来此开公司,逐渐发展成了第二个“霍尔果斯”,而吴亦凡就是扎根其中的明星之一。

除了新沂亿禾之外,吴亦凡名下还有长兴亿和、长兴和纵以及厦门亿和云起三大公司。坐落于浙江湖州的长兴县在某种程度上与新沂有着一些相似之处,赵丽颖、白敬亭、吴晓波等人也群聚在此,开设工作室。

不过,“顶流”吴亦凡拥有的不止四家公司,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吴林通过层层嵌套的股权结构,关联公司多达48家,而这些公司如今已经被注销超10家。而《商业数据派》按照注销时间将其分为三大类。

上海亦聚影视文化工作室,注销于吴亦凡与SM公司“声明”发布前夕,想是已经完成了它的阶段性使命。第二批被注销的是四家成立于新沂、长兴的工作室,注销时间就在去年郑爽与张衡就商务往来打官司期间(2020年6月—9月),而此前郑爽也被爆出阴阳合同,不过始终未有定论。因为注销时间和工作所在地的特殊性,吴亦凡团队此举难保不会被外界解读为“此地无银三百两”。

而最后一批被注销的公司,是4家成立于2017年12月25日的“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注销时间就在本月9日。

就在7月8日,都美竹发布微博称经历网报和死亡威胁,在此公开疑跟吴亦凡工作室等人的聊天记录,微博被转发4.8万次。

(图片来源于企查查截图)

 

经过三波公司注销的操作,目前吴亦凡及吴林名下的控股公司只剩下8家,其中包括两家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4家传媒公司、1家工作室以及2014年就存在的北京中鼎,乍看之下,股权穿透图,“注销”标志红光点点,显得有些萧索。

而表现“萧索”的不止吴亦凡名下的公司,还有其多年来精心布局的投资版图。

2018年,吴亦凡代言小米5X之后,与小米再次合作成立天津星运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小米生态链公司幸运如我(Lucky Me)占股55%,吴亦凡占股45%。公司主营业务包括珠宝首饰、服装、箱包等,注册了A.C.E品牌,双方都致力于将其打造为顶流潮牌。

2018年12月26日晚,微博认证为“A.C.E品牌官方微博”的账号发出了第一条微博和一支视频,宣布“A.C.E is coming soon”,很快该微博粉丝数超过5位数。不过让人意想不到,A.C.E试运营后的效果并不理想,市场对其定价、用料、做工、设计等质疑声不断,销量也十分低迷。

受此影响,吴亦凡半年后便逐步退出了股东行业,股份由吴林及其关联公司代持,A.C.E 就这样被不死不活的晾着天猫上,少人问询,而吴亦凡的“潮牌梦”也随之不了了之。

除了“潮牌梦”之外,吴亦凡还有“厂牌梦”和“赛车梦”。2020年,吴亦凡宣布成立音乐厂牌“20XXCLUB”,签下了雾都Wudu、王嗣尧Turbo、林渝植等数位嘻哈歌手,并于2021年5月28日发布了20XXCLUB首支单曲《翱翔》,受到央视新闻、祝融号等多个媒体转载传播。

同样也是今年5月,吴亦凡还成立了“20XX Racing车队”,宣称将以老板和选手的身份参加2021亚洲保时捷卡雷拉杯……

公司开了又关,商业梦做了又醒,无论这次事件结局如何,吴亦凡都得去弥补众多品牌的巨额违约赔偿。(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商业数据派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4886 钛粉07496 钛粉47967 钛粉11165 钛粉26647 钛粉55081
453人已赞赏 >
453换成打赏总人数453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