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毛犬Siri的致命托运

锌财经

锌财经

· 7月17日

在自然面前,任何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

播放 暂停

金毛犬Siri的致命托运

00:00 09:5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锌财经,作者丨葛煜,编辑丨大风

金毛犬Siri在托运途中中暑死亡,把混乱的宠物托运市场拖出了水面。

这件事源于前段时间,网友@亚瑞蒂奥发文称自己委托“广州帮帮宠物托运”来托运自己快2岁的金毛Siri,当时下的是空运单,该机构却私下从空运改为陆运,从而造成狗死亡。

宠物市场的火热,也让托运赛道分了一杯羹。

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5-2020年我国宠物市场规模呈持续增长态势,2020年市场规模为2953亿元,同比增长33.5%。而预计到2023年,中国宠物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5928亿元。

事件曝光后,涉事宠物托运机构的行为引发众怒,并且在抖音持续发酵:

#达人用漫画为Siri发声,登上抖音热搜第一,热度1007w;

#为金毛发声,热度645.4w,单条视频点赞115.9w;

#金毛Siri主人发声,热度725.7w。

抖音上相关话题的视频

抖音上相关话题的视频

面对网友的指责与确凿的证据,托运机构承认了他们将空运改为陆运这一事实,随后给出了两种轻描淡写的解决方案:一是赔偿一条狗,二是赔偿6000元。另外,还有“广州帮帮宠物托运”又犯事的消息被曝光。有人称自家狗因托运过程中被残忍对待缺氧致死,宠物托运地址、联系方式同帮帮宠物托运一致。

这家托运机构轻蔑态度的背后,似乎认准了尚无明确法规有针对宠物的事件而进行量刑。但实际上,这家公司已经踩在了法律的红线上。

三番四次故意撒谎,涉嫌欺诈

再次回顾这次事件,“广州帮帮宠物托运”为了赚取陆运和空运的差价,曾三番四次地故意撒谎,最终导致金毛犬死亡。

起初,金毛的主人@亚瑞蒂奥与广州帮帮宠物托运签订了金额为2600元的宠物托运服务,约定托运方式为空运。但广州帮帮私自将空运改为陆运,并为了制造空运假象,提前一天接走了狗。

一路上,广州帮帮没有用航空箱而是笼子,工作人员称“飞机上只能用这种笼子,太大的机场不让托运”。

当亚瑞蒂奥收到航班取消的短信时,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上当受骗了。随即,她询问广州帮帮,工作人员却表示“宠物走机不受影响”,并坚称“狗确实走了空运”,期间以“不方便”为借口拒绝视频沟通。

工作人员坚称宠物走了空运

工作人员坚称宠物走了空运

眼看隐瞒不下去了,广州帮帮选择彻底消失不再回复。关于狗的死因,广州帮帮甚至狡辩称“是因为空运货舱里热”直到狗主人拿出证据后,广州帮帮才承认不是空运而是陆运。

直到舆论发酵了几天后,广州帮帮终于现身就此事给个说法,称“托运本来就有风险”,并表示“我们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企业,现在疫情影响生意不好做,我们要拿出很多金额”。

帮帮宠物托运有恃无恐的背后,实际上,这种行为已经踩上了刑事量刑的边缘。

据在抖音获得认证,为本次事件发声的李叔凡律师表示:

第一,虚构事实从而使人形成错误判断,这已经符合诈骗罪的客观要件。在本次事件中,金毛犬Siri主人和帮帮宠物事先约定走空运,实际走陆运属于虚构事实;金毛犬主人支付了2600元,客观事实上支付了财产,已经符合诈骗罪的客观要件。

第二,在起刑标准上,虽然本次金毛犬Siri单次事件涉案金额为2600元,未达到起刑标准,但小额诈骗是可以累加的。

也就是说,如果其他宠物主人也在委托帮帮宠物的过程中,遇到类似情况,是可以累加金额的。一旦达到相应金额,可以根据诈骗罪量刑。

特别是在社会舆论的大关注下,帮帮宠物托运想要以“6000元”来平息众怒,绝非易事。

涉事后还能正常营业,一个缺乏监管的行业

闹得沸沸扬扬的广州帮帮宠物托运致死事件还未结束,另一边就有网友扒出该机构仍在正常营业。

根据抖音用户@阿斗和凯丽发布的视频称,在询问对方现在能否办理宠物托运时,广州帮帮称“可以”,并表示“在忙晚点”。

而就在亚瑞蒂奥曝光的事件得到网友关注后,另一位@像我这样的树啊的网友发文称,自己十岁的金毛厚厚被号称专业宠物活体运输残忍对待致缺氧缺水死亡,据她表示,宠物托运地址、联系方式,同帮帮宠物托运一致。

亚瑞蒂奥曾在发布的微博中提到,还有其他宠物托运死亡事件背后藏着多家名字不同,但拥有同一地址和同一号码的托运公司,那就是广州帮帮。

受害者发布的微博

受害者发布的微博

根据天眼查显示,广州帮帮是一家宠物托运服务商,专业为各大客户爱宠服务航空托运、随机托运、中铁快运、港澳托运、汽车托运、中转托运、宠物出国、机场接送、代办检疫、代购笼具、上门接宠、宠物寄养等专业项目。

这家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其公司股东在广州致诺宠物服务有限公司持有50%的占股。根据金毛厚厚的主人微博发文所指的,正是广州致诺。

有媒体找到了广州帮帮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所开设的淘宝店,名为“帮帮宠物旅行社”,目前仍在销售全国宠物托运服务。不过,在用宠主身份向对方发送托运咨询后,页面只显示“已读”,却再也没了回复。

股权穿头图 数据来源:天眼查

股权穿头图 数据来源:天眼查

在金毛厚厚主人曝光的“宠物游”服务里,评论区也有受害者称自家猫曾也办理过相关服务。当时,猫主人与该机构约定从南京到上海托运一只小布偶,但最后发现不是空运而是陆运,到主人手里时猫已经严重脱水,最后因感染死掉。

实际上,有近十倍差价的“假空运”行为泛滥。实际上,有近十倍差价的“假空运”的行为早已泛滥。

目前,宠物托运的方式主要分为空运和陆运两种。随机托运的一个必要条件是宠物主所搭乘的飞机必须有有氧舱,所以需要宠物主提前询问航空公司,确定有有氧舱后可订票并预定有氧舱。

但往往宠物主需要提前备好宠物航空箱、宠物疫苗本和有航班信息及具体时间的动物检疫证明。不少宠物主因不了解具体流程,或是行程较赶直接选择了宠物托运公司。

一方面是行业鱼龙混杂,另一方面托运公司收费不一问题频出,这就造成大多数选择宠物托运的宠物主上当受骗,宠物命丧无良商家之手。

托运行业,混乱不堪

据锌财经了解,现在的宠物托运公司几乎没有任何的行业规范。

受访者张琳告诉锌财经,自己早前过年回家经常会找宠物托运公司,但来回几次后出于宠物安全考虑,决定不再找宠物托运服务。

在宠物托运服务的过程中,张林全程都是和工作人员微信沟通,没有线下接触过。付款也只是微信转账,没有票据也没有相关合同做保障。接送宠物的地点并非线下门店,有的是要将宠物暂时存放到陌生人家,有的直接被扔在货舱里,没有专人做宠物的看护。

网络上的宠物托运站点

网络上的宠物托运站点

实际上,因宠物托运公司造成的宠物托运事故不在少数。

在黑猫投诉上,有多起宠物托运致死、伤害事件投诉。有宠物者称在网上购买了宠物托运的服务,商家答应宠物主人会放水和食物,结果还是并没有履行承诺,宠物狗最终因脱水而死亡。

在微博、知乎等其他平台上,也能看到和宠物托运公司相关的吐槽与投诉,主要是工作人员态度太差、托运过程中临时加价、承诺的保温或降暑措施没有做等这些方面。

最关键的是,宠物托运没有标准的流程规范与相关的监管机制。

即便是很多成熟的品牌,在不同地区的服务标准也不同,有的加盟店不仅服务态度较差,相关的手续也不够齐全。一旦加盟店出事,品牌不一定会愿意负责。

另一边,没有正规手续随意开店的小商家也层出不穷。有媒体曾曝光,在“宠物托运”贴吧中,有各类小型运输队、司机发布信息称可承接全国拼车、包车业务,称可运送一切活物。

贴吧里充斥着各种托运信息

贴吧里充斥着各种托运信息

没有正规的托运流程、与顾客间的约定形同虚设、服务态度差别较大,当参差不齐的宠物托运公司来到消费者面前,消费者只能选择一条充满风险的路。

但在一些国家,对动物的立法已经比较完善。在国内,关于动物保护的法律也几乎只有面向野生动的《野生动物保护法》,而针对家养宠物、虐待动物、遗弃动物、伤害动物方向的法规尚不完善。

比如,在德国,一般伤害动物将处以罚款,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最高将判处有期徒刑3年;日本的《关于爱护及管理动物的法律》规定,滥杀和任意伤害动物要处一年以下徒刑,同时处以100万日元的罚款,虐待和遗弃动物罚款30万日元。

对当代社会来讲,宠物早已不再是一只动物那么简单,更是家庭成员和精神寄托。而在自然面前,任何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 

本文系作者锌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