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德云社到赵家班、开心麻花,喜剧厂牌为何集体押注“团综”?

娱乐独角兽

娱乐独角兽

· 7月17日

团综并不好做,偶像市场如此,喜剧市场亦是。

播放 暂停

从德云社到赵家班、开心麻花,喜剧厂牌为何集体押注“团综”?

00:00 09:46

文丨娱乐独角兽,作者丨糖炒山楂

​播出五期的《象牙山爱逗团》,仍然没有实现市场意义上的突围。猫眼专业版上,它的最佳市场热度排名停留在第六名,略微遇冷的综艺市场上这个成绩谈不上惊艳。不过作为赵家班(辽宁民间艺术团)的团综首秀,它背后的行业趋势仍然值得聚焦。

一个显著的现象是,喜剧与团综的碰撞在这个七月火热爆发。除了在播的《象牙山爱逗团》,德云社的《德云斗笑社2》已于近期开启录制,开心麻花宣布携手东方卫视和优酷打造综艺《麻花特开心》,还有更早前大碗娱乐的《喜剧班的春天》、笑果文化“升级”前的《脱口秀大会》,市场上五大喜剧厂牌已然全员到齐。

“团综”最初是日韩偶像产业催生的产物,近年来逐渐在国内落地生根,从《TFBOYS偶像手记》到《横冲直撞20岁》、《姐姐的爱乐之程》,国内市场对团综的认知度正在大幅提升。喜剧和团综的成功嫁接亦是在此基础上:2015年《喜剧班的春天》首开先河但并未形成趋势,市场普遍将《德云斗笑社》视为喜剧团综的鼻祖。

喜剧厂牌的入局能够再激活团综赛道吗?喜剧团综能够缔造新的综艺风口吗?集体押注的热浪背后,这并不是一个肯定的答案。而市场上喜剧综艺普遍疲软、头部喜剧人审美疲劳严重、团综并不成熟的市场模式,以及各大喜剧厂牌不尽相同的困境等现实问题,也迫切关注着这个答案。

喜剧厂牌集体押注,“高起点”下的喜剧团综好看吗?

虽然以“团综”的概念框住了《德云斗笑社》《象牙山爱逗团》,但无可否认,相比偶像团综作为偶像市场快速爆发下的产物所展现出的圈层属性和对粉丝经济的依赖,喜剧团综天然站在了市场的高起点上。

这种“高起点”贯穿在综艺制作和观众基础等多个方面。其一,喜剧人天然与综艺属性相契合,综艺市场对喜剧人的追捧更是由来已久,从宋小宝、杨迪到如今的郭麒麟、李雪琴,无不是综艺的宠儿,从这一点来看喜剧团综的全员喜剧人阵容可谓得天独厚。

其二,虽然以团综进行定义,但其本质上是喜剧综艺的一种更年轻化的表达,再加上德云社、赵家班、开心麻花等喜剧厂牌长久以来积攒的观众基础,也决定了它的市场受众群体较之其他品类更多广泛,粉丝忠诚度也更高。在《象牙山爱逗团》的豆瓣评论中,东北人的声音不在少数。

如果说前两点奠定了市场基础,那第三个则是制作层面的高起点。严敏执导,郭德纲、于谦、岳云鹏等常驻的《德云斗笑社》,是典型的综艺高配阵容,也给到了市场极大的信心,而收官豆瓣7.7分和播放量12.39亿的成绩也是有力论证;《象牙山爱逗团》同样集结了《极限挑战》《欢乐喜剧人》等幕后制作班底。

这些也在不断拉高市场对于喜剧团综的期待值,观众审视的目光更加严苛。以《德云斗笑社》为例,说学逗唱的哥哥直击年轻人的娱乐语境,节目中关于相声行业的文化传承展示也极其全面,只是诸如投票环节等仍然引发了一些两极化的声音。

如果说《德云斗笑社》尚且给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那《象牙山爱逗团》或许并不能称之为真正的喜剧团综。节目中除了东北人的喜剧天赋外,其实鲜少展现更专业的小品文化;以旅行真人秀为载体,走出东北,但对其他地域文化更多是浅尝辄止,更遑论其中文化的精彩碰撞;缺少代表性的领军人物也是网友诟病的点。

目前市场上的正向舆论主要集中在了“东北话本身的幽默属性”上,不过从舆论走向来看节目也在渐入佳境。而回归市场,在《德云斗笑社》之后,高起点下的喜剧团综,仍然亟需一个更有力的承载和延续。

喜剧厂牌的破圈尝试,非典型“团综”的承载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那帮师兄弟们他们身上都有自己独特的特点,通过这次团综让更多的观众来熟知他们”,在《象牙山爱逗团》中宋小宝曾明确表达过这一诉求;除此之外,《德云斗笑社》以选拔新的“德云一哥”为题眼,《麻花特开心》则瞄准了喜剧电影选角的命题……

看似割裂的主题背后,指向了一个共同的现实:喜剧人正在迫切走向市场,提高市场认知度。经历了前期的积累和喜剧综艺阶段后,喜剧厂牌的泛受众进阶同样被提上了日程,而以更年轻的娱乐内容为载体显然是市场瞄准的捷径。当然还有去年疫情所带来的线下演出的停滞,也加速了这一进程。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和偶像团综多以旅行为主题,重在展现偶像们的团体旅行生活略有不同,不同喜剧厂牌所打造的喜剧团综也有着截然不同的模式和内容承载,当然这与各自的文化特质、企业架构以及未来主攻市场方向等密切相关。

《德云斗笑社》沿袭了“极挑”的模式,有趣灵魂的碰撞让节目精彩连连,又全面完成了一次对相声行业的侧写,德云男孩整体涨粉超过840万;第二季节目将进一步向饭圈文化、粉丝经济靠拢,这也与德云社的偶像化运营相契合。目前节目已经在录制中,演员们的花式招商、各种录制路透,也掀起了一轮轮关注。

和《德云斗笑社》浓烈的“团综”属性不同,大多数的喜剧团综更像是综艺品类的“喜剧变形”。《象牙山爱逗团》是喜剧版的“奔跑吧”和“极限挑战”,成员们在不同的城市体验不同的职业生活、完成不同的任务挑战。毕竟当下围绕着辽宁民间艺术团的最大诉求,是走出东北、重塑市场影响力。

《麻花特开心》像是喜剧版的“演员请就位”,届时沈腾、马丽、常远等坐镇,并有葛优、黄渤等担任飞行嘉宾。这与近年来开心麻花在电影、电视剧上的布局密切相关,而挑选新一代开心麻花班底也直指其新老演员断层、对头部演员依赖性强等问题。

早期的《喜剧班的春天》和《脱口秀大会》同样瞄准了喜剧人员的选拔和输出,不过前者的考核内容为原创喜剧,涉及脱口秀、小品等,后者则是以晋级赛制选拔和推出新脱口秀演员。不过《脱口秀大会3》开始走出“笑果年会”的范畴,真正做到了全行业参与,优质内容也带来了节目的全面出圈,成为市场最大黑马。

很显然,从诞生伊始喜剧团综就承载着更宏大的内容品类和市场命题,它没有统一的模样而是更具有“量身定制性”和“大制作属性”,不过此时乐观或许为时尚早。

喜剧团综的根基和“灵魂”,新赛道如何缔造新风口?

团综并不好做,偶像市场如此,喜剧市场亦是。虽然喜剧的本质决定了这不应该是一场圈层狂欢,但从市场效果来看,想要打造观众喜爱的喜剧团综并不容易。尤其是对于审美严重疲劳的喜剧观众来讲,如何让他们感受到属于团综的活力和新鲜感,同时又兼具喜剧市场的“话语权”,同样重要。

在市场频频将《德云斗笑社》和《象牙山爱逗团》的对比中,一个必然提及的点就是嘉宾阵容。前者由郭德纲、于谦坐镇,岳云鹏、郭麒麟等流量锦上添花,这直接保障了节目的专业性和市场性;相比之下,后者中除了宋小宝之外缺乏观众基础雄厚的演员坐镇,对《乡村爱情》IP的运用同样是点到为止。

“这种随便找几个人玩游戏的团综,国内哪个平台上不好几个,而且都是当红流量明星俊男靓女”,某豆瓣网友吐槽《象牙山爱逗团》。不过其他的喜剧团综并没有出现这一问题,沈腾、李诞、贾玲等“当家人”都曾或将坐镇节目。

头部喜剧人,是喜剧团综的标配,那自身的内容特色则是喜剧团综的灵魂所在。不同于偶像团综所展现的偶像个体,喜剧团综最为吸引人的是有趣的灵魂的碰撞、和不被大众所熟知的台前幕后的行业传承,前者中又以师兄弟传承、同门之谊下的碰撞为最,后者则戳中了观众的猎奇心态。

这也是《德云斗笑社》当初出圈的关键。尊师重道的森严传统、长褂背后的知识点等,一一向观众涌现,各种“行话”也都有了更具体的解读;而当这种森严又与喜剧内核相碰撞时,也会让观众分外投入。相比之下,《象牙山爱逗团》在这方面展现的并不足够,是以给到市场关于小品、二人转行业的认知也并不强烈。

喜剧团综的典型问题还有如何平衡娱乐性与专业性等。成熟班底打造的喜剧团综不可避免沾染了综艺市场的一些问题,与此同时相声段子的品质问题也成为市场诟病的重点,毕竟无论前期铺陈的有多好,最终市场的目光仍然是对准了演员的业务能力和内容本身,而这也是喜剧团综所需要注意的。

虽然喜剧洗牌入局团综声势浩大,也切实瞄准了喜剧厂牌、喜剧综艺乃至是整个泛综艺市场的痛点,但目前来看如何让这个全新的赛道成为新的市场风口,仍然需要从业者不断去摸索。而回归市场,真正的风口的形成和头部爆款的出现,或许要看下半年的《德云斗笑社2》和《麻花特开心》。

本文系作者娱乐独角兽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