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虎牙合并被监管禁止,透露出啥重磅信号?

雷达财经

雷达财经

· 7月10日

针对阿里和腾讯的两起反垄断监管 ,“罚单”与“禁令”交替,事后处罚与事前警示并举,不同案件采取不同的执法方式,也体现了监管的精准性,其背后是监管能力的提升和监管理念的成熟。

播放 暂停

斗鱼虎牙合并被监管禁止,透露出啥重磅信号?

00:00 14:24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雷达财经,作者 | 张凯旌,编辑 | 深海

传闻已久的腾讯反垄断监管靴子落地。7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腾讯申报的虎牙与斗鱼合并案依法禁止。据悉,这是是中国互联网领域的第一起“禁止集中”案件。

业内有声音认为,虎牙斗鱼并购叫停,是继阿里“二选一”后,监管部门有意在防止“资本无序扩张”树立的标杆性案例,也是对“掐尖式并购”的一次前置性监管手段。两起案例背后,是监管部门灵活运用“事后处罚”和“事前纠偏”两种执法模式,体现了监管工具箱丰富多样性。

此次终止,对腾讯影响巨大。因为合并事宜搁置,短短不到半年时间,虎牙和斗鱼股价大幅缩水下跌。如果从2020年10月13日,虎牙和斗鱼两公告合并之日算起,此番禁令给腾讯带来的直接损失已超过百亿。此外,斗鱼、虎牙面临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挤压,斗鱼在今年一季度亏损1.018亿元。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斗鱼、虎牙合并被终止,是监管部门下发的互联网领域第一张投资禁令,腾讯成为继阿里之后,又一家遭遇反垄断强监管的互联网企业。和今年4月阿里因“二选一”问题被罚182亿不同,此次终止虎牙、斗鱼合并,属于事前监管,堪称反垄断监管又一里程碑事件。

中国人民大学竞争法研究所研究员黄尹旭表示,虎牙、斗鱼合并终止合并,体现了我国反垄断监管的初衷。相对比美国动辄提议“拆分”大型企业的反垄断监管思路,我国监管方式不断精准化、创新性背后,尽显监管呵护、引导思路。

清华大学法学院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张晨颖认为,历经包容审慎的监管过渡期后,反垄断这柄悬于互联网平台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我国乃至全球司法辖区逐渐降落,强化反垄断已经成为全球范围内的发展趋向,推动平台经济从无序乱序的“野蛮生长”态势迈入法治规范下的“有序发展”阶段。

此次虎牙与斗鱼终止合并,并非意味着互联网领域反垄断终结。目前,互联网领域反垄断方兴未艾。今年4月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7月7日,市场监管总局互联网领域公布二十二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件调查结果,涉及阿里、美团等,涉案企业分别处以50万元人民币罚款。

在行业人士看来,强监管时代已然来临,未来互联网平台发展将更加健康有序。

宣布合并后不到一个月,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出台

在腾讯的撮合下,虎牙、斗鱼两大游戏直播界平台的翘楚,曾无限接近合并。

2016年,著名的“千播大战”拉开序幕,市场上涌现出众多泛娱乐直播App,而在英雄联盟等爆款游戏的推动下,游戏直播也站上风口,虎牙、斗鱼、熊猫等玩家纷纷切入赛道。

作为游戏界龙头,腾讯自然也不甘落后。天眼查显示,2016年3月,斗鱼获得了腾讯领投的1亿美元B轮融资,短短5个月后,斗鱼再获15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腾讯又是领投方。参投的同时,腾讯不忘孵化“自家孩子”,当年7月,企鹅电竞成立。

激战一年后,加入战局的直播应用多数进入衰退期,王思聪旗下的熊猫直播就是典型案例之一,而脱胎于YY游戏直播的虎牙逐渐被斗鱼反超,直播圈竞争愈演愈烈。

此外,短视频平台在后方虎视眈眈,其对流量和用户时长的收割也可能快速在游戏直播市场撕开一条裂缝。

为了提高竞争力,2018年,腾讯开始了这场为期三年的整合。

该年3月8日,腾讯完成了对虎牙4.6亿美元的独家战略融资,两个月后虎牙上市,腾讯占股34.6%,仅次于占股48.1%的广州华多(YY直播母公司)。其还与虎牙达成协议:腾讯有权在交易的第二年和第三年,通过市场公开价格购买虎牙直播剩余股份,最多达到50.1%的控股份额。

投虎牙的当天,腾讯又完成了对斗鱼6.3亿美元的独家E轮融资。16个月后斗鱼上市,腾讯占股37.2%,成功坐拥大股东之位。

2019年3月,腾讯互娱成立了游戏直播业务部,用来协调已经归入“腾讯系”的斗鱼、虎牙和企鹅电竞,避免互相内斗。“腾讯拥有巨大的流量,以后就不用累死累活找用户了。”斗鱼的员工开始期待着化身腾讯员工,而斗鱼、虎牙的CEO也开始在腾讯电竞的年度发布会上现身发言。

2020年,腾讯推动两家平台合并动作开始加速。4月,腾讯以2.626亿美元的代价升级为虎牙大股东;8月,腾讯向斗鱼、虎牙发出合并邀约,提议双方根据适用法律进行股份换股合并。

2020年10月12日,传闻已久的斗鱼、虎牙合并成真。两家公司联合宣布将正式进行合并。根据合并协议,虎牙将通过以股换股收购斗鱼所有已发行股份,斗鱼将成为虎牙的私有全资子公司,并将从纳斯达克退市。而原腾讯旗下直播平台企鹅电竞,将以5亿美元价格转让给斗鱼,再与虎牙合并。当时,几家公司预计的交割完成时间是2021年一季度。

看上去,中国游戏直播行业“二超多强”的格局距离变为“一超多强”本已近在咫尺。但仅过了不到一个月,市场监管总局就在新发布的《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中强调:“《反垄断法》禁止经营者实施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集中。”

自此之后,网友们对斗鱼、虎牙合并一事进展的了解,大多是通过监管层之口。

2020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在答记者问时提到,“正在依法审查广州虎牙科技有限公司与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并等涉及协议控制架构的经营者集中申报案件。”

2021年2月7日,《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正式出台,对我国数字经济领域中的反垄断问题做出了针对性的规范。

知情人士透露,监管针对几起重大的互联网合并案审查自此开始,为期半年。

直到7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宣布,对腾讯申报的虎牙斗鱼合并案,依法禁止。

对于合并被禁止,腾讯在7月10日回应称,腾讯收到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作出的《关于禁止虎牙公司与斗鱼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合并案反垄断审查决定的公告》。公司将认真遵守审查决定,积极配合监管要求,依法合规经营,切实履行社会责任

抖音、快手在背后虎视眈眈,合并终止腾讯直接损失已超百亿

在行业人士看来,终止合并,对腾讯影响颇大。

有分析称,一旦腾讯完成了虎牙与斗鱼的合并,再结合其拥有的国内市场强势的游戏制作与发行能力、应用宝的强势渠道、广告的买量渠道,腾讯在今后主流游戏的发展方向、流量分配以及游戏赛事的话语权方面将进一步夯实头部地位;这一战略也为了抵抗积累的竞争,如今快手、抖音、B站等强势崛起的新玩家,让腾讯倍感压力。

而且如果合并成功,斗鱼虎牙也可以共享内容版权,从而大幅压缩成本。

依靠游戏直播起家的平台,斗鱼、虎牙在平台风格以及特质上有一定差别,如斗鱼持续深耕游戏直播内容,在端游内容以及大主播方面有着明显优势;而虎牙在发展游戏直播的同时也发力秀场等娱乐直播内容,拥有更高的市值以及营收能力。但整体上来讲,有财经评论员认为,斗鱼和虎牙平台的用户重叠率较高,且业务趋同。

在这个背景下,两家公司如果不能合并,就将直面彼此和外界的竞争。

双方的直接对话中,斗鱼显然是不被看好的那一方。公司自2月16日以来股价蒸发超七成,目前市值仅17.94亿美元,约为虎牙的一半。而在业绩方面,2021年一季度斗鱼刚刚交出了上市以来最差的一份财报,报告期内公司不仅营收同比减少5.50%,净利润也由盈转亏,与虎牙已经拉开了一定差距。

纵观整个游戏直播市场,虎牙、斗鱼身后,以B站、抖音、快手为首的“后浪”之势已经明显盖过了“前浪”。

数据显示,虎牙、斗鱼对于直播领域的核心资产——主播的掌控力正在减弱。

以游戏直播的日活、主播数、收礼和时长等各方面数据排名第一的《王者荣耀》为例,据靠谱二次元测算,2020年,虎牙、斗鱼的《王者荣耀》主播分别同比减少了8万人、4万人;相对应的是,B站、快手的《王者荣耀》主播同比增加了11万、30万人。

而在虎牙、斗鱼的优势项目《英雄联盟》上,其整体的主播数、弹幕评论数以及礼物收入则要小于《王者荣耀》、《和平精英》。

就算是潜在热门直播游戏的主播方面,如《使命召唤手游》、《黎明觉醒》、《原神》甚至是《摩尔庄园》,虎牙、斗鱼相比B站、快手也没能建立起优势。

更何况,B站、快手、抖音背后还分别坐拥2.23亿月活、3亿游戏短视频月活、6亿日活,这为平台提供了大量的转化潜能。

还有行业人士指出,再有天分的主播也不能一直保持内容的新鲜感,但短视频平台却能让头部主播个人IP的价值在更多的维度沉淀,从而借助直播平台的内容在自己的平台建立起新的直播生态。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18年初已经被封禁的卢本伟,在2020年B站“鬼畜全明星”中,视频总播放量依旧排在第一,其素材已经在鬼畜区繁荣了35个月。

行业人士认为,如果虎牙和斗鱼不能寻找到新增点,腾讯未来若想参与到游戏直播用户的争夺中来,可能需要想出一条新路了。

因为合并事宜搁置,短短不到半年时间,虎牙和斗鱼股价大幅缩水下跌。如果从2020年10月13日,虎牙和斗鱼两公告合并之日算起,此番禁令给腾讯带来的直接损失已超过百亿。

“罚单”与“禁令”交替,引导互联网平台健康发展

雷达财经注意到,在虎牙和斗鱼合并被否之前,关于企业投资并购行为中必须履行经营者集中申报程序的合规问题,监管部门已经进行了多轮持续匡正。

自2020年12月阿里、阅文、丰巢因“应报未报”问题被处罚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连续4次下发批量处罚,涉及20余家各类企业,阿里、腾讯、百度、字节跳动、美团、滴滴等互联网企业因对外投资频繁,均多次“榜上有名”。但这类罚单均是对企业过往投资行为里集中申报程序违规的“历史纠偏”,处罚上限50万元,且罚单中均强调,相关行为不涉及实质的垄断或实体上的违法。

此次虎牙和斗鱼合并被禁,与上述处罚的差异在于:这不仅是中国互联网行业首次被“禁止集中”,也是此轮监管中首次对正在进行中的投资行为下发行政禁令。

这也表明,即使是细分局部市场可能形成优势地位的行为,也被监管部门所关注,反垄断监管的范围看上去扩大了,但执法的前置更体现了精准性,对可能产生的垄断风险“防患于未然”,有利于提前消除对行业竞争的不良影响。

清华大学法学院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张晨颖指出,该案是我国平台经济领域禁止经营者集中第一案,自2009年禁止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2014年禁止马士基、地中海航运和达飞设立网络中心后的第三起禁止经营者集中案件,也是继2021年4月12日对阿里巴巴集团“二选一”做出行政处罚后,在平台经济领域又一重大典型的反垄断案件。

该案标志着在平台企业经营者集中领域,中央“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释放出清晰明确的监管信号,即国家在鼓励和促进平台创新发展的同时,积极预防和制止可能造成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垄断行为,保障平台经济规范有序创新健康发展。该案对于平台经济反垄断具有深远影响和示范作用。

华东政法大学数字法治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林北征表示,针对阿里和腾讯的两起反垄断监管,“罚单”与“禁令”交替,事后处罚与事前警示并举,不同案件采取不同的执法方式,也体现了监管的精准性,其背后是监管能力的提升和监管理念的成熟。

中国人民大学竞争法研究所研究员黄尹旭表示,此次监管动作表明反垄断法执法正在深入数字娱乐领域,遏制了平台垄断、促进了开放多元,有利于数字娱乐市场健康发展。这些正是体现了我国反垄断监管的初衷。相对比美国动辄提议“拆分”大型企业的反垄断监管思路,我国监管方式不断精准化、创新性背后,尽显监管呵护、引导思路。

目前,监管已起到了较好的引导效果,阿里、腾讯目前都表态,积极接受监管,转变发展思路。其中腾讯在今年4月份明确提出,将“社会价值创新”作为新战略底座,是互联网企业对可持续发展路径的主动探索。

本文系作者雷达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本文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不代表钛媒体立场。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钛粉28351 钛粉54471
468人已赞赏 >
468换成打赏总人数46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