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制吃药、失去财产、剥夺生育权,布兰妮“被监护”的13年

音乐先声

音乐先声

· 7月2日

从一炮而红到失去自由。

播放 暂停

强制吃药、失去财产、剥夺生育权,布兰妮“被监护”的13年

00:00 08:15

文 | 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 | 夏天,编辑 | 范志辉

谁也没料想到,一代青春偶像布兰妮·斯皮尔斯(Britney Spears,以下简称布兰妮),再次重回视野焦点,会是因为控诉父亲13年来的虐待式监护。

6月24日,布兰妮首次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参加了自己的监护计划的听证会。在与洛杉矶高等法院法官20多分钟的通话中,她谴责了父亲杰米·斯皮尔斯(Jamie Spears)和其他掌控监护权的人对她持续近13年的虐待式监护,控诉他们在违背她意愿的情况下,强迫她采取节育措施和服用精神类药物的行为。

布兰妮说“我不是任何人的奴隶”,并表示:希望在不被评估的情况下结束监护。

在这20多分钟的陈诉中,布兰妮两次被法官建议放慢语速,或许是太过紧张激动,或许是时间紧迫,整个陈诉,她的语速始终很快。

当听证会上的录音内容曝光后,布兰妮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回应自己过去十三年被父亲监管的生活,并为过去两年在社交媒体上假装快乐的行为,向粉丝道歉。

为了让自己感受到一丝希望,布兰妮甚至通过否认真实感受的方式,在社交媒体上营造一个甜美幸福的虚拟形象,进行自我安慰。可见,这十三年的监护是多么的令她感到窒息,而撕破假象,勇敢面对自己的悲惨处境时,一场救赎也由此开启。

从一炮而红到失去自由

说起布兰妮,在80、90后心中,毫无疑问是甜美性感的一代天后。

当年,《baby one more time》发行首周便以12.1万张的销量登上“美国公告牌200强专辑榜”的冠军位置,并最终在美国获得了14倍白金唱片认证。

而这首单曲到底有多火呢?在笔者当年那个听歌还得从电脑下载到MP3的小镇上,班里十个人,七个人的MP3里都有它。

这首歌让布兰妮一炮而红,自此开启了她小甜甜的天后之路。

与星途的一路坦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布兰妮坎坷的情感经历。2000年,19岁的布兰妮与第一任男友歌手贾斯汀·汀布莱克(Justin Timberlake)恋爱,两人对外宣称是柏拉图式恋爱。

不过分手后,对方却在MV中影射布兰妮不忠,并在节目中表示与布兰妮发生了关系。一系列操作,让布兰妮的清纯形象破碎,也被骂不正经。

虽然不久前,这位前男友在监护权案开庭后向布兰妮道歉:“对我过去行为造成的伤害,我感到深深地懊悔。”不过,这份迟来的悔意究竟是为了自己心安,还是Free Britney行动的大势所驱,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

而在布兰妮与第二任男友,也是高中同学杰森短短55个小时的婚姻里,对方分走了她500万财产。第三任男友,更是在出轨、吃软饭、贩卖布兰妮隐私之余,让她失去两个孩子监护权。

在这期间,布兰妮曾彻底崩溃,跑到理发店剃光了自己的头发,也发生过企图殴打记者等失控行为。这也让布兰妮的父亲成功申请成为了她的临时监护人,而她失去了对个人财产的控制权。

但更糟糕的是,布兰妮父亲在成为临时监护人的同年十月,又成功申请为了永久监护人。按照布兰妮录音中的陈诉,除了个人财产,她的出行、工作安排、看医生的频率、生育的权利,全部都要受到包括父亲和经纪人在内的所有人的管控。

而且,在被监护期间,布兰妮并没有停止工作,她担任了选秀节目评委,发行了数张专辑,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好莱坞星球度假酒店举行为期两年的驻唱演出……据估计,她的个人资产至少增加到了5900万美元。

作为监护人,她父亲除了每月能从布兰妮那里拿到1.6万美元的工资,还能从为女儿签署的各种协议中获得一定比例的收入。可这是两种充满矛盾的立场。作为监护人,他需要保证布兰妮的利益最大化;作为个人,他需要增加自己从布兰妮的各种协议中获取的利益。

在录音中,布兰妮提到当她不接受他们安排的表演时,就被送去进行精神治疗,甚至被注射了针对躁狂症的锂。自己的亲生父亲尚且不顾及女儿的个人意愿,其他人又怎会将布兰妮的感受放在心上?

就在这样被漠视的监护下,布兰妮也一点点失去自己生活的掌控权。

被审视、被失声的女性符号

为什么这段临时监护持续了长达十三年?

一方面,就像布兰妮在录音中的陈述,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他们认为的“疯子”的话,她说了,不仅没有人相信,还会遭受更严格的管控与精神治疗。而她的父亲和那些靠着监护布兰妮而活着的既得利益者,怎会轻易让这棵摇钱树逃脱?

另一方面,她在社交媒体上试图假装快乐来告诉自己我很幸福的举动,也让外界一度误以为她真的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那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突然开始关心她是否遭遇了虐待式监护呢?

这还得从一部纪录片说起。今年初,《纽约时报》制作了一部拯救布兰妮(Free Britney)运动的纪录片《陷害布兰妮·斯皮尔斯》(Framing Britney spears) 。

纪录片中,例举了布兰妮曾经采访中透露的“不想父亲担任监护人”;而在布兰妮小儿子的直播中,粉丝留言“我想杀了你的外公”时,他回复“我也想这样做”等事件,都传递出布兰妮很可能被控制这一倾向。

由此,掀起了一场从网络蔓延到现实,并席卷全美国的Free Britney(拯救布兰妮)运动。

布兰妮从小被母亲以明星的标准培养,抓镜头、保持甜美的微笑,她得心应手,虽然这以失去童年为代价。作为一个清纯甜美又性感的女性符号,人们审视她的美,在她身上投射自己的期盼、欲望。而对她抱着的希望有多热切,落空后的失望就有多愤懑。

所以,当年她的剃光头发、企图殴打记者、把孩子和自己锁在卫生间等事件,也一直被外界“津津乐道”。

在关于她的新闻里,每个人都在发声,她出轨是坏女人,单手抱着孩子开车是个不称职的母亲,冲进理发店自己把头发剃了是她疯了,用伞击打记者的车是她暴力,精神不正常更需要被监护……

我们能听见各种声音,但是听不见布兰妮的声音。她的声音,早已淹没在那些替她说话的声音里。

结语

曾经,人们以猎奇、审视的心态替她发声,渣女、不称职的母亲、精神病等标签一个个贴向她。现在,人们却以她生活与社交媒体上的蛛丝马迹为线索,从她的角度去推测可能遭遇到的“虐待”。

一夜之间,所有人都对她充满了同情、赞美、怜爱,甚至在布兰妮还没有明确控诉前,就已经自发地去拯救布兰妮了。吊诡的是,要去拯救她的这波人与之前曾经诋毁她的那波人之间,好像彼此并不认识。

《卫报》评论道,“三十年来,我们所有人都是让斯皮尔斯遭受痛苦的同谋。”是的,没有媒体和公众的推波助澜,布兰妮现在也许会是另一种生活。在那时媒体的眼中,布兰妮就是新闻,她疯了,傻了,失控了就是大新闻。不管解读是否片面,读者爱看什么,就拍什么。至于真相,哦,那不重要。

当所有人的狂欢以布兰妮被强制送往精神病院结束,当她已经失去继续取乐的价值、消失在公众语境时,狂欢的人群才能冷静下来思考,那个被取笑,谩骂的布兰妮,是不是真正的布兰妮?

后知后觉的人们纷纷为自己当初的行为道歉,并在拯救布兰妮运动里用行动表示歉意。某种程度上,这场轰轰烈烈的拯救布兰妮运动,救赎的不仅是布兰妮,更是曾经伤害她的每一个人。

 

本文系作者音乐先声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