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呷哺“罢免”并踢出董事会,前CEO赵怡公开发声“喊冤”

钛媒体

钛媒体

· 6月29日

更换行政总裁公告发布的前一天,赵怡在高铁厕所参加了紧急会议,得知自己被“除名”。

播放 暂停

被呷哺“罢免”并踢出董事会,前CEO赵怡公开发声“喊冤”

00:00 07:35

图源自网络

“小火锅第一股”呷哺呷哺经过两度高管地震后,余震来了。

近日,前呷哺CEO赵怡就其被罢免职务一事诉诸网络。赵怡在社交平台发布声明称,自己于5月20日出差回程的火车上,在本人未获事先通知的情况下被要求立即参加紧急会议,因此,赵怡在高铁厕所参加了会议,她表示,“该次会议勉强通过了解除本人行政总裁职务的议题,解任的速度和效率极高。”

5月21日,呷哺发布了更换行政总裁的公告,解任赵怡的原因是“集团若干子品牌的表现未能达到董事会预期”,解任自2021年5月20日起生效。

6月14日,呷哺发布罢免董事的公告称,在6月11日,董事会决议召开股东特别大会以罢免赵怡的执行董事职务,自批准建议罢免的普通决议案获通过当日起生效,建议罢免的理由为,“董事会认为,赵女士的管理方式及理念与董事会其他成员存在重大差异,且允许赵女士继续参与本公司的管理将不符合本公司及其股东的整体最佳利益。

赵怡自2012年12月加入呷哺公司担任财务副总裁,2019年8月29日被聘任为公司的行政总裁。赵怡在其个人声明中表示,自己在呷哺任职的9年间,基本全年无休地在市场最前端了解消费者、了解市场,期间,公司表现受到市场肯定,股价大幅上涨,有效提升了股东利益。

从股价表现来看,在赵怡接任CEO的时间节点,呷哺股价在10港元上下徘徊,并在之后持续下行,直到大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呷哺股价于当年3月跌落谷底并反弹上升,于今年2月11日创上市以来新高。近4个月,与海底捞、九毛九等火锅股走势一致,呷哺一路跌跌不休,截至6月29日港股收盘,其股价较高位跌去了68.4%

赵怡认为自己在上任之初就面临多个难题,一方面公司因过去开店过快,导致2019年上半年业绩压力增大,关店增加;另一方面,当年牛羊肉涨价也是巨大的挑战,但她在接手管理后,下半年扭转颓势,翻椅子率比上半年提升了17%。2020年下半年的疫后恢复,呷哺本品牌餐厅利润率与凑凑餐厅利润率齐头并进。

对于公告中提及的“发展不达预期”,赵怡在声明中直接否认,“判断不知从何而来?”

不过从财务表现来看,呷哺确实一直走在下坡路上。2020年,呷哺营收54.55亿元,同比下滑9.5%,归母净利润183.7万元,同比下滑99.36%,扣非后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1.8亿,同比减少176.36%。虽然2020年是疫情大年,餐饮行业遭受重创,但这并不能掩盖呷哺业绩疲软的本质。

数据显示,2020年,呷哺餐厅同店销售额为26.58亿元,同比下滑23.9%,为连续两年下滑。2016年至2020年,呷哺餐厅的翻座率分别为3.4倍、3.3倍、2.8倍、2.6倍、2.3倍,其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是39.74%、14.17%、10.07%、-37.71%、-99.36%,呈现出下降趋势。

也就是说,疫情之前的呷哺就已经失去了增长动力。也印证了赵怡在声明提及的“呷哺本品牌在2018年不断显示疲态”。

一边要应对呷哺本身的经营疲软,一边要应对疫情带来的行业冲击,在赵怡的整个呷哺CEO生涯期间,每一件事都不好做。面对品牌老化问题,在赵怡的主导下,呷哺推出了“in xiabuxiabu”,沿用“一人一锅”形式,主打高端,客单价超过100元,比呷哺贵,比凑凑便宜。2019年,in xiabuxiabu上海首店开业,今年3月第二家店在北京落地。

赵怡此前表示,北京合生汇的in xiabuxiabu开业后月销售额达到百万元,预计今年能完成1500万营业额。但随着赵怡的离开,这一项目已经被叫停,由赵怡推动的电商项目也一并搁置。

与此同时,赵怡的“强势”管理风格也一直存在争议。据媒体报道,赵怡从财务升到CEO,不仅管控各项财务指标,也在掌控公司运营,以至于其内部呈现“只准赚钱,不准花钱的局面”,小到员工的大额报销、房租水电交付,赵怡会“一直不签字”,呷哺曾因22.7万元的租金及物业费被列为被执行人。

而赵怡自去年开始就在减持呷哺股份,权益披露信息显示,2020年10月,赵怡减持呷哺91.28万股,套现1256.93万港元,今年1月和4月,赵怡两次减持,套现合计约3000万港元。

相比于赵怡的公开质问,年内离开呷哺的另一位高管则要低调很多,而公司对于其离开的描述也要温和许多。4月16日,呷哺子品牌凑凑CEO张振纬离职创业,公告表示“因个人原因离职”。据《财经》报道,张振纬重新创业的赛道仍然是火锅,并已经获得了融资。

两次人事震荡都让呷哺遭遇了不小的冲击,张振纬离职后的首个交易日,呷哺股价盘中跌幅一度超过20%。宣布“罢免”赵怡的5月21日当天,呷哺市值跌了19亿港元。

在资本市场,因为高管变动而慌忙下跌的呷哺,在那之前还经历了被资本抛弃。持仓长达6年的高瓴资本在3月15日对呷哺进行清仓,减持5772万股,同时,摩根士丹利减持9923万股,持股比例从9.25%降至0.93%

物美价廉的呷哺一度非常受市场欢迎,但随着火锅赛道新晋玩家的增多,整个赛道竞争趋于激烈,涨价成为呷哺的经营之道,2017年-2020年,其客单价分别是48.4元、53.3元、55.8元、62.3元,呈现逐渐上涨态势,这让呷哺失去了一部分老客户。

公司管理方面,呷哺一直没有推出明确的激励机制,股权和期权激励也没有落实,管理层变动频繁。不论是消费者还是员工,呷哺在留人方面表现不佳。

目前,57岁的创始人贺光启已经重新接任了呷哺CEO职位。1998年,中国台湾商人在北京成立呷哺呷哺,引进了“一人一锅”模式,2014年,呷哺在港交所上市。

对于呷哺未来的发展,贺光启表示,要建立员工激励机制,加速推动内部加盟体系。另外,全面整合集团资源,促进各子品牌协同发展,并对企业文化管理、人员专业培养和内部晋升等方面呢做全面的梳理。

以下为前呷哺呷哺行政总裁赵怡个人声明全文:


图源于网络(钛媒体App编辑杨亚茹综合财经杂志、全天候科技、AI财经社、北京头条)

本文系作者钛媒体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本文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不代表钛媒体立场。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钛粉28351 钛粉54471
468人已赞赏 >
468换成打赏总人数46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钛aW8oBi 钛aW8oBi
    回复
    0

    赵怡还是孙怡?

    2021-06-30 12:14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