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片成为国产电影“财富密码”?

毒眸

毒眸

· 6月21日

中国式家庭成为国产电影主旋律。

播放 暂停

亲情片成为国产电影“财富密码”?

00:00 08:58

图片来源@豆瓣

图片来源@豆瓣

文丨毒眸,作者丨李清莉,编辑丨张友发

今年的父亲节过得相当“热闹”。

近一周定档的电影中,与父亲或家庭相关题材电影达10余部,和往年相比,数量成倍增多。其中,6月18日上映的由王砚辉和张宥浩主演的《了不起的父亲》,无疑是“父亲节”档期最大赢家。截至目前,电影共收获5685万票房。

虽然单看这个成绩并不算亮眼,但在冰冷的大盘之中,可以说《了不起的老爸》的票房已经是给电影市场“送温暖”了。

在口碑方面《了不起的老爸》也获得了较高的认可。目前豆瓣评分为7.1分,在今年上映的电影中排名前列。电影的热门评论里,除去对两位主角演技的夸赞,更多的是观众对于“中式父亲形象”以及“中式父子关系”的讨论。

反观今年上映的电影中,不乏亲情相关题材。从年初的《送你一朵小红花》,到春节档的《你好,李焕英》,再到《我的姐姐》《了不起的老爸》,以及下半年将要上映的《关于我妈的一切》《我和我的父辈》等。

可以看出,与过去相比,亲情片的数量有了明显提升,逐渐成为市场上不可忽视的电影类型。

从票房和评分上,不少亲情题材电影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小红花》《李焕英》《我的姐姐》以及《了不起的老爸》是各自档期内的票房冠军,几部电影的豆瓣评分均在7分之上,《李焕英》甚至达到了8分。由此可见,我国观众对于亲情片还是十分买账。

此外,毒眸还统计了国家电影局公示的4月份的备案影片,共计257部,其中亲情相关题材约为43部,占总数的16.7%。可见,未来两年还会有更多的亲情片与观众见面。

数量陡增,观众买账,亲情片会成为国产电影新的“财富密码”吗?

亲情片的发展

早期很长一段时间,我国的很多电影中都会体现亲情相关内容,但是并没有专门的亲情片门类。

在上世纪 5、60 年代,国家形势复杂,出现了诸多战争题材的电影,关于亲情的表达掺杂在其中。电影的主人公多为工人、农民以及革命者,例如《闪闪的红星》。关于亲情的表达隐藏在革命斗争的背景之下,严格来说,这样的电影不能称之为亲情片。

到80年代,拨乱反正思潮之后,电影中浓烈的政治、斗争色彩逐渐减弱,伤痕文学开始流行,从而连带出现了许多“伤痕电影”,内容多是因十年动乱给家庭和亲人造成悲剧的故事,电影中的亲情色彩开始逐渐浓郁,例如《苦恼人的笑》《芙蓉镇》《牧马人》等等。

有意思的是,在这一时期大火,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两部亲情电影,均来自中国台湾。

一个是在1989年,由陈朱煌执导的台湾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富二代,因家庭的施压选择抛弃妻子,最终导致一系列悲剧的故事。那首经典的儿歌《世上只有妈妈好》也因该电影二次爆红。

在今天看来,电影中的故事或许较为单调老套,但在当时市场意识不够浓厚的背景下,这部来自台湾的电影,所表达的母亲对孩子浓厚的爱,足以打动万千观众。

二是,同为台湾导演执导的《鲁冰花》,同样以描述家庭悲剧,而赚得大众的眼泪。电影同名主题曲也传唱至今。

进入90年代,社会、经济发展越来越迅速,亲情相关影片越来越多。如1990年张元执导的《妈妈》,1992年的《天堂回信》,1994年上映的《九香》等等。关于亲情的电影作品,开始变得更加真实,将中国家庭的日常生活呈现给观众。

21世纪,出现了《我的兄弟姐妹》《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千里走单骑》《不能没有你》等亲情片。新世纪之后的亲情电影,讨论的对象和关系越来越多元,从父子(女)、母子(女)到兄弟姊妹之情,背景也从国内延伸到国外。

近些年优质的亲情内容,通常包含在更加广义的电影类型中。热门的社会话题、历史背景成为亲情片的底色。

例如《唐山大地震》就是在灾难片的类型下,以一场灾难的发生,讨论母女间长达三十年的误解和牵绊。同年,由薛晓璐执导的《海洋天堂》,体现的则是儿子重病之下的中国父子关系。今年年初上映的《送你一朵小红花》中,两个癌症家庭的背景设置,与其有着相似之处。

包括2014年的《亲爱的》以及之后几年内出现的《失孤》《找到你》等等,都是用电影来反映社会现实。在打拐、寻亲的背景之下,反向体现亲情的重要性。亲情片大多是在观众关心的社会话题下孕育而生的。

中国故事、中国情感是关键

张晋锋曾在《国产电影情感路线》中提到过,优秀的情感类题材电影的优势:“相较于国外进口片和国产大片,这类电影成本较低,卖点在故事和情感中广泛易引起观众共鸣,易打向海外市场,这类电影是对抗好莱坞大片的一种‘致命武器’。”

在过往的文章中,毒眸也曾分析过,《李焕英》和《战狼》之所以能取得超高的票房成绩,是因为它们都抓住了观众的情绪,迎合了时代共鸣,替大众表达了情感需求。两部电影分别代表的是,观众心目中所期望的家国情怀。

大众越来越希望,在电影中能够寻得情感认同。

去年,在经历了疫情的重创后,人们对家、国的情感都有了不同的理解。从复工后上映的电影可见,无论是《八佰》《我和我的家乡》,还是《金刚川》,这些影片更多的表现是对国家、家乡的情感认同,即使在严格控制上座率的情况下,依然产生了几十亿票房的爆款。

而优质的亲情片,更是最容易抒发情感的出口。通过亲人间的关系展开叙述,来贴近当下的时代特征。如果能够将中国家庭、中国故事讲好,让观众有代入感,那么很有可能获得青睐。

“中国式家庭”在世界范围内本就是一个相对特殊的存在。从“家”出发,是研究中国社会变迁的一个特定视角。

受到中国传统文化以及儒家思想的影响,从古至今,中国人都非常注重家庭伦理。尊崇伦理道德,注重家庭修养,讲究团圆、讲究长幼尊卑等等,这些传统对社会有着深远影响。这种影响,不仅体现在大众的日常生活中,还体现在艺术创作上。

各种关于家庭的影视创作,也反映了中国社会文化的发展。所以,国内的亲情片,背后大多包含着家的文化。

《李焕英》中塑造的母亲形象,和中国传统“慈母”形象较为一致。

李焕英希望自己的女儿一辈子健康快乐地长大,不拆穿女儿的小心思,陪着穿越的女儿一起“演戏”。

在其中能够找到诸多中国式母亲的共性,让观众极有代入感,张小斐因此收获一群“女儿粉”。

《我的姐姐》则是以小见大,以家庭问题延伸讨论了重男轻女,女性责任等很多严肃的社会问题。

导演殷若昕曾在采访时说过,《我的姐姐》创作于二胎政策开放之后,成年的姐姐在不停地和弟弟、亲戚、社会作斗争,试图在自我和家庭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

总之对观众来说,不论每部影片的侧重点和风格有多不同,只要展现的是“中国式家庭”以及“中国式关系”,就总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影子。

以国内电影市场大盘的现状,拍摄亲情片,不失为一种保障市场的方式。2020年受到疫情冲击,连万达、华谊等头部公司都面临着不小的亏损。很多大制作电影拍摄时间长、制作周期长,投入成本高,回报又难以控制。

而《小红花》《我的姐姐》以及下半年上映的《关于我妈的一切》,都是在2020年复工后开拍,今年已经陆续上映。从拍摄到上映,几乎不满一年,周期短、拍摄难度和成本都相对低,从目前验证的结果来看,只要质量过关,确实有以小成本博高票房的可能。

时势造英雄,在电影市场还在缓慢回复的过程中,小成本亲情片某种程度起到了救市作用。但亲情片成批量地出现,免不了会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怎么从众多影片中突出重围,避免廉价的煽情,是每个片方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注:实习生李涵对本文亦有贡献。

参考资料:

浅析亲情类剧情片的叙事特色,李莉

国内亲情类题材故事片的叙事特色研究,王晓晗

本文系作者毒眸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7496 钛粉47967 钛粉11165 钛粉26647 钛粉55081 钛a61422
452人已赞赏 >
452换成打赏总人数45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