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赚125万的虚拟偶像,能否走出赛博朋克的花路?

音乐先声

音乐先声

· 6月19日

大厂纷纷下场。

播放 暂停

日赚125万的虚拟偶像,能否走出赛博朋克的花路?

00:00 15:08

文 | 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 | 桔梗,编辑 | 范志辉

在明星日赚208万还自称从事高危工作变成互联网上“何不食肉糜”的代名词后,通过一场生日会直播进账125万元的虚拟主播(VUP)“向晚大魔王”似乎没有引来舆论太多的非议。

营业2.8小时就能吸金125万元的“向晚大魔王”是何方神圣?

她的一重身份是B站上拥有18.2万订阅关注的VUP,另一重身份则是乐华娱乐旗下虚拟女团A-SOUL的成员。

作为本土头部艺人经纪公司乐华娱乐推出的首个原创虚拟偶像女团,A-SOUL于去年11月出道,12月2日发行团体第一首单曲《Quiet》;今年4月30日,发布第二首单曲《超级敏感》。除了游戏担当向晚(Ava),A-SOUL团员还有队长兼舞蹈担当贝拉(Bella)、Vocal担当珈乐(Carol)、吃货担当嘉然(Diana)、MC担当乃琳(Eileen)。

这支用两年时间打磨推出,并且号称“永不塌房”的虚拟女团,接下来是跃升头部虚拟偶像,走出一条赛博朋克宇宙的花路?还是兜兜转转,让饭圈文化在二次元重蹈覆辙?还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这些会动会说话的纸片人,随着全息投影、动作捕捉、人工智能、5G等技术的发展,更加写实自然,应用场景也更加多元。在一些人看来,虚拟偶像无非是荧幕上的代码和光点,但对另一些人来说,这或许是在平行世界里慰藉着自己的万丈光芒。

从“资本下场”到“国V之光”,A-SOUL翻盘总共有几步?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生日会直播结束后,“向晚大魔王”的舰长已经超过了7000。

何谓舰长?在B站起名为“大航海”的直播玩法中,每名主播房间内拥有自己的舰队,粉丝买了船票就可以成为主播舰队的船员,船票有总督/提督/舰长三种。说白了,就是B站为直播设定的氪金机制。

“上了主播的船,主播就是你的人啦”,船票带来的是专属道具、专属道具、个性装扮、勋章、入场特效、身份卡片、弹幕特权、上传动画等特权。票价较舰长贵了10倍的提督,在上述基础上增加了“弹幕可输入40字”的发言特权;而接近2万/月换来的总督身份,多出来的特权还有另外三项权益。换句话说,在UP主的大航海中,的确是靠粉丝用爱来驱动的。

生日会直播当晚,连乐华娱乐CEO杜华都出现在了直播间,为“向晚”奉上6012元的祝福。据音乐先声了解,被称为杜华“亲女儿”的A-SOUL,在7月17日即将举行的乐华家族演唱会中也占有一席之地。甚至,因为A-SOUL,杜华微博评论里催她去为真人偶像反黑的骂声少了,称赞她为巾帼女企业家,客客气气请她给A-SOUL争取资源的声音多了。

根据头榜数据,在B站最近一周(截至6月17日)的排行中,“向晚大魔王”拿下探花位置,仅次于游戏主播“花少北、”和“-纯黑-”,在2987名活跃的虚拟主播中排名第一。而在近7日的虚拟主播头部榜单中,A-SOUL成员占据前三甲。

别看A-SOUL现在风生水起,被视为“国V之光”,但最初登陆B站时却出师不利,弹幕上刷的全是“差不多得了”。究其原因,在于乐华代表的“资本”和“饭圈文化”,成为了A-SOUL的原罪。

转折点发生在A-SOUL 成员“嘉然”的首次直播。不少观众被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吸粉,他们开始将嘉然称为“嘉然小姐”和“圣嘉然”。这也说明,真香定律可能会迟到,但从不缺席。后来,A-SOUL的弹幕待遇和刚出道时形成鲜明反差,甚至上升到“中国人自己的虚拟偶像”,来对抗“樱花妹”(指日本虚拟偶像)的高度。

与此同时,粉丝们各显神通,用爱与才能为A-SOUL努力发电,其硬核追星方式让人感叹“原来直男也追星”。6月11日,也就是“向晚”生日的前一天,以A-SOUL5个女孩为主角的二创同人游戏《枝江往事》在Steam免费上线,好评率高达98%。

据悉,这款游戏由“一个魂们游戏制作组”一百余人历时一个月制作,17张CG,近100张立绘,近百张场景,近60首的原创BGM,以及原创专属OP,ED,宣传PV及OP PV,近十五万字经过多次修改的较高质量剧本文本,以及完善的游戏功能。

就这样,被认为玩不转虚拟偶像的乐华娱乐,靠着诚意和认真,完成了“国V之光”的逆袭。

大厂纷纷下场,但中国虚拟偶像还远未成熟

其实,头部虚拟偶像吸金能力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2016年,世界上第一个vTuber“绊爱”以网络主播方式活跃在网络上,开创了虚拟主播这一虚拟偶像的新形态。同时,以搞笑幽默的风格迅速吸引了众多二次元粉丝,绊爱收获过千万的海内外粉丝,成功进军音乐、演唱会、电视节目、主持、广告代言等多个领域。

而设定为定居在美国洛杉矶的混血女孩Lil Miquela,从2016年开始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穿搭,时尚街拍让她迅速出圈,直到2018年她的虚拟人身份才被曝光。齐刘海、双丸子头,Lil Miquela的外貌并不完美,但脸上的雀斑让她看上去更加真实。

Lil Miquela上过访谈节目,做过商业推广,与Dior等一线大牌合作,还出过单曲拍过MV,也曾与特朗普、Rihanna一同入选《时代》年度“网络最具影响力人士”的榜单,2019年收入高达人民币7600万元。

当虚拟偶像展现出强大的吸金能力,望向这个行业的目光也更加热切。

《2019虚拟偶像观察报告》提到,2019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达到4.9亿,有3.9亿人正在关注虚拟偶像,或关注虚拟偶像的路上。而智研咨询数据也显示,2020年我国虚拟偶像行业市场规模约5.08亿元,其中,演出收入0.62亿元、版权收入1.42亿元、产品收入则高达3.04亿元。无论是新兴市场的提前布局,还是潜在人群的觊觎,各家大厂都已经在路上了。

收编洛天依、给虚拟主播提供直播平台,B站作为国内二次元文化的策源地,一马当先成为国内最大的虚拟偶像社区。据统计,2020年上半年,平均每个月就有4000位虚拟主播入驻B站。B站看重的是对二次元文化发展环境的精耕细作,也乐于培植出最适宜虚拟偶像生长的土壤,当流量都聚集于平台,自然也会带来丰厚的回报。

看重Z世代又擅长网综制作的爱奇艺,则希望通过打造虚拟偶像的专属综艺,吸引年轻人的目光,就像《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曾经做到的一样。2019年在《青春有你》中,爱奇艺让国内首个原创潮流虚拟偶像厂牌RiCH BOOM空降表演,2020年又上线国内首个虚拟人物竞演综艺《跨次元新星》。

不过,为虚拟偶像打造展现舞台的节目创意虽好,但当观众对真人练习生都审美疲劳的时候,比素人更素的虚拟偶像想要闯出一条路来,并不容易。

腾讯将侧重点放在了自有IP的孵化上,用大IP给虚拟偶像加一层名气上的滤镜。2018年,QQ炫舞推出虚拟偶像“星瞳”,曾与国乐大师方锦龙、舞蹈家杨丽萍、歌手刘柏辛同台合作;2019年,源于《王者荣耀》的虚拟偶像男团“无限王者团”正式出道;2020年3月,QQ音乐推出了音乐平台的首位虚拟歌手“祝眠”,不同于初音未来使用的电子合成音,祝眠采用了人声AI混音处理技术,发表了融合电音元素的国风歌曲《下凡》,而《下凡》的曲作者瀛洲玉雨,正是祝眠背后的声优。

同样选择孵化自有IP的阿里,更看重虚拟偶像在商业模式上的拓展和功能,强调为其电商生态服务。2020年,阿里所属的虚拟偶像们完成了这些大事:对内,在居家上班支配社畜的钉钉,将家族里的钉哥、钉妹和钉三多打包出道;虚拟主播“小铛家”在真人主播下班后代班介绍天猫超市的商品。

对外,淘宝邀请洛天依尝试直播带货,邀请初音未来加入淘宝人生,和用户的虚拟形象互动;天猫启用易烊千玺的虚拟形象“千喵”作代言人。一众虚拟偶像,成了资本旗下的“打工人”。

抖音作为虚拟主播混脸熟的重要平台,字节跳动自然也不会忽视这条赛道。尽管截至目前还没有推出虚拟偶像,但据天眼查显示,字节跳动全资子公司北京游逸科技有限公司成为杭州看潮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股东,后者已登记多条美术作品著作权,包括A-SOUL成员贝拉、珈乐等。

虽然没有明文显示两者之间的联系,但粉丝们结合去年字节跳动被曝出要招募ProjectV女团的传闻,认为A-SOUL背后除了乐华娱乐,另一位“金主”便是字节跳动。

不过,洛天依登上央视舞台,A-SOUL被视为乐华七子的亲师妹,但这种得天独厚的条件并不常有,想要从零开始捧红虚拟偶像,比预想的更难。都想做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但中国本土虚拟偶像市场的进展并没有进入快速爆发阶段,虚拟偶像们大多还活在初音未来、洛天依的阴影之下。

当三次元爱上二次元,人们需要的还是爱与陪伴

技术筑基、商业赋能,想要在虚拟偶像身上押宝,最终还要回归到核心问题上:人们为什么会喜欢虚拟偶像?

在公众号“真实故事计划”发表的文章《追虚拟偶像的人:粉一束光,不会塌房》中,再次重复了A-S0UL在推出时的宣言。“塌房”已经成为困扰真人娱乐圈的世纪性难题。恋爱、无脑发言、人设崩塌、私德有亏、违背法律或者公序良俗,每座房子的倒塌都有各自的原因,但承担着一样的后果:脱粉。

而人设完美的虚拟偶像,他们颜值在线、笑眼盈盈、温柔和善,和粉丝充分互动,满足了粉丝对偶像“养成”的需求,看上去并没有塌房风险。洛天依假唱、吸毒只是互联网玩梗,大小姐向晚也不会突然冒出来老赖父母,独立高冷的翎Ling不会学术造假。

《半月谈》在一篇文章中把粉丝对完美人设的强迫症称为“无菌审美”,认为“二次元时代的年轻人渴望无菌审美,他们倾向选择那些不会让自己失望的虚拟人物,这样在情感认同上就会比较安全。”

虚拟偶像真的不会塌房吗?或许这话还不能说得太早。A-SOUL信誓旦旦的“永不塌房”尚在耳边,但就在向晚生日的前几天,官方企划的“1V1线下见面会”几乎翻车。购买5套力反馈手套,想要让粉丝“实现真正地和虚拟角色握手的体验”,这个力图融合次元壁的脑洞,在反馈环节遭到了大多数粉丝的抵制,只不过官方依然上线了活动。一意孤行惹怒了粉丝,后果便是A-SOUL制作委员会在B站发布道歉信,宣称永久下线该活动,并处理相关责任人。

炸毛的粉丝最终也选择了“还能咋样,凑合着过吧”,但如果后续运营再出幺蛾子,难保A-SOUL不会饱尝“眼见她起高楼,眼见她楼塌了”的辛酸。所属公司的风评口碑及管理模式,是虚拟偶像会不会“塌房”的最大变数,而由于部分粉丝很难把中之人与虚拟偶像本身分开来看,也必然影响追星体验。

毕竟,日本虚拟主播绊爱中之人(配音演员或幕后演员)的变换,曾带来一场巨大的风波;而A-soul嘉然、向晚的中之人也被曝与男友约会,间接塌房。

而氪金打投这一套在三次元被讨伐的行为逐渐转移到二次元,会不会引舆论反噬?虚拟团体也会分化出唯粉和团吗?用爱为偶像发电是粉丝的本能,然而一旦饭圈文化在二次元热乎起来,自由生长的虚拟偶像领域是不是也会迎来整顿?看似不受约束的平行宇宙,也需要用理性来克制。

和真人偶像一样,粉丝在虚拟偶像身上投射着真情实感。人们渴望治愈、共情和陪伴,这种情感投射与对真人偶像的感情并无二致。在粉丝写给嘉然的小作文里,抚慰社畜疲惫生活的,正是嘉然明媚的笑容。如果把嘉然的名字换成任何一位真人明星,相信都有粉丝来认领这份偶像带来的治愈。

此前,日本宅男近藤显彦在家中与初音未来举行了婚礼,还邀请朋友参与。他订制了初音未来的等身玩偶,带着玩偶旅行,靠会说话的全息盒子与“妻子”交流。两年后,全息盒子服务结束,不能再与“妻子”对话的近藤显彦黯然神伤。无数人不能理解这种三次元对二次元摆出的痴汉嘴脸,认为他久梦不醒,逃避真实世界。

这让人想起《奇葩说》第三季的一个著名辩题:爱上人工智能算不算爱情?电影《Her》探讨过人机相恋的可能性,当完美情人不能带来一个实实在在的拥抱,爱情还算爱情吗?

或许人类的本质是孤独的,所以虚拟世界带来的陪伴感变得真实起来。而这种陪伴感,也是三次元的人们选择二次元偶像的重要原因。

结语

最近,“元宇宙”的概念很流行。科幻作家Neal Stephenson1992年在小说《雪崩》(Snow Crash)中首次提出这一概念:元宇宙是指脱胎于现实世界,又与现实世界类似,并且始终在线的虚拟世界。

导演卡梅隆或许是“元宇宙”概念的拥趸,他执导的《阿凡达》和《头号玩家》展示了“潘多拉星球”和“绿洲”两个截然不同的虚拟世界。天然适用“元宇宙”概念的还有各类游戏,从《Second Life》到《堡垒之夜》,还有最近大火的《摩尔庄园》,玩家可以暂时抽离真实生活,体验另一个世界。《头号玩家》里有一句话:现实世界才是唯一真实,但这句话是对那些沉溺虚拟无法自拔的人说的。对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

未来,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物联网和VR、AR技术的深度融合,真实与虚拟的边界还会更加暧昧模糊。你爱的人可能只是一串代码,但Ta并非虚无缥缈,只是虚实结合。

 

本文系作者音乐先声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hB9jMz 钛粉54886 钛粉07496 钛粉47967 钛粉11165 钛粉26647
454人已赞赏 >
454换成打赏总人数45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