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滴滴神秘股东王刚的“出行帝国”

资本星球

资本星球

· 6月18日

王刚的投资哲学。

播放 暂停

揭秘滴滴神秘股东王刚的“出行帝国”

00:00 13:33

文 | 资本星球,作者 | 唐飞,编辑 | 贝尔

“滴滴没有一天是平静的。”

这是滴滴出行天使投资人王刚在2016年接受采访时说的真实感受。

6月11日,滴滴在美递交IPO招股书。数十次传闻后,滴滴上市的消息终于尘埃落定。同时,滴滴上市也再一次激起互联网领域久违的狂欢。上一次狂欢,是半年前的蚂蚁。

从2012年成立以来,滴滴先后经历了4年的商业厮杀。不论是与摇摇招车等公司的北京本地PK,与快的全国的PK,还是与Uber全球的PK,最终都是滴滴成为赢家,称霸整个中国互联网打车市场。

作为滴滴天使投资人和董事会成员,王刚不仅了解公司完整发展历程,对滴滴飞速发展也有关键影响,是程维背后最坚定的支持者和军师。虽然招股书中的股东列表里没有出现王刚的名字,但据企查查显示,截至IPO前王刚持有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滴滴上市主体)48.225%的股权,是仅次于创始人程维的第二大个人股东。

押中滴滴,几乎已经成王刚最大的荣耀。甚至在如今所有的公开介绍中,“滴滴天使投资人”这个头衔是必须提的一个。在2012年之前,王刚还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大厂员工——在阿里主管B2B北京大区、支付宝商户事业部和集团的组织发展,花名“老聃”。

就是这样一位跟出行似乎毫无关系的人,在日后数年先后孵化、投资了滴滴、运满满、ofo、派学车、友友用车、典典养车、LimeBike等出行领域项目,撑起了一个“出行王国”。

王刚的投资哲学是什么?投中滴滴,是运气还是实力?他还能否投出下一个滴滴?

或许这些问题,是功成名就之后的他要对外人解答的新困惑。

1.时代的礼物,滴滴的贵人

如果不是2012年5月那个“冒险”的决定,中国打车市场不知道是否还会如这般精彩。

从阿里离开后,王刚就给自己定下了下一个目标:在刚刚兴起的互联网创业大潮中,做“兄弟们”的第二合伙人。因为自己创业太难了。

第一个得到王刚支持的就是他的老同事——从阿里离职的程维。互联网打车这个想法还是两人碰撞出来的。5月的杭州已显燥热,让人浮躁。但王刚此时意志坚定,他认为,互联网打车在中国一定有市场。

在他看来,中国打车难,这是大众主流的刚性需求;此外,国外有类似的模式,英国打车应用Hailo刚刚拿到了融资,方向看上去可行,但不能完全拷贝;另外一个时代条件是,移动互联网的到来,手机定位距离的属性变得越来越重要。

当时“滴滴”还只是个想法,他就拿出在阿里攒下积蓄中的七十万,跟程维的十万元,凑齐八十万开始创业。两个月后,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才成立。

今天看这段历史颇富传奇,但在亲身经历者眼中,当时的公司几乎天天都在遭遇生死抉择。在接受《福布斯》的专访中,王刚分享了一个他在滴滴早期的一段经历:当程维绞尽脑汁压缩成本,还是花完了初始资金后。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请求资金上的帮助,我的回应也很坚定,“这是我们孵化的第一个项目,宁可后面不投其他公司,也会扛下去。”后来我就又借了公司几十万。

直到几个月后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带着3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参与进来,这才彻底缓解滴滴早期的资金困局。

在解决了资金困局后,滴滴的下一个问题就是:解决对手。

在滴滴之前,中国市场上已有多个打车平台,甚至他们在资金实力、成长速度上有时并不亚于滴滴。但滴滴通过补贴等战略手段,最终将大部分对手“拖死”。

补贴大战,最终导致整个行业陷入持续烧钱的恶性循环中。此时国内能跟滴滴交锋的,只剩快的。在跟强敌势均力敌的时候,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握手合并。因此在滴滴与对手快递都陷入烧钱死局时,王刚又扮演起“红娘”的角色,撮合双方合并。2016年滴滴出行又与优步中国业务进行合并。也是在此之后,滴滴开启了制霸中国互联网出行的生涯。

王刚的第三个神来之笔,就是推波助澜,促成了互联网历史上最成功的一次高管引入——挖来柳青。

柳青决定加盟之前给王刚打过一个电话,王刚是这样劝她加入的:“你那么多年的投行经历,好比一个空心萝卜,因为你没有实操经验;如果加盟滴滴,空心萝卜会变成实心萝卜。”

如今看来,没有人比柳青更适合滴滴二号人物的角色,加入滴滴成为了她职场资源和人生实力的大集合、大爆发。她随后在2014年12月帮助滴滴完成了F轮7亿美元的融资,这是当时中国移动互联网领域最大的融资之一。

她的加入大大提升了滴滴管理层的组织能力。滴滴之前的团队有人擅长运营,有人擅长技术,有人擅长管理,但缺乏一个系统性“上行下达”流程,柳青带来了一套全球先进的管理流程。

作为北京大学和哈佛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生,柳青还直接参与了滴滴“机器学习研究院”招募相关领域的科学家的工作,推动了滴滴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的创新。

如果说王刚投中滴滴是否有运气的成分?答案应该是肯定的。毕竟谁都无法在早期预测一个市场和企业的未来。但王刚对滴滴发展的三个“神来之笔”,也在恰当的时机帮助滴滴完成了华丽转身。对滴滴而言,王刚可称得上是贵人。

对王刚而言,滴滴似乎是时代给他的礼物。中国互联网的红利几乎尽被当时崛起的互联网企业吸收。如今滴滴距离上市进一步之遥,根据彭博社报道,滴滴在非公开市场的估值已达950亿美元。若按此计算,王刚当年的天使投资如今可以获得近400亿美元的回报,投资回报率达到惊人的几十万倍。

2.旧时代的出行赢家

就在滴滴递交招股书的5天后,满帮集团也更新了自己的招股书。相关文件显示,满帮将以“YMM”为股票代码在纽交所申请挂牌,并计划以每股17~19美元的价格发行82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最高估值接近300亿美元。

有意思的是,满帮集团的董事长兼CEO正是王刚,在合并成为“满帮集团”之前,这两个项目的名字分别叫运满满和货车帮。

与滴滴和快的鏖战的情况类似,运满满和货车帮两家公司为争取客户资源,陷入恶性竞争,甚至互相举报。2017年8月,运满满向公安机关举报货车帮窃取货源信息,举报材料显示,自2016年7月开始,货车帮成立了「K项目组」,非法偷取转化运满满和其他十余个货运调度平台的数千万余条货源信息,造成间接损失数亿元。该案件被列为当地公安厅当年督办的大案要案之一。在运满满举报货车帮的同时,也有货车帮的用户指责运满满通过一款“呼死你”软件骚扰货车帮用户。

两家公司差一点就对簿公堂,但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两家握手言和,并最终合并成如今的满帮集团。巧合的是,几乎跟滴滴和快的的合并如出一辙,二者合并背后的推手都是王刚。

在合并之前,运满满已经是“互联网+物流”、交通大数据和节能减排的样板项目,彼时运满满平台实名注册重卡司机超过520万、货主超过125万,货物日周转量136亿吨公里,日撮合交易额约17亿元。

而货车帮则与2000多家加油站合作,利用大数据,支持加油站智能推荐、加油路线规划、热点加油站错峰加油机制设定等服务,单月车油增值业务GMV(成交总额)超1.5亿。

2017年7月,运满满天使投资人王刚还在国外度假,在与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电话闲聊时,这位中国版“投资女王”说了一句:“你投资的运满满跟货车帮应该合并,两家烧钱下去没有意义。”

这个看似无心之举的提议得到了王刚的高度认可。他迅速找到运满满创始人兼CEO张晖提出合并建议,两人竟一拍即合。此后,王刚又亲自拜访货车帮早期投资人、元生资本创始人彭志坚,彭志坚对王刚的提议很有兴趣,他俩都认为,动作要快,时间不等人。

在王刚和彭志坚的撮合下,运满满创始人张晖见到了时任货车帮CEO的唐天广、CFO张远声,这是双方第一次坐下来聊天,距离他们互相举报仅过去一个月。

在历时三个月的密集谈判中,价格不是难点,双方在新公司各占多少比例一开始就确定,没人有异议,难点在于谁担任CEO。

这时又是王刚站出来,虽身为运满满的投资人,但他与货车帮的所有合伙人和股东都一对一沟通过,所有人想什么,他很清楚。

在谈判中,他不偏护一方,公允处理问题,加之他对业务的理解程度,双方都敬他一分。

2017年11月27日,货车帮、运满满宣布战略合并,双方共同成立集团公司满帮集团,由天使投资人王刚担任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兼CEO,货车帮CEO罗鹏和运满满CEO张晖兼任集团联席总裁。新集团公司保留原有货车帮和运满满的品牌继续独立运作,业务上优势互补。

在滴滴和快的合并上,王刚是亲历者,出谋划策但参与不多。到运满满和货车帮,王刚是发起者和执行者,全程参与谈判。

牵扯各方利益时,他从中斡旋;谈判陷入僵局时,他逐一化解。也因此,他被推至台前,从投资人成为两家公司合并后的新任CEO。

时至今日,满帮平台的总交易额占到了国内货运平台总量的60%以上,2020年订单量为7170万单;在营收方面,满帮2020年营业收入为25.8亿元,毛利率达49%,净利润为2.81亿元。是国内最大的货运物流平台。

如今的王刚,手握两大头部出行平台,“一客一货”,可谓过去十年中国互联网出行领域最大的赢家。

3.还能投出下一个滴滴吗?

王刚孵化出了两个O2O超级独角兽,以一己之力做了一家投资机构能做的事。如今两家公司上市近在咫尺,但问题也随之而来,名利双收的王刚还能投出下一个滴滴吗?

说实话,这几年出行领域的大额投融资非常多,且不说造车新势力蔚来、理想、小鹏先后上市,股价飞涨,力压有数十年积淀的传统车企。单是互联网出行大额投资就比比皆是,今年6月前半个月,国内出行领域发生融资事件17笔,总金额超过212亿人民币,其中较为知名的包括车好多获得3亿美元E轮融资、禾赛科技获得3亿美元D轮融资等。

尽管王刚凭借敏锐的投资嗅觉,也在出行领域有广泛布局,他参投的项目包括ofo、派学车、友友用车、典典养车、LimeBike等,但这些项目普遍以互联网服务(模式创新)为主,真正的“技术派”较少。

在投资圈有一个共识,即“互联网红利逐渐消逝,投资技术就是投资未来”。顺为资本董事长雷军早在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就指出“过去二十年中国一直是商业模式的创新,而现在大家关注的焦点越来越聚焦于原创性技术的创新。”

很多知名的投资大佬也都走上这条技术投资之路。如美团王兴的“出行帝国”就是模式创新+技术创新的双保险,摩拜、毫末智行、Go-Jek等属于互联网模式创新,而理想汽车、禾赛科技是硬核的技术创新;雷军更加偏向技术派,他投资蔚来、小鹏、Truebil、开思汽配、车米科技等都有强大技术基因,并且雷老板还在今年宣布亲自参与造车。

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中国曾经错过了工业革命,但抓住了互联网科技革命的尾巴。诞生了BAT级别互联网巨头,具有中国特色的线上打车、线上外卖甚至线上加油等线上线下深度融合的商业模式迅速发展,反过来这类商业模式又输出到发达国家。

未来新一轮的时代革命将出现在创新技术上,这已经是确定性的事情。中国也将不再是追随者,而是引领者。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实现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攻关,在这之中资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如此看来,踩准上一个时代出行风口的王刚,似乎在技术方向的布局捉襟见肘。

本文系作者资本星球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7496 钛粉47967 钛粉11165 钛粉26647 钛粉55081 钛a61422
452人已赞赏 >
452换成打赏总人数45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科股·一级市场

更多投融资数据
  • 三十日热门行业
  • 三十日热门投资机构
  • 1

    企业应用

    获投654亿元

  • 2

    医疗健康

    获投153亿元

  • 3

    金融

    获投93亿元

  • 1

    红杉资本中国

    热度值24907

  • 2

    General Catalyst

    热度值14601

  • 3

    IDG资本

    热度值14434

科股·二级市场

更多科股数据
  • 上证
  • 恒生
  • 创业板
  • 纳斯达克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