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杀向酒店

旅界

旅界

· 6月8日

酒店做剧本杀,是不是一门好生意?

播放 暂停

剧本杀杀向酒店

00:00 08:42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旅界

酒店的新生意

午夜,一场耗时6个小时的剧本杀结束良久,27岁的柳容静躺平在酒店大床上累得再也不想动弹。雨水在玻璃窗上汨汨作响,并不影响柳容静和好友吐槽刚刚玩下来的本子。

“故弄玄虚,剧本明明洗的《黑夜传说》。”

“DM(主持人)太不专业了,有剧透…”

“礼服太廉价,一穿就撕裂。“

这场含6人下午茶的酒店剧本杀套餐花费了柳容静和她6个朋友1199元,略高于普通剧本杀店80-150元/人的收费,但为了玩得尽兴,她们还预定了两间880元/晚的双床房。

金钱倒在其次,江湖上有句话是,“剧本杀一天,人间一年”,“花钱玩了一个不值得的本子”,柳容静有种虚度人生的感觉。

作为资深玩家,柳容静热衷于从各个剧本中体验不同角色的人生,即使选剧本如同开盲盒,她依然在广告感召下和好友在这家南京浦口区江山路的五星酒店剧本杀套餐中尝个鲜。

据艾媒咨询的分析数据,在2021上半年中国消费者偏好的线下潮流娱乐方式中,剧本杀以36.1%排名第三,仅次于看电影(38.3%)和运动健身(36.4%)。

同时,在艾媒数据2021年3月调研数据显示,主要的剧本杀用户年龄为26到40岁,贡献了超过75%的玩家占比。

资本的嗅觉是最灵敏的,据央视报道,2020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市场规模超过了100亿元,这种多人角色扮演的推理游戏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杀向酒店业。

在这股酒店+剧本杀浪潮中,铂涛创始人郑南雁领军的开元酒店一马当先,杭州开元名都大酒店日前宣布和NINES推理馆签约,开发"酒店+剧本杀"沉浸式实景游戏产品,并计划在6月份面世。

此外,郑南雁的酒店管理品牌“百达屋”也在自己孵化剧本杀品牌“甜水镇”,梳理旗下酒店品牌。

实际上,今年初,受困于疫情下的“就地过年“政策,一些敢于创新的酒店已经推出了针对本地客群为主的”剧本杀“套餐项目。

黄石富力万达嘉华酒店推出实景剧本杀-《锦鸳记》,南京苏宁环球大酒店推出《黑夜传说》、《娘娘千岁》、《大疫》几个不同剧种,惊人院也与有戏电影酒店达成合作,把剧本杀的游戏场景搬到了酒店。

剧本杀正在悄然取代KTV、电影院成为当代年轻人线下社交的新欢,电竞酒店之后,不少尝到甜头的酒店也试图从此分上一杯羹。

两面刃

杭州酒店业者小Y入局剧本杀行业的动机来自传统剧本杀店的“夜场加钟”。

小Y本身就是一名“剧本杀“的死忠粉丝,他把自己滨江龙湖天街旁的密友酒店改建成剧本杀酒店完全来自自己的”打本“经验,”我们有时玩得嗨了,可能会被门店加钟,然后就收夜场费,一个小时每个人收几十块。“

对剧本杀从业者,夜场费是公认的财富密码。

“既然夜场费不菲,我在想为何不开一家剧本杀酒店呢?“小Y希望摆脱单体酒店过度依赖OTA客源的现状,开辟更多本地用户,”剧本杀是现在的风口。“

一场集合了真人秀、直播、脱口秀的剧本杀玩一场下来需要4—6小时,且更多是本地客人的娱乐休闲方式,这对于后疫情时期时不时的“出省限制”是个很好的补充客源群体。

“剧本杀”也有助于年轻人跳出日常圈子,成为年轻人扩大社交圈的有效方式,而酒店在玩乐的同时可以提供休憩、下午茶、餐饮等更多场景,这让更多后疫情时代愁客上门的酒店似乎寻觅到了新商机。

但实际经营一段时间后,小Y发现了剧本杀酒店这种模式的天然局限性,“周末、节假日生意爆满,甚至会忍痛推掉一些订单,但平日却冷冷清清,浮夸的装潢也流失了很多原本商务需求的老客户。“

旅界与几名资深从业者几乎均提到了同一点:“捞快钱有风险,入坑需谨慎。”他们身边几乎随时都有人入局,也随时有人离开,流动性很大。

如同过往奶茶店加盟的造富传奇一样,激励着更多人入行。这个看起来财源滚滚,而且门槛低、投入少的行业,实际上有自己的门槛。

柳容静和朋友们把打到“烂本”的这家南京酒店彻底拉上了黑名单,原因是“感觉自己的智商被愚弄。”

有商家认为消费者打到烂本他们也很无奈,“本子很重要,好的本子能增加住客的复购率,但买到好的本子的概率不超过1/10”。

小Y遇到过原本忠诚度颇高的客人一次不好的住宿游玩体验后就再也不上门的情况,“这个行业容错率非常低。”

经营着京城剧本杀俱乐部的一名联合创始人透露,“无论是试图转型的酒店抑或传统剧本杀店,都离不开优质的剧本和戏精DM(主持人),人员工资和购本费用是一家剧本杀酒店的主要成本。”

事实上,对试图将酒店改变成剧本杀酒店的业者而言,小Y认为酒店即使只拿出一两间房间,还需要考虑剧本杀客人对传统酒店住客的影响。

“剧本杀客人发出的噪音、动静实在太大了,对于我们这种100间体量以下的小酒店,改一两间还不如全改。”

小Y坦承,毕竟不是所有酒店客人都能接受出门吃个饭也会和民国时期的女人、蒙面的黑衣侠客狭路相逢,“这是个一旦入行就要一黑到底的行业。”

剧本杀对于酒店更像一把一不小心就会被反噬的两面刃。

风潮背后

季琦曾指出,酒店业未来的发展重点是对空间的解放。对于大多数酒店来说,第三空间是必须要攻下的领域。

此前,电竞酒店从一线城市蔓延到三四五线城市,带火了一批中小体量不赚钱的单体酒店,让网吧成为过去式,一部分酒店成功抢班夺权。

那么,剧本杀酒店也能从线下剧本杀实体店虎口夺食吗?目前看,依然很难。

截止2020年底,全国专营剧本杀的门店已超过3万家,仅过去一年就有超过1万家店铺疯狂增长。

一份分析报告指出,有70%的剧本杀门店都在亏损,少数能盈利的门店,都是入局早的,有一定壁垒,或是有自己的B端业务如剧本工作室。

归根结底,剧本杀是一种起源于线下、依赖于线下的娱乐,疫情更加重了年轻人们对于社交的渴望:住宿是“伪需求”,打本才是刚需。

有行业观察人士Leo认为,“剧本杀本质还是一种娱乐方式,对于初到异地的消费者很难不选择去景点游玩而去玩一场剧本杀,当疫情后人员出行恢复正常,原有的本地客群将很难支撑一家酒店的正常运营成本。“

Leo举了个例子,相比三五名员工、两三名DM就能撑起来的剧本杀线下店,剧本杀酒店还要雇佣相应的保洁、店长以及备品更换等酒店业潜在消费成本,这让酒店剧本杀的价格注定高于普通剧本杀线下店。

“消费者能否接受同样的剧本、不同的价格也是问题。“Leo表示。

不过,剧本杀的快速更新迭代对入局的酒店有了新的机会。

行业里的人都戏称,2018年的剧本杀和2019年的剧本杀是两个物种,2020年的剧本杀和2021年的剧本杀又是两种游戏。

今年飞猪包下了长江一艘邮轮给年轻消费者玩剧本杀,一周时间,有上百位用户报名。报名者全都是年轻消费者,其中多数是95后甚至00后。

这让很多酒店业者看到了机会,剧本杀场景的消费升级可能是他们存在的唯一机会。

郑南雁前几天提出了一个“小众共鸣“的理念,”大众消费者在每次选择酒店时,将独特的线下空间当作目的地或者目的地的一部分来挑选。“

但十年前的狼人杀、桌游馆、前几年的密室逃脱、都曾经在社会上引起一阵阵的风浪,终究在社会上慢慢被大家淡忘。

一场场戏梦人生间,年轻消费者的热情虽未消散,属于酒店业者的创业机会却更像一场现实版的剧本杀。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部分人名、地名均为化名

本文系作者旅界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subey 钛粉27544 钛粉22420 钛粉71674 钛粉25859 钛粉15018
441人已赞赏 >
441换成打赏总人数44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