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上市路变数频频,五芳斋打不出粽子之外的好牌?

有牛财经

有牛财经

· 6月7日

年轻化营销和加码新业务是否能够兼得?又该如何平衡二者之间的关系?这些问题无疑值得上市后的五芳斋细细思考。

播放 暂停

两年上市路变数频频,五芳斋打不出粽子之外的好牌?

00:00 08:43

图片来源@图片来自五芳斋官网

图片来源@五芳斋官网

文丨有牛财经

2020年,对于老字号们来说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年份——这一年里,狗不理被接连曝出关店、对消费者评价出言不逊等负面新闻,被舆论炮轰了一轮又一轮;全聚德则因为赴京旅游人数下滑等原因,交出了一份难看的年报,也让消费者们意识到了这家百年老字号的各种缺陷。

老字号们完全没有希望了么?那倒也未必。纵观老字号们近些年的动向,不难发现,愿意贴近消费者的品牌还是占多数的。例如凭借营销火出圈的大白兔、同仁堂、五芳斋等。其中,五芳斋尤为引人注目——它不仅频频通过跨界讨好Z世代,还打起了在A股上市的算盘。

图片来自五芳斋官网

风波中的五芳斋:两年连换三家券商,机构投资者履约期限将至

或许是为了求个吉利,五芳斋,这家专注粽子一百年的老字号选择在端午节前递交招股书。

根据证监会官网信息,五芳斋披露招股书的时间是在6月4日,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518.575万股,拟募资额为10.56亿元。据五芳斋在招股书中所述,其募资主要用于投资五个项目,包括“五芳斋三期智能视频车间建设项目”等,此外也有补充流动资金的需求。

招股书显示,五芳斋的主要承销商为浙商证券——值得注意的是,五芳斋此前曾连续更换过两次上市辅导券商。第一次是在2019年,彼时五芳斋选择了广发证券作为其上市辅导券商,但在短短五个月后,五芳斋就因“战略发展需要”终止了辅导协议;中金公司则是第二家和它达成辅导协议的券商,然而,自2020年6月五芳斋披露第三期工作进展报告后,双方的合作进度就再无更新。直到2020年9月,浙商证券才官宣接过这一“重担”。

一家准上市公司频繁更换辅导券商,难免会动摇投资者的信心——究竟是券商出了问题,还是企业有问题?在招股书中,五芳斋并未点明背后原因,这让它身上的迷雾变得更加浓重。

此外,五芳斋还面临着机构投资者撤出的风险。

2021年2月,宁波永戊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宁波复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分别与五芳斋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协议中写明:若五芳斋不能在2021年12月底或2022年12月底前完成在A股的上市,那么两家机构有权回购其持有的发行人全部股份。

从目前披露的招股书来看,宁波永戊、宁波复聚在五芳斋的持股比例分别为3.77%、1.13%。很显然,如果五芳斋不想失去自己的两家股东,它就必须尽快完成上市流程。

 

营销大师五芳斋,其业务基本面“成色”如何?

既然急着上市,那么五芳斋的业务基本面又能否满足投资者们呢?

根据招股书数据,五芳斋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营收分别为24.23亿元、25.07亿元和24.2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97亿元、1.63亿元和1.42亿元。其中,五芳斋2020年的营收以及盈利数据均较2019年有所下降,下降幅度分别为3.44%和12.90%。

在老字号公司中,五芳斋的业绩算是其中尚可的一拨——对比2019年净利润仅2425万元的狗不理,以及2020年巨亏2.64亿元的全聚德来看,五芳斋的业绩的确不差。这从一定程度上要归结于五芳斋近年来屡屡打出的营销牌。

单从联名对象来看,五芳斋实在是够“野”——拉面说、钟薛高、AKOKO这些年轻品牌自然不在话下,就连小罐茶、百事也没逃过它的法眼;同时,它在广告质量、创意上也屡屡“出圈”,此前将糯米拟人化的黑色幽默风格广告、在B站等平台引发广泛讨论的咸鸭蛋、星球大战风格的粽子广告均属此类。此外,五芳斋还入局了直播带货、新零售等赛道。

虽说五芳斋的确通过营销给年轻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但营收过于单一的风险依旧缠绕着它。

若是细分到招股书中的营收一栏,可以看到,五芳斋的营收主力依旧是各种各样的粽子,且这一品类的营收占比还在不断增高。2018年,五芳斋“粽子系列”一项占总营收比重还仅为66.28%,到2020年已经上升至70.77%,销售额高达16.44亿元。

对于五芳斋来说,粽子虽然是其多年赖以为生的爆品,但这一品类季节性的特征使得它在端午节前后的销量都不会太理想,这进一步加重了五芳斋营收来源过于单一的缺点。在招股书中五芳斋也承认,粽子、月饼等传统节令食品具有显著的季节性特征,如果不能做好市场预测等措施,将面临部分产品备货不足进而失去业务机会。

 

有意思的是,五芳斋集团董事长厉建平曾在2018年发布规划,称要在2021年将粽子占营收比重降到50%以下。现在看来,留给五芳斋的时间已经不多,这一规划恐怕也将成为泡影。

业务多元化,对于五芳斋而言有多大想象力?

五芳斋不是没意识到它过于依单一品类的缺点,它也曾试着发力多元化,例如扩展产品品类至月饼、蛋品、卤味、汤圆等。不过,这一战略的成效究竟有多少尚还存疑。

招股书信息显示,2018、2019和2020年,五芳斋“月饼系列”一项的销售额分别为1.55亿元、1.53亿元和1.85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6.84%、6.45%和7.96%;“蛋制品、糕点及其他”一项销售额分别为2.2亿元、2.41亿元和2.3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9.69%、10.13%和9.86%。总的来看,五芳斋的“粽子外业务”到目前为止尚未体现出它的增长潜力,这数年内变化不大的总营收占比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之外,五芳斋也涉足了餐饮行业。

2018年,五芳斋在杭州推出了首家无人智慧餐厅。当时五芳斋声称,该无人智慧餐厅整个用餐过程完全被无人化改造,不管是排队、点餐还是取餐、结账,全靠消费者用App完成,就连菜品推荐和营销也全由系统完成。五芳斋认为,仅无人化改造一项就能帮助门店节省32-35万元的用工成本,还能24小时营业。

图片来自五芳斋官网

然而,这家无人餐厅在杭州正式上马后并未有后续消息传出,五芳斋似乎并没有在这一领域继续发力的打算。目前,在大众点评上搜索五芳斋杭州门店,并未找到这家号称位于西湖区文三路的智慧餐厅。在地图App上倒是能确认这家餐厅的存在,不过那无一评价的界面和没挂上“五芳斋”三字的招牌难免让人为它的命运感到担忧。

此外,五芳斋旗下还有名为“优米一家”的餐饮品牌,公开信息显示其主打中式快餐,以米饭产品为主导。但从招股书中来看,挂着“优米一家”招牌的门店在五芳斋全国154家门店中仅占少数(不到20家),且基本分布在上海,离全国性品牌相去甚远。

从招股书来看,五芳斋餐饮业务占总营收的比重确实要高于月饼系列和糕点等业务,不过这一业务逐年下滑的趋势也是事实——2018、2019和2020年,“餐食系列”一项在五芳斋营收结构中的占比分别为17.19%、15.68%和11.41%。

总的来说,五芳斋作为一家老字号,能贴近年轻人努力做好产品,这无疑值得一众还在“倚老卖老”的老字号们学习。不过,它单一的营收来源和前路尚不明朗的新业务也值得重视。年轻化营销和加码新业务是否能够兼得?又该如何平衡二者之间的关系?这些问题无疑值得上市后的五芳斋细细思考。

本文系作者有牛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subey 钛粉27544 钛粉22420 钛粉71674 钛粉25859 钛粉15018
441人已赞赏 >
441换成打赏总人数44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