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25岁登上中国电竞最高峰,却无奈成为黄金时代看客

商情局

商情局

· 6月7日

最先起跑、最先登顶,却还是跑不赢资本的电竞老炮。

播放 暂停

他,25岁登上中国电竞最高峰,却无奈成为黄金时代看客

00:00 12:49

图片来源@unsplash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丨1WHY商情局,特邀嘉宾丨马超,作者丨木林森

“最先起跑、最先登顶,却还是跑不赢资本的电竞老炮。”

中国电子竞技正在进入黄金时代。

不久前,北京大学正式增设电子竞技高级人才研修班。更振奋人心的消息接连而至:2022年第19届杭州亚运会,将电子竞技作为正式项目并记入国家奖牌榜。《2021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亦显示,中国电竞用户总数已达5亿,整体市场规模超1450亿元。

宏观数据在现实世界的真实写照是,产业资本争相涌入、赛事奖金屡创新高、赛事扩容层出不穷...与此同时,电竞从业者吸金能力和社会地位大大提升,职业选手、游戏直播成为很多00后的理想职业。

但是在一些行业早期创业者眼里,电竞行业却变得陌生起来。他们曾经在前程似锦的早晨醒来,也经历过真正意义上的至暗时刻。如今梦想还在,激情亦不减当年。却有一股无以名状的力量,把他们挡在电竞大门之外。

今天的1WHY西柚时间,我们连线了wNv战队前总经理马超,听他讲述那段伴随着阵痛的燃情青春。

1、一连串偶然,迈入青铜时代

“殿堂级的贡献”、“最早的电竞之光”、“站上了CS赛事的世界最高峰”......

如果在知乎等平台搜索与“wNv”相关的话题,你会发现满屏皆是溢美之词。

的确,wNv的历史可以追溯出无数的“第一”和荣誉。

中国电竞史上第一个CS赛事的世界冠军;

第一次以摧枯拉朽之势出现在国际舞台的中国战队;

中国第一支电子竞技职业俱乐部;

第一次为“中国电竞产业”注入身份认同与职业化发展的可能性

......

这些成就背后,让电竞迷们尖叫欢呼的时刻更是不计其数:2005年WEG决赛,wNv战队在2:7落后的不利局面下完成了一次点燃全场的“匕首击杀”,并在后续比赛中上演绝地反击。2006年,wNv战队在强者云集的WEG大师赛上,以全胜姿态狂扫美国瑞典等国的世界级强队,勇夺WEG赛事两连冠。

然而,在wNv俱乐部“缔造者”之一的马超眼里,这个梦幻般的开局其实源于一连串的偶然。

1999年,21岁的马超在朋友家看了一场CS国际赛事。

这既是他第一次接触CS这款游戏,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游戏可以这样玩”。

没过多久马超开始对CS欲罢不能,在工作之余频繁出入网吧。彼时CS正是国内的“国民级游戏”,“上网吧打CS”几乎成为一种男人们的浪漫。随着游戏水平不断提升,他开始有了组战队、打比赛的念头。

巧的是,马超经常光顾的“网上游”网吧也有了组织网吧战队的想法。网吧老板随即看中了马超的游戏热情,希望他来负责战队的组织筹划。于是马超与同样热衷于电竞的好友李杰,开始了电竞之路。

双方沿用了李杰在北邮期间的校战队名“wNv”,并在网上“广发英雄帖”。为了加快战队组建,二人自费跑到广西、四川等地的网吧“人肉搜索”,用最原始的方法寻找合适人选。

期间,马超收到了四川南充一支民间战队发来的比赛视频。凭借CS玩家的敏锐判断力,马超果断判断这会成为一支“黑马”战队,立刻向对方递出橄榄枝。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支战队乘绿皮车来到马超所在的网吧参与试训,并正式加入wNv战队。

起步不久,wNv就遭遇了“非典”时期。一行人在网吧出行不便,把所有时间都用来玩命训练。待风险解除后,初代wNv战队以最佳状态拿下2003年LG大赛CS项目全国冠军,一战成名。

2、向前一步,白银时代

势头正猛的wNv很快遇到一个“不可抗力”。

赞助网吧的老板因为其他生意出现资金困难,决定卖掉网吧个人救急。

摆在李杰、马超二人面前的是两个选项:要么让wNv就地解散,要么自谋出路渡过难关。

对于马超来说,这支队伍虽然只是“无心插柳”的成果,但从个人情感上还是希望队伍能走得更远。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向自己所供职的企业老板寻求投资。

要知道,当时在国内提起“电子竞技”很多时候还是会和“网瘾少年”、“不务正业”划等号。向老板寻求投资的决定无论成败,都意味着马超要放弃原先的工作,甚至不得不在质疑声中“逆行”。从这个视角看,马超当时的“坚持”很大程度上源于本能和热爱。

幸运的是公司老板认可了马超的“路演”,决定投资这个新兴产业。但注资的前提是,wNv必须再拿一个冠军。

恰逢此时,失去网吧赞助的wNv出现了人员流失,国内排名跌到了20名开外。为了拿下这个“决定命运的冠军”,马超不断挖掘潜力新人,全新组建的wNv果然拿下了2003年成都CEL全国邀请赛CS项目冠军。

——中国第一家电子竞技俱乐部就此诞生。

为了让俱乐部快速走上正轨,也为了给予选手更充足的生活保障,他引入合同制、提供底薪保障,并设立激励奖金。

至此,“网吧少年”真正意义上走出网吧,开始拥有职业化的训练场所。他们也能鼓起勇气告诉家人,自己成为了“职业电竞选手”。甚至可以说,中国电竞的职业化发展能够扬帆起航,也要拜这个冠军所赐。

当时中国互联网发展刚刚起步不久,国外电竞赛事方面只有零星的报道。即使是马超这样的“局内人”也很难看清电子竞技职业化的潜力所在。

直到2004年,马超与战队赴韩比赛参加比赛,才第一次感觉到“热浪拂面”的氛围。

从韩国归来的马超,认定中国电竞产业必定会迎来爆发。在战队正常运营之余,马超开始用产业视角来思考wNv俱乐部的前途。以往的电竞战队只有两种生存路径。分别是依靠网吧赞助,以及不断夺冠获得赛事奖金。

为了提升俱乐部造血能力,马超试图带领wNv“跑起来”。

战队扩容方面,wNv覆盖了反恐精英、魔兽争霸、跑跑卡丁车等所有主流游戏。

商业化方面,马超与团队以传统体育模式为锚尝试了一些新的发展路径。比如以战队影响力进行变现,与商业公司建立合作关系。英特尔、微软、可口可乐、Kappa等知名企业都对wNv俱乐部进行过商业赞助。

这些努力,让wNv在巅峰时期成为中国涉及赛事最多、规模最大、薪酬最高的电子竞技俱乐部。

3、错过黄金时代

2010年,是电竞黄金时代的起点。

不久之后,电子竞技将被提名为2020年奥运会比赛项目;

旨在规范赛事、优化选手管理的ACE联盟也将破土而出(该联盟后来背离了初衷,但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谈);

英雄联盟、dota2、守望先锋、绝地求生、王者荣耀等爆款竞技游戏会相继出现;

斗鱼等直播平台上演的“百播大战”将为电竞商业化送上一把干柴烈火。

但2010,wNv没有窥见未来的水晶球。

管理层只知道,赞助商们以异常严苛的KPI审视着每一场比赛的战果,排名稍有下滑就有撤资风险;这一年WCG的奖金也在缩水,对冠军战队现金奖励仅7000美金。

对于多线布局处于扩张期的wNv来说,这些事情非常微妙。

雪上加霜的是,战队里的核心成员开始膨胀,对薪酬有了不切实际的幻想。为此,wNv开始频繁进行队员调换,这就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战队稳定性。于是负反馈开始发生:赞助商停止注资、wNv裁员缩减战线,此举进一步引发外界质疑,战队成员开始对管理层的行为感到困惑,各种矛盾接连而至...

wNv在容错率最低的时候,偏偏赶上了各种问题的集中爆发。这个中国CS历史上最辉煌、最强大的俱乐部,无奈“金盆洗手”退出江湖。

熬过了漫长的黑夜,却在黎明将至时“退场”。对此马超没有给与过多评价,但字里行间还是流露出两种情绪:不甘,与不舍。

4、资本时代,无形之墙

在wNv缺席的几年里,中国电竞产业日新月异。2020年,WCG Dota2奖金池已高达4000万美金。要知道,wNv最后跌跌撞撞的亏损额为2000多万人民币。这意味着,如果wNv能够在2020年赢下哪怕一场世界顶级赛事,所有的问题都会烟消云散。

不过来不及感慨,电竞圈就以光速完成了一轮“大换血”:前脚是iG、RNG、EDG、NewBee、VG等知名战队纷纷创立的“百家争鸣”,后脚就进入了产业资本入局的“寡头时代”。

王者荣耀TS战队被微博收购;YTG电竞俱乐部也被快手收入囊中;DMO战队被TT语音收购;AG超玩会成功引入外部资本,估值高达5亿;甚至运动品牌滔搏,都组建了自己的战队。到英雄联盟S10总决赛时,SN战队和JDG战队的对决,变成了背后苏宁京东的“狮狗大战”。

在产业资本疯狂进驻时,马超与团队不止一次地想要“东山再起”。2013年马超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wNv重组;2016,wNv在ESTG嘉年华夺得冠军;2017年,wNv在守望先锋时空杯以大比分夺得冠军...

然而这些成绩只是昙花一现,因为江湖已不再是当年的江湖。

用马超的话说,“现在的电竞行业已经成为资本的天下,每当我们做出点成绩的时候,就会有各种有形的、无形的力量来挖墙脚搞破坏,把好好一支队伍弄的支离破碎。有时候队员还会为此和我们反目成仇,觉得我们耽误他赚钱了。反复几次下来,队伍根本没法带。”

这道无形的资本之墙,把马超堵在了江湖之外,从第一代“电竞教父”成为了看客。

“我们想当黑马,结果发现市场只有白马的生存空间。”

不过,对于这个被资本吹起来的电竞市场,马超认为还是利大于弊:“这可能是任何行业发展过程的必经之路,我很欣慰看到那些年轻选手实现电竞梦想、走向人生巅峰。”

在马超创业的时代,电竞大神们只能在艰苦环境下“闭门造车”,甚至很多民间高手连展示自我的机会都没有,就因为现实问题走出网吧重新择业。“不像现在,大家想找人直接看天梯排行就行。”

另一方面,马超也从电竞爱好者的视角提出了自己的建议:“现在国内电竞选手整体水平、实力都上来了,但是那些具有开创性的打法、思维却越来越少。大家都在通过信息和数据优势寻找国内外的优秀战术,然后套路化地照搬过来。这样的‘拿来主义’有时会让比赛显得乏味,让人眼前一亮的元素在变少。”

如今马超已经有了另一番事业,但对于电竞却总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情绪。

“wNv对我来说有时是一种负担。把它当成一个美好的回忆吧,心有不甘。想继续做吧,又怕被一些外力污染了羽毛。说真的,如果想赚钱,我们继续组战队打比赛去赚转会费也未尝不可,但内心深处还是拒绝这种东西。”

时至今日,马超依然记得2004年去韩国参加比赛感受到的心潮起伏。

“如果再有机会,还会把电竞当成毕生之事。”

写在最后:

有位知乎答主这样评价wNv:“wNv是cs电竞历史上一个里程碑,也代表中国cs走向世界,并且有能力拿到冠军。”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电竞史上的传奇符号,却无法再次走入这个日渐繁荣的电竞生态。

马超的经历也许值得每个电竞人的反思:市场究竟该不该给这样“用爱发电”的民间力量一席之地?面对资本的“无序乱窜”又该有怎样的监管机制来制约?

本文系作者商情局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钛a4U681 钛a4U681
    回复

    资本家就是搅屎棍…

    2021-06-07 18:08 via android
  • 商情局 商情局
    回复

    梦回吹角连营

    2021-06-07 17:22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