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没那个资本

蓝媒汇

蓝媒汇

· 6月2日

选择躺平,这不仅是对现状的无声抗争,更是与生活的主动和解。

播放 暂停

躺平,没那个资本

00:00 15:40

文 | AI蓝媒汇(ID:lanmeih001),编辑 | 杨雅倩

也就几年前,人们谈佛系。

最近,讲的则是躺平。

概念一直在变,本质上,都是同一种生活态度。

追求平平淡淡,不求轰轰烈烈,愿意甘于现状、随波逐流、随遇而安,而不是奋起直追、迎难而上,激扬一生。

尤其是趋于内卷的竞争日益激烈,阶层上升的窗口持续缩窄下,何必“鸡自己”。

选择躺平,这不仅是对现状的无声抗争,更是与生活的主动和解。

是什么让这届年轻人选择躺平?AI蓝媒汇找到了几位从事互联网职业的年轻人,试图从他们的生活里,还原最真实的躺平理由。

以下,是他们的躺平姿势……

还没毕业,工龄一年,啥是躺平?没听说过……

  • 00后格子间女工香菜 21岁

开始工作的第300天,我结束了本科论文答辩,距离拿到毕业证还有一个多月。

身边同学刚刚开始找工作的时候,我已经是一名熟练的“格子间女工”了。

说是大学四年,实际加上疫情期间线上上课,满打满算我在学校待了只有两年多,然后快速开启了打工人生涯。

以前在学校我每天只需要想“中午吃什么”“晚上吃什么”,工作之后满脑子都是“今天的工作完成的怎么样”“明天还需要做什么”。

眼睁睁看着自己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大学生变成内卷第一人,扎心奋斗逼,重点是这种状况已经持续快一年了,而我还是个没有毕业的00后。

可谓“英年早工”。

临近毕业季,朋友圈里要么是定位在全球各地的毕业旅行,要么是准研究生们在学校混吃等毕业,本连年假都没有的打工人只有羡慕。

不是没想过躺平。

遇见难缠的甲方、做不下去的工作,我也会想要不算了,干个p,毁灭吧,赶紧的。

每天做梦都在想,什么时候买彩票能不能中它五个亿,或者有没有富婆可以偶遇,再不济认识个霸道总裁也行,等着他妈甩给我一张支票,“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

但现实不是偶像剧,哪有那么一夜暴富的故事。

不管你打不打工,房租、水电、生活费就在那里,一块钱都没得少。

就算攒够了“Fuck you money”,你就能找到钱多事少离家近的工作吗?每周五下班能准时喊出“老子明天不上班”吗?能保证下一任老板、同事友好善良不搞事吗?

更现实的情况是,不打工,就没饭吃。

对于大多数像我一样的小镇青年来说,能够读一个叫得出名字的大学,毕业后顺利进入格子间,成为打工人,不用受风吹日晒,每月按时到账一笔能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的收入,就已经足够在逢年过节“荣归故里”了。

否则,等待你的命运可能就是回到老家,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早早生下个胖娃娃。

毕竟,如果能躺平,谁想奋斗呢?

躺平族和奋斗逼,其实只有一线之隔

  • 某大厂草莓,24岁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躺平得浑然不觉,甚至死要面子地称自己是个奋斗逼,直到重新成为社畜,慢慢地,我才敢大方承认自己曾为躺平族的一份子。

其实如果严格划分的话,从小我应该算是引发内卷的先锋式人物。

考研一战距离上岸仅差不到十分,失败后,我不假思索地选择了二战。

当时的我天真地以为,二战的日子必然是天天泡图书馆,学到昏天黑地再回来。

于是,我放弃了一份已经实习了七个月的工作,回到家里开始备考。

起初,我确实“特别能吃苦”,满脑子的冲劲儿加上新鲜热乎度维持了好一段时间。

但接下来的故事想必大家也猜到了。随着时间和精力的消耗,我起床的时间越来越晚,看书的时间越来越短,图书馆更是压根就没去过几次。

没过多久,我的学习状态变成了把书打开然后平摊在那,拿出一支笔握在手里,接着便心安理得地去刷微博,打游戏,追星追综艺。

当然,倒也不是说全部时间都在玩,晚上爸妈下班回家之后的时间我还多少是在学习的,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虽然不想承认,但有不少个夜晚,睡前的那一刻,我脑子里想的不是某一个学术概念或者一道简答题的答案,而是男主为什么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误会女主。

总之,没个正形。

第二天中午,再睡到自然醒,周而复始,恶性循环。

我本人也清晰地感觉到,对于考研,我的心态由“必须考上”,变成了“随便吧爱咋咋地”。

既然你自己不上心,那成绩自然也不会给你好看,最终我的二战还是差了十分,依然落榜。

本想着抬屁股去当个正式的社畜,但那个时候又碰上了疫情,能过活的公司都在裁人,更别说招聘一个零经验的职场小白了,于是我“被迫”继续在家里躺了几个月。

在这长达一年左右的躺平日子里,我基本完全没有收入,靠着那几个月的实习工资过活,后来没钱的时候只能把自己追星的周边变卖。

最难的时候,买家三天后才能确认收款,而我在这三天手里只有20块,要供自己的三餐伙食。

我仍记得那天,当买家确认收货,钱到账支付宝的时候,我第一次为自己的躺平哭泣,心底痛骂自己,怎么把23岁这个应该去事业上施展才华、去收获爱情的大好青春过成了这个狗德行。

那天之后,我就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火速找了工作开始上班,并为自己有资格加班,有个属于自己的工位感到由衷的高兴。

我想,那或许就是“浪子回头金不换”了吧。

躺平半年后,一个“奋斗逼”被迫营业

  • 互联网打工人空空, 27岁

我的猫饿了三天了,在北京一个朋友家住了三天后,我把它也带了过去。

我的朋友有五只猫,加上我的这只,以及我们两个大老爷们,两个人、六只猫,躺在一个屋里躺平了几个月。两个人的生活很枯燥:睡觉、吃饭、上厕所和打游戏,睁眼不问几时,睡觉全靠困意。

我和我的朋友,两人的共通点是,都是在2020年失业,失业之后,我就躺平了。他先是回了一趟老家,然后告诉我在老家待不下去,回了北京。回来之后,也躺平了。从今天躺平这个词汇的流行程度看,躺平也是能“人传人”的。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不找工作,不去想明天。我们可以做到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不下楼,偶尔的一次下楼要么是去倒垃圾,要么是他的朋友委托他帮忙去遛狗。吃饭都是随缘,没有早中晚饭一说,随时饿,随时吃,这也导致了平均每天只需要一顿饭就能解决当天的食物需求。

北京的物价相对来说是比较贵的,即使每天只吃一顿饭,仍然是一笔很不小的开销,比如一份水煮肉片加上两三个馒头有时候就能花五十大洋了,之所以那么贵,总结下来就是便宜的不好吃,贵一点的能接受。基于此,其实我们的开销不能算太低。今天很多人聊到躺平,总喜欢提到开销,比如每个月两三百解决食物需求,在我看来,这只是一个“相对论”。

或者换一句话,人类的躺平并不相通。

当然,这也跟我们从不做饭有关。尽管厨具什么的从来不缺,但我们仿佛天然对厨房有着排斥情结,在那段躺平的日子里,厨房营业的时间仅仅有那么几天——春节时,我们没回家,从网上买了肉和菜,吃了几天的火锅。

其他人我不知道,但疫情因素,是影响我们躺平的很大原因。我后来仔细复盘过,失业只是很小的一方面,它远远不足以让我们开始认命和坦然接受。起码在我这里,疫情给了我一个躺平的理由:让我可以顺理成章地躺平,而不至于有什么负罪感。

对,是理由。今天的社会是一个对年轻人尤其不友好的社会,车子、房子、孩子、票子都是压力,有些人说躺平可耻,觉得当代年轻人不愿意努力是一种很糟糕的现象。

我不否认它很糟糕。但你得知道糟糕的原因是什么吧?难道是房价很低、工作很好找、喜欢的女孩一追就同意?不会吧?

客观来说,躺平只是一种选择,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

在躺平的那段日子里,我的整个社交圈子,发生了质的变化。我不再习惯于发朋友圈、不去看社会新闻、不去刷各种社交媒体、找人聊天就是单纯的聊天,曾经冗余的生活被简化成可以用“吃饭睡觉看猫片”去代替。

我甚至想过,这也许就是接近了生活的本质吧,如果没有其他外界因素的影响,坦白讲,我挺喜欢这种生活的,我也开始理解三和大神们“一天打工、三天晒网、网吧睡觉、提桶走人”这样的生活态度。

可惜的是,这种生活终是没有持续太久。年初,我们两个躺平的家伙陆续都去找了工作,我是因为缺钱,他也是。通过这半年的躺平,我也开始意识到,躺平这件事,也是有门槛的——我忽略了自己的经济实力,也误判了现实。

小红书刷久了,我反而无欲无求了

  • 某互联网职员唐佳倩   27岁

最近大家都在聊躺平,我还特意上网查了一下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从广义上讲,躺平是年轻人放弃挣扎、放弃奋斗,是超脱于加班、升职、挣钱、买房的主流路径之外,用自己的方式消解外在环境对个体的规训。

我身边还真有这样的小伙伴,大学毕业后,被家长安排在一线城市大厂上班,在工作上无欲无求,不但没有积极晋升的需求,反而抱怨节奏太快,紧接着家长又将其安排回老家国企。最令人羡慕的是,毕业4年,人家没有参加过一次社会性面试。也不用为了买房子发愁,家长早就准备好了。

我觉得这样的人生就是“躺平”了吧?谁知道同事一语点醒我,那不叫躺平,那叫躺赢。

那什么是躺平?

我又看到了几个词:“低欲望”、“向下突破天花板”。

这说的不就是我么?

大概是从疫情之后,出于对未来悲观主义的预判,我在物欲上选择了“躺平”,具体说来,我再也没买过一根口红,所有的护肤品都选择了物尽其用,曾经的囤货开始清库存,坚持内循环直至用完;清理了三大袋衣服,在支付宝上捐给了需要的人;甚至连家里的两只猫,也过上了只有一种小鱼干的日子。这样下来一年后,家里的装修风格也变成了“家徒四壁风”。

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清净。

在大消费时代,直播带货的浪潮经久不息、愈演愈烈,电商平台社交化、社交平台电商化,一切都为“买买买”服务。

有网友调侃,小红书人均百万年薪都是再正常不过,看着被物质裹挟的人生,我也曾羡慕过、也曾为了过上那样的生活努力过,渐渐地,小红书看多了,我反而无欲无求了。

现在我更愿意成为一个低欲望的人,或者说延迟满足我的欲望,如果活得太累了,就暂时躺平一下,这跟之前流行过的“佛系生活”,本质上并无差别。

我觉得躺平并不可耻,如果将时间线拉长一些,那段躺平的岁月,或许将成为这一代人为数不多的喘息时刻。

这个618,我没有打开淘宝,也没看李佳琦直播,没有活在那些莫名其妙的算法里,真的挺惬意。

996再坚持不到一年,就能还清那些年欠下的“躺平债”了

  • 新媒体编辑蟹老板,30岁

“打死你我也不信,你现在能变成这样。”

这是和闺蜜跨时差聊天时,她第10086次爆发同样感慨。她不能接受,从前睡醒了逛街逛累了就躺平的我,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三句话不离工作,聊什么都能扯到选题上的“事业脑”。

她说这样的我很不可爱:我就给你推荐个眼影,谁有功夫跟你在这扯什么财报股价资本做局?

连我妈都扔掉了她带了30年的八倍滤镜,很难看我顺眼——因为她压根看不见我。

为这岌岌可危的母女关系点蜡

为这岌岌可危的母女关系点蜡

当然,谁都不是天生的“事业脑”,可以说现如今流下的汗和泪,那都是过去五年脑子里进的水。

时间倒回三年前,我和上面那个发毒誓都不发在自己身上的闺蜜,在同一片体制内“养老”。我总爱和后来的朋友回忆那段“黄金时代”,满带对追忆过去的满足和骄傲:

在我们老XX报社的时候啊……

周一,上午10点开会,11点结束后与同事兼闺蜜驱车奔赴知名苍蝇馆享用一餐丰盛的brunch,紧接着驱车前往当地知名商场开启只逛不买休闲模式。

差点忘了,开局一杯脱脂馥芮白是标配。

周二到周五下午四点,躺平。

周五下午四点至八点,完成一周的工作量后交差。

周六、周日,法定双休,躺平。

说实话,年纪轻轻的,不是我不想努力,而是不敢。因为但凡我这星期多拿出几个小时来提升工作质量,就很容易造成“奖励双薪”的尴尬局面。

毕竟这对于混迹职场老油条中的职场新人,是挺危险的一件事,不能因小失大……

彼时社交媒体上总能听到同龄人的抱怨,大学毕业,想找一份钱多活少离家近的工作怎么就这么难?

求生欲让我没把下面这句话说出来:你瞧这不就让我找到了?

诚然,人类的悲剧大多相通,五年之后,神仙单位终于发不出工资来了……仗着还有点学历和资历的我,一头扎进了北漂生活。

从养老院到996,从一周上一天到一周歇一天,谁能理解那种反差?

没有人。

因为你从未见识过真正的快乐。

内卷的生活自不必赘述,同是天涯沦落人。

只是我现在落下了“病根”,每天都要在计算器上按一按,还要多少个996,才能补完那些年跟老天爷欠下的工作时长。

好在挺快的,不到一年。

说来也神,“大师”说我一年内转运,我怀疑她是HR冒充的,算命不看八字,只看钉钉打卡记录。

你看,996似乎也并非一无是处,起码在化灾消业这件事上,效果拔群。

愿意吐露曾经那段“凡尔赛”经历,我是做好了“被骂”准备的。“虚度青春”、“浪费社会资源”、“死于20岁,埋于70岁”……只有这些帽子一遍遍砸向我,才能让我时刻相信如今的“还债”还算值得。

社畜是需要信念感的。

否则照这么卷下去,我还用等到70岁才“埋”吗?

你问我“躺平”的那5年快乐吗?废话!爸爸的快乐你根本想象不到!

但如果你说代价是用5年996来还债,那我怎么说也得犹豫犹豫了。

“我命由我不由天”只是个童话,哪吒吃喝玩乐扒人龙筋当跳绳欠下的“纨绔债”,最终付出的是削骨割肉的代价。谁能说清值与不值呢?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人近中年愈发油腻,戒了动画片后爱上了听相声,思来想去似乎还是老郭坚信的那句更让人受用: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本文系作者蓝媒汇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471人已赞赏 >
471换成打赏总人数47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