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瓶大王“操纵门”

阿尔法工场

阿尔法工场

· 6月2日

太阳底下无新鲜事。

播放 暂停

疫苗瓶大王“操纵门”

00:00 08:31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作者 | 彭吉

6月1日,正川股份(603976.SH)出现放量下跌,以接近跌停价开盘后,全天低位震荡。截至收盘,股价下跌4.58%,收报45.83元,换手率达到4.31%,成交2.96亿元。

目前正川股份的股价距离去年8月份的最高点已跌去55%,市值缩水了近70亿元,套在顶部的散户可谓亏损累累。

这是继叶飞“举报门”、美克家居被指操控股价之后,又有上市公司遭公开举报了。

5月31日,重庆必扬律师事务所主任余泽东向证监会实名举报正川股份实控人邓勇操纵、哄抬股价牟取暴利,要求中国证监会相关职能部门稽查总队对邓勇进行立案查处。

余泽东对媒体表示,“邓勇将是新刑法修正案实施以来第一个因虚假信息披露而进监狱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并称已正式向重庆警方报案,要求追究邓勇的刑事责任。

实际上,双方早有“恩怨”。两年前,余泽东帮邓勇打赢与另一家公司的诉讼纠纷后,邓勇却拖欠风险代理费1105287.6元迟迟未给,而余泽东多次追讨被拖欠的律师费无果。

其实,“庄家”在A股涉嫌操作股价早已不是新鲜事。远有德隆系的合金股份、湘火炬、新疆屯河“三驾马车”,近有仁东控股的“杀猪盘”。

短暂的高潮后,留给股东的往往是无尽的套牢深渊。这在证监会提倡价值投资,重视保护中小投资者的今天,显然是不能被监管部门所容忍的。

01 一个伏笔

公开资料显示,正川股份从事药用玻璃管制瓶等药用包装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主要产品包括不同类型和规格的硼硅玻璃管制瓶,钠钙玻璃管制瓶,并生产各类铝盖,铝塑组合盖等药用瓶盖。

2020年,公司硼硅玻璃管制瓶、钠钙玻璃管制瓶、瓶盖三大类产品分别实现营收2.22亿元、2.05亿元、0.66亿元,占总营收比值分别为44.20%、40.79%、13.14%。

实际上,“玻璃瓶和盖子”并不是一件有门槛的事,基本没有太多的技术含量,属于都能做的生意。这从相对营收基本可以忽略不计的研发费用,以及生产人员主导的专业构成上可见端倪。

正川股份利润表

正川股份人员构成

直接的后果是,正川股份的市场份额始终无法扩大。自2013年开始,正川营收规模一直围绕5亿元上下波动,没有出现明显的增长,以至于从2018年开始出现萎缩。

2018年-2020年,正川分别实现营收5.96亿元、5.21亿元、5.02亿元,分别实现归母净利润0.83亿元、0.61亿元、0.53亿元,营收、净利润三年来逐年下滑。

与业绩衰退并行的是走弱的盈利能力,2018年-2020年,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28.67%、27.14%、25.55%,净利率分别为14%、12%、11%,净资产收益率(加权)分别为8.56%、6.04%、5.13%。

从上面数据不难看出,正川的市场份额在萎缩,对上下游的话语权在减弱。

业绩难有起色,对应是股价的疲软。正川2017年8月上市后,就开始了漫长的阴跌,2018年底之前股价都毫无起色。

但是,正川股份有一个潜在的信号,邓勇对公司拥有绝对的控股权。从2018年年报可以算出,邓勇直接控制的与邓勇家族间接控制股本达到惊人的72.22%。这也为上述举报称的有能力操纵股价埋下伏笔。

02 天时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席卷中国大江南北,牵动着亿万国人的心。新冠肺炎疫情于2019年12月萌芽,2020年1月起受到广泛关注。疫情作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专业性强,影响面广。

消毒药液、医用口罩、日用口罩、医疗器材、检测试剂、医用防护服等抗击疫情用品源源不断的送到抗疫前线。

而要战胜“新冠”病毒,除了治疗,更重要的一环就是预防。疫苗就是最有效的手段之一。

受新冠疫苗瓶短缺传闻影响,正川股份股价一路走高。自2020年4月28日起至2020年8月4日,66个交易日内股价上涨超5倍,最高达108元/股。

 

股价的暴涨意味着疫苗瓶子放量的预期,但实际情况却非预期的那么简单。

正川股份在去年7月11日、7月25日等多日发布异动公告,表示公司未接到相关疫苗瓶批量采购订单。

更蹊跷的是,正川在几天后的7月30日又发布公告称,其计划发行4.05亿元可转债,用于中硼硅药用玻璃生产项目和研究项目,项目达产后可形成年产13亿支中硼硅玻璃瓶生产能力。

有评论认为,这实际上是想给外界以“公司产品线供不应求,急需扩大产能”的一种预期。

但从上表可见,正川一边对外募资要扩产,一边是生产人员的减少,明显的不合常理。

一季报也验证了笔者的判断。正川营收1.56亿元,同比增长7.65%,并没有明显的增长。扣非净利润1684.15万元,同比下滑6.38%。“疫苗瓶”的可转债计划变成了一个埋葬散户的深渊。

03 出逃

股价暴涨勾起的是人性中的贪婪。

去年正川股价在高位狂奔的同时,不出意外的是,“董监高”与实控人家族纷纷抛出减持计划。

董事范勇、肖清在内的多位董监高成员纷纷发布减持计划。其中,公司实控人邓勇家族合计减持套现1.71亿元。

邓步莉在2020年9月22日至23日期间,合计减持151.2万股,减持价格区间为54.54元-63.8元/股,套现近9000万元。

邓红在2020年12月1日通过大宗交易减持13.7万股,套现799.53万元,随后又在2020年12月24日至25日期间,合计减持92.04万股,减持价格区间为79.09元-82元/股,套现超过7361.58万元。

实际上,自2017年上市以来,正川股份四年累计净利润也就3.1亿元,而股东的套现达到了1.71亿元,超过净利润的5成。

即使如此,公司还牢牢掌控在邓勇手里,丝毫不影响对公司的经营控制。

但追高买入的散户,就不那么好受了。2020年7月以后,公司股东人数翻了一倍以上,人均持股数减了一半以上。

 

另一方面,逐年下滑的业绩也无法支撑昂贵的估值。正川股份2019年、2020年分别实现扣非净利润6105.67万元、5305.05万元,同比减少26.23%、13.11%。

股东减持的利空加上业绩下行对股价的负反馈,双重打击下正川股份迎来了长达一年的阴跌:自2020年8月见顶以来,市值已经蒸发超过70亿元。

更可怕的是,高达130倍的静态市盈率,意味着目前的估值回归还远未结束。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叶飞、余泽东们”不过是给黑色资管产业链开了一扇窗户。邓勇是否“涉嫌操纵股价”,自有证监会来定案。

而国内监管层对资本市场制度的规范化、严格化、透明化的建设依旧任重道远。作为普通投资人,目前能做到的就是对疑似有问题的公司的彻底抛弃和对“价值”的坚定向往,这才是现在及将来能保护自己的有效手段。 

本文系作者阿尔法工场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hSmXxU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472人已赞赏 >
472换成打赏总人数47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