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帮赴美IPO,中国两成卡车司机带来26亿营收

20社

20社

· 6月1日

“烧钱大战”提前结束?

播放 暂停

满帮赴美IPO,中国两成卡车司机带来26亿营收

00:00 13:56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20社,作者 | 赵小天,编辑 | 王晓玲

数字货运平台「满帮集团」于美东时间5月27日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F-1招股说明书,计划以“YMM”为证券代码在纽交所挂牌上市。

摩根士丹利、中金公司、高盛、瑞银、华泰证券、花旗和野村证券担任满帮本次IPO的联席主承销商,华兴资本和里昂证券担任副承销商。

招股书显示,满帮2019年与2020年的营收分别为24.7亿元与25.8亿元,同比增长4.4%。其中,货运匹配服务带来的营收从17.7亿元进一步增长至19.5亿元,同比提升10%。

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满帮在2020年已实现净利润2.81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净利润达1.13亿元,同比增长3.4倍。2021年第一季度,满帮进一步实现大幅增长,GTV(总交易额)达515亿元,同比大增108%,实现营收8.67亿元,同比增长近一倍。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的增值服务为满帮带来6.3亿元营收,占比总营收的1/4,大约有192.83万名用户在满帮平台使用了至少一项增值服务。

纵观货运领域,被称作“物流版滴滴”的满帮集团,2017年11月合并了货运领域两家头部企业「货运帮」「运满满」后,几乎再无对手。曾投中滴滴的投资人王刚,一手促成了两个平台的合并,并担任了成立初期的集团董事长兼CEO。

2018年4月,满帮集团迎来了合并后的第一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19亿美元,是车运赛道史上最大的一笔融资,背后的资本团体的阵容堪称豪华:国新基金,软银,谷歌资本,金沙江创投,红杉资本,腾讯,钟鼎创投……

提前结束了“烧钱”大战的货运市场,融资上市,似乎成为一件板上钉钉的事实。

没烧多久的“货运大战”

满帮搭建了起一个连接托运人、卡车司机以及其他行业参与者的生态网络,为用户提供货运及相关增值服务。灼识咨询的报告显示,按2020年平台总交易额(GTV)计算,满帮是全球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

满帮平台的规模效应正日趋明显。招股书显示,满帮共计280万卡车司机在平台上完成货运订单,约占中国中重型卡车司机的20%,超过第二至第五大数字货运平台总和的两倍。2021年第一季度,平台货主MAUs(月活跃用户数)达122万,完成运输订单2210万单,均呈现出显著增长态势,相较2020年同期的增长率分别为67%、170%。2021年3月,满帮平台货主MAUs(月活跃用户数)已达140万。

图片来源:满帮招股书

截至2020年底,满帮业务覆盖全国超过300座城市,线路覆盖超过10万条,高度密集的全国线路网,形成巨大的网络效应。相比于同城货运构建的单点网络,全国交叉网复制难度更高,这也是众多投资者一直看好它的关键原因。

据灼识咨询(CIC)报告显示,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公路运输市场,2020年公路运输市场总规模达到6万亿元,而其中数字货运平台的GTV总额仅占整个公路运输市场的4%,预计2025年将增长至18%,整个市场的数字化改造空间巨大。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庞大的市场。

据《中国卡车司机调查报告No.3》中一项截止于2019年的数据统计,72%的的卡车司机用货车帮,46.5%用运满满(一个司机手机上会下载多个找货平台)。同时,仅有9%的物流企业不使用平台叫车。也就说,无论是卡车司机,还是货主、货代等物流方,都对“平台交易”产生了高度依赖。

2017年,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成立满帮集团,成为物流领域备受瞩目的一桩合并案。在这之前,运满满和货车帮都占据着物流行业车货匹配的优势资源。

此外,基于深远的行业布局,满帮也一直选择性地进行战略投资。2019年11月,满帮战略投资巴西车货匹配平台TruckPad,通过其运营经验和技术支持助推TruckPad在拉美地区的快速发展。在自动驾驶赛道,满帮投资了重卡自动驾驶公司智加科技(Plus),而智加科技(Plus)也同样在谋求上市中。

“物流版滴滴”

满帮被称作是“货运领域的滴滴”。滴滴匹配的是司机和乘客,满帮的匹配的是司机和发货人,在货主端主要收取会员费,在司机端则是提供配套的金融、保险、ETC等服务。

即便是在合并之前,两家公司的估值就已分别超过10亿美元,两家企业的卡车司机用户均达到了500万量级,平台货主超过100万家,将其他竞争对手远抛身后,形成了极高的竞争壁垒。

2017年11月,运满满与货车帮联合宣布战略合并,双方共同成立一家新的集团公司——满帮集团。合并后,投资人王刚担任集团公司的董事长兼CEO,运满满CEO张晖和货车帮CEO罗鹏兼任集团联席总裁。

这次合并来自一次偶然。2017年7月,运满满的天使投资人王刚在国外度假,和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电话闲聊之余,这位中国投资女王说了一句:你投资的运满满跟货车帮应该合并啊,两家烧钱下去没有意义。

2015年以来,出行领域的“烧钱大战”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王刚曾作为阿里B2B最年轻的大区总经理,后成为支付宝商户事业部的负责人,在阿里待了十年后转身投资。做投资的第一个案子,就是滴滴。4年时间,王刚在关键时刻给予滴滴的70万元投资,变成了超过70亿的回报,这一笔投资的回报超过了10000倍,成为投资界神话。

被“点醒”的王刚随即开始运作合并事宜。他先后找到运满满创始人兼CEO张晖、货车帮早期投资人、元生资本创始人彭志坚,达成合并共识:合并是在以时间换取空间,继续对战也可以,也许十年能够分出胜负,但没有必要。

两家背后都站着数十位金主。货车帮阵营中,除了元生资本,还有腾讯、百度、高瓴资本等。运满满的支持者则是光速、红杉、襄禾资本、GGV、云锋基金、华人文化等。为了调和背后的利益诉求,王刚历时三个月,辗转深圳、杭州、成都、贵阳、上海、北京等地进行沟通谈判,最终提前结束了行业头两家的“融资烧钱”大战,一举合并成为货运领域最大独角兽。

毫无争议的行业巨头出现,合并后的满帮,也多次传出IPO的风声。

满帮集团在合并成立后共获得两轮融资。2018年4月,满帮获得19亿美元的战略融资,估值达65亿美元(约507亿港元),此轮融资获软银愿景基金、红杉资本等著名投资者参与。

2018年5月,贵阳举办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有贵州地区的独角兽企业有兴趣来香港上市,而贵州市值突破10亿美元的独角兽仅有满帮集团一家。当时满帮回应称的确正在积极考虑赴港上市,但并未有明确IPO时间表。

这一年年底,香港交易所董事总经理兼内地业务发展主管毛志荣特意前往贵阳考察满帮集团,并明确表示:“港交所非常欢迎满帮这样的企业。”

一年后,满帮集团CFO张远声在一彭博社的电视节目中再次传出IPO的意向,但同时表示,暂时没确定是否在IPO前继续在一级市场中再进行一轮融资。

时隔两年,2020年11月,满帮第二次融资17亿美元,腾讯投资、软银愿景基金、红杉资本和高瓴资本等13家机构参投。也就是这次融资后,满帮开始延展公路干线市场的服务范围,全面进军同城货运领域。

满帮的野心,远不止于公路货运。

硬币的另一面

5月14日,交通运输部、网信办等8部门联合约谈了满帮、货拉拉等10家交通运输平台企业。

约谈指出,部分货运平台特别是满帮集团、货拉拉公司等,存在着定价机制不合理、运营规则不公平、生产经营不规范、主体责任不落实等突出问题,平台部分经营行为涉嫌侵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因此要求,各平台公司要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认真落实企业主体责任,立即开展整改。

从约谈的情况看,平台的不合理规则存在的缺陷导致社会不满,既是风险,也是企业最大的不足。

此前,20社在《天下卡车,困于满帮》一文中提到,多位卡车司机反映,满帮存在平台过分倾斜货主、引导恶意压价、货源审核不到位、“二选一”、技术服务费难退等问题。

2020年5月交通部发布的一项数据的显示,货车直接从业人员减少了300万人。越来越多“卡车人”因无力承受跑货的高昂成本,选择退出了这个行业。

据中国汽车数字研究院发布的《卡车用户群体研究报告》显示,76%的被访者表示曾经被无故耽误装卸货时间或者扣押运费。运输者对网络货运平台的实际使用满意度很低,且网络货运平台的诚信服务体系并不健全,没有做好运价的引导,货主和实际运输者对其评价褒贬不一。

图片来源:《卡车用户群体研究报告》

事实上,货运线上平台的兴起,的确降低了货运交易的信息差和货运车辆的空驶率,提升了货运效率。但在降低货运成本的同时,也加剧了货运市场的内部竞争,卡车司机对于“被压价”苦不堪言。尤其是在一家独大的平台下,货车司机失去议价权,只能成为整条交易链条上唯一的风险承担者。

从生意的角度来看,满帮的增长态势稳健。招股书显示,现阶段满帮收入主要来源于其核心的货运匹配服务及增值服务两方面。虽有新冠疫情影响,但满帮在2020年依旧保持稳健的增长态势。

根据招股书数据,满帮2019年与2020年的营收分别为24.7亿元与25.8亿元,同比增长4.4%;其中货运匹配服务带来的营收从17.7亿元进一步增长至19.5亿元,同比提升10%。此外,通过优化成本结构,满帮扣除营业成本之后的毛利率从44%增长至49%。

其中,货运匹配服务收入增长129.7%,从2020年3月31日的3.027亿元人民币增至2021年同期的6.952亿元人民币(1.065亿美元) ,原因是货运经纪服务和货运上市服务收入增长,以及自2020年底以来交易佣金增长。

2020年8月,满帮开始将网上交易服务货币化,从杭州、湖州和绍兴三个城市的首批货运订单中向卡车司机收取特定类型的运输订单佣金。2021年3月,收取的7.938亿元的运输订单佣金占三个城市的GTV总量的96.8% 。

2020年第四季度,满帮开始收取来自其他城市的小规模运输订单的佣金。2021年3月,满帮在全国60个城市共收取了86亿元的运输订单佣金,占同期60个城市 GTV 总量的89.6% ,占全国 GTV 总量的36.3% 。截至2021年3月,满帮从这60个城市收取的佣金总额为4660万元人民币。

事实上,满帮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吸引大量的托运人和卡车司机汇集平台,从而维持和扩大自身的网络规模。但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来自卡车司机的“怨言”。招股书中也提及,平台上的新特性和功能可能会被某一类用户认为是负面的。例如,一些卡车司机不满意,平台允许托运人以固定价格发出装运订单。虽然目的是取代价格谈判,简化托运人与卡车司机之间的交易程序,但这种功能可能导致某些交易的价格降低。

此前,在接受20社采访时,多位卡车司机都提及到“如今日子越来越难过”,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受制于货运平台,只能被动接“低价货”,一些“高价货”则被平台以会员优享等形式“重新分配”。同时,很多人也抱怨“收费项目越来越多了”,“不赚反赔”情况也时有发生。

满帮也提及,一些卡车司机可能会认为,平台上的交易会对他们的总收入产生负面影响,不满意的卡车司机可能会向监管机构投诉。而5月中旬的联合约谈也确是证明了这一点。当一个平台同时承载了货运链条的双方,平台需要承担起一定的审核责任。

本文系作者20社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hB9jMz 钛粉54886 钛粉07496 钛粉47967 钛粉11165 钛粉26647
454人已赞赏 >
454换成打赏总人数45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