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这张彩票该如何刮开?

财经琦观

财经琦观

· 5月21日

场景定生死。

播放 暂停

百度这张彩票该如何刮开?

00:00 14:30

文 | 财经琦观

今年年初的时候,有一段关于百度的评价在圈内流传:

“一只盒子,里面装有几张旧的、总面值10美元的钞票,以及几张还没刮开的彩票,而这个盒子到现在还是只卖10美元。”

“10美元”,自然是指以搜索引擎为核心传统业务,而彩票则是指“人工智能”、“自动驾驶”乃至“小度”、“公有云”等非广告业务。

5月18日,百度发布了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财报。

彩票刮开了没?刮了多少?什么是决定“中奖率”的关键因素?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一同在报表中探究。

01 缩水的钞票,升值的彩票

财报显示,百度在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281亿元,同比增长达25%,创了两年以来最高增速。

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同比数据是建立在2020年Q1的疫情之上的。

由于搜索引擎广告业务与实体经济的紧密联系,2020年Q1,受疫情极大影响,百度的营收基数创下了历年最低。因而这个“两年最高增速”,大家可以打一些折扣再看。

环比来看,相比去年Q4季度,百度营收反而还降了7%,这与其最强现金牛在线营销业务的持续缩水有着直接关联。

在此之前,百度的在线营收业务已经连续七个季度同比下滑,这背后则是“信息流/短视频抢夺广告市场”的老生常谈。

随着AI,尤其是自动驾驶的风口来袭,关于百度这家公司的主旋律,也从“业务分析”转向了“潜能分析”。

因此本文的重点也在后者。

但要理性认识的是,所谓的潜能,也很大程度上立足于传统业务的造血能力。

在百度重点发力的AI领域,人才、专利、数据资源等因素都是关键的胜负手,而研发人员和研发经费带来的中长期压力,则必须要有一个成熟的盈利业务来进行支撑。

从百度的营收情况来看,其传统业务随着移动生态手百信息流业务的补齐,可以说已经止住了颓势,没有出现恐怖的轰然倒塌。

但长期来看,败势依然未能扭转。

从李彦宏多次撇开与“线上营销营收”之间的关系来看,这一块业务已经不再是百度的战略重点。

此次财报会后李彦宏表示:“百度是一个具有坚实互联网基础的AI公司,百度是很少把线上营销营收作为绝大多数收入来源的公司之一。”

并放言“未来3年,非广告收入占比将超过广告收入”。

那么,百度非广告收入的情况,又是如何呢?

财报显示,百度核心(Baidu Core,即搜索服务与交易服务的组合)中,非广告收入为人民币42亿元,同比增长70%。

再往前倒两个季度,非广告收入的同比增长分别为14%和52%,加速度明显。

回到一开始的比喻:

在这个名为百度的盒子里,旧钞票是一张不断缩水的旧钞票,但缩水的速度可以忍受。

而彩票已经刮出了一些眉目,类似六等奖,五等奖这个量级的奖励已经开始直接奖励这家企业。

并且,中大奖的速度和概率,也都在不断攀升着。

02 进击的智能云

在百度财报中的,云计算、智能驾驶以及智能助手等多项以AI为核心的业务,都归属于非广告营收业务这一大类。

尽管财报中没有详细提到各项业务的具体贡献,但根据过往数据以及其他途径得知的业务进展,我们有理由相信,前面提到的42亿人民币收入以及70%的同比增速,主要与云计算业务的强劲表现直接相关。

此前,百度在2020年Q4财报里首次披露了智能云的年化收入,彼时百度智能云实现同比增长67%,相较二三季度进一步提升,年化收入约130亿元。

云计算的重要性和造血能力,无需多言。

参考目前国外的微软、亚马逊、谷歌等科技巨头,云计算早已成为其第二增长引擎:

今年一季度,亚马逊的云计算业务营收达135亿美元,连续27个季度保持增长;

微软的云计算业务营收同比增长了50%至151亿美元;

谷歌同比增长48%至40.47亿美元。

但百度进入该业务的时间节点,却非常的晚,直到2016年才开始正式起步,把这块正经当个业务来做。

相比之下,阿里云从2007年就已经开始筹备,腾讯云也在2013年开始意识到这一业务的重要性,并奋起直追。

对此,李彦宏曾表示:“在过去的很多年中,百度一直在旁观云计算市场,但是当时我们觉得云计算太简单,是个苦活累活脏活,不值得进入。”

作为工程师出身的李彦宏,一直都保有着一种技术崇拜的倾向,成也于斯,败也于斯。

在这种倾向下,百度云从发力节奏上慢下了一大截,无论是用户感知还是行业地位,中国公有云的市场都已经被阿里,华为,腾讯,亚马逊,乃至京东微软等企业瓜分殆尽。

但同样是在这种倾向下,后发的百度云不甘做一个单纯的追求者,因此依然从自身的核心优势出发,试图做一个“专精于AI项目”的公有云。

关注百度这块业务的朋友,也应该会在其在宣传中常常见到“云智一体”这个高深莫测的概念,其实就是专精AI的意思。

许多人认为,李彦宏说“云计算太简单”是一种傲慢,但如果你稍微了解一点技术就知道,它这里的简单是从“模式创新”出发的,李彦宏其实是在客观描述这门生意。

作为一个提供算力的重资源项目,云计算在发展初期难免带有一些傻大黑粗的感觉。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家头部云厂商都在不断根据自己的优势,来为云计算中附加更多的特性服务。

比如微软凭借着其软件优势,给出了Office+Teams+Azure的套餐;

亚马逊则在混合云方面先行一步,拿出了AWS Outposts;

谷歌则在自身的开源容器编排系统的基础上,拿出了兼容性极强的Google Anthos等云计算形态。

回到百度,这里的“云智一体”,便是指针对AI场景下的特殊需求,从数据上云到存储再到高性能计算,都表现出了快捷接入、高效存管、极致性能的性能特征。

那么自然可以推论的是,百度智能云的未来,与国内外AI项目的增长速度有着直接关联。

如果AI项目越来越多,那么百度智能云的市场,也将随之越来越宽广。

从这个角度来看,百度确实“All in AI”了。

业务进展方面,根据IDC最新发布《中国金融云市场(2020下半年)跟踪》的报告显示,阿里、腾讯、华为、百度和京东云市场份额位居前五。

百度已经完成了从others到拥有姓名的晋升,并超越了京东云。

根据国际市场研究机构 Canalys 的报告,百度智能云市场份额和营收的增长速度,更是在中国头部云厂商中排名第一。

但云计算到底在Q1赚了多少钱,财报中对此并没有详细介绍。

我个人认为还是想迎合资本市场对智能驾驶的追捧,希望把智能驾驶跟智能云业务混在一起,表现出一种“欣欣向荣”的态势。

不过,往前看还是有一些数据的。

百度在2020年Q4财报里首次披露了智能云的年化收入,百度智能云实现同比增长67%,相较二三季度进一步提升,年化收入约130亿元。

作为比较,谷歌云2021年Q1的营收为40.47亿美元,增速是46%,阿里云2021财年Q4的营收是167.61亿元(一个季度就吊打百度云一整年),增长是37.2%。

总结:百度云营收总额一般,但增速迅猛,前途与AI的全面推广高度绑定,态势光明。

03 场景定生死

按正常逻辑,我接下来应该谈一谈智能驾驶这块业务了,这应该也是各位读者最为关心的内容。

但我不太想复述百度方面关于该业务的表述。

从目前财报、公开信以及电话会议中表现出来的信息来看,所有关于智能驾驶的业务阐述,都更像是在画饼。

就“饼”而言,最值得关注的信息,是李彦宏在全员信中首次明确了智能驾驶业务的三种商业模式。

分别是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类似于谷歌的Android),二是百度造车,三是共享无人车业务。

说是明确,但基本上也是一个“我全都要的”一把抓策略,这也是在行业初期,最为保险的战略方式。

保险,意味着不犯错;不犯错,意味着低效。

跟以前只想做“Android”的心态来比较,我们要承认百度在战略认知上的进步,起码尽可能多的补全了一些重大场景。

但一把抓带来的劣势也十分明显:在三个截然不同的业务中,所需要的核心能力也截然不同。

在这所谓的三大场景中,百度要分别对标谷歌,比亚迪,滴滴。

其中横跨了IT、制造、强互联网运营三大领域。

在理想状态下,我认为百度应该在自动驾驶方案提供商这一维度上,更明确地拿出更加细化,更加有力的战术打法。

但目前来看,百度发现第一条路径不够理想后,将其主要资源和精力都投入到了“自研”之上。

在技术方面上,我们要承认百度的起步领先优势和客观优秀。

但因为所图极大,它为自己筛选出来的对手也同样强大。

目前,在智能驾驶领域上,由于相似的战略定位,百度已经与华为展开了贴身肉搏。

事实上,在技术实力上,从专利数据和行业风评来看,百度是要比华为领先的。

但除了技术之外,二者无论是在行业影响力,生态布局,实际产品推进速度,to G关系,资本影响力等各个方面,百度都尚处于绝对的下风。

在李彦宏发出的全员信中,他认为在2021年下半年,Apollo智能驾驶将迎来量产高峰,每个月都会有一款新车上市,未来3-5年内预计前装量产搭载量达到100万台。

对此,我们可以保持极大的密切关注。

有一句鸡汤,说对人生来说,1就是健康,其他的一切诸如财富、地位、子女、事业都是后面的0。

鸡汤认为,没有1,什么都没有,所以要先保重身体。

作为类比,AI企业中,1就是研发,0是指应用场景。没有技术研发的实力,一切都无从谈起。

但我想说的是,由于行业的高度流动和底层基础的共通,对在牌桌上的这些AI企业来说,大家手里都有1。

那么在这一阶段,对AI企业来说,最重要的不是技术研发,而是对核心场景的抢占。

刮开百度这张彩票的决定性因素,也在于此。

早在2010年,深圳IT峰会上,当时还是BAT的三位大佬齐聚一堂对云计算的未来展开了交流。

李彦宏表示:“云计算这个东西,不客气一点讲它是新瓶装旧酒,没有新东西。”

马化腾则表示:“这个东西太超前了,可能得到阿凡达那个时代。”

但马云却高度放大了这一业务的战略价值,表示:“我最怕新瓶酒装旧酒的东西,你看不清他在玩什么。”

并直言:“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做这个,百度、腾讯就会把我们赶出电子商务门口,所以这是客户需要。如果我们不做,将来会死掉!”

在这里,我并不是要吹捧马云的战略高度。

相反,我甚至怀疑他有没有听懂李彦宏所说的“新瓶装旧酒”是什么意思。

自有互联网服务开始,20世纪末人们就在不断地讨论着客户端与服务器之间的关系,PC时期也在纷纷讨论基于WEB界面的服务,云计算也是延续了这一思路,确实称不上什么太过新潮的概念。

而真正的历史也并不像马云所说的那样“云计算决定生死”,而是阿里凭借着金融支付体系和超强的头部优势深深扎下了根。

另一边,腾讯则凭借着“一张船票”率先穿越了周期,百度却由于信息获取方式的根本变化,被时代所抛弃。

就那次对谈中的技术判断来说,李彦宏是最准确的。

但历史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们:场景,场景才是决定生死的关键要素。

云计算是傻大黑粗,确实不像AI这样充满颠覆。

但架不住用的人越来越多。市场庞大,那么这一业务就可以赚钱。

回到AI场景。

目前,百度凭借着智能云业务,已经基本上取得了AI时代的一张船票,在新世界里,做个类似于甲骨文,高通等to B的企业应该是问题不大了。

此外,百度的深度学习框架飞桨高累计拉取请求,百度开放式AI平台的开发者数量等底层应用的优势,也帮助其锁定了底层服务商的优势席位。

但想要追求更高的市值规模和行业影响力,仍需to C业务来共同完成。

在to C场景中,百度手中握着的语音助手,智能音箱等确定性业务,目前已经显示出了一定的优势,但这类赛道的天花板尚且存疑。

因此,智能驾驶可以说是百度全部的赌注所在。

无论是百度,还是华为,谷歌,它们之间的技术水平或略有差异,但没有一家拥有“非我不可”的专利壁垒。

因此,在该领域的"应用场景占领之战”中,百度能走得多远,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百度与品牌商“交朋友”的能力。

“三傻”起步阶段,均与百度有过接触,但百度由于组织老化,思想陈旧,竟一个也没有抓住。

而未来,在自动驾驶技术解决方案提供商的身份下,百度能对行业拿出多大的诚意,又能取得多大的成果,将直接决定该企业的天花板高低。

这并不遥远。

大约在未来的三个财报周期内,我们就能看个大概端倪。

本文系作者财经琦观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本文仅代表该作者观点,不代表钛媒体立场。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钛粉28351 钛粉54471
468人已赞赏 >
468换成打赏总人数468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