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衬托”下越来越难粉的《守望先锋》电竞

靠谱二次元

靠谱二次元

· 5月14日

粉OW为什么这么难。

播放 暂停

“同行衬托”下越来越难粉的《守望先锋》电竞

00:00 14:22

文 | 靠谱二次元,作者 | 哈士柴 

电竞是属于Z时代无国界的狂欢,前提是要互相尊重。

5月11日上午,硬件厂商技嘉因为在宣传中“嘲讽中国制造”致歉,称以中国制造为荣。1小时后补充道,“始终坚持一个中国立场,反对任何形式的分裂行为和言论。”

老电竞玩家对技嘉印象颇深,技嘉曾在国内电竞的War3时代赞助过WE战队,在LOL赛场WE与KTA的经典一战中,技嘉出现在WE战队名字后缀。近期的DOTA2的DPS中国区比赛,技嘉也是赞助方。

在被@共青团中央 微博“点名批评”后,技嘉的两次致歉用了3个小时。而“守望先锋联赛”和暴雪(《守望先锋》游戏开发商)至今还没有为1个月前,其联赛队员不当言论做出正面回应和致歉。

失控的言论与缺位的回应

2021年4月12日晚,“守望先锋联赛”(简称OWL)的首尔王朝队的队员Saebyeolbe(简称SBB)结束了斗鱼的直播后,继续在twitch直播中发表了涉台、涉港的错误言论。

4月13日SBB发布的第一条微博是致歉,14日SBB再次发布道歉声明,并且附上了手写的韩语道歉信。形式上很诚恳,文字中并未直面其言论不当在哪。

更过分的是,SBB的战队首尔王朝队和守望先锋联赛未作回应。不满的国内粉丝不仅在社交媒体抗议,还在刚拿下国内OWL独播权的B站直播间发送弹幕,要求暴雪官方出面处罚。

半个月后,5月3日,OWL的国内战队的工作人员相继发声。成都猎人队经理、上海龙之队经理、杭州闪电队总监督以及广州冲锋队经理以及相继发微博表示,坚决抵制这名选手参与的任何活动。

据靠谱二次元(ID:kpACGN)了解,这几支战队发表声明后,陆续拒绝了与首尔王朝队的训练赛。

国内战队抵制的消息在推特上引发了争议,一些海外网友创建了“IStandWithSBB”的话题。

前LTD战队老板在微博上创建“YouStandWithIgnorance”(你与无知为伍)话题,支持国内4支队伍的抵制,并且要求守望先锋联赛按照规定处罚,截至5月12日该话题阅读量超过2000万。

5月7日凌晨,以上4支中国战队分别发布声明,称在守望先锋联赛联盟的积极介入下,将恢复正常交流。首尔王朝队也发布声明称,“为了维护联系,共同呈现比赛,恢复与各队之间交流。”随后转发了SBB的道歉微博。

几乎同一时间,海外媒体华盛顿邮报发出报道,表示中国守望先锋战队结束了对SBB的抵制。在文章中OWL官方发言人的回复是“本着体育精神,并继续为世界各地的玩家提供出色的比赛,战队们同意彼此恢复正常的交流。”

以上,就是截至5月12日守望先锋联赛、暴雪、首尔王朝队对SBB不当言论的所有回复,首尔王朝队迟到近一个月的微博转发,OWL发言人对海外媒体回应“调解后恢复正常”。

这样的处理显然无法令玩家满意。

5月7日-5月9日, #守望先锋# 和#暴雪#因此登上微博热搜,在5月9日热搜最高为第4名。环球网、中国青年网等媒体也报道了此事。有玩家发起#这个世界不需要守望先锋#的话题,截止5月12日话题阅读量超过2000万。前守望先锋选手陈昭宇Sio,以及一些自媒体和主播也纷纷发声。

事件不停发酵,国内网友先是抗议封禁“喊话暴雪”玩家的国内OWL直播间,随后发起对OWL的抵制,再到对暴雪的抵制和退游《守望先锋》的呼吁,也有人质问《守望先锋》国内代理方网易的缺位,甚至在英雄联盟季中挑战赛(MSI)的B站直播间中也有人提到这一事件。

靠谱二次元询问了多个相关方,试图更好的梳理事件全貌。

首先,接近首尔王朝队人士透露,战队教练对SBB的原话是“在中国平台直播,要注意下言论”可以理解为本意是要求队员尊重中国玩家和文化。当然队员的不当言论既是自己有错在先,也是管理层的管理不当。其次,从SBB发出不当言论至今,首尔王朝队多次对联盟表达过,愿意接受联盟对SBB和对自己的所有处罚。

但截止目前暴雪和OWL只进行了调解,没有对SBB和首尔王朝作出处罚。接近OWL的人士对靠谱二次元透露,OWL的国内员工一直在向总部反馈国内的舆论情况,同时与首尔王朝队所属俱乐部GEN.G沟通。

该人士认为,或许因为SBB不是在联赛官方和战队官方活动中发出的不当言论,处理起来可能比较复杂。

海外“矫枉过正”的OWL

实际上,暴雪对OWL队员的不当言论处罚有多个先例,OWL队员在个人直播、个人社交媒体,以及OWL官方直播间等范围内的不当言行都被暴雪官方处罚过。

2018年1月,达拉斯燃料队的Taimou在个人直播游戏时中使用了反同性恋词汇,被玩家举报后,暴雪对Taimou罚款1000美元。

同年2月,Houston Outlaws 的教练 Tairong比赛后在个人推特上发布了一条二战相关的仇外梗图,随后个人诚挚道歉,并向广岛和平文化基金会捐款 1000 美元。暴雪向 Tairong发出正式警告。

2018年3月,达拉斯燃料队的 xQc,在OWL官方直播间出现黑人解说Mike登场时,使用了“TriHard 7”的黑人表情包被禁赛4场,罚款4000美金。

这些OWL选手的不当言论发生在个人直播、个人社交媒体,甚至仅仅是官方直播间的一个表情包,言论涉及仇外主义,性取向歧视,种族歧视,虽然处罚力度根据选手的行为严重性和道歉程度不一样,但统一的是暴雪都给出了处罚态度。

甚至暴雪一度对于不当言论过于苛刻,让不少人认为矫枉过正,比如封禁了许多容易联想到不当含义的词汇,Climax、sucks等,甚至因为悲伤蛙的表情包被一部分极端主义代表使用,以至于有一位OWL队员发出用悲伤蛙的表情包庆祝生日的推特,被暴雪要求删除。

处罚SBB也有可以参考的规则:在守望先锋联赛规则中6.1(e)有提到关于不能发表未经联赛许可的政治言论,6.3.(b)款(i)项第二句指出不能有令公众群体感到震惊或冒犯的言行。

抛开规则不谈,在上述处罚海外选手的案例中,暴雪官方多次提到很重视队员的“行为标准”,也很重视对违规行为的迅速回应。

2018年守望先锋联赛处罚相关责任人时的声明

在海外对各种不当言论的选手“重拳出击”的OWL,这一次却始终失声,是令人不解与遗憾的。

“同行衬托”下僵化的OWL

与其他赛事对不当言行的处理态度相比,OWL不仅仅是规则体系不完善,在跨国舆论危机处理机制和沟通方面也有欠缺。

很多玩家会想起英雄联盟赛事的一些案例,2017年还在LCK(LOL韩国赛区)的Khan曾在非官方比赛中发出“4 Chinese cant win”的言论。1年后的季中赛RNG夺冠后“5 Chinese sure can win”,成为国内外网友狂刷的梗。

一句冒犯性的言论变成梗,前提是及时的致歉态度和处理结果。

在Khan发表不当言论第二天,其战队就在微博上发布了Khan本人的致歉,与SBB的致歉不同,这则致歉直接提到了“4 Chinese cant win”是不当的言论。

随后Khan剃掉头发,表达自己的道歉决心。

在大约一周后,LCK组委会也对Khan进行了“禁赛一场、罚款100万韩元”的处罚,声明中既有对Khan不当行为的描述,也有对应的联赛条例,以及处罚结果。

不仅是Khan的事件,LOL的国内队员和海外队员都有过不当言论,虽然当事人的言论严重程度和道歉程度不同,但队员致歉——战队致歉——联盟处罚,这一套标准且基础的操作执行上是不分地区的。

据LPL主办方腾竞的人士透露,“通常遇到这类事件,LPL会投诉给涉事选手所在的赛区”。几次投诉、处理后,当事赛区和其他赛区对队员管理意识会加强,类似事件的处罚机制和规则运用也会更熟练。

显然,暴雪和OWL作为海外公司和赛事,并未展现出全球化游戏大厂应有的态度,反而展现的是海外厂商流程的僵化和不尊重。有OWL中国的员工也对表示,他们对规则的完善和应用需要反思和改进。

挣扎求生的国内《守望先锋》电竞生态

这次事件背后,《守望先锋》电竞在国内和海外的市场差距也被再一次凝视。和LPL、KPL不同的是,OWL是海外联赛,没有国内赛区,而且国内生态羸弱。

OWL现在和以往的十余家赞助商,包括T-Mobile、IBM、可口可乐、State Farm等都是海外公司。在OWL中国大陆地区独家直播权被B站拿到之前,OWL的海外版权早就在YouTube和Twitter上卖了高价钱。2020年1月YouTube获得暴雪电竞赛事为期3年的独家直播权,外媒报道YouTube花费约1.6亿美元,主要用于OWL的版权费用。

关注国内守望先锋赛事多年的小野对我们表示,“守望先锋国内生态基本上是勉强支撑的状态。”

2017年是《守望先锋》在国内的光辉时代,同时也是问题频出的一年。暴雪与香蕉联合推出了OWPS(守望先锋职业系列赛)和APAC(守望先锋泛亚太超级锦标赛)两大赛事。

其中OWPS持续3个月,30多支战队参加。据香蕉对外的数据,OWPS赛事全年观看总量达到10亿,总累计超过8亿人,最高同时在线人数272万,赛事覆盖同时段80%以上守望观众用户。

2017年同样由暴雪和香蕉推出的APAC涵盖了中国、韩国、北美及太平洋四大赛区的12支顶尖强队,比赛在战旗直播、网易CC直播、熊猫直播、twitch这4大直播平台直播,总奖金池165万元也是当时之最。

而参与过OWPS的30多支战队中,光是公开解散的就有9支,更多战队还没拿过好成绩就消失了。

回头看,承办方香蕉赛事已经在2021年1月被VSPN收购,此前有过降薪和员工陆续离职的事件出现(相关阅读: VSPN并购伐木累背后:中国电竞格局大了,蛋糕小了)。曾经是国内《守望先锋》内容直播最强之一的直播平台网易CC如今也没有了守望先锋赛事版权,熊猫直播、战旗直播前者倒闭,后者目前几乎没有活跃的主播和直播间。

2017年末,OWPS的冠军战队MY无法负担长期的亏损解散,OMG和WE战队随后也纷纷宣布解散。甚至有的国内守望先锋队员经历过“一觉醒来床没了”的离奇事件。

同一时间,OWL在海外组建了体育化的席位制,入场至少需要2000万美金的席位费,抬高了入局门槛。暴雪对第三方赛事奖金以及赞助抽成等高门槛限制,也让国内守望先锋生态难以维持。

2018年,作为OWL的次级联赛,接替OWPS的《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简称OC)在国内由网易CC运营,同样受困于上述问题,该赛事运营的并不乐观,观看量不高难以商业化。小野也认为,“很久没看过OC,以为这个比赛已经没了。”

当然,即便《守望先锋》电竞在国内没有太多玩家和赞助商关注,但这也不是OWL忽视SBB言论的借口。而且目前在OWL20支战队中,有4支是交了席位费正常运营的国内战队,他们也在国内有赞助商。甚至在2020年的OWL总决赛,中国贡献了全球AMA(全球平均每分钟观赛人数)的89%,也就是说中国玩家不仅是OWL版权价值的主要贡献者,某种程度上,OWL的发展代价是消耗了国内的《守望先锋》生态。

总结

如今的暴雪和OWL处在尴尬的境地,在国内和海外目前依旧有玩家刷着处罚SBB的相关内容,但比起一周前,这件事的舆论热度有所下滑。业内人士也认为,这件事第一时间发声最好,过了黄金时间,处境会很尴尬。

如果OWL现在处理会激化国内与海外的矛盾,不处理又会在国内《守望先锋》玩家和OWL观赛者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守望先锋》和OWL不重视国内玩家、国内版权方和国内的赞助商们的态度很难消除。

在电竞职业化和全球化发展了大概五年之际,一次有规则可遵循,有经验可参考的事件发展到如今的程度,

只能说OWL重新定义了“同行衬托”。

《守望先锋》电竞国内生态的疲弱,OWL和暴雪在联盟-战队管理乏力,都在这次事件中被一步步放大,给本来就不大的国内《守望先锋》电竞生态一次重击,而且影响是全方位的。

战队的赞助商会有顾虑,国内的版权方商业化会遇到困难,甚至海外战队和暴雪中国员工的工作也会难以开展,对所有国内的《守望先锋》电竞从业者都不是一件好事。

对于国内《守望先锋》电竞粉丝来说,他们习惯了对“守望已凉”的调侃,经历了国内生态的“快起快落”,如今又遇到失声的OWL和暴雪,只能说,粉OW实在是太难了。

本文系作者靠谱二次元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