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遥远危机走向现实关切,气候变化三宗罪

陈述根本

陈述根本

· 4月25日

社会的起点和终点都是地球的整体安全。而现在,气候变化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危害已不可忽视。

播放 暂停

从遥远危机走向现实关切,气候变化三宗罪

00:00 12:16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陈根

地球上曾经有过一次无比繁荣的伊甸园时代。大约5.4亿年前,大气中的氧含量飙升至21%左右,臭氧层开始覆盖地球外围,阻挡了大量太空辐射,并为地球提供了适宜的温度。这时候的大陆地形平坦,浅海滋润着地表,使陆地上形成了旱地和湿地的地理间隔,而海水的温度相对温暖。

毫无征兆地,在两百多万年短暂的地质年龄中,大量前所未有的生物爆发般诞生在这颗星球上,并演化出了多样的生命形式,其中,就包括了人类。人类形成社会,进而创造出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

然而,自工业革命时期以来,温室气体浓度持续上升,全球平均气温也随之增加。人类排放到大气层中的温室气体浓度不断增加而形成的一个笼罩地球的“温室”,并反过来影响了人类社会——气候变化引发的自然灾害日益加剧直接或间接影响人类健康

社会的起点和终点都是地球的整体安全。而现在,气候变化对人类社会带来的危害已不可忽视。

气候变化加剧自然灾害

气候变化是人类排放到大气层中的温室气体浓度不断增加而形成的一个笼罩地球的“温室”的后果体现。

2020年,一个由93名科学家组成的团队曾发表了一份时间跨度为过去12000年的古气候数据记录,它包括1319条数据记录,这些数据来自湖泊沉积物、海洋沉积物、泥炭、洞穴沉积物、珊瑚和冰川冰芯等样本,从全球679个地点收集。

由此,研究人员能够绘制出过去1.2万年来地表空气温度的变化图,然后将其与1800年至1900年之间的世纪平均气温进行比较,以追踪工业革命可能带来的变化。正如预期的那样,在该时期开始时,气温比19世纪的基线要低得多。但在接下来的几千年里,气温稳步上升,最终超过了基线

气温在6500年前达到顶峰,从那时起,地球一直在缓慢但肯定地降温。峰值温暖之后的冷却速度是微妙的,每1000年只有大约0.1℃,然而自19世纪中叶以来,人类活动使平均气温上升了1℃之多。这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是一个巨大的峰值,比6500年前的那个峰值上升得更高。

气候变化使得原太阳照射到地球的光和热及其反射过程平衡被打破,而这带来的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加剧了气候灾难的发生

根据非营利组织Germanwatch于2020年发表的报告——该报告分析了包括风暴、洪水和高温天气等事件,但没有包含“缓慢发生的环境变化”,例如海平面上升、海水变暖和冰川融化。报告显示,在2000年至2019年期间,全世界发生了约11000次极端气象灾害。

这些气候事件导致160个国家和地区的近47.5万人死亡,以及造成了近2.5万亿美元的经济损失,而其中大部分人来自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其中,美国的自治区波多黎各在2000年到2019年间遭受气候的影响最严重。紧随其后的是,距离佛罗里达群岛仅1300千米的海地和东南亚国家缅甸。

热带风暴等多个气候因素综合起来,加重了长期困扰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环境和健康危机。2000年到2019年遭受气候灾难排名前十的国家还有菲律宾、莫桑比克、巴哈马、孟加拉国、巴基斯坦、泰国和尼泊尔。

才过去的2020成为有历史记录以来出现的第二个最暖年,与2016年持平纪录。同时,在2020年疫情期间,全球有44起损失超过10亿美元的自然灾害。气候变化引发的自然灾害日益加剧。

比如,2020年6月20日,西伯利亚的“严寒之极(Pole of Cold)”温度高达38摄氏度,这是极地地区自1885年以来破纪录的最高温度。这种反常高温导致了野火频发。通常,当地的野火在7、8月才会爆发,但2020年4月,西伯利亚东南部的伊尔库茨克就已经爆发野火,而且是2019年的三倍之大。

气候变化引发的自然灾害已经不可忽视,尤其是各国在面对极端天气事件时暴露出的应对水平和脆弱程度,足以令人类社会警铃大作。

气候变化影响人类健康

除了不确定的自然灾害,全球气候变化更是会引发多种疾病,直接或间接影响人类健康。

《柳叶刀》(The Lancet)杂志发布的长达43页的“Lancet Countdown”2019年度报告指出,全球气候变化最直接的影响是全球平均温度的稳定上升,以及极端温度的频率、强度和持续时间的增加从而引发疾病。例如,热应激和中暑,急性肾损伤,充血性心力衰竭加重,以及增加人际交往的风险和集体暴力。

研究者跟踪对气候变化敏感的疾病的死亡率的趋势。结果显示,尽管随着医疗技术发展因腹泻病、疟疾和蛋白质营养不良而导致的死亡人数已大大减少,但是登革热造成的死亡率继续上升,特别是在东南亚地区。 同时,该报告指出,2018年,高温导致的热应激影响了2.2亿老年人口,打破了2015年的记录。

对于高温引起的热应激,《科学》近日也发表了一篇与之相关的研究。该研究表示,近几个世纪生理学家一直在研究人体对高温的反应。当身体无法抵抗热负荷影响时,就会出现与热有关的疾病,症状从严重程度较轻(例如晕厥)到致命中暑等严重形式不等。

当内部传感器告诉大脑人体温度正在升高时,下丘脑会发出信号,使靠近皮肤的血管扩张,加强血液循环从而带走热量,皮肤血管舒张增加和静脉张力降低会减少心室充盈。此时,直立位可能会导致脑灌注不足和热晕厥(失去知觉)

此外,出汗可能会造成电解质失衡,并促进热痉挛的发生,即在长时间的高温工作期间或之后,骨骼肌的短暂且痛苦的收缩。在严重血容量不足的情况下,热量消耗随水分或盐分的耗竭而发展。前者主要是由于液体补充不足引起的,包括口渴、进行性血容量不足和高热。

就像2018年和2019年夏季炙烤北半球的热浪,而受极端气候影响最大的则是老人和孩子。有学者指出,中国的高温脆弱性很高,而且还在急剧上升。而目前65岁以上的老人中有近三分之一面临高温危害的风险,较1990年增加了25%。

此外,一篇发表在《英国医学杂志》(British Medical Journal)荟萃分析的结果表示,受热会增加不良妊娠的可能性。这项新荟萃分析显示,根据对纳入研究文献的分析,高温期间早产的几率比非高温时期高1.16倍。

尽管温度每升高1°C,早产几率的估计就存在很大的异质性(I2= 87.7%),但是所有估计都显示出在相同方向上的显着影响,即温度每升高1°C,早产的平均几率就会增加1.05。

此外,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数据,自1880年以来有史以来最热的年份是2010,因此该团队使用绝对温度差异和出生性别比之间的9个月间隔进行计算,对从2010年1月至2011年5月绝对温度差异与新生儿性别比以及胎儿死亡率进行分析研究。

结果显示,绝对温度差与新生儿性别比之间出现了统计学意义上的负相关,绝对温度差与胎儿死亡率之间出现了统计学意义上的正相关

遥远的危机

不论是气候变化影响的自然灾害加剧,还是气候变化直接或间接影响人们的健康,可以看见,气候变化已在全球范围内对影响健康的社会和环境决定因素产生重大影响。然而,这些健康影响通常不是公平分布的,造成问题越少的人群往往受到更大的影响

这揭示了一个更深层次的公平问题,即气候变化会与现有的社会和经济不平等相互作用,加剧国家内部和国家之间不平等的长期趋势。非营利组织Germanwatch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过去的20年中,全球有近50万人的死亡与气候灾难有关,其中大部分人来自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在2019年,受极端气候影响最严重的10个国家中,有一半都属于联合国分类的低收入或中低收入国家。根据Germanwatch的报告,这一年受气候影响最严重的国家是莫桑比克、津巴布韦和巴哈马,这几个国家都因风暴而遭受了严重的损失。显然,尽管发达国家也会受到影响,他们需要快速地提升适应和减轻灾害的能力发展中国家却将在极端天气事件中承受更大的压力

对气候变化成因的研究也有类似发现,许多碳密集型的行动和政策导致了空气质量、食品质量和住房质量的下降,严重损害了脆弱人群的健康。相比历史平均水平,脆弱人群在全球范围内多遭受了4.75亿次热浪事件,也因此导致了发病和死亡的增加。在过去20年里,65岁以上老年人的热相关死亡数增加了53.7%,这一数值在2018年达到了29.6万人

人类生命的高昂成本将显著影响经济产出,2019年损失的潜在劳动小时数超过3020亿小时。印度和印度尼西亚是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其损失的潜在劳动小时所带来的经济影响相当于其年度国内生产总值的4-6%。2018年,欧洲热相关死亡的货币化成本相当于该地区国民总收入的1.2%,或者相当于1100万欧洲公民的平均年收入。  

尽管出现了这些明显且逐步恶化的趋势,但人们面对全球气候变化的警惕性仍然不足。人们们对气候变化对健康的影响的理解过于短视——人们对与气候变暖关系最简单的健康危害有最充分的证据基础,并在这些方面投入精力和资金。然而,在全球气候评估中,有几十种传染病没有被提及,这些数据和研究工作中的差距,恰恰是处于气候危机前线的脆弱人群。

比如,气候变化部分导致了蜱虫和蜱传病原体的地理范围扩大。由于缺乏全球治理、政策和国际合作来缓解气候变化和促进更平衡的人与自然关系,蜱传疾病和其他传染病的传播可能性进一步增加。

此外,20世纪中期以来,北极地表温度不断升高,与全球平均水平相比,升温速度接近一倍。气温升高导致海冰、积雪覆盖率和永冻土发生变化,对约700万人的生活产生影响。冻土层中储存着汞和其他持久性环境污染物和传染源,一旦解冻,这些物质就会释放出来造成健康风险

总的来说,气候变化最大的影响将是其中的“全球异常”——通过复杂的系统动态产生不可预测的三阶和四阶影响,这些影响很可能超出了人们的认知。气候变化将加剧粮食短缺、财富不平等和暴力,甚至可能帮助下一个大流行病病毒从动物跳到人类身上。

所有这些都将波及卫生系统,但并不总是可以识别为气候影响。社会的起点和终点都是地球的整体安全。而现在,气候变化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危害已不可忽视。

本文系作者陈述根本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