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粉攻陷“新武侠”,颜值经济多了“新嗑料”

蜗人蒸鸭

蜗人蒸鸭

· 4月17日

追剧或追星真正让女粉们心爽的,是过程中的沉浸式体验。

播放 暂停

女粉攻陷“新武侠”,颜值经济多了“新嗑料”

00:00 15:32

文 | 蜗人蒸鸭

网播剧《山河令》完结了,但它的热度显然还在继续。

4月16日,《山河令》主题演唱会开启抢票,并将于5月初在苏州举行,主题定为“天生知己”。14点22分,抢票准时开始,680元、980元、1380元、1880元等多档门票几乎秒没,即使票价最高的2280元档内场票,也迅速售空。虽然整体票价相较同类活动高出不少,但绝大部分人都只能望票兴叹,热度可见一斑。

而在几天前,在微博超话社区,“浪浪钉”组合坐上CP榜排行的头把交椅。然后紧接着是龚俊、张哲瀚两大《山河令》主演在剧中的多套原版服装在拍卖中受到热捧,其中“周子舒蓝色套装”的最终成交价突破10万,“温客行谷主大红色服装”更是拍出22万多的天价。虽然这些拍卖品都要到等6月才能发货,但显然热情的粉丝并不在乎多等上这段时间。

除了有偶像本人上场的演唱会、偶像在剧中穿戴过的戏服配饰,《山河令》相关的周边产品和偶像代言产品也大卖特卖。前有Rua娃吧出品的山河令官方10cm棉花娃娃17秒售罄,后有龚俊代言某柠檬茶品牌后带动该产品在女性粉丝中的热销。似乎一切与山河令相关的东西,都能爆发出强悍的吸引(金)力。

图:部分山河令周边和偶像代言产品

有男性传统武侠迷直呼:实在看不懂现在的武侠剧,更看不懂现在的武侠偶像市场。相比于这部分看了但看不懂的男武侠迷,不少男性武侠观众甚至已经不看武侠剧好几年。

在这背后,是近几年国内武侠市场的风云突变:与传统概念里的经典武侠相比,以“双男主武侠”为重要代表的“国风新武侠”快速崛起,主要受众也从男性变成了女性。随着越来越多的女性粉丝攻入这块阵地,相应的经济活动和商业价值也为越来越多人所关注,颜值经济的蛋糕上又增添了一块“美味”的嗑料。

男孩爱乔峰,女孩粉龚俊——国产武侠市场已变天

1982年,由中原电影制片公司制作的电影《少林寺》上映,一时间万人空巷,电影院人满为患。该片不仅让李连杰成为妇孺皆知的武打新星,“少林功夫”也成为全民热议的话题。但受其影响最深的当属“男孩”群体:稚气的小男孩们见面总会比划上几招“少林功夫”;一些入迷的大男孩则不顾父母的反对,离家出走前往现实中的少林寺争当“俗家弟子”;聪明的老男孩们则成群结队地练起了气功,场面绝不逊于现在的广场舞......次年,随着香港电视剧81版《大侠霍元甲》被引入内地,“武侠热”进一步升温。

在随后的十几年中,各类经典武侠影视作品频出,塑造出一批经典的武侠荧幕形象,95版《神雕侠侣》中古天乐扮演的杨过,97版《天龙八部》中由黄日华扮演的乔峰,都堪称经典。以乔峰为例,这位义薄云天、武艺卓群且自带BGM的“江湖豪侠”,是那个年代许多男孩疯狂崇拜的偶像。但鉴于当时国内偶像活动贫乏及偶像周边市场近乎空白,在床头贴上乔帮主的海报,或在铅笔盒内贴上偶像的贴纸,或在广播电视报上剪下粤语主题曲《难念的经》并勤加练习,已是当时绝大多数男孩最诚意的表达。

图:乔峰,97版《天龙八部》

“乔峰不是《射雕英雄传》的男主吗?”多年以后,面对年轻女儿的“灵魂拷问”,曾经痴迷97版《天龙》的老庄对女儿的“无知”感到无奈。当老庄想要给女儿好好讲讲乔帮主如何侠义盖世,并向女儿补补宋史,女儿则完全听不进去。但想不到的是,仅仅几年后,这样的尴尬将再度发生,只不过提问者和解答者发生了转换。

“温客行又是哪个网红啊?”老庄好奇地问女儿。“这你都不知道,他是《山河令》的男主,长得可帅了,真名叫龚俊,现在火得不要不要的,前段时间还刚上了《快本》......”女儿一边rua着前几天在网上抢到的温客行官方棉花娃娃,一边为父亲的“无知”感到羞愧。 

其实,这种转变从《陈情令》就开始了。2019年该剧一经推出,就打破了武侠剧专吸男粉的特质,大量女粉组团刷剧、追星。随着《陈情令》的热播,主角王一博和肖战不仅俘获了万千少女心,热度也水涨船高,很快成为顶流明星,并长期霸占微博CP榜榜首。 

翻看《陈情令》的战绩,不免让人对这部现象级的“双男主新武侠”刮目相看。共有156万余人参与了《陈情令》在豆瓣的评分,创下了国产剧在豆瓣评论人数之最。更恐怖的是播放量和话题数相关的统计:在腾讯视频,《陈情令》累计播放量已经突破92亿;而在微博,主话题阅读量更是接近420亿。

在传统武侠剧霸榜电视黄金档的年代,追经典武侠剧几乎是每个男生的必备,但这可不是女生们的标配,《陈情令》的出现与爆火改变了这一情况。而显然,这样的变化并非昙花一现。今年初,《陈情令》迎来了优秀的后继者——《山河令》。从开播之初,《山河令》便长期占据热播剧榜首位置,各类热搜、话题更是不断。在豆瓣,《山河令》拿下了8.6的评论高分和8.6万+小组讨论。另据优酷视频数据显示,《山河令》目前虽然已经完结,但仍然同时占据武侠热度榜、古装剧热度榜、电视剧热度榜的第一位。

在一连串的数据背后,是广大男性传统武侠迷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在当下的武侠剧市场,降龙十八掌已经不香了,别说是满脸胡渣的乔峰,就算是温文尔雅的虚竹都不再是女性眼中的梦郎,取而代之的是拥有一流颜值的年轻小生,最好还是两个一起。

如果说《陈情令》刚走红时,还有人质疑“耽改新武侠”的市场,那么《山河令》的大火,结结实实给“耽改新武侠”盖上了成功的印记。《乡村爱情》名角色刘能在剧中曾有名言:形象就是生产力,生产力就是财富。如今,盛世男颜们不仅在剧外形成了超高的生产力,也给自己和背后的资本带来了实打实的财富。

武侠市场整体不景气,颜值经济重塑“新武侠”

把时间线放长至近二十年,其实武侠市场整体并不景气。

上个世纪90年代,由“金梁古温”掀起的经典武侠热潮从港台传到内地,大量作品被反复翻拍。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TVB接连贡献了95版《神雕侠侣》和97版《天龙八部》两大经典剧制。但从2000年起,经典武侠作品逐渐开始走向衰弱,好作者和好作品都面临青黄不接,取而代之的是随着互联网快速发展起来的新题材。

据云合数据显示,在2019年各平台播出的近300部网络剧中,武侠剧占比不到3%。占比有限只是一方面,上游武侠小说断层也是武侠剧市场不景气的原因。相比经典武侠,互联网新世代的读者们似乎更加青睐玄幻、悬疑、都市言情等题材。豆瓣电视剧榜单的数据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一点,评分在8分以上的武侠剧几乎都出自2015年之前。

有分析指出,经典武侠衰弱的原因,还来自对女性角色的长期忽视。无论是《神雕侠侣》中小龙女、裘千尺、公孙绿萼,还是《天龙八部》里乔峰挚爱的阿朱、段正淳的爱人们、段誉的妹妹们,她们的角色设定都过于坎坷,让不少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看得辛苦、觉着心疼,远没有光环加持的男主角们那般给人以力挽狂澜的酣畅感。

从某种程度来说,《陈情令》的成功把武侠剧市场狠狠地往回拉了一把。2020年,武侠剧占比上升至8%,虽然与占比22%的都市剧和占比同样是22%的悬疑剧相比,差距依然悬殊,但趋势正在向好。

图:王一博与肖战,来自陈情令官微

“肖战太帅了!”、“再次被王一博的颜磕到!”、“龚俊颜值超高,身材也是一流。”、“张哲瀚的颜值爱了爱了!”……在微博、豆瓣等平台上,粉丝们对于《陈情令》和《山河令》主角颜值的赞美溢于言表。一些粉丝更是直言,自己就是奔着主角的颜值去的,几十分钟时长的单集绝对都不带上厕所的。

耽改武侠剧凭借“颜腐”双壁取得成功并非偶然。如今,人们在看待事物时,往往“颜”字当头,“颜值即正义”成为越来越多人的择物真理。颜值成为当代人做出决策的重要依据,对于影视作品与偶像明星来说,更是如此。

以耽改类新武侠为例,主角的颜值卖点被无限放大,甚至已经成为首要流量入口。用颜值吸引流量,用剧情留住流量,再用话题发酵流量,已经成为耽改类新武侠的惯常套路。一个盛世美男已经足以让很多女粉魂牵梦绕了,更不要说一下来俩,还时不时撒糖。

根据CBNData《2021女性品质生活趋势洞察报告》显示,中国女性消费市场规模超过10万亿。无论是传统的服饰箱包、美妆个护,还是新兴的医美、美颜补品,女性在让自己“变得更美”这件事上越来越肯花钱,并明显呈现出由过去的大众化、悦人化向个性化、悦己化转变的趋势。对此,一个颇为有趣的表现是:过去,女性更多是通过让自己变美来取悦那个他;而现在,女性不仅通过让自己变美来取悦自己,还要让那些很美的他来取悦自己。

于是,颜值成为悦己经济中至关重要的催化剂。深谙其道的新武侠出品方们自然不会放过此等良机,纷纷在资本的裹挟下铆足了劲往前冲,有人将现在的新武侠女粉丝戏称为“嗑颜氏”。但在笔者看来,虽然表面上很多女粉丝们确实越来越“以貌取人”,但除了少部分“疯狂到出格”的粉丝,大部分饭圈女孩并不像外界普遍认为的那样“肤浅”、“人傻钱多”。追剧或追星真正让女粉们心爽的,是过程中的沉浸式体验。沉浸其中,才能忘却烦恼,更能获得快乐。

应援、蹲守官娃、抢拍道具——沉浸式体验带来新爽点

“能够和贫僧打成平手的,世上没有几人!”、“那就要看看阁下有多少斤两!”......曾几何时,当大轮明王、吐蕃国师鸠摩智一次次地爆出“金句”,总能莫名戳中男粉们的笑点。而当经典的BGM响起,乔峰一次次及时赶到并使出降龙十八掌然后力挽狂澜时,男孩们不免心潮澎湃。如今,虽然“金牌配角”鸠摩智依旧活跃在B站的鬼畜和搞笑视频里,但《天龙八部》的主角与故事们已经离年轻一代渐行渐远。

在这个全民健身和智能手机发展得如火如荼的年代,男孩们轻易就能找到球场,打开手机就能玩上游戏,相比于那个只能蹲守电视机的经典武侠年代,想要把男孩们留在家里或电视机前变得越来越难,而想要男孩为偶像花钱更是难上加难。

而女孩们则正好相反,她们不仅愿意留在电视机前蹲守喜欢的偶像,连兴趣爱好都显得比男生们“专一”许多,比如玩娃娃。小时候玩着芭比娃娃的她们,长大了依旧在玩着娃娃,只是对象变成了带有偶像属性的棉花娃娃。

虽然棉花娃娃与大部分芭比娃娃一样,可以通过给它们更换娃衣、添配饰物等来满足“养成”心理,实现沉浸式体验,但棉花娃娃显然在让人沉浸方面做得更为彻底。女孩玩芭比,是将打扮好的芭比娃娃想象成心目中或未来更完美的自己。而女孩玩棉花娃娃,则是深度将自己、娃娃和偶像进行抽象捆绑,娃娃既可以是单纯可爱的陪伴玩偶,还可以是偶像本人的化身,甚至可以是自己与偶像的“儿子”。

小佳在《山河令》首播那天成为了龚俊的粉丝,随后便通过微博、豆瓣等平台关注一切关于偶像的信息,并通过某棉花娃娃群组认识了同城的另一份龚俊粉丝丹丹。由于她们租的房子离得很近,又拥有共同的爱豆,俩人很快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为了追剧和为偶像应援,她们花去半个月工资为解锁琉璃甲而一次次充值,又为了能秒到温客行的10cm早鸟款官方棉花娃娃而苦苦蹲守。为了给偶像的棉花娃娃制作更好看的娃衣,她们甚至决定合买一台缝纫机并自学娃衣制作。

3月25日,龚俊和张哲瀚一同前往长沙录制《快乐大本营》,期间还做客了《快本》的抖音直播间并与粉丝热情互动。当发现直播间桌面上放的棉花娃娃正是自己之前秒到的同款官娃,且龚俊还拿起来互动时,小佳和丹丹都兴奋不已。不久前还在吐槽官娃不够完美的小佳,在朋友圈晒出自己秒到娃娃的页面截图,并留言:“我收回之前的吐槽,这是世界上最可爱的棉花娃娃,因为被他拿过。”

图:《快本》节目中的棉花娃娃

除了参与应援和蹲抢官方棉花娃娃,小佳和丹丹还会抢购各类《山河令》中与龚俊扮演的温客行相关的周边。不久前,她们甚至决定在某拍卖平台合力拿下剧中温客行的真实道具——发簪,但当看到发簪的即时拍卖价格超过3万元时,小佳和丹丹决定放弃。最终,这支发簪以超过7万的价格成交。4月16日,小佳和丹丹又再次与偶像的演唱会门票失之交臂。因为主办方针对反黄牛的一些设置,甚至连早早就想好的购买黄牛票的计划,也面临搁浅。

虽然没有得到偶像使用过的道具,也没有拍到偶像演唱会的门票,但小佳和丹丹依旧乐此不疲。小佳说,为偶像应援打榜也好,购买官方周边也罢,抑或如线下追星,其实都是粉丝将心中情感的行动化表达,表面上是为爱发电或个性抒发,本质上还是为了悦己、获得快乐。“不仅是追星,我想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吧,当你真正入坑,然后沉浸其中,就有可能得到原来看不到的快乐。”丹丹补充道。

显然,男孩们是很难体会双男主新武侠的女粉们发出“KSWL”(嗑死我了)时的快乐。在笔者看来,追星只是手段和过程,让自己快乐才是结果与目的。由颜值入坑,因沉浸其中得到良好体验、感到快乐从而持续留坑,这是粉丝端的典型路径。

但沉浸不等于沉迷,沉浸式体验更不等于要过度体验,任何事情都需要量力而行,恰如其分才好。具体到追星这件事上更是如此,诸如过度氪金、举债追星等现象,是需要整个偶像经济产业需要反思和规避的。(本文首发钛媒体APP

本文系作者蜗人蒸鸭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小日月 钛粉40736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495人已赞赏 >
495换成打赏总人数495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