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总统号召抵制跨境电商,但这无法拯救印尼服装业

志象网

志象网

· 4月16日

在全球化的压力下,由于越来越依赖进口,印尼曾经蓬勃发展的纺织业已经失去了生产力。

播放 暂停

印尼总统号召抵制跨境电商,但这无法拯救印尼服装业

00:00 14:1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志象网

参观位于雅加达市中心的丹拿望市场(Pasar Tanah Abang)是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体验。纺织市场横跨几栋多层建筑,由迷宫般的通道和摇摇欲坠的桥梁连接。销售鞋子、包包、衬衫、地毯、玩具和配件的摊位散落在街道上。这里是印尼纺织业的中心,也是东南亚最大的纺织服装市场。

纺织品和服装是印尼重要的出口产品,2019年对出口收入贡献138亿美元。占整体出口额的5%。印尼有2.7亿居民,印尼国内的纺织品市场同样十分庞大。来自群岛各地的批发商在丹拿望购买产品,并在市场摊位、商店或网上转售。

过去的20年,印尼纺织业受到了一种渐进的影响。在2000年代,那里销售的产品中有80%都是本地制造的,与本地服装制造商合作的社会企业Evermos的联合创始人兼总裁Arip Tirta说。他认为,现在,这个比例大约是50:50。他提供的这一数据,既适用于面料和纱线等原料,也适用于成衣。

在全球化的压力下,由于越来越依赖进口,印尼曾经蓬勃发展的纺织业已经失去了生产力。例如,织布厂和纺纱厂在印尼已不再常见,因为从中国进口成衣面料更加便宜,Arip指出。

尽管印尼仍有大量的纺织品出口,但越来越多的进口产品意味着该行业多年来享有的健康出口盈余正在下降。
进口冲击下,印尼纺织业生产力下跌

进口冲击下,印尼纺织业生产力下跌

海外制造商与当地进口商携手合作,越来越了解印尼人的品味,并创造了数以百万计的产品。“2016年至2018年,服装商品的进口量翻了一番。”当地独立研究机构印尼经济与金融发展研究所(INDEF)的工业、贸易和投资负责人Andry Satrio Nugroho说。

印尼政府正试图通过监管进口和设置保障费来重新获得控制权,但这是一种持续不断的平衡行为。由于物流的创新和漏洞百出的边境,进口产品进入印尼变得更简单、便宜。中国的经济政策对出口的激励,则使中国产品更具竞争力,情况因此更加复杂起来。而电商平台往往被指责为加速了廉价进口产品在群岛的蔓延,但实际上它们只是拼图中的一小块。

很难描述印尼纺织业衰退的具体情形。有的企业家还在蓬勃发展,在当地生产低端服装的制造商面向大众市场,他们是最危险的,失去他们会产生更长期的后果。

对于印尼政府来说,还有很长的工作要做。但逐一解决这些问题比指责电商更有效。

一块方布

在从事服装行业几十年后,Yus Asriani觉得,自己终于在与全球化的斗争中失败了。

Yus从2000年代初开始创业,他的想法很简单:印度尼西亚的人口中有87%是穆斯林,印尼又有近1.5亿女性。她们中的大多数在某些时候终会戴上头巾。许多穆斯林女性每天都要戴头巾,因此她们每人都需要好几条头巾,并且会定期购买新的。而且头巾还是一种时尚宣言。尺寸、形状、印花、材料、针织边框等细节,对戴头巾的女性来说都很重要,她们想根据当前的流行趋势,将头巾和衣服搭配起来。

Yus认为,印尼每个月有可能有超过1亿件的头巾需求。“如果以每件3万印尼盾(2美元)的价格计算,那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他告诉The Ken。在2015年至2017年的高峰期,他的头巾制造业务每月能生产出约400到500万件。

它们不是工厂生产的,而是出自大约7千到1万名家庭主妇之手。她们组成了一个非正式的女缝纫工网络,为Yus进行规模化生产。然后,他再将这些头巾分销给批发商和品牌商。

但过去几年,一个趋势令他担忧:越来越多中国制造的头巾出现在本地市场。这些头巾的款式往往直接从他的产品复制而来。比如他最畅销的产品 “Shinar “,这种头巾在纺织时掺了一种金线,令它看上去会闪闪发光。在推出后的六个月内,市场上就充斥着售价约为原版70%的仿制品。

头巾的生产销售链条

因此,从2017年开始,Yus不得不缩减80%的生产规模。廉价复制品的涌入使他无法再创新和投资新的生产设施。“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他说,“如果我大规模生产一种新品,便宜的拷贝来了,我的库存就无处可去。”

抓住政府的耳朵

Yus并非唯一感受到了这种挤压的人,但1月份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议程期间,一份研究报告中提到了他的案例,使Yus受到了关注。

这引起了印尼政府官员的注意。在一次视频采访中,印尼贸易部长Muhammad Lutfi说,Yus的故事激起了总统Joko Widodo的行动。2月下旬,总统Jokowi在贸易部的一次活动中发表演讲,称印尼人应该“讨厌外国产品,热爱本地产品”。

总统Jokowi引起广泛报道

Jokowi还指出了导致Yus等企业衰败的罪魁祸首。他认为,电商平台正在加速商品向印尼进口,并利用重磅折扣在市场上倾销。

政府正制定法规,防止电商网站列出过多的进口产品和价格倾销 。草案应该会在6月份出台。

虽然Jokowi的演讲成为了疯狂的头条新闻,但Yus认为政府放大了电子商务,因为它是一个容易的目标。问题要复杂得多。

印度尼西亚边境的货物流动越来越多,这是问题最主要的部分。除了非法进口外,合法渠道也越来越多。

漏洞与机遇

印尼拥有世界第三长的海岸线,全长54716公里,在确保边境安全方面处于劣势。

Yus公司的进出口顾问Irfan Sofani说,随之而来的就是,货物的流入和流出不受控制,他说,不受管制的货物进入印尼的一个热门路线就是通过马来西亚和巴淡岛。

漏洞百出的边境

Irfan称,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非常猖獗,根本无法堵住漏洞。而且由于其不受监管,这类贸易的规模也没有可靠的数据,非法或灰色进口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印度尼西亚还为合法的进出口活动提供了大量机会,只需持有许可证并支付进口税和关税即可。印尼政府经常调整关税和配额以控制进口,并推出了新的保障性关税,专门针对来自中国的纺织品和服装。

然而,INDEF的Nugroho表示,这些规则存在漏洞,而且往往没有在实地密切监控。这意味着从事进口业务的公司可能只花费比官方价格更低的价格,因而更具吸引力。

产品进入印尼之前先将其运往中间国家,这也是类似的漏洞之一,Nugroho将这一过程称为转运。他说,他国产品通常通过越南和马来西亚转运,这两个国家不受保障政策的影响。

尽管政府定期对不当行为进行打击,但误标货物或误报数量的案例仍经常被曝光。2019年,财政部发现有300多家进口商逃税或违反关税。

导致进口商品泛滥的另一个因素是保税仓库 ,允许产品在印尼本土储存,而无需先经过海关检查。自2016年合法化以来,根据印尼海关和税务总局的数据,到2019年,保税仓库的数量增加到了138个。INDEF的Nugroho表示,除了降低物流费用、减少风险外,保税仓库的检查制度不像港口检查那么严格和严格。

另外,货运代理公司兴起。他们正将业务范围从单纯的物流处理扩大到客户服务。像Wilopo Cargo这样的货代公司已经开始举办网络研讨会,为希望学习从中国进口产品的印尼企业家们提供服务。

Wilopo说,其在中国没有直接的合作伙伴。但这家公司确实帮助了客户通过第三方与中国的制造商建立关系,甚至为他们提供了多种选择,让客户可以方便地在印尼订购和转售。

“但我们95%的客户在中国已经有了供应商。”Wilopo的首席运营官Julia Erica说。不过,该公司之所以提供这些服务,是因为看到了巨大的增长机会。三年前成立的Wilopo发展迅速。据Julia说,它拥有超过2万名客户,其中82%都很活跃和忠诚。

像Wilopo这样有经验的公司有几十家,它们让越来越多的客户更容易地获得进口服务。

处于十字线上的跨境销售

所有这些因素都促使中国制造的纺织品和服装在印尼崛起。

而这与电商关系不大:在向印尼市场和商店供应产品的网络中,货运代理、进口商、仓库和分销商都是其中一部分。当然,这些产品最终也会出现在电商平台上,很多卖家都是全渠道的。

不过,电商平台零售仍然只占印尼整体零售量的3%至8%。Jokowi“痛恨外国产品”的演讲,以及他将加强监管以保护本地企业的承诺,似乎夸大了电商的作用。

电商确实在这个难题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跨境销售——总部设在海外的卖家直接向印尼消费者销售——已经急剧增加。

根据金融服务公司摩根大通的一项研究,跨境运入印尼的电商包裹数量从2018年的610万件增长到了2019年的4970万件。

政府在2020年初对此做出了反应,将包裹进入印尼的最低门槛从75美元降低到只有3美元,这意味着,即使是价值最低的产品也必须支付进口关税,旨在降低海外卖家针对印尼客户的吸引力。

不过,跨境交易仍在继续。

2月初,印尼消费者发起了一场抵制电商平台的活动。不过,跨境销售在该平台整体销售量中占比微乎其微。

胡先生标签

但中国制造的产品确实通过传统进口渠道风靡电商平台。而且它们往往会带有诱人的优惠政策。

不同的企业家

这也难怪Yus难以竞争。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生意难做也是他咎由自取。

他可以干脆搭上进口的顺风车。毕竟,印尼市场上的仿制品不是凭空出现的,是Yus的同行们发现了与中国制造商合作的潜力。

Yus曾多次到中国考察工厂,并与货代公司建立联系。但在印尼以实惠的价格制作头巾,同时还能获得不错的利润,已经成为了他的人生使命。只不过,面向大众群体的头巾利润很低,专注这种产品,Yus就把自己一直框在了一个对他不利的经济方程式中。

印尼用于制作服装的纺织品大多是进口的,因此,比起能在当地采购的中国制造商来说,成本更为昂贵。

Yus很难把自己的苦衷归咎于任何人。他明白,自己的客户,也就是批发商,更愿意购买和销售便宜的仿制品。他也明白,消费者更关心价格,而不是产品来源,尤其在现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

他还没有放弃,开始与Evermos合作。Evermos是一家为服装制造商提供支持的社会企业。Evermos正帮助Yus调整业务结构,使他可以直接向消费者销售。“如果我直接卖给客户,价格会更好,”他说,这样一来,就避开了那些选择更便宜的进口产品的批发商。

其他的服装企业家也渐渐升级了他们的客户群,这样就可以以更高的利润率销售产品。例如,Jordan Ahmad从2014年开始生产低端穆斯林时装并在网上销售。

但多年来,他意识到自己需要与客户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以建立忠诚度;他需要升级产品,以锁定更多富裕的中产阶级客户。Ahmad现在成功地经营了一个名为Musamma的穆斯林时尚品牌,拥有了自己的店铺和全渠道销售。

Yus也考虑过类似的策略,但暂时还不想走这条路。他说,商场和精品店购物的顾客是一个更小的市场。Yus希望继续为低端客户服务,并与他的数千名女缝纫工合作,在社区提供增加收入的机会。

Evermos则有一个想法,把各个服装制造商的纺织品订单集中起来。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获得更好的价格。但这个系统也没能完美地发挥作用,Arip说。如果服装制造商拿到便宜的纺织品,就会想把纺织品转卖出去赚快钱,而不是把材料用于生产。

除了要求政府重视这个问题,制定措施补贴和保护低端服装业外,Arip和Yus认为没有其他办法。“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帮助我们降低生产成本上。”Arip说。

应该为中小企业提供更廉价的材料,最好是印尼制造的。政府应该对生产设施提供支持,提供运输补贴,并刺激扩大工人和设施的能力。

当然,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解决长期存在的非法和灰色进口问题。INDEF的Nugroho敦促政府更加重视保税仓库制度,它已经成为进口泄漏的渠道。

恳求似乎终于被听到了。经济协调部长最近批准了一项5000亿印尼盾(3400万美元)的运费补贴,用于在即将到来的斋月节日期间的电商采购。政府赞助的免费运费可能只适用于电商网站上 “以本地制造为荣”类别的产品。

对于政府来说,还有很长的工作要做。但逐一解决这些问题比指责电商更有效。

  • 编译来源:https://the-ken.com/sea/story/indonesias-last-chance-to-save-domestic-garment-makers/
本文系作者志象网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33131 钛粉53759 hSmXxU 大山之子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474人已赞赏 >
474换成打赏总人数474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