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性向恋爱手游:恋与之后再无爆款

鹿鸣财经

鹿鸣财经

· 4月15日

乙女游戏的同质化困局。

播放 暂停

中国女性向恋爱手游:恋与之后再无爆款

00:00 21:05

文丨鹿鸣财经,作者丨谭伊妮,编辑丨封成

潮流的起源总能追溯到一个最初的源点。它或许是1分钟,也可能是1秒钟,就是这转瞬之间的是或否,决定了潮水的方向。

1992年,上古时代网游《东方故事》席卷亚太的同时,一个名叫饶瑞钧的年轻人进入大宇资讯,开始了日复一日的码农生涯。

在台湾当时的大语境下,敲着代码的饶瑞钧,却做着遥不可及的明星梦。他用了整整三年,将自己的明星梦变成了一行一行的代码——没错,这就是后来被无数模拟养成游戏爱好者奉为白月光的明星志愿系列。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尽管大宇资讯不乏如《轩辕剑》、《仙剑奇侠传》、《大富翁》这样的国产经典之作,但制作精良的《明星志愿1》还是占据了一席之地,销量、口碑均凌驾同时期同类型产品。

而《明星志愿1》发行的前一年,与台湾一水之遥的日本游戏界正发生着一场巨大的风暴。

当时无论是游戏行业还是玩家群体主流观点都认为:游戏是给男性玩的,不用考虑女性的感受。时任日本光荣株式会社社长夫人的襟川慧子却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要为女性制作一款游戏。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襟川惠子耗费十年才组建起一支能制作游戏的娘子军团队“Ruby Party”,并于1994年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女性向恋爱游戏《安琪莉可》。

《安琪莉可》玩法并不复杂,玩家通过扮演女主与九个性格各异的大帅哥之间进行对话、任务等环节,培养亲密度,从而推动游戏剧情展开。

但这款游戏却如同一枚深水炸弹,激起了女性玩家们的强烈反响。甚至漂洋过海地影响了《明星志愿2》的制作理念,将明星志愿系列推向了另一个高峰。

《明星志愿2》与一代的差别也在于此,主角变成女性角色,原本的经营成分被抛弃转而专注恋爱与养成。

作为游戏史上最为优秀的女性向恋爱游戏之一,《明星志愿2》成为诸多厂家跟风效仿的对象,但大宇却未能在后来的《明星志愿2000》中延续其女性向恋爱特色,而是改回男性主角和非休闲玩法,导致口碑大降,人气滑落。

就算之后大宇亡羊补牢,在续作中重回女性主角和恋爱道路,却正逢台湾女性游戏兴盛之风渐消,难以挽回旧日光辉。

与之相反的是,千禧年之后,内地才刚刚迎来一缕日本乙女文化的清风。

萌芽

女性向恋爱游戏(日文:おとめゲ—ム)又称为乙女游戏,顾名思义,就是指专门针对女性开发、以恋爱幻想为主线的模拟游戏,属于女性向游戏中的一种,千禧年以后开始自日本流入中国大陆。

当时,网络上不断出现各种乙女论坛,如“翼梦舞域”,玩家可在论坛上下载汉化版的日本单机乙女游戏,不少女性为之痴迷,但国内厂商自研的女性向恋爱游戏却几乎没有。

这与国内女性玩家数量稀少有着直接的关系。根据《第2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1年12月底,我国互联网普及率才近三分之一,而在5.31亿的网民规模中女性比例为44.1%,比男性低了11.8个百分点。

再加上单机式微,国内以高配置、高操作要求的端游为主,各大游戏厂商并不看好女性游戏市场。就算重视女性玩家,也只是为了吸引男玩家,比如2003年《梦幻西游》推出的结婚系统。

此时,国内致力于开发女性向恋爱单机游戏的,更多的还是一些为爱发电的小工作室。这些工作室资金短缺、人员不足、技术有限,其出品的游戏质量也不堪入目。直到2012年,台湾和内地才开出两朵女性向恋爱游戏的金花:《天作之合》与《皇后成长计划》。

或许这就是世界的参差。同样作为小工作室出品的女性向恋爱单机游戏,台湾的《天作之合》不但有精致的人物立绘、全语音阵容和丰富的剧情支线,还用了近两年半的时间用心打磨,简直堪称优等生的代表。

《天作之合》的游戏背景设置在古代,玩家扮演的女主司马丽苏因在表哥婚礼上闯出大祸而潜逃下山,却不慎掉入疑似黑店的陷阱之中,通过对话环节,由此开启了与五个性格各异的美男之间的恋爱篇章。

目光转回到内地,此时端游为王,页游却杀出了一条血路。GPC&IDC的数据显示,2012年中国网页游戏用户数量约达到2.71亿人。结合当时的网民规模可知,当年有近一半网民都在玩页游。

这固然与页游本身即开即玩、操作简单的特性脱不开关系,但更多的还是得益于当时各大网页游戏平台在页游上的不断推陈出新。其中,由4399出品的高质量女性向恋爱养成游戏《皇后成长计划》,就吸引了一大批早期的女性玩家。

玩家在游戏中扮演父亲的角色,为女儿设定生日、生肖以及姓名,安排行程培养女儿的各项属性点,在六年后达成搞事业或者谈恋爱的64种不同结局。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想达成与特定男主的恋爱结局,则需要在达成属性点要求的同时,选中与其互动的正确选项,难度系数较大。

这两款游戏之后,中国的女性向恋爱游戏仿佛按了快进键一般,迎来了高速发展的时期。

“橙光”时代

转折点发生在2013年。这一年,女性向AVG游戏平台“橙光”正式上线,后来研发了《奇迹暖暖》与《恋与制作人》这两款具有划时代意义女性向手游的叠纸也刚刚在苏州成立。

与此同时,4G技术赋能下的移动化浪潮加速了女性玩家规模的扩张——大屏幕、高分辨率、全触摸技术改善用户操作移动终端的体验,4G技术则提供更快的数据传输服务,极大地降低了游戏的准入门槛,使得女性更易上手。

根据游戏工委、talkingdata报告显示,女性玩家人数从2013年的不足百万到2016年的2.6亿人,2013-2016年间复合增长率高达50%,与之相对的是这期间男性玩家人数复合增长率仅有4.7%。

橙光幸运地搭上了这班顺风车,成立后第二年即推出app,在PC端和移动端齐发力,用户量和作者量不断攀升,积累了超3000位签约作者,平台作者发布作品数也超120万。

正是从2013年开始,橙光的女性向恋爱游戏开始崭露头角。8月,《穿越之姻缘劫》上线。这款疑似橙光女性向恋爱游戏的试水之作,尽管不乏缺陷,却还是在当时吸引了不少女性玩家。

真正令橙光大获成功的,还是次年上线的娱乐圈题材女性向恋爱互动游戏《逆袭之星途闪耀》。游戏中玩家扮演女主角苏橙在娱乐圈中一边经历勾心斗角努力搞事业,一边与邂逅的三位男主角谈谈恋爱。

这款游戏一经推出就备受热捧,不仅有B站知名UP主逍遥散人的系列解说视频,三年后更是被拍摄成同名电视剧,单腾讯视频一个平台就突破了20亿播放量。

 

逆袭之后,橙光上的女性向恋爱游戏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头,其中不乏佳作。但真正令鹿鸣印象深刻的,还要数2016年上线的《正妻成长攻略》。相比逆袭,《正妻成长攻略》增加了更多经营养成成分,更像一款“游戏”而不是恋爱互动故事。

故事发生在古代,游戏中玩家扮演十三岁的庶出大小姐温罗,为了达成嫁作正妻的目标,需要努力提升女红、言谈、容貌、品德和名声这五个方面的属性。

如果有想要攻略的男主,还要与之进行互动,培养亲密度以达成事件要求。嫁人成功后游戏也并不会结束,玩家还将继续扮演正妻的角色经营家族事务直到老死。

这款游戏最令人动容的地方在于,玩家不但可以选择自己的恋爱线故事,还能通过送礼、偶遇等方式解锁友情线、亲情线剧情,游戏中的每一个人物都自成一个故事,刻画得十分精彩且生动。

正是凭借着这些女性向恋爱“互动游戏”,橙光取得了不俗的成就。据2017橙光年会上披露的数据,截至2016年12月,橙光注册用户接近3000万,新增作者较上年增长19万,全年作者分红收入更是接近2000万,较上年成几何倍数增长。

同年上线的《王者荣耀》与《阴阳师》尽管不是专门针对女性玩家群体设计研发的,但女性玩家比例却都超过男性玩家。这开始让中国更多研发商意识到女性市场的庞大,而橙光则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疯狂涌入

山雨欲来风满楼。

2017年之前,除了橙光以外,其实已经有一小撮游戏厂商,敏锐地意识到中国女性向恋爱手游背后的迫切需求。橙光虽好,却终究不是专业的游戏研发商,难以满足玩家更高层次的需求,是时候轮到他们出手了。

代理还是自研?这是一个问题。

B站选择了前者,继2015年首次引进日乙手游后,又在2017年宣布将引进《A3!满开剧团》。而叠纸则耗时两年半在2017年年底上线了自研乙女手游《恋与制作人》。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款当时并不被看好的手游,却在发行后不到两周的时间,就挤下《王者荣耀》登上App Store免费游戏排行榜第2,成为中国区免费游戏排行榜前10的常客。并在短短一个月内突破700万人次下载,累计流水超2亿元,表现相当亮眼。

这个时候,各大游戏厂商才后知后觉:原来中国的女性玩家消费能力已经这么大了吗?

用数据说明或许更为直观。根据mob研究院自有模型估算,中国女性向恋爱游戏的市场规模从2016年的48.5亿元到2017年的78.2亿元,环比增速高达61.2%。

而从实际销售收入来看,女性玩家的消费潜力也不容小觑。2017年以后中国游戏市场的女性用户占总用户规模近半,贡献的市场收入却不足整体游戏市场收入的四分之一。

但真正迫使各大游戏厂商下定决心的,还是其他游戏品类渐趋饱和的市场。以MMO游戏品类为例,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显示,如果以自研MMO的流水划分,排名top5的游戏公司瓜分了58.3%的市场份额,其中网易排名第一占据了大盘的33%,遥遥领先于其他公司。

而不限制玩法、操作较为简单的女性向恋爱手游则不同,因其以内容取胜,细分化趋势明显,较难形成某一类产品“一家独大”的竞争格局。

此外,根据头豹研究院,一款女性向恋爱游戏的平均开发成本约为6万元,目前ARPU(游戏企业从每个注册玩家上得到的利润)在20~50元之间,且有继续提升的趋势,具有低投入高回报率的特征。

这对于所有游戏厂商而言,无疑是块诱惑力十足的大蛋糕。也因此,整个中国的女性游戏市场被引爆,前赴后继的掘金者们随之而来。

这其中,游族网络和网易先行一步,分别在2018年和2019年推出女性向恋爱手游《拜托了经纪人》和《遇见逆水寒》,但都未掀起太大的水花。

等到2020年,据游戏茶馆报道,在23款即将上线或者准备上线的女性向游戏中,有19款游戏均为女性向恋爱游戏,可见女性向恋爱手游市场人气之旺盛,但无论是大厂还是中小厂商出品的作品都未能超越前作《恋与制作人》。

根据七麦数据,《恋与制作人》在App Store畅销榜上一直保持着稳定领先的位置,而其他三款大厂出品的女性向恋爱手游波动较大,甚至出现滑坡。

那么,中国手游市场为何再难出现如《恋与制作人》这样的爆款呢?

难产的爆款

究其原因,不外乎两个层面:研发商与玩家。

于研发商而言,女性向恋爱手游入门虽易,却难出精品。在某腰部厂商去年上线的养成恋爱游戏中任职近一年文案的阿斯更是表示,预算有限,创新有限,研发人员经验有限,谈何做好女性向恋爱手游?

是的,如今中国的女性向恋爱手游市场看似花团锦簇,却从未被游戏厂商们真正看好,大厂没有做大资源的专门立项,而中小厂商则心有余而力不足。

此外,考虑到变现的问题,研发人员很难顶住用户认知成本的压力、突破原有的模式对游戏进行大刀阔斧的创新。

加上女性向恋爱手游主要属于轻度游戏,玩法同质化现象明显,渐渐地就会演变成精致帅气立绘形象、业务能力强声优以及甜宠剧情的三件套流水线。

正如齐白石老先生所言:“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市面上新出的女性向恋爱手游也因此难以超越前作,甚至连生存都很困难,阿斯所在的游戏项目组就因变现困难而被解散。但不止他们游戏,去年同期上线的同类型手游也惨遭滑坡。

最大的难题还是行业内部人才的缺乏。游戏行业是一个男女性别失衡较为严重的行业,2018年中国游戏行业女性从业者比例仅为27.3%,远低于同时期全社会女性就业比43.7%。

然而,女性与男性的思维截然不同,尤其是在制作女性向恋爱手游上。根据游戏葡萄对某个游戏制作团队的采访报道,男女画师对于萌宠形象的定义就大不相同,比如男画师做萌宠所认知的可能只是眼睛很大的小猫小狗,而女画师则会增加一些其他的动态维度。

更重要的是,就算是女性也不一定能做出受女性欢迎的恋爱游戏。以阿斯所在的项目组为例,除两个主策以外,其他成员都是女性,也没能把握好女性玩家的心理。这是因为她们此前也没有做过女性向恋爱游戏,做的都是男性玩家喜好的游戏。

可以说,从人才到研发游戏的厂商们都面临着诸多问题,但玩家怨言也不少。有着十一年女性向游戏经历的阿泽表示,现在市面上的女性向恋爱游戏过于雷同,画风、人设、剧情都不太行,最拉垮的还要数剧情。

但剧情正是吸引女性玩家的核心竞争力。与男性玩家不同,女性玩家更容易被游戏中的剧情所吸引,甚至产生依赖性。

比如,《哈迪斯》被认为是一般意义上纯男性向的动作游戏,但是它基于希腊众神之间的家庭问题,设计了与不同NPC对话及其他复杂的剧情形式,意外受到许多女性玩家的喜爱和支持。

除了剧情,代入感也是女性玩家首要追求的元素。作为高视觉、强情感需求的群体,当代女性长期面临恋爱、婚姻等方面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压力,却通常无法在现实世界实现想象中的生活,游戏便成了最好的宣泄出口。

然而,如今市面上大多数的女性向恋爱游戏提前设定好了主角的人物个性与故事,使得玩家代入感有限。那么,如何突破旧有的模式,让玩家得到更多的新鲜感?新技术赋能或许会是一个答案。

出路在何方?

这方面,作为女性向恋爱游戏发源地的日本,有话要说。

与中国主流为手游的游戏行业不同,日本的主机游戏文化更为盛行,VR和AR技术也早在女性向恋爱游戏上有所应用。比如在2016年的Tokyo Game Show上,开发商Voltage就公开了“戴着VR眼镜坐在椅子上,被帅气的角色‘椅子咚’”的小游戏系统。

尽管那时一些知名的男性向游戏作品中也包含了类似的功能,但基于这是第一个应用了VR技术的女性向恋爱游戏,还是引起了很大的话题,将其带进了一个全新的、眼前真实存在的“虚拟男友”进化时代。

除了“椅子咚”,同年上线的人气女性向恋爱游戏《被囚禁的掌心》从17年开始也运用起VR技术。玩家可以在卡普空旗下娱乐设施里举办的“VR见面”活动中,用手机的触摸屏模拟监狱探监时的玻璃,从而实现“与被囚禁的角色见面”。

这边VR技术大秀存在感,那边AR(扩张现实)技术也开始流入女性向游戏市场,如16年在演唱会会场与粉丝们一起打Call、能够根据粉丝们的热情而产生回应、能够与来场粉丝们聊天的虚拟数字角色AR perfromers。

如果说以上对于VR和AR技术的应用,还只是作为一个短暂的体验或者补充。那么真正将VR技术应用到女性向恋爱游戏中,就不得不提到今年日本游戏开发商ILLUSION对标《VR女友》即将推出的新作《VR男友》。

本作中玩家可以对“男友”的容貌、发型、肌肉、着装甚至声音进行自定义,然后以直观的第一视角与自己捏出的“男友”进行“成年人间的咖啡店恋情”。放出的宣传片中虽然男主形象受到不少玩家的吐槽,认为其画风过于阴间与僵硬,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这款游戏的期待。

目光转回到国内,尽管将女性向恋爱游戏虚拟现实化,听起来非常令人心动,但受限于国内游戏环境,游戏厂商们更多地还是把算盘打到了3D技术上。

比如叠纸即将推出的次世代3D恋爱手游《恋与深空》,从预告来看这款游戏在恋爱元素以外还结合了动作和冒险元素。为了提高代入感,官方还在微博称正在开发女主捏脸的功能。

但叠纸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早在2019年11月网易就推出了3D手游《花与剑》。虽然《花与剑》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算一款女性向恋爱游戏,但女性玩家可以给自己的角色进行捏脸,或者上传照片自动生成人物,通过互动提升好感度攻略3D形象的男主,不断解锁剧情。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花与剑》有不少缺陷:如可攻略男性角色3D建模崩盘,遭到不少玩家吐槽,但一经上线还是受到了热捧,根据七麦数据,当月在App Store的下载量和收入都跻身排行榜前十。

除了网易,在通往3D的路上腾讯也有所动作。《光与夜之恋》还未正式上线,官方就在微博曝出消息,后续将以其旧有世界观再创作IP衍生3D单机新作,并由《天涯明月刀手游》的制作团队北极光工作室操刀。

回溯历史,女性向恋爱游戏在中国从无人问津到资本追捧,玩家经历从低质量到高质量作品的洗礼,爆款变得越来越困难,谁能抓住机会在3D时代成为下一个《恋与制作人》?让我们拭目以待。

参考来源:

1.游戏密藏《中国女性向游戏的发展史:我们需要纸片人老公》

2.安琪莉可-百度百科

3.篝火编辑部《乙女游戏和光荣夫人:襟川惠子为电子游戏留下的宝藏》

4.Neoromance,20年的历程——Fami通专访襟川惠子女士

5.机核《女帝之路:这是光荣创始人之一,襟川惠子的故事》

6.RealCoolGirl《你想养个木村拓哉谈恋爱吗?》

7.【名作全收录01】世界上第一款女性向游戏_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bilibili

8.明星志愿2 - 生活指南百科全书

9.注册用户超5500万 这个互动阅读平台或成新IP源头|腾讯_新浪财经_新浪网

10.起底MMO市场:网易自研占33%居首,Top 5公司瓜分近6成份额

11.“女性向游戏”二十余年发展史——Part.3 继往开来 - GameRes游资网

12.雷声大,雨点小,女性向游戏真难搞_游戏陀螺

13.女性向游戏市场盲区在哪儿?| 游戏陀螺

14.女性玩家正在改变游戏行业的格局

15.女性向手游的变迁与展望(一):用户属性浅析及衍生市场展望

16.头豹研究院《中国女性游戏行业概览》

17.mob研究院《2020她游戏研究报告》

18.天风证券《互联网传媒 :产品精品趋势不改,关注细分领域突围》

19.玩家体验11款单机乙女游戏后总结:这回单机游戏输给手游了_中国

20.螳螂财经《2020成国产乙女游戏“元年”,大厂们的神仙打架?》

本文系作者鹿鸣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钛粉46586 钛粉94275 关东流匪 钛粉33536
492人已赞赏 >
492换成打赏总人数49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hPzVf9 hPzVf9
    回复

    论剧情恋与可算不上什么精品,本质还是玛丽苏奇幻故事,假大空又难以自圆其说,女主的性格最是引人诟病,配角的刻画也很肤浅和工具人。归根结底能让恋与脱颖而出的还时间优势——先机和饭圈文化,论饭圈化,国乙里恋与说第二可没人敢说第一。

    2021-04-23 14:56 via h5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