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下恋」,正成为影视剧新宠

镜像娱乐

镜像娱乐

· 4月15日

拥有选择权,才是“年下恋”戳中新时代独立女性的核心所在。

播放 暂停

「年下恋」,正成为影视剧新宠

00:00 11:49

文丨镜像娱乐,作者丨顾贞观,编辑丨李芊雪

如今,“女大男小”的“年下恋”正在成为影视剧创作的新聚焦点,而“年下男”,则成为了戳中众多女性观众萌点的新存在。

通俗来讲,“年下恋”就是“姐弟恋”。李银河曾预判,姐弟恋会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随着现实中“女大男小”的婚姻比例开始持续提升,影视市场也开辟出了“年下恋”这一新赛道。从《南方有乔木》中的#安宁时樾#,到《下一站是幸福》中的#贺繁星元宋#,再到《理智派生活》中的#沈若歆祁晓#,“年下恋”让众多女性观众直呼“磕疯了”。

如今,“年上御姐”与“年下忠犬”似乎成了影视剧中“年下恋”的标配。这两个标签是不容忽视的,年下必须“忠犬”,是因为忠犬系男友代表着安全感与治愈感,而年上必须“御姐”,则是因为从现实维度出发,往往是经济与情感独立的御姐才具备更多伴侣选择权。

“如果我是一个富二代,或许是白手起家的富豪,在而立之年便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我丝毫不会排斥姐弟恋,有一个年轻单纯可爱且精力无限的弟弟,每天用崇拜又仰慕的眼神看着我,人生简直不要太爽好吗?”网友这句话,可谓道出了“年下恋”风靡的精髓。

英国作家约翰·埃利斯曾言:“电视是国家和民族的私生活。”当女性思潮开始盛行,当女性社会地位不断提升,年下题材的流行几乎是必然的。

进击的“年下恋”

2018年,韩国JTBC出品的电视剧《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犹如一夜春风吹遍亚洲大地,剧中“有魅力的漂亮姐姐”与“年纪虽小但成熟稳重”的年下男搭配,堪称撩拨少女心的“绝世利器”。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剧名的灵感来源,为宋仲基与宋慧乔,因为宋慧乔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在宋仲基眼中大概是个经常请吃饭的姐姐吧。”虽然“双宋夫妇”最终走到了离婚的结局,但这并不妨碍“年下恋”在韩国的流行。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播出前,韩剧市场便已展现出对“年下恋”的偏好,2005年MBC播出的《我叫金三顺》及2013年SBS播出的《听见你的声音》皆聚焦“年下恋”。而在国内影视市场,《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播出时,国产剧中的年下题材才开始呈上行趋势。

2018年《南方有乔木》播出后,比起白百何饰演的南乔与陈伟霆饰演的时樾这对官方CP,时樾和秦海璐饰演的女二安宁之间的化学反应似乎更让观众着迷。在不少观众看来,安宁是时樾昏暗岁月中的救命稻草,而时樾则是安宁部分安全感的来源,虽二者并非官配,但女大佬与小狼狗的“年下恋”无疑更带感。

《南方有乔木》中,“副CP”时樾与安宁的“年下恋”最终无疾而终,但之后,《下一站是幸福》《想见你》《司藤》《理智派生活》等剧中的年下CP都成为了官配,而他们的爱情也都修成了正果。

正在播出的《理智派生活》中,秦岚与王鹤棣组成的“姐弟CP”甜度高到爆表,剧中王鹤棣饰演的男主祁晓不仅会在女主需要的每一个关键时刻站出来,更是在男友力Max与小奶狗之间无缝切换,一跃成为了观众心中年下男友的新标杆。

年下题材流行,与其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不无关系。2017年,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春玲发表的《社会变迁背景下中国青年问题研究》文章显示,据调查,国内“男大女小”的婚姻比例从2007年的68.09%下降到了2017年的43.13%,而同期,“男小女大”的婚姻则从14.37%上升到了40.13%。

如今,年下题材之风已然有愈刮愈猛之势。据镜像娱乐不完全统计,待播的同类型剧集还有邓家佳与官鸿主演的《致勇敢的你》、邓家佳与张新成主演的《回廊亭》、杨幂与徐凯主演的《爱的二八定律》、陈乔恩与金瀚主演的《遇见·璀璨的你》、谭松韵与王鹤棣主演的《喜欢的少年是你》等剧。

前几年,“叔系成熟男友”尚是荧屏男主的标配,目前,成熟年上男依然吃香,但观众也开始偏爱年下小奶狗与小狼狗了。“年下就是最香的!”“谁不想拥有一个年下男?”如今,萌“年下恋”的女性观众越来越多,她们认可“年下恋”,自然不光是因为被影视剧中“年下恋”的糖分所迷惑。

虽也有人认为,年下题材能走红是因为它成功为大龄未婚女性贩梦,但这种说法未免有些片面。不止是“年下恋”,多数影视剧的创作虽源于现实,但其中呈现的爱情都是偏理想化的,年下题材自然也是如此。事实上,一个剧集类型能否走红,本质上还是要看它是否戳中了观众的现实心理需求。

完美的“忠犬男友”

要让观众产生“萌点”,必须是直击心脏与深层情绪的存在,“年下恋”之所以能成为当下女性观众的新萌点,也正是因此。

现实中“年下男”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是很统一定义的,但在影视剧与小说中,“年下男”的形象设定是相对稳定的,他们大多数时候被称为“犬系男友”,这种“犬系男友”有以下几种基本特征:对爱情有着绝对的忠诚度、有着区别于高冷霸总的热情属性、毫不掩饰对伴侣的依赖和需要、爱情与伴侣至上。

《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中的徐俊熙、《山茶花开时》里的黄龙植、《理智派生活》中的祁晓,这三位“年下男”无疑都属于这种类型。可能三人在性格上有所偏差,但无一例外都属于完美情人般的存在,他们都以赤子之心为女主带来了一份接近纯粹的付出,同时,他们的爱意都是满怀热情与真诚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剧集中的“年下恋”为女性观众提供的是一种“心理安全感”与“感情安全感”,它打破了现实中女性的年龄焦虑。因为在“年下恋”中,“年下男”的爱多是出于对女性人格上的欣赏,而这种欣赏是具有精神高度的。

玛格丽特·杜拉斯曾在《情人》的开头写道:“我始终认识您。大家都说您年轻的时候很漂亮,而我是想告诉您,依我看来,您现在比年轻的时候更漂亮,您从前那张少女的面孔远不如今天这副被毁坏的容颜更使我喜欢。”

这句话出自她最后的情人扬·安德烈亚之口,这种凌驾于年龄与容貌之上的爱,更符合女性眼中的理想爱情。

在《理智派生活》生活中,男主祁晓对女主沈若歆的感情也是这般,是发自内心的欣赏与崇拜,这是祁晓与沈若歆的其他追求者的不同之处,他给了沈若歆一种感情高度:不拘于世俗与物质的条条框框,一切都只是对她内在之美的认可。

此外,年龄差距本身也是“年下恋”带来的安全感。在这些剧中,“年下男”或许有着不成熟之处,但正是因为年龄与阅历上的差距,让他们选择更积极地证明自己值得女性关注。这种感情里的高度投入与他们身上的热情,会让代入的女性观众感受到“被需要”,也为她们带来一份治愈。

仔细观察《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山茶花开时》《理智派生活》三部剧,会发现不仅剧中男主设定趋同,女主设定也是同样。

三部剧的女主都有着各自的创伤,尹珍雅有着一段失败的感情和糟糕的原生家庭;冬柏因为“孤儿”、“单亲妈妈”的身份,性格变得自卑且不自信;而沈若歆则在三十而立之际面临着来自职场与家庭的双重压力。她们和现实中大多数女性一样,都难以逃开生活的一地鸡毛。

在这种女主设定下,年下男主本身就是为治愈而存在。也是因为善良、纯粹、坦率、热情这些标签与涉世未深的“年下男”并不违和,所以这些影视剧中的男主才能成为女性观众心中的“完美情人”。

如今,影视剧中“年下男”的走红也折射了现代女性在伴侣选择上的需求变化。她们寻找伴侣的要求不再简单停留在年龄、资历、存款、房车这些基础层面,也开始更为注重情感层面的适配度与安全感,这正是众多女性观众希望自己能拥有一个完美“年下男”的原因。

成为“萧亚轩”

女性观众的偏好从“成熟年上男”开始发展到“年下男”,事实上并不是一种审美的更迭,而是一种多元选择权的体现。如今,依然有人倾向于和成熟的男性伴侣构建亲密关系,也有人萌年下,这种选择的多元化,本质上源于女性话语权与社会地位的提升。

如果要论姐弟恋的代言人,那无数人脑海中最先闪过的自然是“鲜肉收割机”萧亚轩,网友甚至调侃:“没有人可以一直年轻,但是萧亚轩的男朋友可以。”

若在男权处于支配地位的古代社会,“年下男”风靡全社会自然不太现实,萧亚轩频繁约会小鲜肉或许也将被谴责,但在现代社会,女性所处的地位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从社会学角度而言,这种变化不仅是两性的平等,也是部分女性所掌握的社会资源开始不同往日。

从年下题材的剧集设定来看,无论是《理智派生活》还是待播的《爱的二八定律》中的女主,身上都是带着“强者光环”的,她们一个是大公司的法律事业部总监,一个是精英女律师,相比之下,她们对应的男主一个是初入职场的法律系毕业生,一个则是资深宅男。在这两段关系中,女性所拥有的社会资源无疑更多。

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因此,年下题材剧集中,女主必须是强者。因为只有这些经济独立且有社会资源积累的新时代女性,才能和萧亚轩一样在感情里具有选择权,即她们可以选择同样有着社会资源积累的成熟男性,也可以选择阅历与资源相对匮乏的“年下男”。

这种选择权,才是年下题材戳中新时代独立女性的核心所在。

西方哲学家柏拉图也是“年下”的忠实拥护者,只是他更为认可的是成年男子与少年男子间的爱情。柏拉图认为,同性之爱是高尚而珍贵的,而同时,具有丰富学识、涵养和男性魅力的成年男子,可以将少年男子培养成同样具有丰富学识、涵养和男性魅力的美男子,如此才能世代相传,良性循环。

通俗来讲,这就是“玩养成”。在崇拜男性力量美与男性学识魅力的希腊古典社会,成年男人为主动方,因为他们拥有更高的社会地位与社会资源,而少年男子则为被动方。这其实与当下流行的“年下恋”底层逻辑是相通的,当成年女性与成年男性拥有同等的社会资源,她们也可以成为主动方。

某种程度上而言,“年下恋”流行,代表的也是一种新时代的两性平等。从《经常请吃饭的漂亮姐姐》《理智派生活》等剧来看,“年下男”选择“年上女”,也源于她们更为成熟、更具思想,无论在情感与经济上都更为独立,在这个前提下,他们更容易获得相对平等的情感关系。

此外,长久以来,男性都是“被依赖”的对象,这也是从古至今外界对男性的固有定位。但在“年下恋”中,男性也是可以成为“依赖者”的。

年下题材的流行,与大女主剧、“男强女强剧”的流行有着相同的背景,它们都是女性社会地位变化后诞生的新创作热潮。在女性思潮日益兴盛的当下,年下题材这股热潮未来还将持续,《下一站是幸福》《理智派生活》只是一个开始。

 

本文系作者镜像娱乐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2420 钛粉71674 钛粉25859 钛粉15018 钛粉46336 钛粉65387
439人已赞赏 >
439换成打赏总人数439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