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遭终身证券市场禁入,造假细节披露

雷达财经

雷达财经

· 4月14日

连续十年的财务造假堪称A股历史独一遭。

播放 暂停

贾跃亭遭终身证券市场禁入,造假细节披露

00:00 14:4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雷达财经,作者 | 张凯旌,编辑 | 深海

4月13日,证监会发布了贾跃亭等5人的市场禁入决定书,并对日前发布的乐视网五大违法事实做了详尽披露。

4月12日晚,新三板“乐视网3”公告称,因乐视网2007年至2016年连续十年财务造假以及乐视网2016年的非公开发行欺诈发行行为,北京证监局对乐视网合计罚款2.406亿元,对贾跃亭合计罚款2.412亿元。

连续十年的财务造假堪称A股历史独一遭,事实上,早在乐视网上市之初,有关公司财务造假的传闻就多有出现,并一直伴随公司,直至贾跃亭出国未归。如今,其财务造假的时间跨度终遭石锤。

被开出巨额罚单的同时,乐视网3在新三板已经连续拉出26个涨停,股价累计涨幅超180%。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乐视网股价和市值大涨的原因有很多,主要可能是游资在背后短线炒作所致。另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其根源在于市场对贾跃亭及FF(法拉第未来)的乐观预期。

4月13日,FF的微信公众号更新,宣布了FF 91即将搭载英伟达芯片的消息。此前,FF已通过SPAC借壳上市纳斯达克,并称FF 91将在2022年上半年上市。

贾跃亭能否靠FF翻身?汽车分析师张翔并不看好FF的未来,“就是一个炒作,为了能提升公司估值,卖个好价钱,风险非常大。”

贾跃亭遭终身证券市场禁入,造假细节披露

根据证监会市场禁入决定书,此次与贾跃亭一同受罚的还有前乐视网财务总监杨丽杰、前乐视网副董事长刘弘、前乐视网监事会主席吴孟、以及贾跃亭的弟弟贾跃民。

不同于2020年9月被罚终身禁入市场时的“强硬”表态,此次面对接连两日的重磅处罚,贾跃亭一方到目前为止选择了沉默。

2020年9月时,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声明称,有关证监会的处罚目前收到的只是预先告知书,还不是最终的处罚结果。贾跃亭会积极行使自己的权利,申请陈述、申辩及听证。

2020年12月1日、2日,听证会如期举行,但最终的判罚结果并未发生改变。

据调查,乐视网在2007至2016十年间,每年均有虚增收入、虚增利润的情况出现,其中多次虚增的利润甚至大幅超过公司本身的净利润,如2008、2009、2010、2014、2015、2016年,公司虚增的利润占当年净利的比例分别为136%、186.22%、470.11%、516.32%、-131.66%(当年亏损2.2亿,虚增4.3亿)。事实上,如果扣除虚增利润,公司多个年度实际为亏损。

具体而言,乐视网造假的手段贯穿了从上市至暴雷的全部时间段。首次发行阶段,乐视网通过虚构业务及虚假回款等方式虚增业绩以满足上市发行条件,并持续到上市后。上市后,除利用自有资金循环和串通“走账”虚构业务收入外,乐视网还通过伪造合同、以未实际执行框架合同或单边确认互换合同方式继续虚增业绩。

除此之外,乐视网、贾跃亭的违法事实还包括:未按规定披露关联交易;乐视网未披露为乐视控股等公司提供担保事项;未如实披露贾某芳、贾跃亭向上市公司履行借款承诺的情况;乐视网2016年非公开发行股票行为构成欺诈发行。

据此,证监会决定对贾跃亭、杨丽杰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贾跃亭被罚2.41亿创多项记录

根据4月12日披露的处罚书,2019年4月30日,因乐视网及贾跃亭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等行为,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贾跃亭立案调查;2020年9月7日,证监会对乐视网处以募集资金5%——2.4亿元外加60万元的罚款;2021年4月12日,乐视网和贾跃亭分别被罚2.406亿元、2.412亿元。

据悉,此次处罚创下了多项纪录。连续十年的财务造假,其时间跨度之长非常罕见,即使是近两年陆续暴雷,造假金额数百亿的康美药业、康得新,造假时长也“仅”为三、四年,均不及乐视网的一半。

处罚书还显示,本次对乐视网、贾跃亭以及杨丽杰等13人共计罚款4.84亿元,这一金额也是A股财务造假罚款的最高记录。

乐视网造假涉及的范围之广也堪称震撼。有业内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没有这些高管和中介机构的帮助,单单贾跃亭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这么大的造假行为的。”

公开资料显示,乐视网财务造假的十年间,历聘三家会计师事务所,分别为利安达、华普天健和信永中和。然而,除2016年强调了特殊事项之外,上述三家机构出具的所有财务报告均为无保留意见的标准报告。直至2017年,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才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知名财税审专家、资深注册会计师刘志耕表示,“长达十年时间、历经数家事务所对造假没有任何特别关注,可能只能说明两个问题,其一,乐视的造假手段特别高超隐蔽,审计方法、手段不足以触及到;其二,审计机构独立性太弱,或许在贾跃亭的光环笼罩下,独立性更差。”

另据媒体报道,疑因乐视网IPO财务造假,发审委多人被抓,名单超过10人。被带走的委员包括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会计谢忠平、北京天圆全会计师事务所副总经理孙小波、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董事兼执行合伙人韩建旻等人。

其中,时任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的李量曾因“在2000-2012年期间利用担任证监会相关职务上的便利,为康美药业、乐视网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并于2000-2013年收受上述公司投资人所送财物共计约693.62万元”,被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请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

对此,贾跃亭的回应是:“当时发审乐视网IPO的委员是7个人,这次抓了十几个委员,怎么可能都和我们有关。”他认为,发审委员不是因为乐视网被抓,而是抓的人当中有审过乐视网的,“乐视网IPO,100%没有造假。”

除了会计师事务所和监管部门的人员,参与乐视网首发的中介机构还包括保荐机构平安证券和北京市信利律师事务所。有律师指出,“如果能够把有责的中介机构作为共同被告并要求他们与乐视网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股民索赔可能会有更多保障。”

十年造假,多次现纰漏

资料显示,乐视网成立于2004年11月,于2010年8月在创业板上市,2020年7月,深陷财务造假漩涡的乐视网退市,股价收于0.18元,总市值也仅剩7.18亿元,与巅峰时期超1700亿元的市值相去甚远。

处罚书披露,乐视网财务造假始于2007年,从时间线上来看,2007年对于贾跃亭来说是非常特殊的一年。

这一年,贾跃亭的第一家上市公司——西伯尔科技有限公司在新加坡主板挂牌上市;与此同时,据多家媒体报道,乐视网开始扭亏为盈,全年实现3691.63万元的营收、1468.35万元的净利润,净利润率达39.8%。而至2009年时,乐视网的营收已达1.34亿元,净利润超4400万。

2010年公司上市时遭到了潮水般的质疑。视频行业PPS总裁徐伟峰表示对此“不知说什么好”,还有网友称,“土豆、优酷等还在烧钱拼命,一个藉藉无名的网站居然上市了。”

网友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权威流量监测机构Alexa的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在全球和中国的排名分别为1132名、125名;相较而言,优酷的全球和中国排名为51、10,土豆则为70、12。

彼时,互联网资深专家刘兴亮曾指出,按照互联网和视频网站行业的常规,没有流量是不会有广告主愿意投放广告的。排名靠前的优酷、土豆等视频网站全年营收刚过亿,但公司整体依旧处于亏损状态,乐视这样一个排名靠后也不为用户所知的视频网站却能率先盈利,取得过亿的收入,很难理解。

上市后,乐视网的营收增长速度堪称坐上了火箭。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1-2015年,乐视网的营收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51.22%、95.02%、102.28%、188.79%、90.89%,最低也取得了超过90%的成绩。

一同在火箭上的还有其股价,2015年5月29日,乐视网盘中最高曾涨至44.70元/股,最终以33.87元收盘,相较上市之初的0.83元翻了23倍不止。而就在公司创下历史最高股价的当月,雪球网上一篇质疑乐视网2014年年报注水严重的文章广为流传。

该文章作者称,报表净利润为3.6亿元,但根据自己的测算却是亏损10亿,净资产为负。一个月后,多位专家也为类似说法站台。华安基金分析师杨晓磊认为,乐视的超级电视、手机订单量与第三方数据难以契合;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刘姝威则质疑,乐视涉嫌违规隐瞒公司盈亏信息,在年报中没有按规定披露主营业务利润的构成情况,没有说明营业利润来源。

2016年,乐视系资金危机爆发,次年7月,贾跃亭前往美国,理由是为FF拉融资,两周后回国,自此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2017-2019年,乐视网连续三年亏损,归母净利润累计亏损近300亿元。不久前,乐视的App还因在logo上标注“欠122亿”引发广泛关注,而公司方面的回应则是,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净资产为-153亿。

而贾跃亭在美国推动的FF项目,截至2020年末总支出已达23.9亿美元,账面现金却仅剩112.4万美元。

因此,不少网友质疑,贾跃亭还还得起钱吗?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亚向雷达财经表示,2.41亿元的罚款属于一种行政处罚,如逾期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的,可以加处罚款、划拨抵缴罚款或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但是如被处罚对象不在中国境内处罚决定将会很难落实。

贾跃亭能靠FF翻身吗?

早在小鹏、蔚来、理想成立之前,贾跃亭就已经先行创办了FF。但如今,“造车新势力”们的销量正在不断创下新高,而FF还在生死的边缘线上挣扎。

从贾跃亭多次在公开场合的表述来看,FF或是其最后一块遮羞布,也是延续其梦想和股民、债权人们回款的唯一希望。

贾跃亭曾称,“有朋友劝过我放弃FF,把股权卖掉然后用破产清算的方式‘躲’在美国一了百了,但他还是不够了解我,放弃和逃避从来也永远不会是我人生的选项。”

进入2021年后,FF造车进程不断加速。1月底,FF宣布通过SPAC借壳上市纳斯达克,交易完成后,新公司估值约34亿美元(约合219.88亿人民币);3月,FF宣布已完成FF 91预量产车的第二季冬季测试和验证,官方确认2022上半年上市。据媒体报道,FF 91在国内售价预计在200万元以上。

随后,FF还宣布了与“PSAC”的合并交易计划,该交易预计将于2021年第二季度完成,交易完成后,FF的股票将开始在纳斯达克交易,股票代码为 “FFIE”。

目前,FF中国区的CEO是原奇瑞捷豹路虎高管陈雪峰,全球CEO则是曾担任宝马集团副总裁、被称作“宝马i8之父”的毕福康博士。

贾跃亭预测,2024年FF的销售额将达到105亿美元(约686亿元人民币),预计到2025年FF91的交货量将达到45万台,届时FF市值过万亿人民币将不再是梦。

“我觉得目标销量45万有点不切实际”,张翔坦言,“贾跃亭在美国造车纯粹是炒作,造车资源早就国际化了,在中国造和在美国造区别不大。FF更多是为提升它的品牌形象,因为这个价位的车,基本上快跟法拉利处在同一区间了,但这类超级跑车现在的销量都是在逐年下滑。”

数据显示,2020年法拉利在中国市场仅售出171辆新车,同比下降70.7%。而作为“最亲民的豪华品牌”,保时捷2020年在全球市场的销量也仅为27.21万辆,其中中国市场8.89万辆。

张翔表示,“这种炒作是为了能提升它的估值,从而卖个好价钱。国内之前有一个前途汽车,也是造车新势力,他们造了一款50万到70万的这个电动跑车,还建了很多体验店,但后来还是没卖出去,公司也关门了。FF91现在非常烧钱,如果短时间内无法达到目标销量的话,融资一旦烧完,公司又将再次面临极大的风险。我是不看好FF 91的。”

本文系作者雷达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22420 钛粉71674 钛粉25859 钛粉15018 钛粉46336 钛粉65387
439人已赞赏 >
439换成打赏总人数439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