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巨头与短视频剪刀手关于“侵权”的爱恨情仇

派财经

派财经

· 4月13日

再不遏制短视频侵权,行业面临劣币驱逐良币。

播放 暂停

影视巨头与短视频剪刀手关于“侵权”的爱恨情仇

00:00 12:2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派财经,作者|王得政,编辑|派公子

影视圈对于短视频侵权忍无可忍了。

4月9日,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芒果TV等70多家影视传媒单位及企业,发布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

这则声明除了呼吁短视频平台提升版权保护意识,还表示他们将对目前网络上出现的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一场短视频维权风暴正在酝酿。这场风暴的背后,是一条复杂且暴利的灰色行业链条。

这条链条上人员众多、鱼龙混杂,许多人借着短视频风口赚得盆满钵满。他们靠着复制、搬运、模仿,一条短视频可赚得上千元的收入,运气好一天收入过万,他们不但有组织分工,还广招“门生”,传道授业。

吊诡的是,一些原创者客观上也成了侵权中的“受益者”,获得了短视频导来的流量。

究竟什么样的短视频算侵权?这个看似简单的短视频维权,实则牵扯多方利益,并且缠绕着很多模糊不清的界限。

01“大嘴巴子”

“200”。

这是一条短视频在小红书发布几天后的阅读量,视频出自一家文化传媒公司。这一结果让该公司的高管张晓雪(化名)颇受打击。

在此之前,张晓雪对于这场战役信心满满,“战前,我们的功课已经做得非常到位,平台该怎么玩,平台内容研究,我们甚至规划好了视频节奏。”张晓雪告诉派财经。

然而,他们发布的第一条视频就败北了。本以为会蹿火的视频在发布几天后,观看人数仍然寥寥无几。

“现实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子”,张晓雪自嘲,紧接着,他们启动了“B计划”:一比一的抄袭了某知名UP主的一期短视频。与上条视频惨淡结果相对,这条视频阅读量,在短短几天内,迅速飙升至21.7万次。

可是,好景不长。这条视频很快就被粉丝发现有抄袭的嫌疑。

“有同事告诉我,视频下面有人评论‘抄袭XX’,我说‘删了评论’。”张晓雪说,不久,同事又告诉他,评论视频抄袭的人越来越多,“我说把视频删了”。

此时的张晓雪已不在意该视频的去留,他想要的结果达到了。这条视频几天内就为他的账号带来了几千个粉丝,可以“寿终正寝”了。

辛辛苦苦原创无人问津,直接抄袭却更容易成爆款,这让短视频此类“拿来主义”的操作已然成风。

今年年初,有两位游戏视频UP主就因抄袭事件引发关注。一位游戏UP主1月3日在抖音发布视频称,有一位3000万的大号抄袭他的视频创意,并且,他在视频中对两个视频进行了对比。

在很多短视频从业者看来,这类事司空见惯,更过分的操作也比比皆是。比如,有些视频粗略剪辑影视作品;有些直接搬运其他网站的视频等。

一条以盗版短视频为生的产业链正在兴起。

“有的玩家专门靠养盗版短视频账号为生,做的短视频账号特别多,单盗版影视剪辑一类,全网就有上百万个。”某短视频运营公司负责人童桦(化名)透露。

实际上,抖音、小红书、快手、B站等视频平台都有这类玩家的身影,他们靠着复制、简单截取视频、吸取了大量的粉丝。譬如,一个叫“XX剪辑”的抖音账号,其凭借着561条作品,吸引了697.8w粉丝,并且收获2346.2w赞,其中有90%的作品为电视剧截取片段。

童桦告诉派财经,“有些玩家,1个人就养100个号,如果每个号每天发一条视频,按每条视频10元收入,一天就可以赚1000元,每月3万元,这比大多数上班族收入还高。遇到爆款,有的一天收入就过万。”

这么多短视频从哪里来?除了自己截取,还有上游供货方。

在淘宝平台上搜索“抖音视频”,就可以找到一些店铺专门出售侵权视频的店铺。这些店铺出售的产品,均是电视剧、综艺等截取片段,价格在几元到几十元不等。譬如,在某店铺9.9元就能购买到5000条短视频。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利益驱动下,短视频侵权迅猛增长。

12426版权监测中心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仅2019年至2020年10月间,就累计监测疑似侵权链接1602.69万条,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高达92.9%。这意味着,每100个独家原创作者中就有90多个被侵权。

2月底,快手通报了2月对盗用版权、冒充他人等问题的处罚情况。该通报显示,仅2月一个月,快手累计清理违规短视频194281条,累计处置违规直播间109840个,累计关闭帐号直播权限6742个。

短视频侵权问题,正前所未有地被舆论关注。

02 抄袭之法

按照操作方式,目前存在侵权嫌疑的短视频,大致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复制核心逻辑或文案重新演绎的短视频。

“仅靠原创视频实现从0到1,太难了”,童桦直言,“现在,每天大概有上亿条短视频上线,你要从如此庞大的竞争中杀出来,谈何容易。”

在这样背景下,按照已验证的成功路子模仿,是最为讨巧的做法。

“不过,玩梗也分程度,有的视频复制100%,有的视频只复制60%,有的视频还会在复制的基础上添加自己的创意。”业内人士罗言(化名)告诉派财经,全部复制别人视频会被业内鄙视,“这说明,他们创新能力不行”。

第二类,是截取电视剧、电影等影视作品的短视频。

举个例子,在电视剧《山河令》大火后,网上涌现大量关于《山河令》短视频,其中许多短视频就是简单截取该电视剧精彩片段。

很多“搬运”影视剧的短视频账号借此大肆牟利,他们不仅自己赚得盆满钵满,还开始招徒弟。当然,这样的师徒关系需要靠金钱建立。“学剪辑598元一次性收费永久教学”,派财经暗访了其中一家正在招生的影视类短视频账号,该账号客服向派财经表示,他们会教徒弟避免侵权和封号风险。需要注意的是,这位老师的招生非常火爆,有时一天就可以收上十几个徒弟。

第三类,是搬运短视频。

也就是,把一个视频网站中视频,直接复制搬运到另一个视频平台上。常见的操作是将国外视频网站的短视频,搬运到国内视频平台上。

多位从业者告诉派财经,搬运是短视频抄袭中,成本最低,也最为恶劣的操作。“我以前搬运过几次,主要是从国外视频网站扒短视频,这很难被发现”,一位曾搬运过短视频的UP主坦言,他只随手做了几天,只不过上传了十几条视频,收入就达到700元左右。

很显然,短视频侵权的背后,涌动着大量短视频账号。那么,短视频领域为什么会汇聚这么多抄袭、侵权事件?

03 流量为王?

其实,短视频领域频发侵权事件,可以从“流量”中找到答案。

玩家之所以选择侵权方式做短视频,是因为这种方式成本低、流量见效快。

原创短视频所需要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在很多盗版短视频面前成了费力不讨好的操作。

很多搬运或截取视频的操作简单,童桦透露,“一个人就能撑起很多个账号,他只需要复制粘贴,利润就非常可观。”

更重要的是,一些抄袭视频能为账号带来更多的流量,从而吸引更多的粉丝关注,从而提升账号的商业价值。前述的张晓雪后来也有继续尝试原创短视频,但这些视频流量始终未超过那篇1比1抄袭的视频。

对此,一家视频平台员工李东(化名)认为,这主要是由于短视频的创作已进入成熟期。

李东表示,在两三年前,短视频形式和内容都有很大的尝试空间,但现在这些已经开始标准化,“各种类型的内容形态,都有一个火爆的模板立在那,后入者想分到蛋糕,基本上都会去选择借鉴这些比较成功的人。”

于是,在一些短视频圈内人看来,面对激烈的竞争,最为讨巧的方式便是,按照别人已验证过的路子往前走。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很多被侵权的短视频创作者,对于侵权态度很暧昧”,多位从业者直言,被侵权客观上也能吸引流量。

李东认为,一定程度上,被侵权创作者也会从中受益。比如,这些人截取一些电视剧的精彩片段,也是在为这部电视剧宣传,吸引人观看。

“而且,抄袭的人多了,说明这条视频创意成功”,李东坦言。甚至,有些时候,一些短视频账号还会借抄袭事件炒作自己,“大家关注抄袭事件也是在给他吸引关注度与流量。”童桦直言。

综上所述,侵权的短视频为侵权者、被侵权方以及视频平台方,都带来了流量,多赢的结果让短视频维权也不是那么决绝。

04 界限模糊

短视频侵权中,平台是背负舆论压力最大的一方。

“审核成本很高。”一位短视频平台的员工告诉派财经表示。

平台每天面对短视频的数量巨大,该员工表示,“虽然我们公司有一个非常庞大的团队在做审核,但内容大多是对裸露等道德底线的审核,基本没时间审核侵权与否,而且侵权视频如果没有那么大流量时,大部分人是刷不到这条视频。”

短视频从业者普遍认为,除了粗暴的抄袭、搬运,其他侵权界限很模糊,也很难鉴定。罗言举了一个例子:一位美妆UP主控诉另一个UP主抄袭她的创意,这种概念东西没办法证明谁是首发,罗言直言:“很难说谁抄袭谁,大家也许是被一个老师教出来。”

文案、剪辑的相似很难作为判断依据,“平台角度而言,不能说他们文案相似,他就不能发这条视频,这明显不合理”,李东表示,而且如果真得这么做,一些用户也肯定会找过来“维权”。

于是,关于“短视频侵权与否”的争议被搁置,它一定程度上成为短视频行业默认的潜规则。

关注财经领域的张文源律师向派财经坦言,短视频行业从出现到全面爆发时间并不久,关于短视频侵权的司法解释还不完善。

同时,这也意味着,关于短视频侵权的维权很难取证。

不过,张文源也表示,按照影视侵权来看,一个剧作无论是剧本、画面、人物等都有版权,这属于别人的劳动成果,受法律保护,而短视频玩家未得授权,任意截取、剪辑、编辑等博流量的行为,都涉及到侵权。

“侵权短视频的发布通常是以流量变现的方式营利,可形成对原作品的实质性替代。”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曾对《新华视点》表示,平台算法推荐可导致侵权内容传播得更广、更快,对权利人造成更为严重的损害,因此这类作品通常不在著作权法规定的对原作品“合理使用”之列。

如果再不遏制短视频侵权,行业将面临劣币驱良币。

“短视频账号靠着偷别人视频,就可以获得巨大的流量,赚很多钱,那他为什么还要去花高成本去做原创内容。”张文源直言,这样下去,原创短视频会越来越单一,这对短视频原创积极性是致命的打击,最终影响整个短视频生态。

本文系作者派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07496 钛粉47967 钛粉11165 钛粉26647 钛粉55081 钛a61422
452人已赞赏 >
452换成打赏总人数452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科股·一级市场

更多投融资数据
  • 三十日热门行业
  • 三十日热门投资机构
  • 1

    企业应用

    获投654亿元

  • 2

    医疗健康

    获投153亿元

  • 3

    金融

    获投93亿元

  • 1

    红杉资本中国

    热度值24907

  • 2

    General Catalyst

    热度值14601

  • 3

    IDG资本

    热度值14434

科股·二级市场

更多科股数据
  • 上证
  • 恒生
  • 创业板
  • 纳斯达克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