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科技2.0时代来临,这是科技公司的下一战场?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

· 4月11日

我们回不去汽油车的年代,我们也回不去火力发电厂的年代。

播放 暂停

清洁科技2.0时代来临,这是科技公司的下一战场?

00:00 15:1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浪科技(ID:techsina),编译丨匀琳,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随着各国政府对气候问题愈加重视以及人们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强,硅谷的科技公司似乎也找到了除开造车的另一个发力点——清洁科技。

马丁·罗希森一度是太阳能行业的先驱,带领着一家由谷歌创始人投资的创业公司。这家公司旨在用比化石燃料能源更便宜的太阳能,开启一场绿色革命。

这位奥地利的创业家曾经在斯坦福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是同窗。毕业后,罗希森也见证了互联网的繁荣和互联网泡沫的破裂。罗希森相信,绿色能源将成为下一场革命,为硅谷投资者创造财富。

他说:“越来越多的风投资本家将清洁科技单独列出,并开始向这一领域倾注资金。清洁科技已经十分具有竞争力。”

但是,尽管太阳能日渐成为世界上最便宜的能源形式,硅谷却与之失之交臂。相反,在北京的支持下,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产量增长迅速,过去十年中,太阳能成本降低80%之多。罗希森的创业公司开发了一种可替代太阳能硅电池板的产品。但他的公司于2013年破产。如今,他经营着一家生产人造钻石的公司。

图:支持全球脱碳的公司表现出色

罗希森参与了第一波清洁能源创业浪潮,但这一波浪潮中的创业公司大多未能成功发展起来。与此同时,金融危机之后,北京在资金、土地和其他方面大力扶持该国的太阳能、风能和电池公司。根据普华永道的数据,2006年到2011年期间,风投资本家在清洁科技领域投资的250亿美元,折损一半,从而迫使他们将资金转投给应用、软件和人工智能相关的开发公司。这些领域,无需大把大把的资金,就能快速增长。

然而,中国在发展太阳能以及降低风能和电动汽车电池成本方面的成功,为新一波清洁能源创业公司投资浪潮奠定了基础,这也可以被称之为“清洁科技2.0时代”。

从新的电池存储技术到可持续的航空燃料、人造肉和低碳混凝土,投资者无不争先恐后地追着可再生能源生产商和其他应对气候变化的公司,想给他们送钱。

过去一年中。数十家公司通过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的方式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筹集了数十亿美元资金。总部位于圣何塞的电池创业公司QuantumScape,于去年上市,如今市值210亿美元。根据美国银行的数据,这些旨在从化石燃料转型中受益的上市公司,总市值约6万亿美元。

图:马丁·罗希森(Martin Roscheisen)

然而,将实验室技术开发成为具有降低全球碳排放潜力的低成本、大众市场产品,这件事情异常困难,并且可能需要花费数年时间。很多投资者在过去十年中,以惨痛的代价,领受到这一事实。

但现在的情况已有了变化,投资人索菲·普多姆表示:“气候变化正在影响着我们周围的一切,所以许多公司不再只埋头于单一领域。如今,我们可以切身感受到气候变化的影响,企业受影响,经济也受影响。以前气候变化或许只是数据和图表,但现在它已经成为实实在在的定时炸弹。”

世界各国的大型科技公司也已充分认识到了气候危机严重性。因此,他们也采取了一定的措施。

2019年9月,亚马逊上架了2.5万多款贴有“气候友好承诺”标签的产品,包括食品杂货、家居用品、美容和时尚用品,以及个人电子产品等。此外,亚马逊提出2025 年实现日常运营 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标。

另一科技巨头苹果公司也没落后。在2020年的秋季发布会上,苹果公司宣布取消iPhone附带的耳机和插头,表示将为生产和物流等环节每年会减少200万吨的碳排放

北京时间4月1日,苹果宣布,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已有超过110个制造合作伙伴承诺在生产苹果产品时使用100%的可再生能源,其中将有近8GW的计划清洁能源上线。当日,公司CEO蒂姆·库克也发布微博表示,苹果公司在中国已达到并超越了2千兆瓦清洁能源生产目标。

此外,谷歌表示将在2030年实现全球实时零碳运营,将零碳的统计范围从年过度到小时。微软也称将于2030年实现负碳排放,并且在2050年消除企业所有历史碳排放。

国内方面,2019年,百度在华北腹地开工建设的三个超大型云计算数据中心,每10万台服务器年均节电超过1亿度。此外,通过办公楼宇减排 、充电桩减排 、数据中心减排,百度2019年减碳量达到了187,018 吨。

今年1月,腾讯宣布启动碳中和规划,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也在朋友圈表示:“预计未来最大占比的是原生清洁能源支持的数据中心的实现。很难,但总要努力。”

3月12日,蚂蚁集团对外推出了2021年碳中和最新方案。该方案计划2021年实现运营排放碳中和,到2030年实现净零排放。

此外,中国和欧盟等政府也承诺将在本世纪中叶实现温室气体零排放的目标,这也为清洁科技产品奠定了市场基础。

2020年9月,中国就承诺,将于2030年实现碳达峰,并表示当年中国二氧化碳排放量占GDP的比重,要比2005年下降65%以上,到2060年则实现碳净零排放,即碳中和。此外,在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做好碳达峰、碳中和工作”也被列为了2021年重点任务之一。

当地时间3月31日,美国总统乔·拜登公布了一项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计划。该计划为期8年,重点包括重建美国老化的基础设施,推动电动汽车和清洁能源发展等等。

图:中国汉能

从错误中学习

早2007年的一次TED演讲中,硅谷风投公司凯鹏华盈的合伙人约翰·多尔说:“绿色科技——走向绿色——比互联网更重要。它将是二十一世纪最大的经济机遇。”

凯鹏华盈和其他风投公司开始向太阳能创业公司和电池制造商(如A123 Systems)投资数百万美元。A123 Systems于2009年上市,当时市值一度超过19亿美元。加州的Solyndra,旨在生产不使用硅材料的太阳能电池板,融资近10亿美元,并获得美国政府的5.35亿美元贷款。

硅谷投资人亿万富翁维诺德·科斯拉在2008年说:“太阳能领域正在硅谷蓬勃发展。”

但是,中国产量的激增改变了形势。多晶硅(用于太阳能电池的原材料)的全球价格飞速下跌,市场对美国风投公司投资的创新技术的需求也消失殆尽。到2015年,全球使用的绝大部分太阳能面板都是中国制造。

图:风投资本面向气候科技创业公司的趋势

硅谷投资的这些创业公司几乎全军覆没。中国太阳能公司汉能在2013年收购了前景广阔的太阳能创业公司MiaSolé——一家凯鹏华盈在2013年投资过的公司。在电池领域,中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万向集团,以2.57亿美元价格收购了A123 Systems。波士顿风投公司Spring Lane Capital的合伙人罗伯·戴伊说:“这就是风投资本过渡涌入造成的繁荣和衰败。”

2010年,罗希森被迫离开自己的公司后,他买了一张去中国的单程机票,想去那里研究中国在清洁能源技术领域获得成功的原因。今天,他认为,硅谷的“登月计划式”的策略才是失败的根源。硅谷只看重重大突破,却鲜有关注通过增加产量来稳定地改善清洁能源技术。

但是,早期的失败并没有阻止世界上最富有的投资者继续前行。2015年,比尔·盖茨决定力挽风投之狂澜。那年,当世界各国领导人聚集在一起参加巴黎气候峰会时,比尔·盖茨给其他亿万富翁好友(例如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维珍银河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等人)发邮件,提出成立“能源突破”(Breakthrough Energy)联盟,以投资清洁能源技术。

之后,能源突破旗下的两个风投基金已经融资超20亿美元,计划投资数十家涉及从绿色氢能源到核聚变能源等技术的清洁科技创业公司,目的是帮助全球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硅谷名人,如科斯拉和多尔等,为联盟的董事会主席。

能源突破旗下基金的创始合伙人卡迈克尔·罗伯茨先前曾参与过对A123 Systems等创业公司的风险投资。他说,该基金从过去的失败中吸取教训,制定了严格的投资标准,也规划出长达20年的长期投资前景。该基金仅投资有潜力每年从大气中减少5亿吨温室气体的创业公司。5亿吨温室气体,大约才占全球排放量的1%。

“该领域的创业热情如今空前高涨。”罗伯茨说,“回看清洁科技1.0时代,该行业的公司屈指可数。但现在,眼下的趋势,是当年事业的复兴。”

图:维诺德·科斯拉(Vinod Khosla)

技术风险

罗伯茨认为,清洁科技1.0时代,很多创业公司失败并不是因为技术问题,而是缺乏融资选择。如今,他们拥有更多的资金选择,包括SPAC。例如,昨日,有报道称人造肉公司Impossible Foods计划以至少100亿美元的估值登陆资本市场,知情人士透露,Impossible Foods计划在未来12个月通过IPO或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的方式上市。此外,一系列风投公司和大型产业公司也拥有自己的风险投资部门

罗伯茨说:“我们正看到越来越多的合作方式。我们已经吸取了很多经验教训,投资者也比以前更加明智。”

图:投资者正在大力投资促进脱碳的项目,比如人造肉、可持续航空燃料和低碳混凝土等。

科斯拉仍在坚持投资清洁科技领域,尽管当年中国在市场上崛起时,他投资的几家太阳能公司濒临破产。科斯拉说,也有不少在第一波清洁科技浪潮中发展起来的创业公司确实获得了成功,比如埃隆·马斯克的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特斯拉不仅存活了下来,还为其他创业者提供了榜样。

科斯拉说:“我不认为清洁科技1.0是一个失败,这是很常见的风投模式,你投资了几百家公司,但往往只有一家能够带来千倍的回报。”

科斯拉相信,这些技术可以孕育出像谷歌、苹果和Facebook一样利润丰厚的公司,而这些大公司如今也成为了清洁能源的积极投资者。但是,他说,该领域的难点在于漫长的开发周期,这和药物开发的难点十分相似。只不过,清洁科技领域缺乏已经成熟的庞大市场,也没有成熟企业愿意收购一家技术尚未经验证的创业公司,比如像低碳水泥和可替代喷气机燃料等。

“传统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也会倾向于阻挠这些新技术的发展,他们不会加入新技术的行列,并说出‘让我们一起领先于时代’之类的话。”科斯拉说,“他们之所以阻挠是因为他们感到恐惧。他们愿意投资太阳能发电厂,仅因为太阳能和风能发电厂不再有风险,他们不会去做任何冒险。”

但是盖茨和科斯拉最近在清洁科技领域也都遭遇了挫折。他们投资的一家创业公司Aquion Energy,旨在开发无毒又环保的盐水电池,在2017年破产,后被一家中国公司收购。科斯拉投资的另一家空气存储创业公司LightSail Energy,也在同年宣布破产。

罗伯茨说:“即便会失败,我们也要勇敢面对前沿技术的风险。我不会说,到了清洁科技2.0时代,失败的风险就会显著降低……我们仍旧面临巨大的技术风险,可能比上个时代的风险更大,但整体系统性风险在降低。”

图:A123 Systems

单向过渡

最近,逐渐受到青睐的SPAC为风投资本家退出他们投资项目提供了新的途径,也为想要提高融资规模以扩大生产的公司带来了新的资金选择。在过去一年中,40家气候相关的公司通过与SPAC合并的方式上市,包括能源突破基金和科斯拉均有投资的电动汽车电池创业公司QuantumScape。

即便如此,在清洁科技股的股价快速上涨之后,分析师已经开始提醒市场警惕即将发生的崩盘。如果损失扩大的话,可能会再一次阻止投资者进入该领域。根据清洁科技投资者Energy Impact Partners编制的指数,到今年目前为止,清洁能源技术公司的股价已经上涨137%,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的涨幅才48%。

图:QuantumScape

科斯拉在上个月已经申请成立四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以寻求收购。他说:“如果这一切再次演化为金融狂热而非真正赋能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清洁能源经济,我们或许将遭受重挫。”

Spring Lane的戴伊说:“我看到很多公司的账面价值高得离谱。当我看到这个现象时,我不由得会想,引力定律仍然有效,这些公司迟早会回归基础。”

旧金山Obvious Ventures的执行董事安德鲁·比伯认为,避免气候变化带来的最糟糕影响的迫切需求,意味着清洁科技领域已经经不起投资者们的再一次放弃。

比伯曾就职于太阳能公司Suntech。2013年,Suntech的制造部门宣布破产。比伯说:“我不相信未来某一天我们回首过去的时候,可以说‘看吧,清洁科技2.0行不通’。这一天不会到来。当下的过渡,我们踏上的旅程,是单向的。我们回不去汽油车的年代,我们也回不去火力发电厂的年代;假如我们有选择,我们不会回到空气污浊、生活条件不健康的岁月。过去十年带给我们的经验教训是,我们几乎在各个领域都有选择。”

本文系作者新浪科技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