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创星张思申:不要幻想迅速缓解“缺芯潮”

林志佳

林志佳

· 4月13日

“短期内国内芯片短缺现象不会有明显好转,不要有幻想能迅速缓解“缺芯潮”。包括专利、技术等依然有很高的壁垒,产业链底层设备材料主要依赖国外,中国芯片产业很难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播放 暂停

中科创星张思申:不要幻想迅速缓解“缺芯潮”

00:00 14:23

Silicon Chips(来源:Pixabay)

Silicon Chips(来源:Pixabay)

始于2020年上半年的“缺芯”事件如今愈演愈烈。从汽车到消费电子制造业,全球芯片短缺问题正引发连锁效应,停产停工、产品涨价、出货延期潮正逐步扩大,眼下已到了“燃眉之急”的地步。

日经新闻4月8日的报道,由于零部件短缺问题,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苹果部分MacBook与iPad的生产已被推迟,零部件订单从今年上半年延期到下半年。报道指,芯片短缺已导致MacBook生产过程中一个关键步骤的延迟,即在最终组装前先将元件安装在印刷电路板上。与此同时,由于缺乏显示屏及相关组件,一些iPad组装被推迟。

3月29日,蔚来汽车宣布,因芯片短缺,决定自即日起将合肥江淮汽车工厂的生产暂停5天。较早之前,包括本田、丰田、日产、福特、现代在内的汽车制造商也已经缩减多款终端汽车、皮卡的产能,导致今年全球汽车行业的收入受损估计超过600亿美元。

更为严重的是,据环球时报报道,美日韩三方国家安全保障部门负责人日前在华盛顿举行会议,来讨论全球芯片产业缺货等问题。日美政府准备设立一个由两国相关政府部门组成的工作组,美方可能要求日本配合其进行对中国出口进行管制。该报道指,美国联合日韩意欲打造一条没有中国的芯片产业链,想联合盟国联手打压中国。

那么,“缺芯潮”究竟会持续多久?一颗小芯片的短缺,为何会导致全球电子产业危机?针对这些问题,中科创星董事总经理张思申近日接受钛媒体App的独家采访,详细阐述这次缺芯的核心原因,以及“缺芯潮”对整个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影响。

张思申毕业于吉林大学物理系,曾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第七七一所副总工程师、集成电路工艺专家组副组长,西安西岳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陕西光电子集成电路先导技术研究院总经理,陕西光电子集成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秘书长。在中科创星期间,张思申专注于光电芯片方向的投资,目前已孵化二十多家光电项目,主导中晟光电、彗晶新材料、启尔机电等投资案例。

张思申认为,“缺芯潮”影响范围广,汽车芯片保守估计会到明年(2022年)上半年开始有所缓解。针对全领域,估计三年后产业链才能恢复供求平衡。全球芯片短缺事件最终会导致产品涨价和终端缺货。

对于小米、百度、字节跳动等互联网企业在面临芯片短缺环境下开始宣布启动“造芯”,张思申对钛媒体App表示,出现这一现象是由于公司体量达到一定水平,需求量大,它们希望通过“自造芯片”来获取可靠的供应,增加底层能力,顺便节约成本。加上国内半导体政策环境利好等因素影响,互联网企业日前都纷纷宣布有造芯计划。而这些企业现阶段基本都处于芯片设计环节,还无法改变产能短缺的状况。

针对目前被投公司的芯片短缺困境,张思申告诉钛媒体App,中科创星将利用自有平台、产业链上下游、资金等资源,帮助一些初创企业解决实际问题。

张思申强调,短期内国内芯片短缺现象不会有明显好转,不要幻想能迅速缓解“缺芯潮”。包括专利、技术等依然有很高的壁垒,产业链底层设备材料主要依赖国外,中国芯片产业很难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中科创星董事总经理 张思申

中科创星董事总经理 张思申

以下是张思申与钛媒体App之间的对话内容,在不改变原意的情况下,略微整理和编辑:

钛媒体:您认为缺芯潮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张思申:我感觉是从去年上半年的时候开始的。最早从汽车领域爆发出来,当时,整个汽车产业链销售额没有像以往那么强劲,反而在前端砍单。当砍单之后,一些代工厂产能转给了别的领域。等新冠疫情在2020年下半年有所缓解新下,需求开始增长,产能的供应又没有及时的调整过来、供应不上,造成了汽车的芯片的短缺。整个社会智能化的发展以及疫情导致网上办公的需要,需求大增,最终传导到到所有行业都“缺芯”。

我认为“缺芯”这个事会持续较长时间,乐观估计会到明年(2022年)上半年汽车电子行业会有所缓解,其他行业至少得等两到三年之后,悲观的话估计五年后才有芯片供应的恢复迹象。

钛媒体:为什么这次会缺芯如此严重?

张思申:原因非常复杂,是多个事件交织在一起的。首先是芯片需求的增加,在AI时代中,各种电子设备终端开始智能化,需要的芯片数量就比之前多出数倍,比如,智能手机摄像头变得越来越多,也让CIS芯片数量增加,导致供需不平衡,使得缺芯严重;

其次,新冠疫情的线上化导致沟通变慢,代工厂转单变慢,终端芯片变得持续短缺。去年一季度汽车销量不好的时候,部分汽车芯片订单需求被砍,到下半年疫情缓解,汽车需求增加,销量回暖,但代工厂转单时间就没那么快,直接导致下游得不到芯片,形成了多米诺骨牌效应。

当然,在市场供给短缺的情况下,产业链企业反而让一些国际大厂为主,并予以囤货支持等原因,亦加剧了芯片短缺现象。这是“缺芯荒”愈演愈烈的另一重要原因。

钛媒体:目前被投公司当中,是否也有缺芯的现象?

张思申:有的。具体来说,我们收到了两类公司的“缺芯”情况:一类是国内芯片设计公司缺产能,找不到代工厂进行晶圆生产封装的,或是代工的产品被压缩,需要渠道打通;另一类就是直接用芯片的终端公司,买不到芯片,特别是需要购买国外产品,因为现在全球半导体公司都面临产能短缺的困境。

钛媒体:为什么汽车电子乐观估计最快会在明年上半年缓解?全领域悲观估计的依据是什么?

张思申:之所以乐观估计明年上半年这一时间点,汽车电子在整体半导体产业中比例并不高,是因为经过这一阶段,产业链上的企业都会对供给关系有清醒的认识,产业链上的企业都会对供给关系有清醒的认识,从而增加有效产能。并且,我认为半导体产业的周边需求本质上是明确的,预计相关芯片的订单于产能都会按照真实需求做安排。这需要一定的时间矫正,自然会有好转。加上价格上涨导致的需求萎靡等原因,有些产能会释放。

对于悲观看法,我认为主要是受限于国外芯片设备、材料的限制。由于芯片产业链是全球性的,如果美国、日本、韩国联合起来限制中国芯片进出口,会让整个中国半导体产业恢复得更慢,进而让全球“缺芯荒”没办法回到前几年的正常状态。

以中芯国际为例,如果美国拉起日韩芯片企业,不让设备、材料等工具开放给该公司的话,其宣称投入153亿元的深圳工厂或将会面临无设备、材料的空置尴尬,扩产就无从谈起。即便是现在,中芯国际的先进制程产能依然受到制约。如此一来,国内企业缺芯现象难以缓解。

钛媒体:有说法是,这些头部国际大厂缺芯严重,国内初创企业缺芯现象反而没有这么严重,您怎么看?

张思申:确实是这样的。目前包括高通、英特尔、英飞凌等国际大厂,由于其出货量较大,出现了产能紧张,芯片断供现象。初创企业因为很多处于研发阶段或者小批量出货阶段,对产能的需求没那么大。但一旦代工厂砍掉初创企业的单,那是致命性的,甚至导致初创企业倒闭。包括高昂的流片成本等,必然会对国内初创企业造成严重影响,这是不可忽视的。

钛媒体:“缺芯潮”最终结果是什么?

张思申:我认为这一事件会导致产品涨价和长期缺货。产品涨价方面,目前消费者感受并没有那么强烈。但未来短期内,终端消费品会有一些涨价。主要原因是原材料涨价、芯片涨价,最终为了支撑电子工业的发展,会导致终端随之涨价;在缺货层面,你可以明显感受到,包括华为手机、笔记本电脑产品都开始出现缺货,无法供应的现象。比如蔚来也宣布工厂临时停产,也叫缩产,当供求少了之后,可能会导致终端汽车价格持续上涨。

钛媒体:有传言说晶圆代工厂是这次缺芯的瓶颈,扩产能解决问题吗?

张思申:表面上来看,扩产可能会解决芯片产能问题。但如果仔细研究的话,从整个中国进出口角度来看,供需失衡问题依旧没有因此缓解。特别是去年中国进口半导体与集成电路产品达到了3000亿美元。3000亿美金的产能短期在国内不可能建起来。

另外,这些需求的工艺是多层次的,有先进技术,有成熟技术,国内在先进技术方面还受限,产能还起不来。如果这些企业到国外寻找代工产能,这些产业链公司产能更多优先给欧美大厂,中国的一些供应商可能排在后面,这解决不了国内产能的需求。需要境外的产能也要扩产。

钛媒体:短期内是否有缓解的征兆?

张思申:短期内国内芯片短缺现象不会有好转,不要有幻想有企业能迅速缓解“缺芯潮”。在全球芯片行业合作受到政治影响的前提下,较大规模的芯片厂商都在抢产能,芯片短缺现象不会有缓解迹象。而且,中国芯片产业很难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除了产能方面,未来还有技术地位、专利地位,有些时候需要购买国外公司的相关技术,比如芯片IP等。要想绕开专利另辟蹊径,依然需要很长时间,研发周期非常长。因此,无论是扩产,还是其他方式,短期内都无法自主解决“缺芯潮”问题,需要全球产业链合作,需要时间的积累。

钛媒体:在全球缺芯的大环境下,有一些知名互联网公司、造车新势力都开始主动造“芯”,您觉得出现这种怪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张思申:首先是增加自己供应链的安全。我认为这些互联网公司、造车新势力,大部分都处于芯片产业上游的设计环节,还不足以增加产能,解决不了产能短缺问题。但通过芯片设计这一小环节,也可以增加供应链主动权,以免受制于人,防止再次出现短期内芯片难买的现象;其次,这些公司体量达到了一定水平,希望通过此举可以赚取到更高利润的时候,他们就会出来主动造“芯”。毕竟,芯片设计这部分依然有很高的利润率,且处于整个芯片产业链中比较轻的环节,对于该公司未来业绩增长有一定帮助;第三就是响应国家大方向战略,鼓励底层创新,投入芯片底层部分,避免重蹈被卡脖子的老路;最后一点是,现在处于芯片设计公司成立的最佳时期,政策、资本、发展都摆在桌上,所以互联网企业如今纷纷宣布开始造“芯”。

我认为互联网企业造“芯”,对于芯片行业发展来说是一件好事。

钛媒体:不管是缺芯,还是所有互联网开始造芯,对于中科创星来说有怎样的影响?你们如何帮助这些芯片企业健康成长?

张思申:芯片创业处于风口,对于中科创星来说,我们会大力投向芯片等硬科技行业。我们依然会坚持自己的信念和价值,培育硬科技生态,利用中科创星相关的研究院,自己的园区,中科创星专业化的科技服务人员,利用资金、装备、管理、产业链上下游等,帮助一些初创企业解决实际问题。等到企业成长到中后期阶段,中科创星也会协助被投项目引入其他投资机构、财务投资,链接好企业后续成长所需要的资源,帮助被投企业健康发展。

钛媒体:你认为这些互联网企业现在造芯有困难吗?

张思申:我认为互联网公司要真心去造出芯片来,不要遇到困难就打退堂鼓,他们需要有耐心、长期思维,这和互联网思维完全不同。互联网企业造“芯”最大的困难就是人才,但如今芯片行业人才紧缺,行业发展迅猛,高级人才流动太快。而且,这些企业要在看不见利润的前提下,依然需要投入高昂的资金研发,长时间的技术积累,人才的积累,才有机会造出自主设计的芯片产品。

钛媒体:这次缺芯对于行业有怎样的经验和教训?

张思申:我认为这次的“缺芯潮”有点像黑天鹅事件一样,假如没有疫情的出现,缺芯的情况或许没那么严重。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教训,更像是一个意外。过往“缺芯”事件也个别存在,只是这次是普遍性的。

当新冠疫情开始有所缓解,生产逐步恢复,行业会更加记得这次缺芯带来的巨大影响。更进一步来说,我觉得这次缺芯事件不仅仅对芯片行业,也是一次重要机遇。国家对于芯片行业的扶持力度日渐加强,民间资本投资踊跃,政府民间都参与进来,我相信这个行业的发展会比以前会快很多,我对未来还是有一定信心的。

(本文首发钛媒体App,作者|林志佳,编辑|盖虹达)

本文系作者林志佳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小小日月 小小日月 钛粉40736 小团子_TE7FCjF 钛粉57559 钛粉27830
496人已赞赏 >
496换成打赏总人数496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科股·一级市场

更多投融资数据
  • 三十日热门行业
  • 三十日热门投资机构
  • 1

    企业应用

    获投333亿元

  • 2

    医疗健康

    获投280亿元

  • 3

    互联网应用与服务

    获投232亿元

  • 1

    Tiger Global

    热度值26612

  • 2

    Insight Partners

    热度值18549

  • 3

    Accel

    热度值17690

科股·二级市场

更多科股数据
  • 上证
  • 恒生
  • 创业板
  • 纳斯达克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