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后的“加村”程序员:被高薪争抢,在家做远程“硅谷人”

品玩

品玩

· 4月2日

硅谷科技公司们“云”涌入加拿大,远程工作常态化趋势已经开始显现。

播放 暂停

疫情之后的“加村”程序员:被高薪争抢,在家做远程“硅谷人”

00:00 11:42

钛媒体注: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硅星人(ID:guixingren123),文丨Juny,编辑丨Vicky Xiao,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最近,随着疫苗的全面开打,亚马逊、微软、谷歌等一众硅谷科技大厂已经开始马不停蹄地计划着把员工们从家里拉回公司上班了。

已经居家办公快一年的刘源(化名)也在本周一收到了公司让6月回办公室的邮件,顿时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涌上心头:“自由的日子即将结束,我又要开始加入101的通勤大军了。”他向硅星人诉苦说。

刘源在去年6月才搬了家,现在要开车去公司的话,每天得至少花费3小时在通勤上。呆坐家中,刘源想起了前几天跟自己聊天的朋友Jim。Jim在温哥华本地科技公司工作了六年,最近正准备跳槽到硅谷初创公司KeepTruckin——当然,是以远程工作的方式,但是薪水已经和身在硅谷的他相差无几。

想想加拿大宽松的移民政策、低得多的物价,刘源也开始动了搬去曾被戏称为“加村”的加拿大的念想。

在过去,工作机会少、工资不高不低的加拿大并不在刘源的选择列表上。但一打听,他发现:最近很多硅谷科技公司都在加拿大放出了远程工作职位,现在很多加拿大的工程师不但可以以居家办公的形式直接加入这些颇具潜力的硅谷公司,工资也随着挖人的热潮水涨船高,已经赶上了硅谷本地员工。

“做个远程硅谷人也挺不错的。”他说。

云”涌入的硅谷公司,搅动着池水

在去年初,身在温哥华的Jim本来是想辞职前往硅谷的,却被猝不及防的全球疫情封锁打乱了脚步。但没想到的是,疫情之后,这个赴美计划已经不再有吸引力:

短短一段时间,他已经在线面试了三家美国公司,无一例外的都是远程工作的职位,入职后直接开始远程工作,完全没有搬家的必要了。

这不是个例,Jim的不少同事都收到了各种硅谷科技公司猎头来挖人的邮件。因为温哥华跟硅谷同属一个时区,组员间开会、沟通都不是问题,因此,“物美价廉”的加拿大人才成为了美国公司的新招纳目标。

而且,这些不差钱的硅谷公司给出的薪资条件都非常豪爽。Jim表示,“我拿到offer的两家美国公司,给出的薪资比目前的涨了20%和25%。”这远高出了疫情前直接在加拿大跳槽能拿到的工资涨幅。

但最近在温哥华,跳槽后20%的涨幅其实并不算高,最近加入Coinbase的Lucas拿到的offer总薪酬更是上涨了近50%。Lucas告诉硅星人,他将自己的offer跟Coinbase在硅谷的同等级工程师进行了对比,发现已经几乎能够匹配硅谷的薪酬。

要知道,在过去,一个温哥华软件工程师能拿到的薪资,一般只能达到同类型、同级别硅谷工程师的50%-70%左右。

跟Jim不同,已经在温哥华安家的Lucas其实此前并没有搬去美国的打算。在2010年从UBC本科毕业后,Lucas已经在温哥华的科技行业工作了快11年,辗转过微软、亚马逊和现在所在的创业公司。妻子在银行工作,儿子已经开始上幼儿园,家里还养着一只金毛犬。

“我们一家早已习惯了在温哥华的生活。”Lucas说。春天赏樱、夏天划船、秋天登山、冬天滑雪的日子让他感到自在快活。”而在疫情之前,他也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能在温哥华,居然能拿到跟生活成本居高不下的硅谷差不多的工资。

Lucas投Coinbase的时候本没抱太大的希望,但凭借着丰富的后端工作经验和不错的面试表现,他却意外顺利地成为了Coinbase在加拿大的第一批远程职工之一。

就目前在Coinbase的工作状态来讲,Lucas并没有觉得跟过去一年的居家办公有多大不同。“经历了疫情,大家现在都习惯了线上办公,你人在硅谷还是在温哥华其实并不重要,科技公司的工作模式都差不多。”他说。

早在去年9月,Facebook就曾广发邮件给身在加拿大的工程师,表示他们正在制定远程招聘方案。本周,Facebook正式官宣在加拿大招聘100%远程工作的职位,职位超过180个。

 图片截自于Facebook官网及LinkedIn

而硅星人搜索后发现,除了上述几家公司,从Twitter到Slack,最近所有硅谷一线科技公司公司几乎都在加拿大开启或扩大了远程工作职位,面向的对象都是至少有3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工程师,也不设办公室,直接在家“开工”。

图 目前在加拿大放出远程职位的硅谷公司,据硅星人不完全搜素制图

紧张的本地企业,想方设法留人

随着美国公司远程职位的日渐增多,近期加拿大工程师们的跳槽率肉眼可见地上涨,这直接挑拨着本地公司的神经。

这周三早上,在温哥华一家科技初创公司做后端工程师的李桐又收到了一封来自公司CTO的群发邮件。

CTO在邮件里言辞恳切向大家说道,公司董事会已经火速通过了调薪计划,希望大家不要着急跳槽,要充分考虑公司的发展前景和股票的升值潜力。

这已经是近两周以来,李桐所在的公司进行的第三次广泛的“稳人心”行动了。

上周一,公司CTO就召开了全体技术人员的Zoom大会,图文并茂地阐释了公司如何在疫情期间逆势增长,告诉大家公司去年不仅顺利跻身独角兽,近期还将有几个大合作,号召大家要相信公司的未来潜力。

然而,单纯地“画饼”显然没有奏效,会议结束后的一周内,又有几个工程师提出离职。

这下,公司高层明白不出实招不行了,赶紧群发了一封邮件表示他们正在拟定一个全体技术人员的调薪计划,很快就会公布具体的实施方案。

公司不仅要求各个组的主管都要跟组员们进行深入沟通,CTO还亲自找到那些刚提出离职的工程师一对一“谈心”,试图挽留他们。

李桐所在的组,最近也有两位同事离开,这也意味着,他们小组里只剩下了他和主管两个人。那两人的离职原因很简单——新东家开出的工资要比现在高出不少。

“要不是我现在还在等枫叶卡,肯定也会去面一面其他公司。虽然我们公司现在发展势头确实不错,但大家都清楚,真正能拿在手上的才是自己的。”李桐说。最近李桐在跟主管的谈话中也了解到,公司这次为了留下人,可能也是“下了血本”。

据他估计,不算增发的期权,公司这一波的工资的平均上调幅度应该会在15-25%左右。毕竟,当下的就业市场已经跟疫情前已经有所不同了,加拿大的工程师们开始有了更多的选择,没有竞争力的开价根本无法跟那些新入局的美国公司“抢人”。

实际上,李桐所在的公司总部也位于硅谷,但一直以来,温哥华都是公司的技术大本营。因为相较于在硅谷招聘工程师,在温哥华组建技术团队能够为公司省下30-50%的用人成本。

不过,公司此前的工资水平在温哥华来说其实已经算高的了,但在这一波远程职位的冲击下,也要大喊吃不消。

因为正好做的是云商务相关的业务,公司的规模在疫情期间规模快速扩张,他们最近正处于大量招人的阶段,没想到人还没招到,却被美国来的公司们大挖墙脚。

几天前,李桐又参与了公司的一次招聘面试,他发现,比起之前的高标准严要求,现在公司的招人标准明显放低了很多。主管告诉他,最近各个组都有工程师跳槽,管理层现在很头疼,所以有比较合适的人选都先留下,之后慢慢培养也行。

“我们公司还算是有实力可以通过调薪来留人的,其他本地的小公司现在肯定更糟心。”

远程工作浪潮下,一波反向流动正在酝酿

其实李桐当时来加拿大,也是在美国3次抽签不中后的无奈之举。

去年赶在疫情爆发前,载着一车行李,他一路从旧金山开到了温哥华,那时正赶上雨季,阴沉的天气,连绵不断的雨水,让他无时无刻不想回到阳光明媚的加州。

相比于硅谷的工作,算上汇差,李桐的年收入几乎减半,而眼看着跟自己一起毕业的同学有些都快拿到绿卡了,自己还在一个陌生的国家面临着全新的开始,他感觉自己的运气跌到了谷底。

然而,福祸相依,如今他再回头看时,却觉得当时简直是一种运气。

不仅去年免受被特朗普政府一道道移民政策“折磨”,逃过了美国失去控制的疫情和抗议,而且,来加拿大才一年多,他马上就能拿到枫叶卡了,不必再像以前那样为身份忧心。现在,工资也要涨起来了,以后或许还能足不出户就实现“重回硅谷”的愿望。

最近,他的LinkedIn上隔三差五就会收到来自硅谷科技公司的招聘邮件,他把这些公司都一一存了下来,盘算等身份落实之后就都去试试,看看到时候能否“云入职”回硅谷去。

图 李桐提供给硅星人他最近收到的部分硅谷远程招聘邮件 

而跟文章开头的刘源一样,李桐在美国的前同事沈科,在了解到近期出现的这种的苗头后,也开始认真将搬去加拿大纳入了考虑。

沈科比李桐运气好一些,在第三次抽签中抽中了H1B,但即便是如此,他的美国生活仍然缺少着安全感。

漫长的绿卡排期、时不时发生的枪击抢劫案件,以及硅谷越来越高攀不起的房价,让他一直在留下和离开之间摇摆。

“来美国7年了,我还在‘硅漂’。很多人羡慕我能在硅谷工作,但实际上我在这的生活挺单调的。”

沈科2018年的时候去过一次温哥华旅游,呆了三天,滑了滑雪,吃了各种中华美食,还跟朋友去唱了K,久违地感受了一番城市“夜生活”。

当时他就对搬去加拿大有点动心。但是工资低、工作机会少、房价高也是温哥华客观存在的事实,所以,心念也只是动了动就过去了,回到美国,又立马躺进了原来的舒适圈。

但沈科也觉得,在后疫情时代,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了。最主要的是,工作或许已不再是捆绑你必须在哪里生活的枷锁。

最近,沈科也找其他在加拿大的朋友打听了一下,他了解到,多伦多公司现在受远程职位冲击的情况还没有温哥华明显,主要原因可能是温哥华背靠硅谷、西雅图的地理优势,但大家都明显感觉到最近来自美国的远程职位变得更多了。

沈科觉得,这个趋势其实已经开始了,只是很多人还没有嗅到这个苗头,等大家都开始动起来了,到时候又是“僧多粥少”的局面。或许现在开始行动,会是加入到一些公司的好时机。

“既然以后在哪里工作已经变得不再重要,那我何不去一个自己更喜欢的地方。”沈科决定不再犹豫,并向一家支持加拿大远程工作的公司投去了简历。

本文系作者品玩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 令知非 令知非
    回复

    不知道有没有人调研中国在这方面的情况

    2021-04-02 10:26 via pc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