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嘴”余承东,“快慢”华为云

产业家

产业家

· 3月24日

发现问题,才能解决问题。

播放 暂停

“大嘴”余承东,“快慢”华为云

00:00 12:23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产业家,作者 | 山丘,编辑 | 皮爷

一场养猪大战,拉开了各大公司“云”战场的帷幕。

华为亦参战。今年3月份,华为在机器视觉技术领域推出好望云服务,此举代表华为已正式进入“养猪大军”。

从2009年投身养猪业的网易,到2018年相继进军农业的京东、阿里,再到如今华为宣布“智慧养猪”,至此,互联网公司在养猪厂上“齐聚一堂”。

以华为推出的智慧养猪解决方案为例,其是将通过智能原生的端云协同华为云行业视频云服务,对B端企业赋能。

恰如华为机器视觉总裁段爱国所说,“华为不养猪,而是赋能企业养好猪。”

实际上,在过去的几年里,华为云的身影不仅出现在养猪战场,更现身在VR产业、网络直播、车联网、文娱、教育等诸多行业。

一组数据是,如今华为云已上线23类210+云服务,覆盖15个行业。但与之同步的问题是,阿里云凭借电商名正言顺,腾讯云靠社交、金融亮眼频频,反观华为云,其主业是通信起家。

华为能做好“云”吗?在余承东接单之后,这个中国云市场的第三极能否摆脱旧疾,拥有不一样的加速度?

2021,重新审视华为云。

01 云生意,“门外汉”

西安是产业云的试点城市之一,华为的第一款云计算产品就诞生在这里。

更具体的描述是,2019年,华为把人工智能创新中心建立在西安国家民用航天产业基地,并利用云计算服务的实践经验和产业链生态资源等优势,为西安的企业、行政事业单位等提供了5G+云+AI的资源及能力,有效的带动西安新经济产业的快速发展。

这是云计算历史上华为云的“惊鸿一瞥”。

实际上,在中国,云计算作为一种商业模式,至今不过10年尔尔。

在云计算开始萌起的时候,被认为中国最适合做云计算的BAT里,也只有阿里发现了它的潜力,腾讯和百度对之在战略上的分析,认为还不是做云计算的时候,阿里已经在云计算领域摸索了一年多。这也是为什么,至今阿里云占据市场头牌的原因。

早在2009年,阿里就宣布成立子公司“阿里云”。这一年,也被称为中国云计算商业化的开端。

2016年6月,百度公布云计算战略,四个月后,“百度云”更名为“百度网盘”,原来的“百度开放云”更名为“百度智能云”,对标的正是“阿里云”。

百度认为,阿里虽“抢跑”云计算,但整体市场是一场马拉松,阿里也许跑了1公里,百度可能跑了0.5公里,但结果尚未成定局。

在此期间,腾讯云也频频出击,云业务显然是腾讯必须拿下的阵地。

激烈竞争的背后,是诱人的市场规模及潜力。目前,2020年H1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IaaS/PaaS/SaaS)达到84亿美元,同比增长51%。

其中,2020年H1排名前三的收入依次如下,阿里云收入为173亿元,同比增长58.9%;市场份额增加0.2%至41.6%;腾讯云收入为50亿元,同比增长59.5%;市场份额同比增0.1%至12%;华为云收入为35亿元,同比增长132.5%;市场份额同比增2.7%至8.4%。

到2020年第三季度,阿里云以41%的份额牢牢占据中国公有云市场第一的位置,华为云则以16.2%的份额位居第二。

数据可见的是,华为云的同比增长最快,甚至超过了阿里云和腾讯云。

但增长速度背后却始终存在一个问题,即对比阿里、腾讯、百度这些互联网巨头,华为云始终是一个特例,它的主业是通信。从血统上来说,华为更像是一个门外汉。

华为云起步足够早。早在2007年,华为就开始研究云计算的虚拟化。但这只是技术层面的研究,而非战略层。

在整个行业对于公有云概念还是一知半解的时候,和阿里在同样时间段认识到做“云”重要性的华为,在2010年, 发布了以云计算为核心的“云帆计划”。

但恰如业内评价的一样,华为云起了个大早,却赶了趟晚集。其中外界的诸多评价是:华为云可能走错方向了。

此后五年,华为云突然没了声响,直到2015年华为才宣布云战略。

2017年,华为副董事长徐直军正式宣布成立Cloud BU,致力于提供公有云服务。同年8月,华为内部下发《组织变动通知》,宣布将Cloud BU升级为集团一级部门,级别仅低于华为三大事业部。

随后,华为云的动作逐渐密集。第二年,华为将公有云、私有云、AI、大数据等业务重组为“云&AI产品与服务BU”。2019年12月,华为云计算技术有限公司成立。

在去年,华为将“Cloud&AI产品与服务BU”提升成“Cloud&AI BG”,成为华为第四大事业部,仅排在运营商BG、消费者BG和企业BG之后。

任正非曾在一次内部讲话中提到,不同于其他厂家从IT走入云,华为云首先是基于电信运营商的需求来做云平台、云应用,否则华为的云就不能生存。

从时间刻度来看,即使华为在2015年及时调整战略,转向企业云,和阿里错位竞争,但也仍旧没有达到想要的市场份额。

在一场马拉松中,开场走得慢不可怕,但若是方向出现偏差,那么对结果的影响将不可估量。

02 “大嘴”余承东接单

3月22日,华为官方发布了一条视频,余承东在新任命公布之后,首次在云与计算业务中亮相。

视频中,余承东回顾了他加入华为后的工作经历,从无线领域到消费者业务,再到全新的云与计算业务,这背后是二十多年如一日的奋斗与坚持。同时,他也向云与计算产业发展的灵魂——开发者,表达了致敬之情。

事实是,从华为云多次调整内部结构来看,阻碍其发展的一大因素就是:内部组织管理混乱。

从2017 年,华为成立 Cloud BU,增派 2000 名员工后数年,华为多次调整组织架构,不断提高云计算业务的战略地位、加大投入,但云业务并没有取得快速发展。

在内部会上,任正非一度总结华为云计算业务目前面临的问题成因—组织上协同困难。

从架构来看,华为云与计算业务原本属于企业业务。而后独立运行,由云与计算负责产品研发出具解决方案,后续由企业业务部对接客户。

但是当云扩展成事业部之后,这种跨部门沟通不再是协作形态,而是一个巨大阻碍——效率低、分庭而立。

其实,华为云一直存在这个问题。例如,华为早在做云业务初期,就讨论过是否做公有云。无奈华为内部分歧很大,三位轮值CEO中有两位不同意,直到六七年后,华为才开始做公有云,但已错过发展的先机。

从本质来看,华为基因总是和云有一丝丝不契合。

华为是一家硬件见长的公司,从运营商业务到后续ICT为核心的企业服务,以及手机为核心消费者业务,硬件都发挥了作用。而云计算业务需要更强的软件服务,对比阿里云有电商平台、互联网业务进行支持,腾讯云有社交业务、游戏业务进行支持,华为始终处于弱势。

2019年3月和4月,任正非在华为内部讲话中两次表示,2020年云业务还得改革,组织还得调整。

2021年初,华为消费者业务和汽车解决方案BU的余承东,兼任Cloud&AI BG总裁,从过往数次大的调整来看,这是华为云业务第一次更换核心领导。

可以说,余承东被调来负责华为云与计算BG,是对其能力的认可,而对于华为云业务本身而言则是增添一员猛将,增加了在云业务领域取胜的砝码。

关于余承东的侧写是,无论是在To B还是To C市场,他都有着带领华为实现第一的经验。

在带领无线通讯业务团队时,他亲手钦点了第四代基站(Single RAN)技术,用与当时欧洲巨头完全不同的架构完成升级换代,产品顺利打入欧洲日本等发达地区市场。此后,更是在他的带领下,华为手机走上了自主研发的高端道路,在华为内部有 “神终端、圣无线”的说法。

这也透露出一个信号——华为要重啃这块硬骨头。

根据官方表述,余承东此次上任云与计算BG总裁的目的,是要强化华为“云-端计算”的协同能力,整合现有核心技术,提升内部运作效率。

此前华为云已经在业务层面支撑消费者BG业务,为华为手机用户提供云服务,但是组织架构上是两组人马。如今,从业务版图来看,余承东负责的是华为手机、汽车、云计算三块业务。更大的预测是,余承东此次上任,是希望借云模式同时发展手机和自动驾驶技术。

但在业务串联之前,他首先必须要解决的恰是华为云内部的架构问题。

纵观过去几年,巨头们都为TO B 战略量身打造了组织架构。如腾讯成立CSIG事业部;京东将京东数科与云业务进行合并,成立京东科技;百度大力发展智能云,将其升至战略项目。

对余承东和华为云而言,若想实现加速,就必须从内生长。

03 华为云,能否提速?

云计算属于重资产运营模式,需要巨量投入。

从本质来看,它是服务器资源的租赁,卖算力、卖存储。而租赁模式都具有典型的规模效应:客户越多,边际成本越低。

近年来,各家互联网巨头都在不断加大对云的投入。如阿里云宣布未来3年将投入2000亿元;腾讯未来五年将投入5000亿;百度宣布十年内将服务器规模扩展到500万台,约等于投入3000亿人民币。

基于这种烧钱大战,苏宁云、美团云相继宣布退出公有云服务市场,即使是阿里云每年在投10个亿的情况下,也花了12年才实现盈利。

任正非之前讲过:“华为云发展不可能简单采取阿里、亚马逊的道路,因为不像他们‘有用不完的钱’,阿里云、AWS推出越来越多的软硬融合的设备,华为的优势在硬件,我们要加强软件、应用生态,不应放弃硬件给华为云带来的优势。”

可见,华为云的策略是要在不抛弃手机的情况下,发展软件。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服务能力、多个数据中心、力量碎片化,都将成为前进阻碍。

从业务来看,手机业务已和华为云实现联动。

目前,华为已经有十亿台手机在网上,通过终端与GTS协同,把端、管、云拉通,优化华为的GTS服务网络。

据任正非介绍,管云要协同,力出一孔,华为再通过2-3年实践,将来在GTS服务上,打造全球体验最佳、最安全可靠的端管云生态。

而对华为云而言,在手机之外,寻找新的业务支撑点是当下的新挑战,就当下来看,汽车是一个不错的选项,也更是唯一选项。

根据赛迪数据显示,2021年,云计算市场规模将达2828.1亿元,增长率达到35.4%。

不久前,任正非立下一个flag:未来是云时代,华为也要转向云战略。

对华为云而言,与众不同的发展路径也意味着不同的增长天花板。在阿里云、腾讯云飞速进击的当下,若想实现更大的加速度,它需要解决的问题,仍有很多。

本文系作者产业家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subey 钛粉27544 钛粉22420 钛粉71674 钛粉25859 钛粉15018
441人已赞赏 >
441换成打赏总人数441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