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推歌为什么越来越重要了?

音乐财经

音乐财经

· 3月23日

无法否认的是,随着音乐综艺通过卫视、网络视频平台、短视频平台和社交媒体的协同发酵越来越好,歌曲的宣推越加离不开综艺的作用。

播放 暂停

综艺推歌为什么越来越重要了?

00:00 13:27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音乐财经(ID:musicbusiness),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在3月19日开播的浙江卫视《天赐的声音》中,阿兰与黄霄云带来热播剧《庆余年》中的主题曲《余年》,两人的嗓音相辅相成,让所有人为之陶醉。

在《乘风破浪的姐姐2》中,阿兰凭借自己傲人的歌喉让观众再次认识到她。节目播出后,也有不少B站Up主为观众梳理了阿兰在日本Avex唱片时期所获得的屡屡战绩。虽然阿兰在《浪姐2》的二公后遗憾淘汰,但她的音乐事业获得了比以往更多的关注。

阿兰在《天赐的声音》中坦诚表示,自己来这个节目就是为了曝光,“如果我一直不参加节目,没有人看到我的话,就不会去网上搜我的那些歌。”这也在侧面显示出,在目前的市场中,登上音乐综艺对于一部分歌手来说,是一个十分重要,且需要抓住的机会。

《我是歌手》式微后,近年来音乐综艺在各个类型都进行了大胆尝试,有的聚焦在细分领域,如偶像、Hip-Hop、摇滚、电音,有的则更专注于主流乐坛。

无法否认的是,随着音乐综艺通过卫视、网络视频平台、短视频平台和社交媒体的协同发酵越来越好,歌曲的宣推越加离不开综艺的作用。

01 逐渐类型化,音综激活歌曲市场

近年来,音乐综艺表现火爆,不再局限于单纯的选秀及卫视平台播出,音乐综艺的类型也含盖了国风、电子、嘻哈、摇滚等多种音乐类型,形式丰富多样。

2017年被众多网友称为“说唱元年”,第一季节目的歌单《中国有嘻哈 | 99首热单全收录》,目前在QQ音乐已达到1300余万播放量。

在说唱音乐走向综艺获得成功后,综艺的制作团队开始尝试把其他的小众音乐类型搬到屏幕与大家见面。

2019年爱奇艺《乐队的夏天》就让观众认识了摇滚乐和很多独立乐队。新裤子与Cindy《艾瑞巴蒂》的表演被微博著名乐评人耳帝评为2019年年度十大现场之一。

新裤子与Cindy

新裤子在节目里参演的许多歌曲被其他平台综艺作为翻唱素材,湖南卫视的《乘风破浪的姐姐》和腾讯的《炙热的我们》等音乐综艺都有过表演。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中,马赛克乐队的《霓虹甜心》、五条人与说唱歌手小老虎合作的《阿珍爱上了阿强》,都获得了更多人的喜爱。

马赛克乐队的《所有人都在玩手机》 也作为《浪姐2》的第一次公演的选曲之一,由杨钰莹、董洁、程莉莎等5位姐姐表演。同时,也登上浙江卫视《王牌对王牌》,由汪峰和华晨宇共同演绎。

而这首歌最早出现在《歌手》中,与马赛克的另一首歌《夜猫》进行串烧,由汪峰进行改编翻唱。

除了说唱和摇滚,爱奇艺制作的《国风美少年》和腾讯制作的《即刻电音》也将音乐综艺触及到了国风音乐以及电子音乐领域中,湖南卫视的《声入人心》更是捧红了节目的一众声乐歌手。

小众音乐类型的综艺节目给大众安利到了平常很少接触的音乐作品,音乐选秀节目也让很多歌曲经过选手的二次翻唱后得到大量关注。

单依纯

去年《中国好声音》热门选手单依纯就接连带火了周兴哲《永不失联的爱》,艾怡良《Forever Young》等作品。《永不失联的爱》更是在抖音引起众多音乐达人的翻唱,歌曲话题下视频达到了9.1亿次的播放量。

2020年《创造营》选手希林娜依·高翻唱的《喜欢你》让这首1996年发行的歌曲成为了2020年的热门曲目之一。

明星和素人的结合模式也是这两年开始流行的音乐综艺玩法。

腾讯制作的《合唱吧!300》和江苏卫视的《音浪合伙人》都是素人和歌手一起互动表演。湖南卫视的《我想和你唱》更是利用音乐App唱吧的直接互动把合唱的路线做到最大化。

由浙江卫视和抖音联合出品的音乐综艺《为歌而赞》,也采用“大屏首唱,小屏二创”的台网联动创新形式提高观众的参与感。

在《为歌而赞》新一期节目中,马思唯由于选曲与首期THE 9相同,相关话题#马思唯the9撞曲#在抖音中达到281万观看量。而不论是由宝石Gem演唱的《爱的恰恰舞》原版、THE 9的翻唱版,还是马思唯版,这首歌都在传唱度上有了很大提升。

02 综艺为何能成为音乐宣发的重要渠道?

当歌手的宣发团队绞尽脑汁地构思微博文案,在各路媒体间往来辗转、商谈合作,一档不错的综艺通常能轻而易举地帮助艺人吸引受众。

去年B站制作的说唱综艺《说唱新世代》诞生了不少聚焦社会议题的作品,这与导演严敏本人对自由表达的鼓励态度不无关系。同时作为制作方的B站,自创立之初便以“亚文化群体的聚集地”著称,近年来也已成为UCG内容产出的重要平台,有着鼓励个人创作的文化基因。

《说唱新世代》自身独特的价值取向和审美偏好,也助使节目中出现的歌曲和选手获得了更高的认可度。

C-Low借《一块胶布》呼吁文化包容,圣代的《书院来信》为“豫章书院”事件的受害者发声,汽油队的《We We》将世界各地的社会事件编织出一部人类现当代灾难史,呼唤和平与大爱。

节目半决赛采取的“辩论”形式,更是放大了说唱音乐注重观点表达的属性,其舞台的呈现也更为新颖酷炫。

C-Low

尽管《说唱新世代》的参赛选手多为不知名的rapper,在音乐层面也都略显稚嫩,但真实的表达戳中了不少观众的内心。不仅节目本身成为去年夏天音综大战中的一匹黑马,选手与歌曲也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大量讨论,成功“出圈”。二者相辅相成,互相成就。

相较这些歌曲的音乐层面,人们对于歌词所体现的社会性和文化意涵有着更为直接的感触。

人们往往会说:作者和作品是分不开的。这一点在音乐综艺的内容呈现上尤为明显。

我们没少在《中国好声音》上听过歌手或创作者的个人故事,至于像湖南卫视《歌手》这样的成熟歌手竞演节目,也十分热衷于将表演者的幕后以及生活场景呈现给观众,以求通过人物形象的丰满赋予歌曲表达以更丰富的解读和共情。

更不用提现在以《青春有你》为代表的剧情线式综艺表现手法将选手的群像描绘放在了节目中相当重要的一个位置。

于其说人们是被歌曲感动,不如说是被歌曲所激发的情绪所感染。

虽然这些人物信息未必与歌曲本身有必然联系,然而相较于传统歌曲宣发内容上的单一和程式化,综艺中的这些附加信息丰富了歌曲的故事性,延伸了歌曲本身所能传达的意义,因此也更容易使观者“爱屋及乌”,将对演唱者的喜爱转移到歌曲的表演之上。

在这个越发娱乐化的网络环境下如何出奇制胜,让自己的音乐才能被大众看到,是所有音乐人在宣发过程中可以向综艺节目借鉴学习的。

一档音乐综艺除了能为音乐市场产出大量歌曲资源,对于歌手本身也是极佳的展示平台。

综艺邀请多组艺人所带来的粉丝聚集效应,使得节目的受众群有所保障,不愁音乐没人听。无论是大牌艺人还是小众歌手,都能通过综艺在短时间内获得流量曝光,对商业价值的提振作用是普通宣发手段望尘莫及的。

根据由你音乐研究院统计的数据,参加《乐队的夏天》第一季的五个头部的乐队,在节目播出前四、五月份整个听歌粉丝数是一个相对比较低的状态,而在九、十月份经过节目结束后的曝光度回落,相比最初的粉丝群还是有很大的提升,而且慢慢变得稳定。

2019年由你音乐榜

因此能够看到,爆款综艺对歌手的数据带动是非常显著的,对于歌手的宣发以及长期影响力的提升有着非常大的帮助。

此外音乐综艺有很强的正外部效应,一首歌曲在综艺上的呈现会连带着提升多首曲目的曝光。

相信不少人都有通过节目中歌手的翻唱了解到原唱的经历,王菲在春晚演唱的《传奇》将原唱李健带入大众视野,“快男”左立演唱宋东野的《董小姐》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民谣音乐的破圈。

左立 《董小姐》

米卡在《创造营2021》中演唱《永不失联的爱》登上热搜,也带动了单依纯和原唱周兴哲版本的收听量提升。

与此同时,在综艺中有着优异表现的歌曲表演者,其个人作品也会随着歌手知名度的提升受到更多关注。

同时也有不少唱片公司和经纪公司,以向综艺节目输送选手的方式“镀金”,毕竟登上一档知名的音乐综艺并有所表现,其潜在的经济收益是巨大的。

而作为《中国好声音》、《这!就是原创》等音综的制作方灿星文化,旗下拥有经纪公司梦响强音,签约了从节目中走出的艺人歌手如希林娜依·高、吴莫愁、苏运莹、黄霄云、蒋敦豪等,同时也将节目中演出的歌曲版权收入囊中。数年积累下来的这些资产,也能够持续地发挥价值为公司创收。

03 短视频+“二创”,互联网时代的歌曲营销

随着网络音乐用户的规模壮大,喜欢音乐的年轻受众群体肯定不会放过时下正在流行的音乐文化。

网络音乐综艺的品类丰富,内容多元,与互联网联动结合出各种各样的音乐玩法都吸引了热爱潮流的年轻听众。

短视频在如今的音乐产业上影响力巨大。这几年音乐App纷纷推出抖音音乐榜单,也侧面证明了其在音乐方面对大众来说是新兴的音乐风向标。

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传统音乐排行榜都已经被短视频影响到歌曲变化。

2020年,费玉清的《一剪梅》就在欧美地区走红,在音乐平台Spotify多个国家获得第一,第二的排名,YouTube的MV播放量达到了两千多万次。

在B站上,内容创作者的二次创作也让一些歌曲增加了传唱度。新裤子的歌曲《你要跳舞吗》就被各个Up主作为BGM剪辑视频推出各个版本,其中ID为“小叶不好整呀”剪辑的视频更是达到了996万的播放量。

《我是唱作人2》播出期间,张艺兴的#Joker#微博话题阅读量达到了6.7亿,互联网与话题的联动增大了歌曲的曝光量,抖音平台上推出的衍生话题#张艺兴小丑妆#,达到了1.8亿的播放量。

音乐综艺对于音乐行业的直接影响,也让音乐平台意识到了综艺对于听众听歌习惯的改变。

2019年网易云与各个音乐综艺推出合作。在节目播出期间,给到首页推荐以及专属歌单的推出。

如今,艺人在做歌曲营销时,会联动自己的明星好友发出各种挑战造成明星效应。2018年《In my feelings》的“kiki Challenge”和2019年的《Anysong》舞蹈挑战就有大量明星网红跟跳。

ZICO《Anysong》舞蹈挑战

所以在歌曲制作时,现在的歌手就会考虑把一些中毒洗脑的元素放到歌曲里,兼具了视听效果,互动感强的视频音乐更能吸引用户的注意力,方便发酵。

选秀节目的衍生歌曲,从《青春有你》的主题曲《YES!OK!》到李宇春演唱的《乘风破浪的姐姐》主题曲《无价之姐》。都在短视频平台上引起翻跳风潮,推动了歌曲的传播力度。

《无价之姐》

根据由你音乐榜去年统计的数据,李宇春的《无价之姐》在去年年度Top10多平台歌曲-电台中的播放时长达9488分钟,仅次于周杰伦的《Mojito》和群星演唱的《坚信爱会赢》。并且在年度综艺歌曲Top10中排名以由你94.11的分数排在第三,仅次于李克勤与周深去年在《中国梦之声·我们的歌》的名场面《不见不散》和傅如乔在《青春有你2》演唱的《微微》。

不过,尽管综艺在某种程度上对于适合的歌曲有很大的提升作用,但还是不乏出现焦点模糊、事件出圈而非歌曲本身的事情。

《乐夏2》中五条人频频上热搜,仁科通过在节目中的个人魅力的展现,收获了大批粉丝,但由于歌曲并非像大众流行乐那样具有高传唱度,五条人音乐作品的关注度显然不能匹配彼时他们的流量。

丁太升微博热搜

浙江卫视《天赐的声音》做了三季,但似乎让大家想起它的方式,全凭丁太升一人的毒舌评论。前后辈歌手的合作舞台,却鲜有人注意。

《说唱新世代》中,选手们在入营时就遇到了“歌红”与“人红”的选择题,黄子韬也曾在不少节目中表示过,希望自己能够做到“歌红”比“人红”。

在综艺节目带来巨大关注度之后,如何通过作品延续自己的演艺生命,更是所有歌手和音乐人需要长久努力的方向。

本文系作者音乐财经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