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裸奔”,人大代表呼吁对平台从业者单独立法

钛媒体

钛媒体

· 3月10日

全国人大代表肖胜方认为,以外卖骑手为代表的平台从业者与平台的关系,无法简单划入劳动关系或劳务关系,而是介于两者之间。建议对平台从业者单独立法,明确其法律地位,加强权益保障。

播放 暂停

不要让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裸奔”,人大代表呼吁对平台从业者单独立法

00:00 07:23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09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随着平台经济的快速发展,网约车司机、外卖骑手、快递员等是互联网时代的新型从业者,逐渐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外卖骑手达到了600万(美团、饿了么、闪送等),快递员从业人员约350万,滴滴驾驶员270万。

去年9月,一篇题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的文章刷屏朋友圈,规定的配送时间越来越短,外卖骑手也越来越难,超速、闯红灯、逆行......外卖员与时间在“赛跑”,遭遇交通事故的数量急剧上升。但是每一个骑手、快递员的背后都是一个家庭,因此保护这些从业者的合法权益尤为重要。

2021年全国“两会”期间,就平台新型从业人员的法律地位,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律师协会会长肖胜方,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贺小荣建言给予其明确的权益保护。

平台从业者法律上难以归类,缺乏对应保障措施

暨南大学法学院教授刘文静撰文指出,“平台”似乎取代了用人单位,成为服务活动的新核心。平台的设计者和实际控制者仿佛披上了隐身衣,几乎置身各种纷争之外。

目前骑手与平台之间的用工模式存在多种类型,大致可分为:专送骑手、外包骑手和众包骑手。专送骑手专职服务于某一家企业,并与企业签订劳务合同,企业履行监管主体责任;外包骑手则由外包公司自行招募,与外包公司建立劳动关系,以劳务派遣等形式输送入平台;众包骑手无需受雇于固定的用人单位,只需登陆 App、注册帐号,即可抢单配送,是外卖骑手中最为常见的一种。
广东省律师协会会长 肖胜方

广东省律师协会会长 肖胜方

从事律师工作的肖胜方表示,中国法律保护的用工形态有两种:劳动关系和劳务关系。劳动关系是指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个人之间,签订劳动合同,劳动者接受用人单位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工作,从用人单位领取报酬和受劳动保护所产生的法律关系。劳务关系是劳动者与用工者根据口头或书面约定,由劳动者向用工者提供一次性的或者是特定的劳动服务,用工者依约向劳动者支付劳务报酬的一种有偿服务的法律关系。

肖胜方表示,中国司法裁判在平台从业者的身份认定及权益保障方面也呈现一定的撕裂状态,其原因在于缺乏对从业者从法律身份定位到权益保障的系统设计。据信息时报报道,网约车司机、网约外卖送餐员,这些未与网络平台签订劳动合同的从业人员,在法律身份上即不能被归入劳动关系,又与自主劳动的承揽人有着显著区别,在法律上陷入难以归类的尴尬境地,缺乏对应的保障措施,成为“困在系统里的人”,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已成为社会关切。

“劳动关系或非劳动关系是我国用工形态的基本分类。”肖胜方表示,平台新型用工既非以劳动关系式的“白”,也非以非劳动关系式的“黑”的形式出现,而是以介于两者间的“灰”的形式出现,因而造成归类的困难。

即便强行将平台用工在劳动关系或非劳动关系中归类,“强保护”模式将使平台人力成本升高,轻资产模式难以实现,促进就业能力受到影响;“无保护”模式则将使从业者无力抗拒不公平的平台规则,使其沦为新技术的工具,暗含不稳定因素。

据介绍,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司法裁判难以认定平台用工属于劳动关系,但对于平台从业者服务过程中致第三人损害的案件,又不愿让从业者单独担责,呈现矛盾心态。

新型从业者的权益应该何去何从?

方:立法保障外卖小哥休息权利,实行最低工资制

对此,他建议,应对新型平台从业者单独立法,明确其中间类型劳动者的法律身份,可以部门规章的形式,明确平台从业者是劳动者、自雇者之间的一种用工形态,给予其低于劳动者、高于自雇者的法律保障,避免对现有用工体系的大规模改造。

同时,他认为可以从劳动基准、社保权利、集体劳权、公共就业服务四个方面对平台新型从业者的劳动权益进行保障。

劳动权益保障方面,肖胜方建议立法赋予平台从业者在工作与休息时间、最低工资、劳动安全保障方面的劳动基准权利。工作与休息时间上,不必以标准工时为限,但一天不应超过12小时;报酬支付上,应要求平台建立报酬及时支付制度,对平台从业者应实施最低工资制度。

劳动安全保障方面,肖胜方认为平台与从业人员适用《安全生产法》不存在法律障碍。中国《安全生产法》的适用主体为生产经营单位和从业人员,并无要求劳动关系的存在。因此,平台应承担安全生产的主体责任,加强对从业人员及加盟商的安全培训与管理;平台对从业人员通过平台租赁的汽车或电动车等工具承担适租、维修义务;平台对从业者服务过程中致第三人损害时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从业者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平台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平台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向从业者追偿。

此外,肖胜方还呼吁应全面保障平台从业者的社会保险权益。工伤保险方面,可根据平台存在一定的管理功能及从业人员存在部分自雇性特征,要求平台与从业者共同付费,实现从业者的职业风险由平台与从业者共担的机制。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上,应允许平台从业者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在就业地参保;适当降低缴费基数,对经济困难人员可考虑给予临时性补助;延长缴费周期,以适应平台从业者收入不稳定的情况。

人民法院:制定出台审理外卖快递等相关案件的司法解释

贺小荣表示,“人民法院审理相关案件时,对于平台与从业者之间能否构成劳动关系,要根据劳动者的工作时长、工作频次、工作场所、报酬结算、劳动工具等,企业对劳动者的监督管理程度、惩戒措施等因素来综合认定。构成劳动关系的,应当依法保障这部分人的劳动者相关待遇”。

前段时间发生了骑手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损害等事件,贺小荣称,这表明新业态用工制度亟待规范。我们在司法政策制定或者案件审理过程中,一方面要依法认定劳动关系或者劳务派遣关系,同时也要引导平台企业落实好安全保障责任,通过购买从业相关保险等方式分担损失。

贺小荣还透露,下一步,最高人民法院将在广泛调研和听取社会各界意见的基础上,制定出台审理外卖快递等相关案件的司法解释。

(钛媒体APP编辑郭虹妘综合自广州日报、信息时报等)

本文系作者钛媒体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 我们的日常生活已经离不开外卖小哥、代驾司机这些人了

    2021-03-10 13:17 via h5
  • 过年期间的骑手奖励事件觉得特别气愤

    2021-03-10 13:07 via android
  • 新型职业需要尽快立法保护

    2021-03-10 12:24 via android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