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漫靠养,不是口号

跃幕

跃幕

· 3月6日

“养”是产业现实的条件反射,也是产业现状暂且找到的唯一答案。

播放 暂停

国漫靠养,不是口号

00:00 13:17

文 | 跃幕,作者 | 庞宏波

已经对“崛起”产生了厌烦情绪。

“国漫崛起”的口号,实际上根本不是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之后才出现的。很多人喊“国漫崛起”已经喊了十年,十年的时间里几乎每一个“个例”的出现都让分贝更大。但也正因为持续不间断的“崛起”,让很多观众产生了厌烦的情绪。

“国漫真正能不能崛起,关键还是电影好不好看,不能说每一部国漫上映的时候,都喊出崛起的口号,这和之前所谓支持国货是一个道理。”在春节期间看完《新神榜:哪吒重生》(以下简称《哪吒重生》)之后,有影迷如此吐槽。这种吐槽并非来源于对影片本身的不满,而是对影片之外的不满。

“国漫崛起”就好像枷锁,一方面“逼迫”着处于初级阶段的国漫迅速的在市场取得成功;另一方面喊出“国漫崛起”的往往是对国漫抱有期待的核心观众,急迫的希望国漫取得成功,但这种急迫似乎也将“责任”甩给了观众,寄希望观众的支持让一个“新类型”在市场立足。

很多人忽视了国漫整体的产业发展,远远没有达到崛起的临界点。国漫仍然需要持续的在市场“培育”,才能在创作端和市场端都取得更显著的进步。

国漫靠养这并不是一种产业语境,起码在主创团队的眼里,“国漫崛起”可能恰恰是需要规避的问题。“《魔童》(《哪吒之魔童降世》的简称)是一个特例,特例不能代表产业普遍的发展。”在接受采访时,《新神榜:哪吒重生》的导演赵霁还是要强调这一点。

制作团队深知如今国漫在整个市场处于一个相对初级的阶段,这并非呼吁“国漫靠养”就能彻底扭转,而“国漫靠养”的核心在于国漫为什么需要养。“呼吁”是市场问题,“为什么呼吁”实际是产业问题。

养市场

票房依然是国产动画的根基。

《哪吒重生》一开始的档期选择是2020年的暑期档,但因为疫情的原因最终无法如期上映。而此后的国庆档,又有此前曾定档春节并且拥有极高热度的《姜子牙》定档。对于绝大多数对市场回报需求极高的影片来说,实际上目前整个市场可以选择的档期范围很小。

最终,《哪吒重生》进入了2021年春节档。但在过去的这个超级档期里,档期的生存环境远没有想象中美好。《唐探3》在预售阶段就占据着绝对的先机,《哪吒重生》几乎在预售成绩上处于垫底;正式上映后《你好,李焕英》迅速凭借着口碑完成逆袭,但在一个完全头部化的档期里,这种“逆袭”也仅仅限于前两名。《李焕英》和《唐探3》联手拿下了档期内超八成的票房成绩,这意味着剩下五部影片只能拼得总共20%的市场空间。

作为一部主打“东方朋克”的国漫来说,《哪吒重生》能够扭转局面的办法并不多。但在上映前,《哪吒重生》是春节档唯一一部敢于大规模提前点映的影片,而在上映后,《哪吒重生》的整体口碑也位列档期前三。

可影片自身的努力是没有办法改变整个市场的走势,大年初十在一场答谢会过后,赵霁在微博发布长文。如今,再度回忆当时发布长文的心境,赵霁表示当时是在一个比较复杂的情绪和心境下才做此选择。

“一方面,是有很多喜欢的观众,三刷四刷五刷甚至十刷的,但另一方面,票房成绩上的确非常愁人,当时心里觉得很可惜。这个可惜不仅仅是票房本身,更多还是大家对动画电影没有我们原本预想的那么有热情。”

事实上,在整个春节档期间,赵霁多次以观众的视角去观察市场。但观众群体和主创团队原本的预想有一些差别。在赵霁亲眼看到的每一场里,一半的观众是带着孩子来的,这原本没有想到的。

但这恰恰也是国漫面临市场难题的根源之一,观众群体的差异某种程度上让其在头部档期里缺乏足够的先机。因为整个市场将动画电影笼统的划分为一种类型,但成人向的国漫和低幼向的合家欢动画有着很大的差别。

与此同时,国漫所寄希望的“成人观众”想要顺利的和国漫对接也绝非易事。看动画等同于幼稚,依然是很多观众的“潜意识”。在知乎上,也有“儿子都19岁读大一了,为什么还喜欢看动画片?”的提问,这和国漫内容无关,而是一种类型的直接反馈。

但事实上,“动画”本身其实根本都不算是一种类型,而是一种表现形式,可以用来承载动作、爱情、恐怖等等各种类型。

此外,即便是成人观众,对动画本身也有一种“潜意识”的认知差异。在广州的一场答谢上,有一位观众问赵霁,大概意思是为什么要在动画里做一些成人向内容。赵霁反问他,谁规定动画不能做成人向内容。“如果是真人导演站在这,你还会问这个问题吗?他说不会,那你问这个问题的意思是动画就是给小朋友看的吗?他说也不是。这个问题我一点也不奇怪,他问的也没问题。但这就是一种潜意识,一方面觉得动画没有非得给小朋友看,但另一方面又会疑惑动画里为什么要有打打杀杀或者谈情说爱。”

“我从来没有想过票房有多高多高,但是最起码得回本。稍微了解一点春节档影片,就知道如今我们4亿票房是远远没有办法回本的。”根据灯塔专业版显示,如今《哪吒重生》虽然累计票房突破了4亿,但是片方分账仅仅为1.38亿,而电影出品方和联合出品方加起来有7家公司。

无论是首日5.1%的2021春节档电影市场最低排片,还是核心观众群体的差异以及潜意识的动画认知差异,都在不断佐证着如今国产动画依旧处于一个初级的阶段。在初级阶段里,国产动画依然将票房收入视为一切发展的“根基”,但如今市场反馈对于整个产业的“供血”来说实际上远远不够。

养人

人才留存的关键,一方面是待遇保障,一方面是信心建立。

在赵霁大年初十的微博长文,一开篇就是“我有一个同事,春节假期回来的第一天,写了离职邮件。”而这位同事,对于追光接下来制作的《新神榜:杨戬》至关重要,但因为已经写了离职邮件,赵霁也深知没有办法继续挽留。

相比真人电影来说,动画电影是一个“硬核制作”类型。需要依靠具备足够经验和能力的制作团队在三四年的时间里完成建立。简而言之,动画电影是一个更加依靠“人”的类型。

对于国产动画来说,人才本身的匮乏一直是一个产业难题,尽管《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在市场大热后,动画的“人才培养体系”慢慢开始建立,但国产动画的人才供应远远达不到现实供应。而另一方面,动画电影的人才又面临着其他行业的挖角,在本就不富裕的人才储备里存在着流失的风险。

中国电影市场在疫情之前票房收入最高时,也仅仅为100亿美金上下。其中,进口片占据着国内票房市场的近四成,在剩余六成里,影院分账票房比例基本上为52%上下。而动画在整个商业电影市场里,本身不算是能够单抗票房的大类型。截至目前,片方分账能达到1亿人民币以上的国产动画仅有13部。

虽然《哪吒重生》4亿出头的票房成绩能够排在国产动画的前10,但是除了无法回本之外,对于产业的人才留存也远远不够。据悉,赵霁在追光动画六年都没涨过工资,而《哪吒重生》过于庞大的体量,让整个制作团队曾遇到过单月超出4倍的制作量。

对比之下,《全球游戏市场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游戏市场收入能达到1749亿美元,其中中国游戏市场以440亿美元位列全球第一。但如此庞大的市场规模,也让游戏行业对于人才求贤若渴,这让游戏行业有能力数倍工资挖人。

“理想”显然无法完全供养人才,在赵霁看来国产动画的理想状况是一年在每一个大的档期里都有至少一部头部国漫出现。“一年有3-5部10亿以上的动画电影出现,这样才能是一个理想的动画电影生存空间。到了这个级别,意味着这个行业才能吸收更多的人才,才是一个相对良性的状态。”

2016年,《哪吒重生》启动后整个项目也是历经磨难。对于制作团队而言,虽然“东方朋克”的风格在制作时非常坚定,但市场是否真正接受其实是一个未知数。而从目前来看,《哪吒重生》虽然票房成绩上表现不如意,但是观众的反馈某种程度上给予了团队信心。

国产动画制作的信心提升,对于人才留存也是非常关键。这一点,也是赵霁认为《哪吒重生》收获最大的地方所在。

养产业

“接力式”创作模式。

追光动画是土豆网创始人、前CEO王微的创业项目。从一开始,追光动画就被外界很多人称为“中国的皮克斯”,而追光动画自己追求的却一直都是做“中国的追光”,以“中国团队为中国观众做中国故事”为核心。

中国团队需要用很多项目来养,中国观众同样需要很多项目来养,只有几部现象级的爆款是不够的,因为“现象级”就代表了没有太多可复制、可持续的意义,对于国漫产业而言,仍然需要一个的量变产生质变的匍匐前行过程。

从2016年的《小门神》到2018年的《猫与桃花源》,追光动画连亏三部。在追光动画内部,这一点并不愿意过多提及。

事实上,资金对于如今的国漫来说,依然是一个极大的难题。2016年,《哪吒重生》就已经启动,但是由于过大的制作量和“东方朋克”的难度,让整个项目的制作并没有太顺利。导演赵霁和一些制作的核心团队去“支援”《白蛇:缘起》,这部国漫在2019年上映后拿下了4.68亿票房,最终片方分账为1.61亿。

《白蛇:缘起》的票房收入也能够支援《哪吒重生》的中期制作。一部动画的制作分为前中后期,制作中期是最为耗钱的,因为建模、摄影、特效团队都会在这个阶段加入进来。

据了解项目运作的人表示,“最近发布的番外篇视频实际上是最早做的一个样片,当时除了要把那些创新元素全部集中制作出来,看看效果和确定基调,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万一有需要,得拿着这个样片去打动投资人。”幸而《白蛇:缘起》终于实现了追光的扭亏为盈,《哪吒重生》的制作压力才得到了一定的缓解。

而在赵霁的长文里,《新神榜:杨戬》的中期投资某种程度上还要依靠《哪吒重生》的票房收入。虽然追光动画是公认的目前国内动画公司里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公司之一,但实际上依然面临着“接力式”创作模式。

追光动画基本上保持着一年一部的上映节奏,但下一部的“经费”往往需要上一部的供血。这对于一个产业来说,并不能算是非常理想的生存状况。但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票房破50亿,2020年《姜子牙》票房破16亿,连续两部国漫在市场爆发让外界有了太多误解。

“目前的确有很多公司在做动画,但我不觉得特别光明,只能说是逐渐走向正轨,还是处于一个非常初级的阶段。”赵霁对于国产动画目前的市场评定,依然是“初级”。虽然赵霁表示,如果产业内的公司一起发力,在产量上几年之后是可以满足市场需求的,但是市场反馈究竟是什么样的还是一个未知数。

尤其是对于追光“封神宇宙”这样具有创新性的国漫来说,《哪吒重生》的票房表现并无法让后续作品的开发增加预算,只能维持在一个原有的预算框架里执行。而市场反馈是否变化,同样需要一部又一部国漫在市场去检验。

“这东西得靠养,观众看《哪吒重生》之后再去看《新神榜:杨戬》可能就好很多,起码接受起来不会那么难。”

养,的确频频出现在导演的嘴里,但这似乎是一种基于现实反馈的本能回答。国漫需要票房成绩回本后继续“接力”但市场的问题似乎很难突然改变,一切的问题都只能暂且归结到慢慢培育上。并且尽可能“低调”,以免因为过多的呼吁关注国漫而遭致更大的误解。

《哪吒重生》前不久在日本上映后,《钢之炼金术师》系列导演入江泰浩称“中国漫威诞生了”。但是对于团队来说,这样的高评价并没有做大规模传播的原因,可能也是担心现阶段观众和市场对于中国本土打造的“宇宙概念”的接受度还没有“养”起来。

“现在的票房成绩,实际上我们也害怕太多去这样说可能并不好。”

本文系作者跃幕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66527 钛粉45063 大山之子 钛粉40333 钛粉69801 蒙MYH
470人已赞赏 >
470换成打赏总人数47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