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育科技的赛道上,印尼跃跃欲试

志象网

志象网

· 3月4日

距离持续性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播放 暂停

在教育科技的赛道上,印尼跃跃欲试

00:00 11:38

图片来源@pexels

图片来源@pexels

文丨志象网

印度尼西亚的教育科技市场正聚焦技能培训,也就是帮助人们自食其力。讽刺的是,这一行业本身也严重依赖政府资金,距离持续性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Pre-Employment Card Programme,也就是受政府30万亿印尼盾(约21.3亿美元)资助的 Kartu Prakerja计划,一直在支持人们参加各式职业培训课程。这些课程由分别由其七个官方市场合作伙伴提供,分别是Tokopedia、Kemnaker、Bukalapak、Pintaria、Pijar Mahir、Mau Belajar Apa和Sekolah.mu。现有超过1600个课程,来自150家培训机构。

数量如此之多的课程服务了约840万人–其中560万人来自去年的目标,另外的280万人则是今年的目标。

为Kartu Prakerja计划提供课程的一些平台去年实现了指数级增长,The Ken与这些平台进行了对话。

  • Bizlab表示,其用户从2020年的2000名增加到2020年的1.1万名,增加超400%。其中约60-70%的增长来自Kartu Prakerja。
  • 2020年,约有22万人参加了Tempo Institute的课程–10万来自Kartu Prakerja,12万常规参与者。2019年,总参与者只有去年常规参与者的20%。
  • 同期,Arkademi获得了30万客户,GMV首次实现100万美元。 其付费用户增长了22倍,达到40万用户。 Arkademi没有透露Kartu Prakerja对其增长的贡献。

但是,与印度这样的国家相比,印尼的教育科技不过是沧海一粟。2022年,印度的教育科技产业规模预计达到35亿美元。印度的Byju’s(价值110亿美元)和Unacademy(价值20亿美元)等教育科技玩家已经加入了让人梦寐以求的独角兽俱乐部。在疫情和居家学习的现实推动下,教育科技在全世界欣欣向荣,吸引着越来越多投资者的关注。

但在一直缺乏政府资助的印尼,教育科技,尤其是职业培训的提供者,成功了多少?

Kartu Prakerja计划管理层的执行董事Denni Puspa Purbasari对The Ken表示,“(教育科技)市场的唤醒者只能是Prakerja。在这之前,市场是沉睡的。”

Purbasari提供的相关信息显示,印度尼西亚有巨大的市场潜力。在Kartu Prakerja之前,在印尼1.3亿劳动人口中,90%以上(约1.2亿)从未接受过职业培训。

疫情期间,雇员们度过了一个紧张的时期,各个部门都有裁员,专业技能急待提高。 职业培训无疑是教育科技一个可以利用的市场,但是Kartu Prakerja是否使它变得……太容易了?

印度尼西亚总统“Jokowi”Joko Widodo已经在其第二任总统竞选活动中介绍了Kartu Prakerja。2024年Joko Widodo第二任期即将结束。该计划是否会持续到2024年之后?目前尚不确定。

正是通过Kartu Prakerja计划,数百万印尼人才得到了免费上课的机会。 现在,如果政府撤后,这些人会付钱吗?

在经典的“一分钱的差别问题”中,即使要为优质商品付少量的钱,一个习惯免费的顾客也会而犹豫不决。2020年世界银行在印度尼西亚的一项研究表明,教育技术平台上超过97%的免费用户没有转化成付费用户。虽然不是所有的edtech平台都以免费增值模式的运行,但它表明,一旦人们曾经免费获得某些东西,他们以后就不想付钱了。 有趣的是,已经有49%的教育科技用户为他们使用的产品和服务付费了。

但是,其中有多少课程是值得单独付费的呢?

追逐转化率

24岁的Amirah Jihan Faradilla说,“我自己就可以找到这些资源。”她曾经参加过Kartu Prakerja计划。

这样想的不只Farah一个。其他参与者也认为课程太过简单了,更重要的是,在YouTube都可以免费找到。比如,学习如何制作布口罩这门课打完折的价格是15万印尼盾(10.71美元),而原价为50万印尼盾(35.69美元)。经过公开审查的另一门课是“如何安装Windows 10”,价格为26万印尼盾(18.56美元)。
上图:在Skill Academy上,如何制作口罩的课程原价为50万印尼盾(约合36美元),下图:YouTube上类似的免费课程

上图:在Skill Academy上,如何制作口罩的课程原价为50万印尼盾(约合36美元),下图:YouTube上类似的免费课程

曾经的四名参与者在与The Ken的交谈中还暗示了其他问题。 他们表示这些课程勉强可以触及表面,缺乏互动环节,而且对学生来说太昂贵了, 因此降低了转化率。

Insignia Venture Partners首席执行官兼创始合伙人Tan Yinglan Tan说,如果一家公司没能将免费用户转换为付费用户,要么是因为平台吸引了错误的用户,要么是因为用户体验不够有价值。 目前为止,Insignia投资了K-12教育科技平台Pahamify。

Tan说:“鉴于Kartu Prakerja计划将持续到2021年,目前尚不清楚印度尼西亚的MOOC将如何留住用户、独立货币化或进一步将其价值主张具体化。”

他补充道:“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MOOC可能会吸引区域内风投的支持,这也可能是今年值得持续关注的事情。”

对于想要坚持下去的教育科技公司来说,首先要找到办法,保持Kartu Prakerja参与者的参与度。乐观的理由已经有了。

Kartu Prakerja的一项调查发现,完成一门课程后,76%的参与者打算自掏腰包购买更多的课程。 但现实却与他们的愿望脱节。这些平台本身并没有这种重复购买。 Arkademi告诉The Ken,Kartu Prakerja用户的保留率仅为15%;Tempo Institute报告为20%; 而Bizlab则为30%。

上述数据仍然明显高于世界银行3%的转换率。原因可能是,这些平台提供了折扣和返现的激励措施,来提高忠诚度,但是如果要有意义地保持Kartu Prakerja的影响,仍然有差距可以弥补。

K-12至上

教育科技领域的资金大部分流向了专注K-12的平台。例如,Ruangguru迄今已完成了1.5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达5亿美元,在通往独角兽的路上已经走了一半。 另一方面,职业教育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

在尝试Kartu Prakerja赞助的赛道之外,建立起能持续发展的业务之前,职业教育技术平台首先需要说服用户自己的课程是有用的。达到他们的K-12同行的估值还很遥远。

至于K-12玩家? 进入职业市场似乎令人望而却步。

K-12教育技术玩家Zenius通过Pintaria和Sekolah.mu提供了一些培训课程,主题包括批判性思维和分析性思维。Zenius选择发挥自己优势。该公司告诉The Ken:“我们的核心业务只专注于K-12部分。”

具有与Zenius相似的基因的Ruangguru没有回复The Ken的置评请求。 然而,与Zenius不同的是,Ruangguru拥有一个自己的职业培训平台“Skill Academy”,该平台于2019年9月启动。

除了资金,职业培训平台还在依靠Kartu Prakerja收集相关数据,争取时间。

Kartu Prakerja训练场

“(Kartu Prakerja)最终成为了我们开发产品的动力。”Tempo Institute负责人Qaris Tajudin说。Tempo Institute自2009年以来一直在经营职业培训方面业务,主要是关于写作和沟通技巧。公司于2018年进行了数字化,而Kartu Prakerja推动了这种数字化的发展。在为Tempo Institute独家提供课程多年之后,Tempo Institute正在扩展业务,以转型成为课程提供商搭建平台。

Kartu Prakerja计划的参与者们也能从该平台发现,哪些话题应该加倍投注资源。Bizlab的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Aditya Dwi Putra表示,公司已将关注范围缩小到已经验证过了的人们最感兴趣的类别,包括企业管理、数据科学、数字营销、新闻和文案写作,以及公共演讲等软技能开发等。

Kartu Prakerja的管理团队计划与更多机构合作,以丰富自己的内容库。Purbasari表示,仍有许多话题没被开发。比如,关于农业的课程总共只有八门。

Kartu Prakerja不止提供数据,它还是一个质量检查站点。

“我们都知道,在纯粹的市场上根本没有规则,每个人想卖什么就卖什么,”Kartu Prakerja执行董事Purbasari表示,“因为这是政府管理的市场,所以我们必须保证该市场不会产生有毒产品。 这就是需要策展的原因。”

Purbasari表示,在低质量课程收到批评之后,Kartu Prakerja计划已实施了多层次的策划流程。

因为Kartu Prakerja计划通常会为平台提供行业内空白的信息,无论是从内容还是质量的维度上,更多的教育科技平台可以填补这些空白。

进入现实世界

HarukaEdu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Novistiar Rustandi表示,新平台迟早会出现,但从数量上看,远达不到内容提供商的规模。 “Kartu Prakerja提供的机会也吸引着他们。” 获得20亿美元政府资助的Kartu Prakerja计划无疑给这场游戏点燃了热情。迟早,它会渗透到各个最细微的领域中去。

在过去的一年中,越来越多的课程提供商进入了政府控制的市场。Kartu Prakerja计划启动之初大约有30家,现在有150家。据报道,课程提供者的定价一直在下降。

一些与The Ken交谈过的教育科技平台表示,Kartu Prakerja计划是一件好事。不仅因为该计划向他们提供了“付费”用户,还促使他们扩大业务规模。不然他们还能怎样吸引风投们的注意呢?

Arkademi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Hilma Fajrian表示,这场比赛将“更加艰辛而又血腥”。他补充说,当平台在政府支持的计划下成功扩大规模后,便为风险投资打开了大门。

Vertex Ventures的执行董事Gary Khoeng发现,这个赛道越来越拥挤,但是他坚持认为,在职业教育技术领域,有更好点子的新手仍有一席之地。 Khoeng说,Vertex本身还没有投资职业教育技术平台,因为该领域还不够成熟。

“就像当人们冲刺一样,像是竞赛冲刺,裁判员刚开枪,每个人都开始在这场100米比赛中奔跑起来,我觉得并没有人领先你50-60米。 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在我看来,动作仍然很慢。” Khoeng告诉The Ken。

他仍在质疑这些平台有没有找到能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这就是我见到这些公司后问的问题。他们能持续下去吗?我回答不了。我不知道,”Khoeng说。

显然,到目前为止,赢家只能有一个。

编译来源:
https://the-ken.com/sea/story/indonesias-2b-silver-spoon-for-edtechs-could-spoil-more-support-less/

本文系作者志象网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4090 钛粉38514 钛粉80481 钛粉38730 钛粉38440 钛粉38714
430人已赞赏 >
430换成打赏总人数43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