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徒涌现,但clubhouse模式在中国没有前景

随着近年来国内社交领域大局已定,创业者们更关注的是如何将社交元素引入所在赛道而非在这一领域单独创业。但在疫情席卷全球的前提下,社交赛道更受资本追捧的是社区团购或拼多多类的熟人带货,毕竟这种模式离变现更近。

播放 暂停

学徒涌现,但clubhouse模式在中国没有前景

00:00 17:30

钛媒体注: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深网腾讯新闻(ID:qqshenwang),作者 | 孙宇,编辑 | 康晓,钛媒体经授权发布。

没有人能想到,“语音社交”在春节期间会成为今年中国互联网第一个风口。

引爆这一现象的是近日频频带货的特斯拉创始人、新晋全球首富、网络红人马斯克,年初他在推特上表示,将在clubhouse中开启讲座。马斯克的追捧者们随即在网络上掀起了一场抢码大战,国内二手交易平台上一个clubhouse邀请码价格在400元左右,海外电商平台上价格也在百美元左右。

一码难求同时,国内大量模仿者开始入场。罗永浩表示,“我知道的就有十几家在抄,春节都不休息了。”互联网博主阑夕通过微博称,年后国内可能有至少5家翻版clubhouse要上线。

2月11日,映客直播旗下团队上线对话吧;金融信息服务提供商鲸准推出Capital coffee;小米刚刚结束服务的即时通讯软件米聊在几天后即重新上线,打造与Clubhouse有高度相似的语音聊天软件;阿里巴巴也在其旗下办公软件钉钉中加入名为“MeetClub”的语音聊天功能,目前仅提供企业内部使用。

据《深网》观察,相关产品都是以“声音”作为重要甚至唯一载体,用户可以发起或参与一场聊天,选择作为主讲人和大家“连麦”,亦可仅充当一个听众的角色。在社交软件发展历史上这种情况相对罕见,此前随着媒介技术进步,社交关系正在经历从文字、文字加图片、语音再到视频的变化过程。每一个社交软件都不愿意放弃视频形式能够带来的新关系链条,微信、微博等均在视频交互、短视频甚至直播进行布局。

中国语音聊天室有着漫长历史,刚刚卖身百度不久的YY就是其中典型代表。除此之外,荔枝、映客、soul、陌陌等平台也均有游戏、相亲等各种模式的实时语音房模式,荔枝旗下的语音社交产品Tiya甚至在美国市场进入了社交排行的前4名,在全球约50个国家社交排行榜达到前十。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国内目前约有270家企业发布过语音社交相关产品。

但盈利、监管等问题一直困扰着海内外语音社交软件,clubhouse自不必说,其在国内最早的门徒对话吧在安卓和苹果应用商店也均已下架。映客方面对此解释称,产品形态和技术正在完善升级中。

更麻烦的是,随着春节过去大多数企业正常开工,clubhouse带来的社交热度也开始悄悄散去。同样酷爱带货的罗永浩在断断续续玩了两天Clubhouse后表示,“没有一个房间能待上10分钟,也毫无兴趣自己开一个房间,如果不是疫情和马斯克,如果不是来自硅谷,如果不是邀请码可以……”

半佛仙人则在文章中表示,“用户玩个微信都不乐意听长语音,微信尽量发文字都成为新时代社交礼仪了,一个只能听长语音的平台不是要把用户逼疯。”

另一个值得玩味的现象是中国版相关平台上的用户绝大多数已经有过clubhouse使用经历,而平台上最热门的房间永远在聊clubhouse相关事宜。

对于处于迷雾中的国内语音社交软件们来说,一个美妙故事或许能成为他们的信仰:推特联合创始人杰克·多西发布推特历史上第一条消息时,推特还只是一家濒临倒闭的播客公司头脑风暴后诞生的创意尝试。这个网站被当时的分析师讽刺为,“有史以来最愚蠢的创意,没有什么人会将自己的信息放到一个网站上供所有人阅读。”

另一个概念则可以解读几乎所有在风口中的疯狂,患有错失恐惧症的互联网从业者们永远不愿意错过一个叫做“我是当时第一批看好它的人”的头衔。

1500个用户和1亿美元

clubhouse一夜走红后,知乎达人Feng在知乎上表示,“短期来说,clubhouse 火的原因有三点:疫情红利、邀请制带来的优越感以及填补美国音频社交的空白。”而外界对 clubhouse 的标签正是:高质量用户人群+疫情封闭环境催化+硅谷资本推动。

一年前,硅谷企业家保罗·戴维森和前谷歌员工罗汉·赛斯创立 Alpha Exploration 工作室,随后发布新作品 clubhouse。和其他专注规模的公司不同,clubhouse 规定只有获得邀请码的人才能加入,知名艺人、政商名流、行业精英成为座上宾,名单里有脱口秀主持人欧普拉、喜剧泰斗凯文·哈特、演员阿什顿·库彻等。

仅仅2个月后,注册用户数1500人的clubhouse完成1200万美元首轮融资,估值约为1亿美元,投资方为A16Z。这是一个让人惊诧的数字,相当于平均每个注册用户价值6.7万美元。舆论表示出了不解,毕竟当时只有极少数硅谷人在使用这款产品,而且产品缺少直接变现或扩张途径。

和现在的热闹相比,彼时的clubhouse被称为“极其简单”。一位早期clubhouse用户对《深网》介绍,“经常只有一两个对话(聊天室)正在进行,参与人数少得有点像收听一个你打进电话的电台广播。”

这符合clubhouse对自身的定义,一个冷餐会的现场,志同道合的人在大厅的各个角落站成一团,可以加入,也可以随时离开,甚至可以开启一个全新话题。

但少量用户反而对平台非常忠诚,种子用户中部分使用者日均使用时长甚至长达8小时,大部分内测用户对于产品的体验也都给出了高度正面的反馈。

居家隔离政策进一步提升了语音聊天热潮,马斯克公开带货之前不久,clubhouse刚刚宣布通过新一轮融资募集到约1亿美元的资金,对该公司的估值达到10亿美元。据介绍,Clubhouse现有投资人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牵头了clubhouse本轮融资,该基金表示继续投资是因为受到了一些合作伙伴对使用clubhouse服务上瘾的影响。

clubhouse方面表示已拥有了200万用户,同时还计划推出一个将创作者货币化的项目,这既可以提高使用率,又可以打开clubhouse自己的收入渠道。

这正是在诸多clubhouse或类似产品房间中讨论的热门话题,即如何进行变现。据《深网》了解,目前Clubhouse并没有所谓的获利机制,创作者无法直接从平台上赚钱,clubhouse则表示将开发订阅制和打赏制,未来可能会针对“开房间”的等级收取费用。

纵观世界、中国网络发展,几乎每年甚至每个月都有爆红后被遗忘的应用程序,clubhouse能否摆脱这一命运?clubhouse的商业链条上分别有平台方、房主(kol)、一般用户、广告主四方,显然付钱的是广告主和一般用户,获得收益的是平台方和房主。必须要满足各方需求,才能长久经营。

语音还是好生意

关于语音社交软件的一个天然质疑是,随着网络传输速度的加快,视频是否会逐步取代文字和音频成为交互的主要方式。但在clubhouse爆红之前,几乎所有的在线音频从业者都认为,5G反而会帮助在线音频行业迎来飞跃。荔枝创始人赖奕龙曾对《深网》表示,“我们一直在等待5G,这是因为5G长链接非常稳定的,可以长期在线,音频互动的需求会大量出现。”

荔枝创始人赖奕龙

在赖奕龙看来,文字的特点是表达内容比较丰富,三分钟可以看完所有新闻;视频的特点是娱乐,声光电都有,渲染的能力特别强;而声音的特点就是在情感沟通和互动,“以直播为例,主播的视频和用户的文字互动是割裂的。与之相反我们可以看到智能音箱,最开始的智能音箱都以为把内容放进去用户点播将会是主要模式,但事实是很多人都在和智能音箱聊天,在寻求互动。”

赖奕龙对《深网》表示,尽管声音在媒体属性里往往扮演一个补充的角色,但它补充了最重要的互动内容,“这个互动场景不受限制,且无处不在,所以声音行业的未来还是非常清晰的。

新的机会摆在相关从业者眼前,和美国相比,中国的广播体系相对来说渗透率较低,“这是因为美国一直有非常成熟的汽车文化,在收音机到电视机跃迁的时代,中国汽车行业还不够成熟,所以大概有10年时间,广播成为断层。”

同时赖奕龙也承认,目前中国的在线音频行业仍处于起步阶段,现在几家头部公司彼此定位差别很大,“从现在的发展来看,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在线音乐。但未来的竞争对手一定会从一个现在不知道的领域杀出来,这才是最有杀伤力的。”

成熟的秀场,不成熟的社交

2月20日晚,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昆仑万维CEO周亚辉、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杜永波等以“中国能做成一个Clubhouse吗?”为主题,在与clubhouse极其相似的对话吧上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交流与讨论。

这正是clubhouse一夜爆红后中国互联网公司们的正常反应,所有人都看到了,在社交领域似乎还有机会。

一位业内人士更是对《深网》表示,“clubhouse在国内没有正常的登陆渠道,没有人愿意放弃这一批已经被clubhouse教育好的用户。

映客成为急先锋并不奇怪,以映客、陌陌为代表的直播平台上一直都有类似产品。据《深网》了解,在这些直播平台上的语音房间类型有红娘相亲,狼人杀、剧本杀为代表的在线游戏,影视剧,赛事等多种模式。每个房间形式与clubhouse极其类似,但麦位较少一般不足10个,有多人连麦、轮麦和抢麦等多种模式。

据映客CEO奉佑生介绍,2月初clubhouse广泛进入视野后,映客团队意识到,国内缺乏类似的高质量社交产品,这一市场空间巨大。决定入场后,映客内部创新团队快速反应,春节前加班加点开始执行。整个产品从研发、设计到测试,赶在2021年除夕当天上线。

有相关人士对《深网》表示,“声网提供了非常成熟的解决方案,映客自己原来的语音房技术积累也起到了重要作用,这是对话吧上线如此迅速的重要原因。”

对于映客来说,比clubhouse更成熟的是变现模式。赖奕龙曾经考察美国相关市场,“在美国,广播的渗透率比互联网还高,但主要是靠广告收入。而在中国,音频模式则走出了打赏、付费等新的模式。美国刚刚开始做中国六年前就已经走通的事情,比如知识付费,比如录播、托管、分发一体化。”

但clubhouse作为一款社交产品最值得赞赏之处正是,不能文字聊天、没有弹幕功能,极简的产品功能让用户更能集中于语音交流,更关键的是表达平等,即使一个普通的注册用户,也可以和马斯克拥有平等的话语权。

改变了这种模式的clubhouse、对话吧还能吸引更多用户吗?

知识分享还是幻想

对于语音房间来说,付费打赏并没有想象空间,更何况这个领域还要受到快手、抖音等新晋霸主的强势挑战。

更能诱发投资人想象的是知识分享或广告。clubhouse在内测阶段吸引了硅谷投资人、科技公司员工、娱乐圈、政界人士等各行各业的KOL,平台上每日的互动话题覆盖了科技圈、娱乐圈、媒体界甚至政界、法律界,每个进入平台的用户,都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主题房去围观或互动。

知识分享是否是一条更好的赛道?奉佑生表示,clubhouse类产品有机会重构线下会议场景,能够让用户以更快的速度、更低廉的成本获取行业知识。朱啸虎则表示,clubhouse更偏向知识分享,更类似于知乎的模式,更适合于高举高打,第一波就需要大V来拉流量。

但随着热度逐渐过去,clubhouse模式知识分享的顽疾逐渐出现。在一场传统的宣讲式知识分享中,主持人或主讲人会将演讲内容进行压缩同时竭尽全力吸引观众注意力,密度较大。而clubhouse模式里,对话形式往往较为松散,甚至一些原定的对话内容往往进入歧途。

一位业内人士对《深网》表示,“大多数时候,clubhouse有点像抖音和快手,人们在碎片化的时间分享碎片化的内容。”更麻烦的是,由于clubhouse模式往往强调“当场分享”,所以内容很难被后期检索和整理,“在一场相对无聊的海洋中打捞碎片,短期内可能会有惊喜,但长期来看,惊喜会越来越少。”该业内人士进一步对《深网》表示。

值得对标的是主打知识付费的得到、正在转型的知乎甚至豆瓣,这种可检索可回溯的模式是否才是最好选择?更何况这些平台依然在盈利模式的摸索之中。

有用户反映其使用对话吧时的感受,“除了碰到过一次感兴趣的嘉宾在做分享,大部分时候都是扫了扫各个聊天室,都没什么意思,又退出了。”

另一个社交软件的变现利器则是广告,但在社交网络中,广告投放度将成为关键,新浪微博曾经提供过反面案例。对语音社交软件不利的数字是,用户在视频上花费的时间与在音频上花费的时间大致相同,不过视频市场规模约为1万亿美元,而音乐和广播业的总价值仅为其十分之一。据估计,2019 年美国播客行业的广告收入仅为5 亿美元。

对于中国广告主来说,clubhouse式商业模式在现阶段几乎完全无法撬动国内下沉市场,而目前国内企业最看重的却正是在下沉市场的争夺。

巨头打补丁

社交领域创业早已不再是一门好生意,有媒体统计虽然社交领域创业项目直到2014年还在大量增加,累计增长率超过50%,但刨除未上线、被收购、关闭与转型的创业项目后,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公司如愿拿到融资,而将标准划分到B轮及以上,仅占全部项目的 2.8%。

原因很简单,新的社交软件很难说服用户去迁移好友关系。所有产品里,社交产品的护城河是最高的,迁移成本也是最高的。

但巨头们都在盯着这块市场,小米旗下的重生版米聊、被百度收入囊中的yy甚至阿里巴巴都在蠢蠢欲动。

阿里巴巴的社交梦想早已被人熟知,事实上每一个社交体系都有助于整个系统的账号体系建设,从而帮助这些巨头公司带来超级入口和重要流量来源。更重要的是,社交对于巨头们来说往往不是进攻的长矛,而是防守的盾牌:每一个对流量的争夺,如果自己放手了,就是拱手让人。

从春节期间快手、抖音、阿里巴巴、百度等新老巨头在语音社交的布局可以看出,打“补丁”远远重于开发新战场,仅仅停留在连麦基本功能,甚至都未上线新的App。

几乎没人试图战胜以Twitter、微信为代表的大型社交平台,事实上即便是clubhouse这样被称为“惊艳”的产品也并未挑战原有的社交网络。clubhouse 鼓励用户在主页上绑定自己的 Twitter 和 Instagrams 账号,这是因为在clubhouse看来,文字加图片的社交模式更加偏向社交工具,而语音加松散关系的clubhouse更像是一个线上的公开场所。

更麻烦的是日益提升的监管力度,近年来国内政策逐渐收紧,网络平台上的言论不再是法外之地。

clubhouse类软件特点是登录软件后,用户可以互相关注,但不能私信交流,如果一定要加深了解,双方需要“开房”进行语音会话(或者加其他社交软件)。再加上邀请制的注册制度,有人将对话吧、clubhouse定义为“半熟人音频社交”软件。clubhouse语聊房有类似Snapchat“阅后即焚”的特点,平台上所有用户的聊天语音都不会保留,这让监管成本急剧上升。

此前曾有外媒表示,因为 clubhouse“使用不留痕迹”的特性,使得平台上充斥着各种关于言语暴力、骚扰、种族歧视、性别歧视以及同性恋歧视等仇恨言论,但因为缺乏证据而难以阻止或定罪。

社交一直是中国互联网皇冠上最璀璨那颗明珠,围绕社交软件强用户粘性进行二次开发一直是互联网企业“规模换空间”、“规模换时间”核心玩法的重要支撑。随着近年来国内社交领域大局已定,创业者们更关注的是如何将社交元素引入所在赛道而非在这一领域单独创业。但在疫情席卷全球的前提下,社交赛道更受资本追捧的是社区团购或拼多多类的熟人带货,毕竟这种模式离变现更近。

本文系作者腾讯新闻棱镜深网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4090 钛粉38514 钛粉80481 钛粉38730 钛粉38440 钛粉38714
430人已赞赏 >
430换成打赏总人数43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