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李焕英》的背后推手,不太好

市值观察

市值观察

· 3月2日

爆款为何难救北京文化?

播放 暂停

《你好,李焕英》的背后推手,不太好

00:00 08:07

​文 | 市值观察,作者 | 大师兄,编辑 | 小市妹

久违的观影热潮,在牛年春节档再次回归。6天78亿的票房,大幅刷新了历史同期数据,给低迷已久的电影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史上最强春节档,再次印证了中国电影市场超强的吸金能力,也见证了票房逆袭的奇迹。

作为贾玲的电影导演处女作,《你好,李焕英》无疑是今年春节档的最大黑马。虽然首日开画成绩远不及拥有超强IP的大热门《唐探3》,但是凭借远超后者的良好口碑,不断缩小票房差距,并最终在2月21日完成超越。

截至3月1日10时,《你好,李焕英》累计票房已经达到48.23亿,超过《流浪地球》跻身中国影史第3位。甚至,有较大可能超过《战狼2》创造的56.9亿票房纪录,问鼎中国影史票房冠军。

《你好,李焕英》大卖北京文化收入几何?

《你好,李焕英》的超预期大卖,让背后的主要出品方北京文化在资本市场受到追捧。牛年首个交易日,大部分影视公司高开低走,节前潜伏春节档的资金纷纷出逃,北京文化仍然一字涨停,成为影视公司中的最大亮点。

但是2月18日晚间的一则公告,却给股东们泼下一盆冷水。公告称,截至2月17日24日,北京文化从《你好,李焕英》票房中获得的营收为6000万元至6500万元(最终结算数据可能略有误差)。这样的收益规模,和市场预期显然有较大差距。

公开资料显示,《你好,李焕英》的出品方共有25家,其中北京文化是第一出品方。按照中国电影票房分账规则,一部电影的总票房除去5%的电影事业发展专项基金以及3%的相关税费后,剩余的92%为可分账票房,由影院、出品方及发行方分享,其中出品方最终分到的票房大约是总票房的36%左右。

截至2月17日24点,《你好,李焕英》的票房接近30亿,出品方的分账收入应该在10亿以上。作为负责影片制作和资金筹集的第一出品方,北京文化收入之所以如此之低,一个原因是其在上映前把大部分权益转让给了众多联合出品方,自己所占份额并不算高;此外,还在于影片上映前签订的保底发行协议。

保底发行是当前影视行业通行的发行模式,出品方可以借此规避电影票房的不确定性风险,而发行方则是押注影片有成为爆款的潜质。

保底发行协议通常有两种形势,一种是发行方以保底价直接买断电影票房的分账权益,出品方在上映前即可获得稳定收入,所有超额票房或者亏损皆由发行方承担;另一种是发行方在对票房进行保底的基础上,超额票房由发行方和出品方按一定比例阶梯式分账,票房越高,往往发行方的分配比例越大。

据业内人士透露,《你好,李焕英》的制片成本高达3亿,出品方为了摊薄风险采取保底发行,其实是非常理性的行为。因为谁也想不到,这样一个题材的影片,票房最终能如此火爆。

该片的保底发行方,是儒意影业和猫眼娱乐,保底票房15亿,超额部分按比例分账。由于影片票房远高于保底票房,保底方拿到的最终分成甚至可能超过出品方。在这种情况下,北京文化的收益自然也十分有限,背后最大的受益者,反而是两家参与保底发行的公司。

因此,北京文化短暂爆发后,其股价在2月19日高开低走,并在随后的几个交易日大幅下跌,目前已回落到节前位置之下。

爆款为何难救北京文化?

《你好,李焕英》并不是北京文化押中的第一部爆款。

此前,北京文化作为主要出品方,还投资了包括《战狼2》、《流浪地球》、《我不是药神》等多部口碑和票房双丰收的现象级影片,堪称中国电影市场的爆款发动机。

北京文化的股价,也随着爆款电影的出现而经常巨幅波动。

2017年7月27日《战狼2》上映,掀起观影狂潮,北京文化的股价在影片上映后的8个交易日内暴涨66%。随后,公司发布高管减持计划,其股价又在10个月内暴跌了59%。

2018年7月5日,《我不是药神》上映,股价的炒作则从6月30日的点映之后即已开始,当年的7月2日-7月8日,北京文化在5个交易日上涨了50%,但是随后的一个月,股价却再次遭遇腰斩。

2019年2月5日,《流浪地球》同样在春节档上映,北京文化只是在节后第一天收获一次涨停,随后即开始冲高回落,股价走势和《你好,李焕英》上映后的情况几乎如出一辙。

股谚有云,短线看势,长线看质。股价短期的走势,主要是由事件带来的情绪化所驱动,而长期走势,则是由公司质地和业绩所驱动。

目前,北京文化的股价距离历史最高峰下跌超过80%,显然,几部爆款电影,并没有让北京文化的业绩持续增长,更不可能使其股价长牛。

▲图源:同花顺

事实上,虽然频繁押中爆款,但是北京文化的整体经营业绩并不理想。财报显示,2017年和2018年,公司净利润即出现大幅下滑,同比降幅分别达到了40.59%和59.69%,2019年虽然有《流浪地球》加持,却由于巨额商誉减值导致亏损23亿。

到2020年,在疫情影响下,公司更难走出亏损泥潭,根据业绩预告,其去年亏损6.4亿-7.9亿元。若不是规则变化,连续亏损两年的北京文化,今年就将面临ST的命运。

业绩乏力也导致了公司的现金流紧张。1月26日,北京文化公告,近期因资金困难,未能按期归还银行贷款,发生贷款逾期,逾期贷款本金5亿元。财务报告显示,公司帐上货币资金从2017年以来急剧减少,频繁押中的爆款,也没有缓解公司缺钱的难题。

去年3季报时,公司帐上货币资金仅6300万元,而短期借款高达8.96亿,现金流压力可想而知。从这个角度上看,这次通过票房保底协议换取资金的尽快回笼,可能也是北京文化的无奈之举。

▲图源:同花顺

公司治理层面存在的诸多问题,无疑是北京文化业绩困境的重要原因。由于长期没有实际控制人,管理层之间利益盘根错节,导致公司内斗不断,乱象从生。

去年4月,北京文化前任副董事长娄晓曦在微博上实名举报,称北京文化存在系统性财务造假,公司高管宋歌和张云龙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职务侵占罪等多项职务犯罪。

虽然举报并没有最终做实,但是高管内斗的公开化,仍然使北京文化受到舆论和监管的质疑。

去年年底,北京文化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今年1月,公司又因2018年财报信息不准确收到北京证监局警示函。

众所周知,电影市场风险巨大,过分依赖爆款风险更大。

对影视公司来讲,要想行稳致远,更重要的还是管理层的齐心协力和公司治理的良性有序。唯有理顺机制,才能合理分配资源,平衡旗下影视项目运作,从整体层面获得最优收益。

从爆款制造机,到真正的影视巨头,北京文化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本文系作者市值观察授权钛媒体发表,并经钛媒体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点击这里投稿 。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点击这里

敬原创,有钛度,得赞赏

”支持原创,赞赏一下“
钛粉54090 钛粉38514 钛粉80481 钛粉38730 钛粉38440 钛粉38714
430人已赞赏 >
430换成打赏总人数430人赞赏钛媒体文章
关闭弹窗

挺钛度,加点码!

  • ¥ 5
  • ¥ 10
  • ¥ 20
  • ¥ 50
  • ¥ 100

支付方式

确认支付
关闭弹窗

支付

支付金额:¥6

关闭弹窗
sussess

赞赏金额:¥ 6

赞赏时间:2020.02.11 17:32

关闭弹窗 关闭弹窗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注册邮箱未验证

我们已向下方邮箱发送了验证邮件,请查收并按提示验证您的邮箱。

如果您没有收到邮件,请留意垃圾邮件箱。

更换邮箱

您当前使用的邮箱可能无法接收验证邮件,建议您更换邮箱

账号合并

经检测,你是“钛媒体”和“商业价值”的注册用户。现在,我们对两个产品因进行整合,需要您选择一个账号用来登录。无论您选择哪个账号,两个账号的原有信息都会合并在一起。对于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歉意。